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全国唯一审定机收品种 “陕油28”油菜已推广36.7万亩 2019-05-04
  • 成都一小区交房半年电梯坏50余次:曾有8名学生被困 2019-04-23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4-23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全国唯一审定机收品种 “陕油28”油菜已推广36.7万亩 2019-05-04
  • 成都一小区交房半年电梯坏50余次:曾有8名学生被困 2019-04-23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4-23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连似月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并且带走了所有的东西。

        顿时,凤云峥的军帐内,没有任何丁点她的东西了,他四处看去,突然觉得空空如也,不但是军帐里,心里也似乎空了一块。

        夜风走了过来,道,“殿下,卑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凤云峥道。

        “也许殿下是不记得了,其实咱们王妃的性子……”夜风顿了顿道。

        “继续说。”凤云峥道。

        “王妃性子冷清又刚烈,倘若殿下……殿下让王妃伤了心,王妃真走了可怎么办?王妃是做得到的呀。”夜风着急地说道。

        “……”凤云峥脸色微微变了变。

        “这虽说殿下您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王妃是您的唯一的妻子,这是事实,现在殿下却和王妃分开了住,这让外人怎么想呢?”夜风继续循循善诱。

        凤云峥看向夜风,眼底露出一丝迷惘。

        夜风看殿下这神态,不再是个对挚爱女子深情的人,而更像是一个未经情事,从来不知道男女之事的人。

        真让夜风感到着急。

        他便索性问道,“殿下,您看不出来么?王妃生气了,伤心了,您要哄着呀,您以前从来不会让王妃生气的,即便是王妃生的是旁人的气,您也是尽心哄着的……”

        夜风便将凤云峥以前哄人的手段一一说了遍,心里希望殿下能学着点。

        “你先出去吧。”但是,夜风说了一堆,凤云峥终究抬了抬手,道。

        “……是,殿下。”夜风只得走了出去,见冷眉站在外头,他上前,小声问道,“王妃如何了?”

        “歇下了。”冷眉说道。

        夜风叹气,道,“这可如何是好?”

        “叹此事之前,我们先要解决另外一件事。”冷眉说道。

        “何事?”夜风问道。

        冷眉靠近夜风的耳朵,说了几句话,夜风眼神微微一怔。

        ……

        说到那巫祝,奉命要将乌洁处死,但两人始终是情谊深厚,临刑之前,他刀下留情,只瞒着众人将她打晕,扔在了坑里。

        待人都走了之后,他便再回了来,偷偷将乌洁背了起来,丢进一个黑色的袋子里面,丢进马车,一路载着到了离军帐十数里的地方。

        这时候,乌洁迷迷糊糊地也醒了。

        巫祝打开袋子,说道,“我瞒着所有人把你的命留下了,你万不要怪将军心狠,她一向法纪严明。”

        乌洁眼底有泪,无言地点了点头。

        “我会将你送到一个地方,我昔日好友的哥嫂照顾你,银子我会打点好的,你以后改名换姓,永不要出现了。”巫祝交代道。

        乌洁浑身无力,只能眨眼。

        “来,躺在这马车上,我们走吧。”巫祝扶着乌洁进了马车躺好,便驾着马车往东边而去。

        然而……

        突然之间,一阵阴风吹来。

        巫?;肷硪徊?,用力地握紧了缰绳,抬头看去。

        “唰!”

        忽然间,两个身影,一黑一白,从天而降,手中的刀同时狠狠地刺进了马车内。

        只听到一声闷哼,然后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巫祝急忙从马车前面飞身而来,手中拿着剑,他瞪大了眼睛,只见鲜血一滴一滴从马车里面滴了下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很快马车下面的黄土就被染红了一大片。

        “乌洁!“巫祝跑了过来,一把掀开马车帘子,只见,乌洁的身上一左一右插着两把刀,眼珠子瞪大,像是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王妃猜的果然没错,有人放水,将这胆敢冒犯殿下的犯人放走。”冷眉说道。

        “可惜跑得再快,也没有我们夫妻的???。”夜风说道,一脸桀骜不驯,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你们……你们竟如此赶尽杀绝。”巫祝紧紧看着夜风,说道。

        夜风声音却冰冷,道,“早在她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对恒亲王下手的时候,她就该想到,她会有这么一天。”

        “冒犯王妃,同样罪无可赦!”冷眉道。

        “她只不过,只不过是衷心向主,恒亲王妃竟然就是这种肚量,实在令我等感到汗颜!”巫祝说道,眼底一片猩红。

        “我们夫妻二人也是衷心向主,有什么错吗?”夜风睥睨着巫祝,道,“至于我家王妃的肚量,从来只给该给的人,不该给的人,一点肚量也不会有。”

        “你们……逼人太甚!”巫祝紧握刀柄,道。

        “所以,你们好自为之,否则,我们会逼的更紧。”夜风毫不退让。

        “……”巫祝眼底一片猩红。

        冷眉唰的一声将刀从乌洁的身体里拔了出来,说道,“看在你也算有情有义的份上,许你留她一具全尸吧。夜风,我们走。”

        夜风接过自己的剑,冷哼了一声,和冷眉协同离去。

        巫祝双手握着剑,手有些微颤,原来这恒亲王妃比他想象的要厉害很多很多,她这两个属下,也不是省油的灯!

        乌洁会有今天,是低估了他们,尤其是恒亲王妃。

        他原以为,大将军已经是女人之中的极致了,但看来,这个恒亲王妃不在将军之下。

        ……

        夜深了。

        凤云峥已经歇下了,烛火灭了,唯有月光照耀着天地。

        床上有两床被子,但是,自由他一个人,他原本不觉得有什么,但看着看着,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伸手,将另外一床被子拿了过来,放在鼻尖,一股淡淡的清香萦绕在周围,气味特别舒服,直击心扉。

        凤云峥突然就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数次,却越来越清醒了。

        他坐起身来。

        “殿下,您怎么了?”夜风听到动静,在外面问道。

        “点灯。”凤云峥命令道。

        “是。”夜风掀开帐篷帘子,将烛火点燃了,“殿下,怎么了?您身子不适吗?”

        凤云峥抿唇,道,“将那幅画拿来。”

        夜风回头,看到挂在那墙上的画,一愣,走过去,将画拿了过来,摊开。

        “烛火拿近一些。”凤云峥命令道。

        “是。”夜风又去将烛火拿了过来,站在旁边。

        凤云峥凝视着这桃花林,伸手慢慢移动着。

        “殿下,这是不是京都南郊,离原来丞相府不远的那处桃林?”夜风问道。

        “丞相府?”凤云峥道。夜风眼底闪过一抹黯然,“只可惜,如今已经没有丞相府了,都随着那把大火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