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东莞大乐透大奖排名 北京时时彩app下载 河北快三开奖预测号码 11选5可以在500彩票买吗 体彩11选5助手下载 福彩双色球 哪个平台玩棋牌能换真钱 车牌50选1技巧 速11挂机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广东大乐透亿元大奖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金额 体彩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下载
        啧,实锤了?!骸篻e.co

        隐之纱和默之纱,同样属于神秘文明的产物,和束神箍等同源。

        就是形态方面,多少出乎罗南的预想,这种织物类的物件,也算是“灵芯”?

        罗南虽能借助“我”字秘符的奇妙力量,连蒙带猜,可终究是根基缺失,上面一连串的编码规则和字符,实在是看不懂。倒是那个设计和命名者的名号,隐隐约约倒能理解字面意思:

        前面那个字符,照地球这边的概念,大约有“支柱”、“栋梁”的含义;后面的则感觉是隐居或者屋舍的意思。

        怎么翻译来着?梁……梁隐?梁屋?梁庐?

        就是这个!

        翻译成“梁庐”的话更顺眼一些。

        罗南有一种“翻译家”式的成就感,但很快这份感觉就灰飞烟灭。因为不管把这位的名号翻译成什么,也不管“梁庐”究竟算哪位,当这段信息出现之后,本来快速的解析进度,骤然陷入了停滞。

        索引已经建立,指向也很明确,可这份对应的资料,根本开启不了……

        罗南当然注意到了“非公开”的字眼儿,可他开始没有当回事儿,毕竟外接神经元都在他手里,内部不内部,有什么关系?

        现在看来,情况并不简单。

        进度停滞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大约是内部逻辑绕过了弯,窗口中终于有新一轮信息出现:

        “警告!搜索内容超过基础资料库权限,系统自动开启权限检测程序。”

        罗南眼皮跳了两下,捕捉到“权限”、“检测”之类的字意符号,他本能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下意识进行自我宽慰:

        越是受限的资料,应该越珍贵才对……是吧?

        虚脑系统严格按照既定的设置走下去:

        “正进行核心构形性质检测……检测到核心构形融合型替换进程,临时权属变更已完成。

        “权限检测已经完成,持有人目前拥有权限:

        “所有权:临时。

        “知识查阅:专精级(待检测)。

        “资源调用:士官阶(待检测)。

        “天渊网络:无(未联网)。

        “警告!持有人权限不足,索引已清除,相应资料进入专项?;こ绦?。”

        “喂!”

        罗南脱口叫了一声,引得旁边蛇语和殷乐为之侧目。他却全然不知,只把意念在虚脑系统中穿梭加压,可一轮操作之后,别说进展,就连弹出窗口中有关“梁庐”的信息条目,乃至已经解析了大半截的隐之纱和默之纱映像,都给抹除干净。

        好像此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临时是个什么鬼!”

        罗南气得笑起来。

        外接神经元到手大半年,罗南今天才知道,原来他只是临时持有人?万一哪天碰到正主儿,是不是招招手就破脑而出,物归原主?

        罗中衡,我的亲老爹,您给自家儿子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可罗南的笑容,也是真的。

        外接神经元很不了起,虚脑系统很不了起,可正因为“了不起”,也就显得太深邃且神秘了。里面所蕴藏的知识,好像一辈子都研究不完。

        罗南非常努力,但就算他大口大口地吞食消化里面的信息,“水位”仍不见有任何下降。他仍然找不到专属于他父母和爷爷的痕迹。

        而如今,突发的限制,在造成困扰的同时,也表明了一种趋势:

        罗南触碰到了外接神经元更内核的部分。

        他不经意间,摸到了线索和方向。

        “要不,重新来一遍?”

        罗南的意念,在已遭到“专项?;こ绦?rdquo;清理的虚脑界面中游走。他绝不介意再做几轮测试。这种情况,别说几轮,几十轮几百轮他都乐意。

        外接神经元却比想象中更为直接。

        下一秒钟,新的弹窗跳出来,优先级已经超出了罗南专门更改的系统设置。

        因为它带着必做的选项:

        “是否开启确权审查程序?”

