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山困

    “世子爷,雨下得太大了。.『.”随从回到夏侯暄的身侧,焦急地说道:“世子爷还是先避避雨吧!”

    “澜儿生死未卜,我哪有闲情逸致避雨?”夏侯暄蹙眉,看向四周。“继续找,今日没有找到澜儿,谁也不许停下来。”

    如果是像以前那样没有目标,找不到方向,那也就算了。现在知道她在哪里,他怎么可能再耽搁下去?

    随从见夏侯暄执意如此,只得听令行事。反正他们这些人刀山火海都经历过,没什么苦不能吃的。他就是担心夏侯暄的身体。这段时间他们这些做手下的还能休息一下,他却整日焦虑不安,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时间长了,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遭受不住。

    大雨倾盆而下。

    刚才还乌云密布,没过多久就下起大雨。夏侯暄在雨中寻找着苏澜,可是雨越来越大,山里的泥路越来越崎岖。

    “世子爷,找个地方避雨吧!这么大的雨,山路很容易塌方。”

    夏侯暄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头了。

    另一座山头,村民匆匆跑回来,对老村长说道:“村长不好了,小林子被关在一个山洞里了。”

    “你们不是在捡柴火吗?怎么会进山洞?这山里有不少洞口非常危险,你们不知道吗?”老村长气极。

    “雨势太大,我们不想把柴火打湿,就想等雨停歇再回来,哪里想到会变成这样?”村民们黯然无措。

    “现在怪他们也没用。事情发生了,只有先解决。山洞离这里远不远?”苏澜正在洞里烤肉,听见声音走过来。

    村民听见苏澜安抚的话,指了指不远的方向。他们满脸的忏愧。

    “村长没有骂错我们。我们看见一只兔子钻进去了,就想把它抓回来。小林子是第一个进去的,他一进去,山洞就塌了,洞口就被上面掉下来的石头盖住了。”

    “大家一起去把石头搬开吧!”元子辰吃力地站起来。

    “元公子,你别折腾了,赶快坐下吧!”老村长见状,连忙阻止他。“村里还有这么多人,哪里需要你劳心?”

    苏澜睨了他一眼:“有些人就是不让人省心。”

    不让人省心的某个人无奈地笑了笑:“我现在变成废人了是吧?”

    “谁敢说元大公子是废人?我第一个不答应。要知道你是商部尚书,我是商部左侍郎。说你是废人,那不是说我更没用吗?”苏澜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瞧这雨还得下,大家不要再逗留,咱们把能用上的工具带上,先把人救出来再说吧!还好上山的时候把能用的东西都带上了。现在倒是派上用场。”

    在苏澜的安抚下,村民们赶到出事的地方,齐心协力地挖那个山洞。

    “小林子,你还好吗?听见我们说话了吗?”苏澜在山洞外面大喊。

    从里面传出细微的声音。

    “小林子没事,大家继续挖。这山洞要是长久不能透气,他在里面会越来越危险的。”

    “好。”

    哗哗哗!

    呼呼呼!

    大雨和狂风交替进行。

    砰砰砰砰!

    地面也开始摇晃起来。

    “不是吧?地龙翻身?”众人惊惧地停下动作。

    苏澜见山洞已经有一个缺口,只要再努力一下就能把里面的人救出来。她连忙说道:“别胡思乱想,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众人又继续动作。

    “救命啊……救命啊……”

    从远处传来呼救的声音。

    苏澜竖耳一听,那是齐大宝的声音。

    “大宝。”苏澜跑过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或许是雨太大了,惊动了山里的野兽。有野狼出没,已经有个村民被咬死了。”齐大宝哭着说道。

    “那些野狼走了吗?”

    “还没有?;乖谙鞔蠹?。”

    “这可怎么办?”此时赶来救人的都是壮实的汉子。他们一走,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嬬。

    夏侯暄停下脚步,竖着耳朵听着。他回头问旁边的随从:“你听见呼救声了吗?”

    随从正在专门找人,哪里听见什么声音。他一脸茫然地摇头。

    “我听见了声音。”夏侯暄又听了一会儿,确定下来。“你带人去另外一座山看看,我听见声音从隔壁的山脉传来的。如果真是村里的人在呼救,那澜儿肯定也在那里。”

    “是。”随从马上带人赶过去。

    夏侯暄不紧不慢地跟着。没过多久,他们来到隔壁的山脉。

    “有血腥味。”随从作为夏侯暄的左右手,观察力也不差。刚上山脉,他马上察觉到了异常。“看来世子爷没有猜错,这里真的有村民。”

    “找人。”夏侯暄淡道。

    “是。”

    众人分开行动。

    山脉虽大,但是苏澜等人又不可能藏在深山中,所以没过多久就被他们查了出来。

    雨水拍打着苏澜大病初愈的身体。本来就瘦了许多的她在雨中十分的狼狈,特别面前还有一头凶狠的恶狼。

    元子辰的手臂被恶狼咬了一口,大量的鲜血被雨水冲刷着,地上全是血迹。

    “澜儿,不要管我,你走。”

    苏澜抓着地上的棍子,警惕地面对着冲过来的恶狼。她一棒又一棒地挥打着,想尽办法将那恶狼赶走。

    “吼!”恶狼扑腾过来。

    苏澜狠狠地一挥棍子。

    砰的一声,恶狼飞了出去。

    苏澜愣住了。

    她有这么利害吗?

    直到一只手抓住她手里的棍子,她才茫然地抬起头来。面前站着一个紫衣男人。他双目复杂地看着她,将她手里的棍子取走,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你这女人……还真是会跑??!”

    苏澜全身发冷。然而被这人抱在怀里时,只觉整个人像火炉一样灼得利害。

    她抿了抿嘴,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袖:“你怎么来了?”

    “呵!是不是觉得影响你美女救英雄了?”夏侯暄松开她,狠狠瞪了她一眼。“稍后再找你算账。”

    苏澜撇嘴:“我算哪门子的美女?一段时间不见,你眼睛坏了?”

    “眼睛没坏,但是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夏侯暄瞪着她。“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知道熙儿在到处找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