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中国福彩3d字谜和画迷 七星1851期规律 排列5预测专家最准确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白小姐 15选5中奖率 中国福利彩票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老11选5合买网站 陕西11选5玩法技巧 新浪彩票官网首页 幸运赛车历史遗漏 河北体彩4场进球 海南体彩论坛4十1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体彩p3走势图彩 河南22选5今天预测
        英国公极为感动,答道,“朝中不论大事小事,陛下与皇后对微臣一向不见猜疑,微臣每每想起来都感激莫名??!今日罢朝后,微臣忽然想到太子殿下的功课,饭也未顾得上吃便跑过来了,原来同娘娘又想到一起去了。”

        皇后道,“都是因为李弘这个孩子!累得国公饭也未吃……来人,就在东宫传膳,本宫要与英国公说说太子的功课。”

        宫人们闻风而动,跑下去传皇后的话,东宫御膳房匆忙准备,不一会儿,简单而精致的酒菜便摆了上来。

        李弘也在内侍的陪同下来见皇后,他长得像李治多一点,脸上又稍有武后的影子,童稚的模样、再加上裁剪合体的太子服饰,显得小巧玲珑,一举一动又有板有眼。

        武氏微笑着问李弘道,“太子不按时用膳,一定是读书读忘了时间。”

        李弘吐了下舌头,施礼道,“那倒不是,儿子想母后了,才用这个法子让母后来,要不,又不知哪日才能见到你了。”

        武氏嗔怪道,“可我和你父皇的大事被你打扰了。”

        英国公同样微笑着道,“太子仁孝,又聪慧识礼,实乃我朝之幸。”

        武氏却叹了口气。

        李士勣连忙问,“皇后有此良子,还有什么烦恼呢?”

        武皇后道,“国公你岂不知望子成龙这句话?太子的小计谋本宫怎能不理解,但他总离不开我,这正是本宫所担心的。”

        英国公开解道,“娘娘你这是多虑呀,太子毕竟还小,放在一般人家的孩子,又哪有这般的心思?娘娘正该高兴才是。”

        武氏道,“话虽如此,但本宫哪有那样多的精力!贤儿四岁了,旦儿也已三岁,他们日日也像个马驹儿似地绊住本宫的脚,还有个陛下时时离不开我,本宫真是分身乏术!”

        “有道是响鼓不必重棰,老臣在这里替太子说上句话我看太子已知道了娘娘的嗔怪之意,”

        英国公说罢,果然见太子已离开了,便扭头笑问一名内侍,“有劳公公,不知太子此时在做什么?”

        内侍跑出去问,很快回复说,“太子去读书了。”

        “娘娘你看,太子殿下即便是如此的想见到你,但只被娘娘轻轻嗔怪了一句,便知道该做什么了!”

        “全凭英国公费心教导他罢……可不能让他成为李忠那样的人。本宫听说李忠在梁州不怎么着调,十六岁的人了,居然热衷于穿妇人衣服!连陛下偶尔听说了这件事,也被他气的无可无不可……”

        显庆元年,李治废黜李忠的太子之位,降封为梁王,改立李弘为太子,并授李忠为梁州刺史,实封两千户,豪华宅第一座,转眼已经过去三年多了。

        英国公说,“有件关于梁王的事不知娘娘知道不知道,老臣也不敢瞒。”

        “是什么事?”

        “老臣刚得知梁州传来的消息:梁州长史被人打了,不但让人打到失禁,鼻梁骨还被打断了,娘娘你是知道的,鼻梁那个地方多是脆骨,一旦碎了,连正骨大夫都束手无策。”

        武氏惊问,“什么人这样大胆,凶手可已缉拿到案?一定要严惩。”

        “老臣未及详问,只知施暴者是黔州都濡县来的五位少年,四人姓李一人姓郭。梁州府衙本欲严拿法办,但梁王殿下在此事上异常强硬,不但阻止了,还放任他们离开了梁州,此刻五人身在哪里,已不得而知,听说是往长安来的。”

        “岂有此理!李忠这孩子真是越活越不懂道理了!将陛下对他的悉心教诲都当作了耳旁风!”

        “梁王此举,怕只怕有是非不分之虞,助纣为虐,令州官不敢执法??!”