        审查?

        这词儿挺霸道的,难不成是翻译的锅?

        罗南嘴巴咧开的弧度更加明显,即便系统给了选择“是”与“否”的机会,他也只有一条路:

        要挖掘出外接神经元的秘密,追溯祖父、父母的过往,还有那个也许死掉了,但仍然有微缈希望……

        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罗南强行卡断自家念头,深深吸气。

        仿纸软屏、外接神经元、虚脑系统……层层递进,接下来又会是什么?

        他意念刺击,直接选择了“是”。

        虚脑界面的停滞状态彻底破碎,信息窗口再度刷新:

        “确权审查程序启动。

        “权属人基因资料未入库,自动转入‘百年序列’,通识教育水平测试系统开启,查询到成绩单,成绩录入中。”

        等下,成绩单?

        我什么时候答过卷子?

        不对,我答过,可那明明标了“模拟”字样,是练习、刷题用的呀!

        显然,虚脑系统以及确权审查程序是不会等他,也不会听他解释的。半秒钟后,评估结果就出来了:

        “文化学部,成绩无;社会学部,成绩无;技能学部,成绩无;真传学部,构形科专精,造物科通识一级。综合成绩未及格。”

        罗南心中方一沉,信息再度刷新:

        “科目专精符合附加条件,专精加成计算中……通识题库加权不足,附加题库数据调出,专精方向评估中;

        “确定为‘时空构形’方向,确定附加题难度为‘时空构形’专精三级,可下调为专精二级,可上浮为天梯一级,试题抽取中。”

        真要考??!

        罗南咽了唾沫,有些紧张。

        如果他没有理解错误的话,“通识”、“专精”,以及“天梯”,就是这个神秘文明知识水平的层次分际了。

        前面系统还有一个“士官阶”,看称呼像是社会权限的判定,类似于地球的“sca”。

        神秘文明的判定方式不好胡乱猜测,可是在sca那边,一旦权限定级,再想提升,除非能砸下大把的钱款,纯以资本力量取胜;否则就只能一点点地积累信用和贡献,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警告!本地题库未搜检到对应试题,自动链接天渊镜像系统。链接中继信号,信号未链接……信号已链接……链接断开。

        “警告!链接信号强度极弱,无法链接。

        “确权审查程序失败。”

        “嗵”的一声响,罗南的拳头砸落,直接把榻榻米给砸塌了一片。

        蛇语和殷乐都愣在当场。

        先前罗南又叫又笑的,已经很是古怪,现在这怒气更是毫无来由。

        殷乐想问一声,可也在此时,浮在罗南左眼之前的“单片镜”好像又出问题,绽开了细密的裂纹,随时都可能破碎的样子。

        从殷乐这个角度,似乎又看到了那冷酷的毒蛇竖瞳,充斥着浓重的非人感。

        顷刻间,开口的勇气泄尽。

        殷乐也好,蛇语也好,都垂下眼帘,躬下背脊,只盯着身下的榻榻米,有如雕塑。

        所以她们并未看到,再度开裂的镜片后面,罗南的阴沉面孔又有了微妙变化。

        罗南感觉到了,“透镜”正微微发热。

        刺激它的元素,意外地非常遥远,远在重重时空壁垒之后,在“透镜”本体所在的雾气迷宫“树洞”空间里。

        就在那里,来自雾气迷宫各个角落的信息洪流,仍然是那么混乱和狂暴,可是作为“树洞”中枢的“透镜”,对一应信息的筛选效率,有了一个明显的加速,相应的消耗也大幅增加,以至于影响到了地球时空。

        貌似,有什么线索暴露出来了!

        罗南伸手触碰镜片,本已经极度脆弱的结构真的顶不住了,瞬间粉碎,化为浅淡的水汽,消于无形。

        罗南哪还在乎这个,他的注意力分成两股,一股返回到“树洞”空间,另一股则停留在虚脑系统内。然后他就看到,虚脑系统的信息窗口,正进行新一轮的刷新,且重复了早先的步骤:

        “确权审查程序启动,链接天渊镜像系统,链接中继信号,信号未链接……”

        中继信号?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儿?

