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合同上规定的是两万套瓷器精品……精品??!”

        “什么是精品?”

        “外面满大街都是瓷器,到处都是打着“景德镇瓷器厂价销售”的广告。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两人高的超大号花瓶你们一定见过吧?还有大得能一整个人装进去的青花大瓷缸。那些人卖多少钱?标价好几千,但实际成交价谈下来几百块就够了。为什么?那都是粗瓷,是废料。从窑土开始就不合格,烧制过程中炉温不能恒控,瓷体变形,内胎不均,用我们这行的业内眼光来看,只能用锤子砸碎,卖出去简直就是砸自己的招牌。”

        “但是普通老百姓不管这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鉴赏查别瓷器的眼光。卖粗瓷的不会告诉你手感光滑的才是上品,也不会告诉你几百块钱的大花瓶内胎歪斜,只是外观勉强保持完整,朝着某个固定方位去摆,才不会发现问题所在。其实这也不难理解,谁也不会买个大花瓶来放在家里客厅正中,四面八方都能看到。那种东西只会摆在角落里,一个面,甚至三十度角能看到就不错了。宾馆里用的瓷瓶质量要好一些,但也存在着同样的问题。真正的大青花瓶精品没有上万块钱根本买不到,这还得看你和卖瓷的人是不是朋友,交情够不够深厚……你想想,当年慈禧太后老佛爷整治全国的瓷窑,杀了一大批督窑官。为什么?就是那些年窑里出品的瓷器不够精美,但是宫里每年要的数量又不能缩减。没办法,任务一层一层往下压,到了最后,下面的人被杀怕了,这精品也就做出来了。”

        看着注视自己的谢浩然,张新河不禁觉得有些尴尬。他慢慢地退回座位上,讪讪地说:“扯远了……我这毛病怎么也改不掉,说起瓷器就会东拉西扯。谢董事长,还请你见谅。”

        谢浩然大度地摆了摆手:“没关系,其实我听得挺有兴趣的。不瞒你说,我用瓷器的时候很多,挑选的也都是上等品质??墒悄闼档恼庑┦虑橐郧盎拐婷唤哟ス?。嗯……精品,我知道精品瓷器和普通瓷器之间有一个产出比例,具体是多少?”

        张新河摇摇头:“这个不一定。我侍弄瓷器很多年了,算是这行里的老手??杉幢闶钦庋?,我那个窑里出来的精品,最多只有百分之二十。”

        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崔平亮也惊讶了:“这么低?照这么说,你卖给卡拉尔人那两万套瓷器,不就得烧出上几十万套来?”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市面上有那么多廉价瓷器的真正原因。真正的细瓷和精瓷都走高端路线,但是每次出窑总会不可避免出现中品和下品,甚至是次品和残次品。工业化生产那一套对瓷器行业来说根本没用,所有瓷器商都在想方设法改造窑炉,可是改来改去精品率的提升方面不是很显著。我算是好的,能够从卡拉尔人那里拿到这种大订单,对方支付也很爽快,我有得赚,下面的设计师和工人也能长久吃这碗饭。”

        谢浩然拿起摆在桌上的彩色瓷盘:“说说这个吧!卡拉尔人为什么不要这批货?”

        张新河沉默了。

        他从衣袋里摸出香烟,塞了一支进嘴里,左手在口袋里摸打火机,拿出来却没有想要点烟的意思,右手把香烟从嘴唇中间摘下,就这样保持了足足近十秒钟的僵硬动作,慢慢抬起头,脸上全是苦意。

        “谢董事长,咱们都是华夏人,我和你也没有过节。请你仔细地看一看这个盘子,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你说句话————这个盘子的图案里,到底有没有猪?”

        他很激动。这是一个从沉默到激愤的转换过程。在表达言辞上有些混乱,但意思却很清楚。尤其是说到最后那个“猪”字,张新河骤然提高音量,几乎是从嗓子里吼出来。

        猪?

