第766章 766 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段时间,整个s国都笼罩着一层阴云。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尽管傅斯年已经采取了最严格的防范和隔离措施,但是国内nmv的感染和疑似病例还在以成倍的速度疯长。

    就在这种?;笨?,傅斯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几股势力先后在不同的地方发动暴乱,更是引起民众的恐慌。

    顾云憬这段时间也忙得不可开交,一方面,她每天都要去国会大楼翻译一些重要的机密文件,另一方面,她还要分心照顾家里的三个孩子以及抽空去医院看谢雯娜。

    让她欣慰的是,一寒似乎长大了不少,还会豪气万丈地跟妈咪说,让她放心去工作,他会替她照顾好两个妹妹。

    而谢雯娜因为有顾云憬经常过去看她,她的心情一好,病情很快就好转了,就在前两天已经被接回酒店里休养。

    不过让她一直有些闷闷不乐的是,虽然云憬隔三差五就会来看自己,而且态度看起来也很好,可是她却始终都没有叫过自己,甚至连“干妈”这样的称呼都没有再听到过。

    “你不要太难过了,云憬她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alfred安慰她。

    “我知道,是我太心急了,”谢雯娜叹口气,“其实她现在能偶尔过来看看我,我应该感到知足了,是我太贪心。”

    “来日方长,总有一天,她会正式跟你相认的。”alfred将妻子揽进怀里。

    “嗯!”谢雯娜依偎在他胸口,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 …… ……

    殷琴的肚子眼看着一天天大起来,转眼,已经快要三个月了,她的早孕反应也基本结束。

    因为本身身体底子好,所以她倒是没有过多的其他不适症状。

    这天,她出门办了点事,回到家后,就见父亲阴沉着一张脸,独自坐在客厅沙发上,而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张薄薄的纸。

    “爸,您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天凉了,小心感冒。”她说着,朝父亲走过去。

    “你就没有什么事跟我说的吗?”殷厉行铁青着一张脸,抬头看向女儿。

    “没什么特别的事啊。”殷琴越看父亲的脸色越不对,看他的样子,就像是一头即将发怒的雄狮,此刻正在极力克制自己内心的那团怒火。

    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过父亲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了,她记得上一次还是十几年前了……

    难道这次他生气是因为……

    她下意识地朝父亲手里捏着的纸张看过去,顿时惊讶地呆在了原地。

    她的视力很好,一眼便看出那是她前几天去医院检查做的b超单,上面显示她宫内孕有一个单胎,发育良好……

    “爸……”她失声叫了他一声。

    “别叫我爸!”殷厉行隐忍了很久的火气终于在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我们殷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那个男人是谁!”

    听到这里,殷琴只是抿紧双唇,不发一言。

    “事到如今,你难道还不打算告诉我那个把你搞大肚子的男人是谁吗!”见女儿这样,殷厉行的火气更盛了。

    “爸,您先消消气。”殷琴想要安抚一下他。

    她之所以犹豫了这么久都没有把实情告诉父亲,就是担心有朝一日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

    “事情都变成这样了,你让我怎么消气!”殷厉行气得浑身哆嗦。

    他其实早觉得不对劲了,以女儿的脾气,即使知道他出事的消息赶回国,后来看到他的情况稳定后,也应该立即归队才对,可是她却又在家里拖了快两个月了。

    虽然他觉得也有可能是因为女儿担心自己的身体,所以才迟迟不走,但他心里还是隐隐觉得很不安。

    没想到,他的不安最终还是应验了!

    “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咬着牙齿,眼里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怖之色。

    “就算是您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殷琴也是一脸倔强。

    “你……”殷厉行捂着自己的胸口,气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你竟然这么维护他!”

    “不是我维护他,是因为这件事情与他无关。”

    “他都把你的肚子搞大了,你竟然还说跟他无关!”殷厉行简直要被自己的女儿给气死了。

    从小到大,女儿一直都是他的骄傲,她一向自律严谨,从来都不用他去过多地管束她,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女儿竟然给自己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如果不是我今天意外发现,你是不是还准备瞒着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殷琴的脸上平静无波:“是。”

    “胡闹!简直是胡闹!”殷厉行“霍”地站起身,将拐杖使劲地在地上剁了两下。

    “爸,我已经长大了,可以为自己负责,这件事情是我深思熟虑过的结果,我不会改变的。”殷琴的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十足的坚定。

    殷厉行见这样说行不通,于是换了一种问法:“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可以,但必须先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

    “我想生下这个孩子,这只是我单方面的决定,与他无关。”

    “所以你的意思是,连那个男人都不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也不打算让他对你负责了?”

    “是!”

    “胡闹!”殷厉行感觉一阵胸闷。

    他们殷家世代洁身自好,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未婚先孕这样的先例,另别提女儿还要打算做未婚单亲妈妈了。

    越想越气,他忽然一口气没喘上来,然后便是两眼一闭,斜斜地往沙发上倒去。

    “爸!爸!”见父亲突然晕倒,殷琴吓坏了,大叫一声朝父亲跑过去。

    …… …… ……

    医院——

    殷厉行本来最近的身体就不太好,再加上怒急攻心,所以才出现了休克的问一下。

    经过一番抢救,他被推进了vip病房。

    殷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拉起父亲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这次,是她害得父亲躺在这里的。

    看着父亲明显已经花白了一大半的头发,她的心里感觉跟刀绞一般。

    一直以来,她都是父亲的骄傲,她知道,这次,她是彻底伤了父亲的心了。而且被族里的人知道她未婚先孕,甚至还要做一个单亲妈妈,父亲的脸就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想到这些,她就恨不得现在躺在床上的是她自己。

    可是,要她放弃孩子,她真的做不到??!

    她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稍微有些隆起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是她的骨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