        武皇后挑着眉毛,想再说句什么,忽然又意识到一件事。

        五位少年是都濡县来的。

        武氏道,“梁王的事,还是等本宫回禀了陛下再说吧,本宫毕竟不是他的生母,干涉多了,恐怕有人说本宫是故意了……他们既是来长安,那么国公叮嘱长安、万年两县留意着一些就是。”

        英国公问,“五凶如真来了长安,可不可先抓起来?”

        武氏道,“本宫刚说了,要回禀陛下之后再定。”

        说罢,她又觉得这句话有些生硬了,不该对一位太子太师这么说,于是补充说,“着重处不该是这几个都濡县来的少年,而是梁州的治安!不过他们若真来了长安,本宫倒想见见他们,谁都不能伤了他们。”

        都濡县来的。

        什么人家的少年有这样大的胆子,在戒备森严的一州府衙将长史打成那样儿,本事也不小了。关键是,李忠在梁州惶惶不可终日,一向谨小慎微,从不敢随意发声,为何却在此事上明目张胆包庇了五人?

        英国公马上听出了武氏话中的关键,他马上躬身道,“还得说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慈爱为怀,一听是几个孩子,先就动了恻隐之心。”

        武氏不听他恭维,反而略带嗔怪地说道,“国公难道不知都濡县里有什么人?长孙无忌刚抵黔州,都濡县五个胆大少年便这么齐刷刷的在梁州冒出来打人!国公就算真忘记了也不打紧陛下叮嘱中书令许敬宗再修国史,要他补齐金徽一朝的全部内容,本宫可不相信许敬宗私下里没和你说。”

        许敬宗一接了重修国史的王命,便立刻与李士勣讲了,此时李士勣没有否认,知道武皇后也不会责怪他们私底下沟通她问话的重点不是这个。

        英国公知道,这是武氏又一次蜻蜓点水的通风,但他已经不惊讶了。

        武氏只听“都濡县”三字,便谨慎到这种地步。

        那么对于李治要请盈隆宫主人复出这件事,武皇后除了心有不甘、更不敢明着反对,只能这样暗示。

        但李士勣能说什么呢?就算他同皇后在这件事上是同盟,那也是不敢放到台面上来的同盟,若不知好歹将步子迈大些、再露了什么马脚,武氏都不敢站出来拉他一把。

        “呵呵,这算是陛下的家事,老臣不好多说什么。不过说到长孙无忌,老臣倒刚刚得到个消息。”

        “哦?是什么消息?”

        “黔州澎水县报来:长孙无忌一到澎水县便咆哮公堂,当着女犯小解,澎水县一位姓陶的捕头只是对其稍施惩戒,便接连遭到长孙润、李袭誉暴打,陶捕头至今卧床不起……”

        武氏笑问,“本宫能说什么?”

        李士勣道,“黔州司马刘方桂亲自去澎水县审理这件案子,不知怎么惹怒了刺史罗得刀,又被罗得刀拿醒堂木掷伤了鼻梁子!”

        李士勣心中苦笑,梁州长史和黔州司马可都伤了鼻子,他回道,“娘娘说的有道理,长孙无忌抵黔州后,盈隆宫柳娘娘赐给他一件海外舶来的鲛革卧垫儿,连送信去盈隆宫的人也有赏赐??墒钦飧隽醴焦?!竟敢将东西都截下、派人送到长安来了,可不是有些逾矩!微臣本想阻止这件事,但东西已在半路上了。”

        武氏恍若未闻,请英国公饮酒。

        又自语般地说道,“薛将军西征可比不得在长安镇守玄武门,军情千头万绪呀,万一他百密中有一疏,不就辜负了陛下的期望?国公你说……给薛将军派个监军总不逾矩吧?”

        “还是娘娘顾虑的周全,微臣在明日早朝会上当与陛下建议此事,但谁做这个监军还须娘娘来定,”

        “为何是本宫来定?”

        “微臣以为这个人必须要志虑忠纯,又为陛下和娘娘信任才好,大军西征在即,时间本已不多了,娘娘若有人选,今日便可以叮嘱他几句……”

        武氏点头,“国公说得是,本宫还真有了个合适人选。”

        “不知娘娘属意于何人?”

