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星际线上娱乐98448 黑龙江时时彩官方开奖 通比牛牛哪里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20选8 六肖中特准 免费 江苏e球彩开奖 南粤36选7走势图预测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陕西11选5任五组号 全民三张牌炸金花 华东15选5百度百科 彩票销售时间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期特码开什么波 江苏e球彩4元中7000
        &nbsp&nbsp&nbsp&nbsp金徽二年初五晚上,长安大街上发生的这一幕短暂的骚动,很快便风平浪静了。

        &nbsp&nbsp&nbsp&nbsp大批的万年县衙役和官差很快赶来,大明宫的禁卫们也旋风似地赶至。

        &nbsp&nbsp&nbsp&nbsp因为兵部尚书薛礼的出现,凶手眨眼之间被擒获,他落马后试图反抗,但一眨眼又被薛礼卸了大胯、瘫倒于地,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所有的“见义勇为”者本可在官差抵达前离开,但薛将军在人群中随手点到了几个,让他们留下。

        &nbsp&nbsp&nbsp&nbsp那时官差尚未到场,但没有一个人敢再动一步,有两个人手中抄着砖头,在薛礼的注视下都不敢放下。

        &nbsp&nbsp&nbsp&nbsp几天前,有在这里目睹过西州护牧队拦截惊马的人,在这一晚又亲眼看到了薛将军拿下凶手的一幕。

        &nbsp&nbsp&nbsp&nbsp不同的是,护牧队表现的是技巧和协作,而薛将军让人看到了他的敏捷和力量,这简直就像是玩三岁小孩子的把戏。

        &nbsp&nbsp&nbsp&nbsp如果不是薛将军重在拿人、而撒开了缰绳,亲见这一幕者相信,那匹刚刚加速跑起来的马根本就动不了。

        &nbsp&nbsp&nbsp&nbsp无关的目击者们被万年令许敬宗告知:此事不可乱传,因为有碍新年团圆祥和之气象。

        &nbsp&nbsp&nbsp&nbsp凡仍旧私传此事而闻于官府者,必被勒令说出消息的来源,说不出来源者将责以严厉的笞罚。

        &nbsp&nbsp&nbsp&nbsp皇帝陛下赐酺多达半月,这才过去了五天,谁会惹那个闲事!

        &nbsp&nbsp&nbsp&nbsp人们归家后连老婆都不敢告诉,生怕那个多嘴多舌的婆娘招来麻烦!

        &nbsp&nbsp&nbsp&nbsp那一晚大明宫的宫门如往常一样在规定的时间里关闭,凌晨又在正常的时候开启,巨大的灯笼彻夜不熄。

        &nbsp&nbsp&nbsp&nbsp在街边闲坐的晚睡人看到,从胜业坊江安王府抬出来一副担架,上边躺着王妃,侍女举着伞盖遮住了担架上的人,而江安王李元祥手扶住担架、步行着护送。

        &nbsp&nbsp&nbsp&nbsp担架上,好像王妃的胸口上散发着一团萤亮的光茫,她被人抬着,匆匆朝永宁坊的方向去了。

        &nbsp&nbsp&nbsp&nbsp有人坐在街边,心里只是闪了一下念头而不敢说出口——想到了那匹无人驾驭、而依旧径直往大明宫方向驰去的红马。

        &nbsp&nbsp&nbsp&nbsp因为它太与众不同,偶尔会在街上出现,人们恍惚的对它都有个印象。再往下,这个人便不敢想了,换之以默默的祈祷。

        &nbsp&nbsp&nbsp&nbsp祈祷自己在慌乱中看错了,祈祷那匹真正的红马哪一天再出现在大街上,上边坐着他们爱戴的、年轻英俊的皇帝。

        &nbsp&nbsp&nbsp&nbsp然后他就飞快地眨着眼睛,用眼皮挂走眼珠上的潮气,发现身边呆坐的另一个人也是如此,他们是守法的人,彼此都不说话。

        &nbsp&nbsp&nbsp&nbsp初六这日,大街上恢复了热闹,有人前一夜不眠、今日可能懒睡,但又有养足了精神的人上街,街上又是一片祥和。

        &nbsp&nbsp&nbsp&nbsp朝臣们骑马去大明宫,到含元殿参加朝会,坐车、坐轿的几乎看不到,不论文臣武将人人骑马。

        &nbsp&nbsp&nbsp&nbsp侍御史同往常一样,检查每一名官员是否晚到、有没有举止不如法者,文武两边都到齐了,没有一个人逾制,赵国公和江夏王爷依旧在两班首就坐。

