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谦见她看着自己,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语带得意:“是不是发现本公子比夏侯暄好看多了?”

    “我不知道你和皇上有什么过节,为什么做那么多叛乱的事情??墒俏蚁敫嫠吣?,当今皇上真的是个明君。你能不能停止那些没有意义没有结果的事情?那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你所做的,不仅危害到了身边的人,也危害到了那些无辜的百姓。趁现在还来得及,松手吧!”苏澜语气真诚。“只要你现在松手,我们可以做朋友。你以前做过的事情,我也可以劝夏侯暄当作没有发生过?;噬弦膊换嵩僮肪?。”

    龙谦本能地想讽刺两句??墒强醋潘绽窖劾锏恼嫘?,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苏澜是真的在关心他。她不仅仅是为了息事宁人,而是为他着想??墒撬??他这些日子在纠结什么?

    说什么饶不了夏侯暄,却没有做什么危害到他的事情。每天盯着苏澜,真的是为了伤害她吗?那为什么得知苏澜面容被毁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舒服了,心里还有道责怪自己的声音。那道声音问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去救她?

    龙谦的心情非?;炻?。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被撕开,那藏在里面的秘密已经掩藏不住了。他觉得有些狼狈。就像是被苏澜看透了内心。而他还在执意地伪装着,想要保持那可笑的自尊。

    “女人就是啰嗦。那是男人的事情,你别多管闲事。”龙谦翻身下了马车。

    苏澜掀开帘子,看着龙谦混在人群中消失。而这时候,车夫战战兢兢地走了回来。

    “大小姐,奴才……”

    “与你无关。我不怪你。”苏澜淡淡地说道:“他们也不是坏人。你不用这样紧张。”

    “是。”

    “直接去商部。”

    “是。”

    苏澜靠在马车里,想着龙谦刚才说的话。

    当初苏府出现火灾,她是怀疑过龙谦的??墒敲还嗑媚堑慊骋删拖⒘?。

    龙谦或许对这个朝廷不满,但是锦绣是个孕妇,他不会这样伤害一个孕妇。

    如果不是龙谦做的,锦绣的事情又不是意外,那在这个京城肯定还隐藏着另一只黑手。

    逍遥居的命案可以说是二公主干的。虽然其中也有不少疑点,但是按照那些线索来看又连接得上。她可以当作真是二公主做的。在苏府着火这件事情上,二公主已经被关进大牢,苏府的这件事情怎么也没有办法安在她的头上。

    “前面那辆马车是不是苏府上的?”后面马车的主人朝前面看了一眼,对车夫说道。

    “是,小姐。”

    “早就听说苏府富贵,瞧他们的马车就和普通人的不同,果然是富贵无比。”

    “论富贵,谁又比得上宁城张家?”那车夫恭敬地说道:“小姐何必妄自菲薄。”

    “那不一样。张家是百年商贾世家,而苏家是凭着苏大小姐一人之力撑起来的。如果可以,真想见见这位神秘的苏大小姐。”那女子轻轻地说道:“听说苏大小姐擅长作菜。本小姐就更感兴趣了。”

    “小姐可是神厨姬夫人的爱徒,连姬夫人都说小姐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这苏大小姐无师无门,仅着自己的天赋走到今天,那是因为没有见到真正的对手。”

    “就你嘴甜。”

    苏澜并不知道这个插曲。如果知道的话,也不会放在心上吧!毕竟她现在满脸子装的不是菜谱,而是商部的那些数据公文。

    自从苏澜加入商部,那里的官员从刚开始的口服心不服变成现在的心服口服。他们觉得所有的难题在苏澜的面前就不再是难题。有了苏澜,他们可以更早地回家陪媳妇和孩子,再也不用担心睡梦中都是数据。而商部的银两也越来越充足,其他几个部门的普通官员看着商部那些人整天各种聚会,各种福利,心里就嫉妒不得。

    因为苏澜的关系,商部的官员在逍遥居用餐是五折。要知道连一品大员的折扣也只有八折,商部的官员可以直接五折,可谓是给足了商部官员的面子。而商部官员带着家人来用餐,还会有特殊的福利。现在整个商部上上下下的官员没有谁不服气的。他们的家眷特别支持他们跟着苏澜做事。甚至不少家眷已经彻底地成为苏澜的粉丝。

    一个为天下女子争光的平民女子,如何不让人敬佩?特别是苏澜在朝堂上说的那些话不知道怎么回事传了出来,现在整个京城的男男女女都知道苏澜那不一般的心胸,甚至还有不少女子以苏澜的‘金口玉言’为座右铭。

    当然,最近京城那些和离,甚至休夫的事情越来越多。负责这方面的官员真是苦不堪言。这一个月处理的案件比得上以前一年还多,全是因为苏澜的那句话??!那些和离的女子也不会引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再这样下去,天下的女子岂不是要骑在男人的头上?那些男人反而变成了可怜的小媳妇。

    “食神?”苏澜刚脱下官服,听见倾忧说的话,惊讶地说道:“什么时候开了这样的店铺?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刚开的,现在还在装修。”倾忧说道:“距离逍遥居不远呢!听说本来想在商业街找位置的,可是那里早就满了,而且也没有人愿意转让出去,于是食神东家就把主意打在逍遥居附近的那些民房上。”

    “这是打算与逍遥居打擂台吗?有意思。”苏澜轻笑。“我有多久没有遇见对手了?听这名字挺狂妄的。”

    “有很多人就是沽名钓誉。说不定想沾逍遥居的光呢?”倾忧不以为意。

    “我有预感,这次的对手不一般。逍遥居的名声这样响亮,他敢在逍遥居附近开一家店铺,而且还敢叫这个名字,要是没有几分本事,那只能说是个有钱没处花的傻子??墒俏腋嘈耪獠皇歉錾底?,而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小姐,你怎么还这样兴奋?要是真的是个利害的,逍遥居的生意就要被抢了。”倾忧撅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