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全国唯一审定机收品种 “陕油28”油菜已推广36.7万亩 2019-05-04
  • 成都一小区交房半年电梯坏50余次:曾有8名学生被困 2019-04-23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4-23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全国唯一审定机收品种 “陕油28”油菜已推广36.7万亩 2019-05-04
  • 成都一小区交房半年电梯坏50余次:曾有8名学生被困 2019-04-23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4-23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罗诗雨悄悄离开龙腾大酒店后,就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回了家。

        刚下车,罗诗雨双脚一软,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幸好她及时扶住车门,才避免了出丑。

        “昨晚的那个男人是没吃过肉吗?折腾得我的身体都快散架了。”

        罗诗雨感觉到全身都传来的酸痛,俏脸微红,不禁低声暗骂道。

        罗诗雨站在自家的房子前,有些纠结地看着大门,昨天的事情历历在目,她可一点都没有忘记,母亲为了一点彩礼钱,居然趁她不备下药,想要把她送到老男人的床上。

        若不是罗诗雨誓死反抗,恐怕她的清白就被老男人玷污了,尽管如此,她还是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

        第一次,对女人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她的母亲俞凤琴!

        罗诗雨不知道,她是该恨呢?还是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呢?她心中感到非常的迷茫,找不到方向。

        罗诗雨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管如何,俞凤琴终究是她的母亲,含辛茹苦地把她养大,不管俞凤琴做了什么事情,她都没有指责对方的资格。

        想到这里,罗诗雨一脸垂头丧气,她认命般地打开家门,走了进去。

        罗诗雨发现,俞凤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好像是专门在等她一样。

        “诗雨回来了?怎么样?王董对你满不满意?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把彩礼钱给家里?”

        俞凤琴见到罗诗雨回家,顿时满脸笑容地迎了上来。

        她没有询问罗诗雨一夜未归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而是关心王董什么时候给彩礼钱。

        “妈!你怎么能这样?你居然想把我送给那个老男人?你难道就不为我考虑一下吗?你有没有想过我以后会不会幸福?你这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我还是不是你的女儿?你还是不是我的亲妈?”

        罗诗雨听了俞凤琴的话后,她瞬间奔溃,俏脸布满泪痕,心中的委屈和压抑在这一刻爆发。

        “我怎么不为你考虑了?女生总归要嫁人的嘛,王董有钱有势,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吃亏,不仅能让我们家得到一笔丰厚的彩礼钱,而且还解决了你哥哥结婚的难题,这不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吗?”

        俞凤琴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她看着罗诗雨,冷声训斥道。

        “呵呵,妈,恐怕得让您失望了,昨天我逃出了包厢,没让你的计划得逞呢!”

        罗诗雨自嘲地笑了一声,心中感到非常失望,这就是她的亲妈啊,既然俞凤琴都没有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那她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什么?你居然逃了?怪不得王董到现在都没有把彩礼钱打过来,原来是你这白眼狼在关键时刻反咬一口,你是想把我们家往绝路上逼吗?”

        罗诗雨顿时大怒,气急败坏地骂道,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到罗诗雨的面前,毫不犹豫地伸出手,一巴掌扇过去。

        啪!

        罗诗雨触不及防之下,被俞凤琴一巴掌扇倒在地上,她的胳膊和膝盖磕到地面上,顿时一片青黑,疼得让她忍不住掉下眼泪。

        罗诗雨捂着脸颊,泪如雨下,身体肌肤的疼痛,也不及心灵上的疼痛来的猛烈一万倍。

        俞凤琴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罗诗雨一眼,脸上没有一丝疼惜之色,好像打得不是自己的女儿,她掏出手机,立即给王董拨去电话。

        但是王董已经被陈枫让人废去了四肢,丢进了龙江之中,现在恐怕已经命葬鱼腹,哪里又能接俞凤琴的电话呢?

        俞凤琴以为王董生气了,所以才不接她的电话,至于彩礼钱肯定是泡汤,不会再有了,没有了彩礼钱,儿子的婚事就办不成。

        想到这里,俞凤琴看着罗诗雨的眼中透着厌恶和痛恨,她没好气地伸出手指着罗诗雨的鼻子,怒叱道:“你这个白眼狼,我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滚!给我滚出家去,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罗诗雨心中的犟脾气也上来了,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是,父母把她养大了,是有养育之恩,需要报答,但她不会就这样把后半生的幸福,草率地交付出去。

        “滚就滚!”

        罗诗雨伸出手一把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她从地上爬起来跑出了家门。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丝丝冷风,迎面打在走在马路边的罗诗雨脸上,泪水,雨水,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

        罗诗雨的身体微微哆嗦着,她不仅是感到身体冷,还感到心更冷。

        俞凤琴就没怎么疼爱过她,哥哥妹妹吃鸡腿吃肉,她只能吃青菜喝汤,哥哥妹妹穿新衣新鞋,她只能穿旧衣旧鞋,哥哥妹妹买新玩具,她只能玩泥巴,不管是什么,俞凤琴都将最好的给了哥哥妹妹。

        罗诗雨很羡慕哥哥妹妹,为此还和俞凤琴哭闹过,结果被狠狠地吊起来打一顿,从此就再也没有闹过了。

        后来罗诗雨才知道这叫做偏爱,因为哥哥是男孩,妹妹是老小,所以俞凤琴才会偏爱哥哥妹妹,而她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于是罗诗雨不再奢望俞凤琴会关心疼爱她了。

        可是这次俞凤琴的所作所为,将罗诗雨本就脆弱的内心,彻底击溃,简直伤透了她的心。

        噗通一声,罗诗雨脚步一个踉跄,跌倒在雨水中,她趴在地上却不想起来,泪水模糊了整个世界。

        吱嘎!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超级奢华的轿车迈巴赫,缓缓地停在了罗诗雨的面前。

        吧嗒!

        迈巴赫的后座车门打开,一只穿着黑色皮鞋,黑色西装裤的长腿从车内迈了出来。

        罗诗雨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时,她稍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是你?”

        罗诗雨美眸微缩,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下意识地低呼出声来。

        “是我!”

        男人冷俊的脸庞,展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微微俯身,伸出手来。

        罗诗雨俏脸微红,眼神闪烁,没有想到,她会和这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相遇,而且还被这个男人看到了她如此狼狈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