        &nbsp&nbsp&nbsp&nbsp但皇帝未到,龙座上空空的。

        &nbsp&nbsp&nbsp&nbsp晋王李治传达了陛下的旨意:因为皇后柳娘娘突患失忆之症,陛下五内如焚,今日不到朝了,只由晋王代为打理一下日常事务。

        &nbsp&nbsp&nbsp&nbsp金徽皇帝对柳皇后的感情是人人皆知的秘密,赵国公等人听说皇后得了这样的怪病,都表示了担心。

        &nbsp&nbsp&nbsp&nbsp这些政务都是皇帝早就定下来的,晋王李治只是按部就班地过问一下各部的落实情况。

        &nbsp&nbsp&nbsp&nbsp除了一件事是众臣们很惊讶的,高阳公主府驸马房遗爱、蜀王李愔,因为与长乐坊归林居的打砸案子有些牵扯,被告知散朝后不能走,随后晋王说,

        &nbsp&nbsp&nbsp&nbsp“散朝吧。”

        &nbsp&nbsp&nbsp&nbsp这也是皇帝的旨意,高官和亲王无中生有、恃强欺凌店家,在大明宫宫墙之下的长乐坊行若悍匪,必要严审。

        &nbsp&nbsp&nbsp&nbsp所有参与者已全在三司羁押,只差了房遗爱和李愔这两个人。此案性质恶劣,上到亲王驸马、下至一般随从人人都要过堂。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对这件事感到微许的惊诧,但没有插言动问。昨晚他派出去的几个人一宿未见,当然也无人复命,此时他不便问。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惊诧于一件打砸酒店的普通民事案子,怎么会动用三司会审?他看许敬宗,正常情况下此案归到万年县审理即可。

        &nbsp&nbsp&nbsp&nbsp但许敬宗没有给赵国公一点暗示。

        &nbsp&nbsp&nbsp&nbsp还有一点,三司会审指的是御史台、中书省和门下省会审,但晋王殿下说的明明白白:这次的会审不包括御史台,而是中书、门下、尚书三省。根本没有褚遂良的事。

        &nbsp&nbsp&nbsp&nbsp初七早朝皇帝仍未至。

        &nbsp&nbsp&nbsp&nbsp同样未至的有房遗爱和李愔,赵国公在初五晚上派出去的人仍未复命,因而长孙无忌仍然不便问,晋王居然也不提这件案子的结果。

        &nbsp&nbsp&nbsp&nbsp初八早朝,皇帝仍未到朝,人心惶惶起来,赵国公等重臣心照不宣,小道消息对这样的重臣是不截留的。

        &nbsp&nbsp&nbsp&nbsp为了打消人们的疑虑,晋王殿下在未公布归林居案情的情况下,便直接宣读了

        &nbsp&nbsp&nbsp&nbsp蜀王李愔削去王爵,等同于庶民,同时削去食邑四百户,户籍归于襄州。

        &nbsp&nbsp&nbsp&nbsp众臣大惊,因为一次打砸而削了王爵,这在贞观皇帝在世时都未发生过。吴王李恪平静如常,好像是认为理当如此。

        &nbsp&nbsp&nbsp&nbsp对高阳公主府驸马,太府少卿房遗爱的处置更重,朝臣们在听到时,宛如在耳边炸响了一声晴天霹雳!