        想想外接神经元的来路吧,它正主动链接的这股信号,与雾气迷宫的混乱信息流,定然存在着密切的关联!

        罗南霍然站起,这样的大动作,让一侧蛇语、殷乐都抬头看过来。罗南根本没心情理会她们,转身就往主卧室走过去。

        两步路的功夫,罗南已经转了很多圈儿念头:接收信号、网络链接这类功能,印象是有设置选项的……

        找到了!

        罗南很快就找到了虚脑系统中,有关信号链接的具体设置,并调出了详细的可视化窗口。

        半懂不懂的界面上,信号强度的细节信息清晰呈现。具体的专业计量单位看不明白,不过温度计式的条框图形、分级节点,还有对应的颜色配置,傻子都能理解。

        上面那些先不说,最底部的黑色区域,以及相邻的红色区域,显然就是指无信号和低弱信号了。

        代表信号强度的指针,就在两个区域晃悠,没有任何提升的迹象。

        地球时空的干扰因素还是多了,要回去!

        木质摩擦的声音响起,主卧室的竹纸格子拉门,感应到他到来,自动开启。

        罗南大踏步进入,不等拉门重新闭合,他的身形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夹心领域”的转换流程,也就在蛇语和殷乐眼前,泡沫般消失。

        拉门闭合。

        隔了五六秒钟,殷乐终于吐出憋在喉咙里的那口气,无意识笑了一下,算自我调节了:

        “总算……游艇还好。”

        好吧,这话一点儿都不好笑。

        罗南通过“夹心领域”,直接跳转进入雾气迷宫的“树洞”空间。

        乍一进来,属于物质世界的噪声就消失了。风声、水声、呼吸声,还有游艇电机的低鸣,都抹消一空。

        可是,这里并不安静。在某个层面上,这边更嘈杂、更混乱。来自雾气迷宫深处的信息洪流,99%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就这么一窝蜂地涌入。

        人类本质上是经验动物,依靠经验产生想象力,构建基本认知逻辑。对于无法纳入经验范畴的信息,全不理会也就罢了,强要理出头绪,长时间接触处理,绝不像罗南此前告知瑞雯的那般,永远是趣味盎然。

        在“树洞”工作,冷静、平和、耐心,是最基本的要求。

        所以,罗南强忍着心中的燥意,在狭小的空间内,绕着中央“透镜”的本体,慢慢地走了两圈儿,其间做了几次深呼吸,调整状态。

        两分钟后,他才重新定位到虚脑系统的信息窗口。然后便看到,与游艇上相比,信号强度指针略有提升……

        略有。

        下探到黑色区域的次数明显减少,可大多数时候,仍然还是在红色区域浮动,也就是还属于“信号微弱”状态。

        而且,大概是链接失败次数过多,系统还刷出过询问是否中止的弹窗。好在罗南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虽然有些失望,仍果断予以拒绝。

        “沉住气,情况在好转。”罗南对自己讲。

        事情要从两方面考虑。

        目前,“树洞”对外接神经元的信号链接没有形成大幅增益,可反过来呢?

        信号链接会对“树洞”造成什么影响?

        罗南将意念投射到“透镜”之上。受灵魂力量干涉,“透镜”从透明晶体状态,逐步变形着色,形成了星云状的结构。

        所谓“星云”,一部分是真实信息的映射;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反映了罗南对收集信息的加工和理解。

        在罗南心中,雾气迷宫共分为两层:

        一层在内,一层在外。

        外层,就是罗南和宫启曾移动、交战的破碎空间,亿万领域碎片“飘浮”其中,形成狂暴、浑茫、不可测的“沙暴”。已经不具备规则上的建构能力,以罗南的能力,可以相对从容地将它们排列组合。

