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崔雷已经赶到?!?rarr;お℃..

    结婚后,崔雷变得利索多了,今天还穿了潮版的军绿套装,再配上一副墨镜,看起来英姿勃发,还很时尚。

    “雷哥,越来越有衣品了啊。”麦小吉调侃一句。

    “我不懂这些,都是华子给买的?;友酃饣拐娌淮?,就是不会捯饬自己。”崔雷笑道,探头又往院里看了眼,低声道:“小吉,我觉得你再请俩保镖就是多余。我现在也就是年纪比那些人大点,但习练了锦路拳,这体格也没得说。那些小年轻的,练出几块腹肌就装酷,根本靠不住……”

    噔!噔!噔!

    伴随地面微微的颤抖,崔雷脸色一寒,“什么声音?”

    “是那俩保镖。”麦小吉解释道。

    两大片阴影挡住了光线,崔雷愣愣仰头往上看去,看到两张面无表情的脸,都是紧身背心工装裤皮靴打扮,疙瘩肉莹莹发亮。

    崔雷见过的大块头多了,但这两人不同,周身上下散发着阴寒,即便是他见了也觉得胆怯。

    “小吉,此人是谁?”项羽问道。

    声音不大,但语气冰寒,毫无温度,带着极度的不屑,麦小吉正要解释,崔雷却跳下车来,亲自给二人打开车门,嘿嘿赔笑:“本人,小吉兄弟的司机!”

    为确保麦小吉的安全,嬴荡坐副驾驶位置,项羽跟麦小吉坐在后排,只觉车身明显摇晃,两人分量不低。

    崔雷擦了把冷汗,启动车子,直奔金牛村。

    路上,嬴荡和项羽一言不发,搞得崔雷很有压力,麦小吉解围道:“两位,崔雷也是我的大哥。”

    嬴荡侧身抱拳,崔雷连说不敢当,项羽却没吭声,眼神冰冷地看着车窗外。

    开了一夜车,路上几人去吃早餐,去了之后,麦小吉直接让老板关门了,因为两位肯定是大饭量,今天的早餐全包了。

    小笼包全部堆在桌子上,两人一口一个,低头猛吃,崔雷看得都呆了,小声对麦小吉说道:“这两个,怕是从天上来的吧?”

    嘭!

    木制饭桌裂开,是项羽的拳头砸在上面,不悦道:“我最不喜人在背后说话,有何不可当面言谈?”

    “大哥,小弟知错了!我对您的印象,用四个字形容,惊为天人!”崔雷脑门冒汗,连忙抱拳,这主真是惹不起。

    项羽哼了一声,继续吃饭。老板听到动静,立刻赶过来,指着裂开的桌子刚要发火,看到项羽冷冽的眼神,不由打了个寒颤,“嘿嘿,我是问鸡蛋需不需要剥皮?”

    “当然要剥!”嬴荡插嘴道。

    “先来,二三十个???”老板问。

    “一人百十个吧!”嬴荡说道。

    老板露出痛苦表情,小本生意,不敢压货,也就剩下几十个鸡蛋。麦小吉说道:“老板,我这两位哥哥胃口好,把能做的全都做了吧。桌子坏了,我赔你就是。”

    四个人当中,也就这位白净小伙子看着和气些,老板忙不迭点头,又去忙碌了。

    一顿早餐花了三千多,也是没谁了。

    等赶到了金牛村,上午九点多,入村口就有人负责接待指引,道路整洁一新,两旁彩旗飘飘,拉上各种条幅,庆贺金牛大厦正式落成,十分喜庆。

    这跟上次麦小吉到来看到的情况不一样,黑咕隆咚,还有建筑垃圾。不过,心情是一样的,都很忐忑。

    项羽看出来,走在麦小吉身旁,瓮声道:“这里的人资质非常平庸,莫要担心。”

    项羽所说的,正是那些企业家带来的保镖。

    麦小吉无心赏景,也没兴趣知道今天都有哪些人到场,而是直奔金牛大厦。他想要看看,那尊金牛是如何处理的。

    大厅戒备森严,来的人多,却都井然有序,每个人都很自觉,没人大声喧哗。

    金?;故潜缓觳几亲?,但露出的牛蹄却是金光灿灿,麦小吉心头一惊,心里非常佩服卢有才。铜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真正的金牛,而且和原来的一样!

    心下好奇,麦小吉靠近那尊金牛,从红布下方看。

    呼啦一下,红布居然被揭开了,身旁多了个一位微胖男人,三十岁出头,平头方脸,成熟稳重,只是带着蛤蟆镜,看不到他的神情。

    看服装打扮,比较随意,灰色修身连帽外套,灰色运动裤,脚下一双橘色运动鞋很是醒目。跟其他西装革履的企业家不同,应该是此处的管理者。

    “没到揭幕的时候呢,小心被炒鱿鱼。”麦小吉一边提醒,动手又要将红布盖上。

    男子却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来者是客,客人想近距离观看金牛,这是允许的。”

    哦,麦小吉点头,瞧人家卢有才这心胸这境界。

    凑近金牛细细观看,做工极为精细,完全是严格按比例精心打造的,上面的毛发都清晰可见。打造这样一尊金牛,肯定费时费力,打造两个,那就更不容易了,不光要重新来过,还要带着火气。

    “这是纯金的。”管理员提醒道。

    “我知道,那会不会是表面是金的,里面却是空心的或者镀金的?”麦小吉问道,也有打趣成分。

    不料,管理员却很较真,伸手在牛尾巴上使劲掐了下,“不是镀金,而且这重量也不是空壳。”

    “你,都给掐出印来了,真不怕开除?”麦小吉诧异道。

    “客人疑惑,当然可以验证,这是允许的。”管理员又说道,“反正金??梢灾厝?,小小的瑕疵也很容易修复。”

    麦小吉惊呆了,那要是想要一个牛头,是不是就可以切割下来带走?

    正当麦小吉胡思乱想,管理员又笑道:“你也可以试试!”

    不不!麦小吉连连摆手,刚才围着金牛转,顺手透拍,他看到旁边的屋子里,至少藏着三十名以上的保镖。

    真要胡来,只怕他们立刻就会冲出来,把自己摁倒在地。

    就在这时,一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向自己走来,麦小吉认识,大业银行董事长梁守一。打过两次交道,这人还可以,麦小吉连忙换上笑脸,准备握手。

    然而,梁守一擦肩而过,与那名管理员双手相握,毕恭毕敬喊了一声,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