        &nbsp&nbsp&nbsp&nbsp时间定在正月十六日午后申时,不在酺日期间行刑。

        &nbsp&nbsp&nbsp&nbsp这是大唐开朝以来从未有过的重刑,贞观年间最重的刑也只是一例腰斩。

        &nbsp&nbsp&nbsp&nbsp但腰斩同车裂比较起来,则是小巫见大巫了,尸身收拾起来也比车裂方便的多。而遭车裂的人会面目全非、肢体零散。

        &nbsp&nbsp&nbsp&nbsp贞观十七年,如侯君集这样的谋逆大罪,也就是个斩首而已。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按捺不住,想起身问一下案情缘委,他怀疑晋王李治矫诏,怀疑这不是皇帝的旨意。

        &nbsp&nbsp&nbsp&nbsp他不是要替房遗爱申诉,而是担心自已未归的手下也在三司大狱中。

        &nbsp&nbsp&nbsp&nbsp但他仍未敢起身,因为晋王说,连带陪着房遗爱行刑的,还有参与了归林居打砸的、李愔和房遗爱的所有手下,全部都是斩刑。

        &nbsp&nbsp&nbsp&nbsp还有初五晚在大街上用弩箭伤人的凶手一人、帮凶十人,都是斩刑。

        &nbsp&nbsp&nbsp&nbsp这根本不像是金徽皇帝的责人之法,因为陛下一向都是宽容的。赵国公暗自寻思,错如黄门侍郎韩瑗、戴州司马柳爽都没有受到这般的重罚。

        &nbsp&nbsp&nbsp&nbsp他怀疑初五的小道消息是真实的,皇帝三日不朝,这不是好迹象!赵国公怀疑晋王已经把持了朝政。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神色黯然,他不敢提出怀疑,只是不止一次地闪过了一个令他痛苦万分的念头——。

        &nbsp&nbsp&nbsp&nbsp在震惊中,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以示对皇帝的旨意没有异议,无形中倒是显示了晋王殿下治事的权威。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想,这样也好,李治要斩绝那天晚上所有的涉案者,亦是不想让他们乱咬,从而牵出更多的人来。

        &nbsp&nbsp&nbsp&nbsp他看了看褚遂良御史大夫几天来,一直心虚地没有站出来说上一句话。即便被排除在三司之外,也没有一句微辞。

        &nbsp&nbsp&nbsp&nbsp李治宣诏后由殿中监验旨,殿中监验过之后,向朝臣们展示了诏书上金徽皇帝的签名,还有上边加盖的御印。

        &nbsp&nbsp&nbsp&nbsp有的人当时便想到了大明宫中那些多才多艺的皇妃们,皇后失忆了,但皇妃们没有失忆,再说皇后失忆没失忆谁知道?学个签名还不容易!

        &nbsp&nbsp&nbsp&nbsp江夏郡王提议,要不要去大明宫探视一下皇后的病情,赵国公起而附合。

        &nbsp&nbsp&nbsp&nbsp这是人之常情,前三日没人提出这个建议也合情理——不想乱乱哄哄的令金徽陛下烦心,此时去看一看正当其时。

        &nbsp&nbsp&nbsp&nbsp但晋王说,他早就同提到过这个请求,但是陛下称:皇后神情恍惚,只记得西州,根本不认得她到长安后的任何人。

        &nbsp&nbsp&nbsp&nbsp她不记得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婉妃、容妃、殷妃、蓝妃是谁,但叫得出她们每个人的名字,只记得她们在西州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皇后更不认得另一个贵妃了,连她的姓名都想不起,视之为陌生女子。

        &nbsp&nbsp&nbsp&nbsp晋王无奈地道,“皇嫂连陛下的身份都记不得,只称陛下为高大人……也不认得在长安降生的皇子,只记着李雄、李壮、李威、李武前四个。”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认为这是晋王的编撰,身为舅父他不能表示疑问。

        &nbsp&nbsp&nbsp&nbsp心照不宣的臣子越来越多,不过对金徽皇帝的旨意绝对服从。

        &nbsp&nbsp&nbsp&nbsp但赵国公可以去永宁坊,探视一下诞子之喜的郭孝恪夫妇,这总可以的。

        &nbsp&nbsp&nbsp&nbsp他亲自备了礼品去永宁公主府,只有高白夫妇们出来相迎,他们对赵国公行了大礼,在大门口便向国公施跪。

        &nbsp&nbsp&nbsp&nbsp高白告诉赵国公,崔夫人得了血崩之症,谢贵妃有旨,不许任何人入府搅扰——是任何人。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想,崔夫人血崩,但你郭孝恪总该出来吧?怎么只用个高白挡驾?