        罗南可以做到,地球所在的本地时空,其具备的庞大引力规则作用,当然也能做到。于是,有一部分“外层的外层”区域,就建构成了“云端世界”。

        从这个意义上讲,雾气迷宫的“外层”,也是依附于地球本地时空运转的。所以,在云端世界,其自然环境条件,和地球差别不大,体现了规则上的依附性。

        可是罗南研究的方向,从来都不是“外层”——根据他的理解,所谓“外层”,不过是抛射出来的“废弃物”,是遮蔽真实的迷障。

        雾气迷宫最具价值的,或者说它的真实面目,只有最深处的“内层”区域,那个未知的结构核心。

        从父亲“双螺旋”图形体现的长期观测结果,以及罗南这几日的观察对照上,几乎可以确定:

        核心区域,有两种规则体系在碰撞。

        剧烈的冲突,导致时空环境大幅扭曲、断裂,其烈度超乎想象,更形成了重重叠叠的屏障,遮蔽了核心区域的真实面貌。

        如此极端环境,观测起来难度太大。至少到六年前为止,他那位老爹都没有成功过,

        “树洞计划”的产品,也从飘洋过海的风帆,变成了环绕侦测的卫星。罗中衡后期很大一部分精力,都用来解析“星系碰撞”区域放射出来的信号。

        对罗南来说,“树洞”已经很高级,可面对核心区域的复杂环境,就变成了一个老式收音机。作为操控者,罗南只能不断“手动”调谐调准调覆盖,以期获得更清晰准确的信号,没有别的更高效的手段。

        问题是,老式收音机就算是“手动”操作下探到底层,来来回回也就是那几个电路和元器件,所接受的音频信号更具备清晰的规则和秩序。

        罗南操控“树洞”,基本建构的复杂性不必多说,还需要调动全副心神,捕捉来自各个层面、各个维度的信息流,从一片混乱中梳理出逻辑线索……

        罗南也在琢磨更高效的解析方式,想找一个自动化、半自动化的解析手段,让这些必须由灵魂力量感知的细节,转为物质层面的仪器可以收集分析的信息。

        他想从“造物”下手,但思路并不是特别清晰。而就在此时,外接神经元的“信号链接”,就如同黑暗中的一束光……

        这形容,恶心了点儿,却贴合本质。

        有自家老爹背书,外接神经元与雾气迷宫,二者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揭。只是找不到更为实质的联系——直到“信号链接”出现。

        罗南几乎可以认定,外接神经元所接受的信号,就是来自于雾气迷宫的“核心区域”;最重要的是,这类信号一定具备某种可以解读的规则和秩序。

        目前罗南仍搞不太清楚里面的细节,外经神经元能感应到的信号,他感应不到;外接神经元对信号的解析逻辑,他也是一头雾水。

        就好像普通人无法察觉时刻穿透身体的电磁波,相应电子产品却能充分利用。

        这代表什么?

        往坏了想,这仍然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问题仍然得不到根本解决;

        可往好了想,这却代表罗南触碰到了另一个信息维度。即便不了解里面的逻辑,却能根据系统显示的链接状态,对照信息洪流做出一定方向的筛选。

        即便这种筛选,注定是“撞大运”式的,却大幅增加了成功的概率。

        就性格而言,罗南有些研究者的坏脾气,还有些哲学式的理想化,凡事都想究根问底,且总想集成出一个放之万物皆准的“普遍真理”。

        但今天,他就要做一回唯结果论。

        外接神经元内嵌的信号接收??槭窃跹?,其解析逻辑如何,他全不管。他只要虚脑系统显示“链接成功”的字样!

        这种时候,技巧、理论什么的,都要退居次席,要的就是一个耐性和轴劲儿。

        罗南挽起袖子,用力拍了拍两边面颊:

        “开干!”

