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援武怀疑要么是自己的??诳涞挠械愦?,要么就是表决心还不够彻底?!?rarr;お℃..

    反正,江筠给他的考验立马就出现了。

    考验是在他安排车子送江筠去徐志坚那里的时候发生的。

    江筠和往常一样等在单位附近的街口,身边还站着一个上衣是便装夹克下着深蓝色军裤脚上是高帮回力鞋的年轻男子,短短的板寸在阳光下显得俊朗英气。

    这服装陈援武认识,是空军,而且还是飞行员的便服!

    一开始陈援武还以为这个人是在等着过马路,或者是凑巧站在江筠的身边。

    车子停下,那人在江筠身后,一同望过来。

    陈援武原本只打算摇下车窗的,改为打开车门下车:“小筠?”

    刚刚电话里怎么没说?

    江筠简单的给两人介绍:“这是我爱人陈援武,援武,这是罗海翔,跟我一起去徐志坚那里的。”

    陈援武惊讶里带着错愕,伸出手:“罗海翔,好久不见!”

    罗海翔伸手紧紧握住,惊讶中带着一丝呆滞:“陈援武?”

    江筠一脸懵逼:“你俩认识?”

    卖糕的,谁来告诉她是怎么回事?

    陈援武让出副驾驶的座位,给江筠开车门:“上车再说,罗海翔,你坐前面,我跟小江在后座。”

    罗海翔却道:“难得有一回你是在我前面的,罢了!”

    说完大长腿迈上副驾驶座,咣地带上车门,帅得一如登上战斗机的驾驶机舱。

    陈援武给江筠关好车门,自己绕到另一边上了车用力带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

    江筠觉出陈援武的气场变冷,不由得扭脸看着陈援武,想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结下的梁子,看他们的样子,看他们的表情,两个人好得像兄弟,握手的时候却又刀光剑影。

    她甚至觉得这两个人的友谊比她还要来得早。

    陈援武盯着罗海翔的后脑勺,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罗海翔,恭喜,用最短的时间当上了副驾。”

    罗海翔淡淡的转头看向车窗外:“可惜,你最终还是听了你…你们家的话。”

    陈援武握住江筠的手,紧了紧,忍不住嘴角上扬:“幸好听了!”

    罗海翔肩膀顿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小子要是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就不会那么苦闷了吧?我还以为你会进外事部门,本来想着去争取飞国际航线,说不定能遇到你。没想到你还是穿上军装了。”

    陈援武低头笑:“小筠,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曾经去报考飞行员的事吗?当时我跟罗海翔是同一批录取的,也是唯一一个自动放弃录取资格的。”

    江筠吃惊:“你怎么舍得?”

    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还笑得出来!

    想当初她去考飞行驾照,不过就是驾驶小型飞机,硬是卖了一套小公寓才交齐学费,学出来就开过一次撒农药的“玩具飞机”,把江源气得大发雷霆,直说她败家。

    要知道,国家挑选民航飞行员的要求极其严苛,在七十年代要培养一个优秀的飞行员出来,成本极高,付出的人力物力代价极大!

    陈援武笑容不减:“我觉得还是在地上跑更踏实。”

    岂止是踏实啊,简直是幸福!

    罗海翔哼了一声:“笨!”

    陈援武也不生气:“笨鸟先飞呀,呵呵!”

    罗海翔:“还笑,傻笑吧你!”

    陈援武微微侧头看着江筠的脸,轻轻的捏着她的手指笑道:“只要能笑,傻一点也值得!”

    江筠再迟钝,也听出点意思来了——陈援武跟罗海翔说话的态度更像是竞争对手,而不像跟岳鹏那样是哥儿们。

    她顿时觉得这两个大男人的斗嘴行为好幼稚,已婚的跟未婚的有什么好争的?有心细问,想起自己以前说过的随便说个笑话就能把人给逗乐的豪言壮语,又不敢出声。

    当着司机的面,江筠很怕陈援武会问她是怎么认识罗海翔的,“诶,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家伙的?”,这话让人听见会笑掉大牙,谅陈援武也不会问出口!

    陈援武不问又不符合他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原则。

    如果问起,以陈援武的逻辑思维,很快就会知道她跟江永华假借家属名义搭乘了罗海翔所在的航班,虽说她只是急着赶时间回京城,可是那个借口,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蹩脚了。

    车厢里安静了一会儿。

    还好江筠及时想起了陈援武跟她发的夫妻同体的誓言,急忙解释道:“是罗海翔要到徐志坚那里看看。”

    她也没想到罗海翔会那么迷信,居然相信天上有看不见却能感知得到的神灵,听说江源是草原上来的神人,的徒弟,非得要亲眼去见一见不可。

    陈援武:“我以为星期一你们上午都要开会,领导不会这么容易就给你准假。”

    江筠点点头:“罗海翔认识我要找的人,苏部长特批的。”

    陈援武沉默。

    这是意味着他们以后还要有联系。

    江筠看看表:“今天还能来接吗?”

    陈援武问:“你去徐志坚那里要多久?我大概五点钟的时候可以来接你回去。”

    罗海翔插话:“是们。”

    江筠:“……”

    陈援武霸气的道:“没门!”

    罗海翔看看脚上的鞋子:“没门就没门,很久没有跟你打篮球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回来时间早就来一??!”

    江筠:“……”

    之前罗海翔明明说过要赶快归队的。

    为什么在她面前,这些人不但话多,连时间也立即可以多出来?

    陈援武轻笑:“在我那儿没人跟你配合。”

    罗海翔兴致不减:“改天我带队伍过来?要么你带人过我那儿?”

    陈援武不置可否:“小筠忙,我得给她做饭,没空。”

    罗海翔嗤地一声,转过身来看着他俩,似笑非笑。

    江筠只得把自己的鸵鸟脑袋从沙坑里扯出来:“罗海翔,到时候许机长和杨双双放假,欢迎你们一起到我家里做客。”

    罗海翔看了陈援武一眼,转回去坐正:“好啊,许哥说了好几回了。”

    陈援武拍拍江筠的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