        武氏道,“此人早年间曾因一刻的懈怠,而致皇子李雄、李武落水,这本是该杀的罪过。金徽陛下在盛怒之下,一听他奋不顾身跳入太掖池搭救皇子,竟然免去了对他的责罚,这样的人不正是英国公所说的志虑忠纯之人?”

        “老臣对这件事亦有耳闻,这应该是内侍监许大人的往事罢!”

        武氏道,“许内侍监是个从四品上阶,品阶矮于薛将军的从三品,那么这个监军和将军之间便分出了主次,平乱时更好商量些军情,不会对薛将军形成掣肘了。”

        说的好像品阶高的人都不好商量事情似的。

        英国公说道,“真是有理!”

        “他虽说是个公公出身,但就连金徽陛下也不会烦他,是不是呢?”

        “娘娘说得甚是!老臣明日当举荐刘公公。”

        ……

        从东宫回来后,李士勣匆匆返回英国公府,一头扎到书房里,写给黔州的飞鸽密信。

        另外,明日的早朝会上要推举许内侍监出任西征监军,他要打一打腹稿。

        这个许公公能被武皇后一下子想起来,其实也不是偶然,他应该是武皇后在内侍中最信的过的人了。这种事瞒不过李士勣。

        当年废黜王皇后和萧淑妃时,这个许公公还只是内侍监一个太监,其人行事果断而少慈悲心,他带人杖毙废皇后和废妃时,一群太监扒光她们的衣服、围着她们取笑,讥讽,评头品足,对两个失势女子极尽了羞辱之能事。

        随后,他的职位便一路飙升,由内侍伯、内给事直至内常侍、内侍监。

        由于在贞观中,太宗皇帝已有定制,内侍长官不设三品,因而许公公的从四品上阶已经顶了天了。

        其实,武皇后不经意间所提的两个理由已经够用了:许公公的品阶能够排除人为干扰军务的嫌疑,而他早年冒死搭救皇子的经历,又说明了他的人品。

        李士勣只须按武皇后的意思提出许内侍监的名字来,这件事多半便成了。

        而且皇后的这项提议,显然是为了更方便她监视和影响薛礼在西部平乱的动向,而不是方便别的什么人。那么从这件事来印证,李士勣给黔州写好的密信,在大方向上也就没什么不妥之处了。

        直到家人来请他去用晚饭,李士勣才想到自己已在书房钻了一下午了。

        坐在桌边,李士勣微微皱眉,问道,“敬业呢?这么晚了怎不见他?”

        未等下人们回话,门外已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位青年公子应声而入,用哄亮而亲切的声调说道,“祖父大人,我回来了!”

        来人宽肩细腰,身形矫健,进来后与李士勣行礼。

        英国公面色威严,但眼睛里却藏不住对孙子的喜爱之意,对他道,“你父亲在二十三岁时早已是千牛卫了,眼下更是位至梓州刺史。你今年也二十三岁了,唉!却整日的游荡,今日读没读书?习未习武?又闯到哪里去了?”

        徐敬业嘻嘻笑着凑上来给祖父满酒,回道,“祖父大人你不是常说制政首在驭人?孙儿才不要过早拴在文牍堆中去,”

        看到祖父将脸一板,徐敬业央告道,“大人你先饮了这杯酒,我才告诉你一件事!孙儿刚刚结交了几位从黔州来的少年英雄!”

        英国公心中一动,不紧不慢地喝了酒,再问是什么人。

        徐敬业道,“孙儿与伙伴们到东城外游猎,中午时打到些兔子,山鸡,便就地生了火,想烤了就酒吃。谁知上风头的山坡上忽然浓烟滚滚、把我们都罩到了里面,呛得人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我们跑去一看,原来是一处大墓园,有人正在烧纸。他们总共五人,个个才十几岁的样子,却雇了三个挑夫、担了整整三担子的纸钱,围着里边唯一的一座墓转着圈子都给点着了!此时又不是清明,这座西州谢二嫂的墓又不是什么新墓,什么人敢这样放肆!我那几位朋友在城里脾气都大的很,何况在城外?又被他们扰了雅兴,当时两边口角起来!这边要强行踩熄了火,那边怎会答应,我们人多出他们三个,又个个习武、都带着打猎的真家伙,当然不让步了,而对方只有四把竹刀,最后动了手。”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