        谢浩然此前还真没注意。他把盘子拿起来,凑到近处仔细看着??墒欠锤踩ヒ裁挥姓业秸判潞铀档闹?。

        崔平亮有些好奇,他离开座位,走到桌前,站在谢浩然身后,背着双手,凝神皱眉在盘子上寻找着那个图案??墒强蠢纯慈?,一无所获。

        “哪儿有什么猪。”谢浩然放下瓷盘,视线转向张新河,有些不快:“张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怎么能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张新河深深吸了口气,舌头在口腔里用力顶了顶,张开嘴,活动了一下腮帮,大步走到办公桌前,伸手指着瓷盘上的一个位置:“这儿……就是这个位置。”

        谢浩然和崔平亮两个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在一个点。

        可即便是顺着张新河的指引,他们还是看不出那里有猪的图案。

        张新河用力折断夹在指间的香烟,带着一股压抑在心里很久的火气,愤愤地将其扔进脚边的垃圾桶。他弯下腰,双手把瓷盘摆正,将其中一个面转朝谢浩然,然后从衣袋里摸出一包餐巾纸,撕开,扯出几张,撕裂以后揉成一个个球形小纸团。数量很多,有十来个。他把这些纸团放进盘里,就像做着颜色填充游戏,将一个个斑驳的色块统一成白色……等到最后一个纸团放上去,他才直起身子,仿佛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脸上全是疲惫和落寞。

        看着瓷盘上这些小纸团构成的图案,谢浩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这的确是一头猪。

        却是一头怪异的猪。

        面部特征不是很明显,甚至可以说是很瘦。线条勾勒没有明确的边缘。耳朵一只大一只小,体型也很是怪异,前粗后细,就像一个横放的锥形桶。四只脚完全被艺术化,只有左前那只勉强可以算是“蹄子”,其余的三只,要么是圆形,要么是方形。

        整个图案最显著的部分,就是“猪脸”正中那两个略呈圆形的鼻孔。

        谢浩然伸手拿掉放在那两个位置上的白色纸团,下面的两片颜色一红一蓝,与周围的大块橘红色形成整体,要不是刻意的用纸团色统一,谁也不会认为这样的填色图案与“猪”之间有什么关联。

        崔平亮深深皱起眉头:“这也太牵强附会了。这哪儿有什么猪的图案,分明就是故意找事儿。”

        谢浩然抬起头,看着满面愁苦的张新河,手指轻轻点了点瓷盘:“就因为这个,他们拒绝付款?”

        张新河抬头仰天,用力眨了眨眼睛,低下头的时候,情绪比刚才好了一些:“设计方案是购方认可过的,当时也签了备忘协议。像这样的商业合同只要签了就必须履行。但是这次不同……对方一口咬死是我故意欺骗在先,在杂乱的颜色里混藏了猪的图案。非但拒绝付款,还威胁我,说是要把这件事情上升到国家政治层面上。”

        谢浩然眼里泛起一丝同情,却摇头道:“张先生,我觉得你找错人了。这种事情我帮不了你。你应该找外贸部门,或者华夏驻卡拉尔大使馆。以你企业现在规模,还有这次交易的额度,他们不会坐视不管。”

        张新河神情很是落寞:“我当然找过他们。但是没用。能源部那边正在与卡拉尔就明年的石油交易额进行谈判,这个时候所有问题都要避让。我这个企业没有官方背景,最多也就是所在省份政府的支持。对外贸易司那边还是省府的人给打了招呼,他们才与卡拉尔方面进行交涉。”

        谢浩然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连外贸司的人说话都不管用?”

        张新河沉默片刻,抬起头,叹了口气:“主要是拉卡尔方面负责这次宴会采购的主管不肯松口。他是卡拉尔皇室的一名王储。对于这件事,有很大的决定权。”

        新闻上经?;崽岬娇ɡ豕羌肝恢饕适页稍钡拿?,就算没有见过,谢浩然也耳熟能详,他有些疑惑:“大王子负责采购?”

        张新河摇摇头:“不是大王子。他怎么可能来做这种事情?卡拉尔王国的情况比较复杂,光是王储就有一百多个,按照继承顺位,负责这件事的那个人叫做格拉莫克森,在所有皇储当中排名第三十七。”

        原来是这样。

        谢浩然心中有所明悟,只是没有说破。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吧!这件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带着外贸司的人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张新河重新走回到沙发上坐下,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好,声音也比之前小了很多:“这笔生意砸了。我也不知道卡拉尔人是怎么看出图案里的这只猪,但是他们一口咬定我们是故意的,大使馆的同志出面也没有用。如果是瓷器质量问题,那我也就认了??墒钦庵质虑橐豢淳秃苊闱?,图案上这个动物你要说它是猪也行,说是一条狗也可以。就像拼图游戏,没有固定规律,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就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格拉莫克森把我叫过去,给我出了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