        事实证明,人一旦“轴”起来,完全没有时间概念。这期间,罗南全副心神都用在对“树洞”的“手动操作”上,用在对信息洪流的区隔、分类和干涉上。

        他难以捕捉所谓“中继信号”的专属特质,就只能不断从信息洪流选样、切片、对照、筛选。

        就算不能提升信号强度,反过来能降低强度也可以。只要是能确定对“中继信号”造成影响的手段,他都会去寻找、检验,并做进一步的尝试。

        当然,还要做记录。

        由于是感应层面的东西,很多完全是微妙不可言述的感觉,罗南实在理不出逻辑,所记录的除了文字、定量分析、结构图以外,还有大量的稀奇古怪的线条轮廓和色彩之类,那是一些即时感觉、情绪和印象的反应。

        正因为如此,一直坚持古典写实画风的罗南,必须向现代、后现代的方向偏移。到后来,翻看工作区的界面,简直是一幅连罗南自己都看不懂的通灵图。

        返过来,他还要硬着头皮去回忆、解析。

        如此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在逻辑和感觉的双重领域即时切换,罗南在信息变化层面高度敏感,而相应的在其他方面,就是迟钝乃至于麻木了。

        可“麻木”也有极限。

        不知怎地,罗南脑中忽地就有眩晕袭来,大脑出现了瞬间的空白。一愣神的功夫,他本能还想去追溯此前的思路,翻找工作区里的记录,可探出去的手分明就在抖颤,汗水顺着手腕,一路淌到手肘处,才滴落下去。

        “怎么这么热?”

        罗南嘟囔一声,才又发现他已经是一头的汗,身上也油湿得很。更关键的是疲惫感,精神与肉身的双重疲惫感,迅速清晰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对于罗南这种存在“形神失衡”隐患的人,疲倦脱力比直接受伤带来的威胁更严重。

        就好像这闷热感,如今“树洞”周围,好像有一个巨大热源,辐射的热量不断增强。但就罗南感知,物质层面并没有真正热起来,更像是心理作用,这个征兆就不太好……像是心力交瘁,形神结构不稳定带来了幻觉,又引发了身体反应。

        罗南摇头,暂缓一下思维节奏,可还是忍不住地去看虚脑系统的信号界面。

        强度指针仍然在红色区间浮动,虽然已经远离了“黑色”,但距离更上层的“浅橙色”,还有一定距离。

        “哎!”罗南叹了口气。

        至于窗口刷新的信息……

        “信号已链接,确权审查程序启动,天渊镜像系统唤醒中。”

        “……咦?”

        罗南的思维在这一刻又停滞掉了,千分之一秒后,“啊啊啊”的叫声从他嗓子里迸发出来,什么“疲惫”、“幻觉”、“形神失衡”……统统都滚到一边去。

        他甚至都顾不得窗口界面流水般的刷新结果,而是掉过头来,第一时间先把“树洞”和“透镜”此刻的状态稳定住,且疯狂记录当下的具体结构和感觉信息。

        一时间,罗南又要记录,又要稳定,还要持续做微幅的调整操作,且根本不知道方向正确与否,简直就是蒙眼踩独轮车还要扔飞刀的小丑,手忙脚乱,几乎要吐血。

        可数十秒后的事实证明,他的反应是正确的。

        信号的强度,仍在红色区间上下波动,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坏;链接效果当然不稳定,中间断了不止一次,多亏罗南在那瞬间捕捉到了一些基础数据,乃至于不可言道的感觉,咬着牙进行调准,才勉强保持在那个“频率”上。

        一通操作之后,信号链接终于保持了较长时间的稳定状态……大约有两分钟?直到这个时候,几近虚脱的罗南,才有机会分心去看刷新的窗口信息。

        也许,真的涉足到外接神经元的深层内容了吧!

        窗口刷过的信息流中,存在大量半懂不懂的专业词汇,有些特殊名词,在“我”字秘符的转译下,隐约知道是什么意思,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对应的描述,

        还好,其间总算还掺杂一部分相对友好的字符段落:

        “天渊镜像系统部分唤醒。

        “确权审查准备中,信号链接强度不足,互动测验有中断风险。

        “警告,互动测验一旦中断,确权审查确认失败。xx(时间单位)内不能进行二次测验。

        “建议增强信号,或选择下载到本地,进入脱机测验模式。

        “是否选择进行脱机测验?”

        啊呀,真体贴呢!

        貌似建立审查程序的那位,也对“信号条件”的各种可能性做了考虑。

        互动测验肯定不能选,现在的信号强度,无法给人任何信心。雾气迷宫从根子上就是一个动荡环境,当前的信号强度,跌下去太容易了。

        那么,选择下载到本地!

        “警告,根据审查程序,脱机测验难度将上浮一档。”

        “……”

        罗南拍了下额头,却是毫不犹豫选择了是——对他来说,这就是唯一的答案。

        很快,虚脑界面上,出现了一个进度条,毫无新意??芍灰芗岢窒氯?,罗南就心满意足了。

        看进度条的显示,速度似乎也不慢?观察了大约五分钟,似乎爬行了百分之一的程度……

        一念未绝,信号再度中断。

        罗南一声“我草”就喷出了口。

        可不管心情如何躁动,精神层面的力量运使和解析,却一点儿不能乱,汗水滴在眼睛里,都顾不得擦。

        好在又一通操作后,信号强度又恢复到了可以接受的程度,链接重新建立,而且已经完成的进度,貌似未受损失。

        看来基本的断点续传功能,还是有的。

        罗南真的要虚脱了,他一屁股坐下去,靠着“树洞”的内壁,大口喘息。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过去,其间罗南不断地擦汗,却是流个没完。身体的新陈代谢貌似出了些问题。

        归根结底,还是太累了。他的形神状态已经到了极限,再往下去,就是点灯熬油,没有半点儿好处。

        看进度条,至少还要十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才差不多可以下载完毕,这还要信号链接始终稳定才行。

        照目前这种消耗状态,罗南肯定是熬不到那时候的,他需要休息,否则因脱力导致形神框架失控,就算下载完毕,他也没命去测验了。

        在心里往复权衡之后,罗南咬牙又做了两回实验,确定在“树洞”现有状态下,信号链接强度确实稳定在了某个区间。

        虽然就数据下载来说,仍然时断时续,可就算不管,少则几秒钟,多则几分钟,也能重新链接回来,进度损失也在可以接受的区间内。

        “稳了吧!”

        罗南给自己打气,也做心理调节,要稳住心神睡一觉??傻彼孔磐鹑缡滴锏哪诒?,垂下眼帘后不到两秒,却猛又睁开。

        “不成!”

        罗南自知自家事,无意识状态下,形神框架自我调整,会对他领域涉及的时空环境形成干扰。更别说“树洞”这种精密环境,时刻需要稳定接收信号,在这儿睡过去,说不定一觉醒来就是前功尽弃。

        还是避开为妙。怎么避呢?

        罗南抓着已经湿漉漉的头发,琢磨半晌。最后一砸脑门,再抬手的时候,指尖分明掐着一道纤细又灿烂的电火。

        他取出了外接神经元,将这枚不可思议的奇物,小心翼翼地摆放在“透镜”边上,使之自然悬浮。

        自从入手这件奇物之后,罗南珍视得很,极少让它暴露在外。不过,“树洞”也不算是外面了,这里就是罗南自身领域建构的一部分。

        在这儿,和在他脑壳里,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不过这样一来,罗南便可以利用时空壁垒,打造一个缓冲带,避免形神框架调整的直接干扰,算是两全之策了。

        现在……拉开距离!

        罗南重新转回地球时空,看舷窗外的光线应该是深夜,具体哪个时段,他完全不关心了。

        踩在主卧舱室榻榻米上的时候,罗南腿脚都是软的,一个不小心,左脚绊右脚,直接坐倒在地,然后四仰八叉翻了过去。

        疲惫感和虚弱感彻底击穿了他的极限,和宫启大战时,都没这么累过。

        最后确认一下,多重时空壁垒之后,外接神经元的“下载进度”仍在继续,罗南便迅速昏沉下去。

        “其实该洗个澡的……”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