        &nbsp&nbsp&nbsp&nbsp有关夏州置都督府、和郭孝恪任夏州都督的猜测没有了下文,一直没有圣诏颁布。

        &nbsp&nbsp&nbsp&nbsp初九延州刺史高审行地,看来新的一年中延州垦荒之事不会有荒怠。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总该出面送行,他想借机从透一透大明宫里的风声。

        &nbsp&nbsp&nbsp&nbsp但高审行对赵国公说,皇帝陛下没有召见他,他回延州只须继续陛下的垦荒大政。至于大明宫,高审行与众人一样,没机会进去过。

        &nbsp&nbsp&nbsp&nbsp为高审行送行的官宦众多,赵国公发现,高阳公主也在相送的人里。

        &nbsp&nbsp&nbsp&nbsp房遗爱车裂已经按日数了,公主仍然出面相送,神色上看起来没有悲喜。

        &nbsp&nbsp&nbsp&nbsp有人悄悄对赵国公耳语,说高主原意是丢下房遗爱,随着刺史高审行一起去延州垦荒的。

        &nbsp&nbsp&nbsp&nbsp听说高审行摇头了,晋王李治也不同意他的姐姐——一位长公主去延州干这个粗活儿。

        &nbsp&nbsp&nbsp&nbsp但是,有十几位长安的文人墨客却在出行的行列里。

        &nbsp&nbsp&nbsp&nbsp他们有感于高审行垦荒的执着,更以高刺史光明磊落、不乏性情为榜样,决定弃笔从耕,从此追随高刺史去延州挥舞镐头。

        &nbsp&nbsp&nbsp&nbsp有人怀疑他们的诚意,觉着他们这是奔着太极宫女学生去的。

        &nbsp&nbsp&nbsp&nbsp这是贵妃的懿旨:女学不再开办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皇后娘娘根本不记得有女学这回事。这些优秀的女子们将随着高审行去延州,户籍便落在那里。

        &nbsp&nbsp&nbsp&nbsp那些在垦荒中以实打实的业绩拔了名次、建了功勋的未婚军士,陛下将给以赏勋、晋职、入实品的奖赏,外带婚——赏一位与他彼此倾心的女学生为妻子。

        &nbsp&nbsp&nbsp&nbsp是彼此倾心,这是?;实鄄⑽春鍪铀堑母惺?。

        &nbsp&nbsp&nbsp&nbsp不过谁都知道,那些年纪轻轻便建了功的、并且升到实职的军士注定前途无量;而这些选入太极宫女学的女子个个德容俱佳,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nbsp&nbsp&nbsp&nbsp傻子才有个不乐意,这女双方来讲都算一桩美事。

        &nbsp&nbsp&nbsp&nbsp只有她不能去延州。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宫东北角的观天台,太史风又到这里来,这是他新年后第二次上城观天象了。

        &nbsp&nbsp&nbsp&nbsp第一次是在初五的晚上,那时他去了大明宫西南角,去看那棵被淑妃樊莺砍倒的风杆,他准备向陛下提出再竖起一根。

        &nbsp&nbsp&nbsp&nbsp初五那晚,他在观天台上看到皇后及众妃们登上了丹凤门的城楼,当时有个不好的预感。

        &nbsp&nbsp&nbsp&nbsp因为丹凤门是大明宫的,从上讲,那里永远是阳气极重的地方,但是皇后及众妃们在破五的晚上登上去,站到了之下。

        &nbsp&nbsp&nbsp&nbsp他在西南角的观天台上,瞬间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卦相——一阳之下有众阴,这是个“”。

        &nbsp&nbsp&nbsp&nbsp此卦的卦象说,“山高而倾危,岩角崩塌。小人得势,君子困顿。”

        &nbsp&nbsp&nbsp&nbsp而这一卦于实事来讲,则暗示“不可急于求成,尤其不可冒险,须顺应时势,并防小人陷害。

        &nbsp&nbsp&nbsp&nbsp这一晚他亲眼见到了疯狂驰入大明宫的红马,也见到了丹凤门上皇帝后妃们的混乱。

        &nbsp&nbsp&nbsp&nbsp他坐着不动,凝神再起一卦,要为皇帝陛下卜一卜安危。但李淳风心中乱极了,连都排不出来,什么吉凶都判断不出来。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再来大明宫的宫墙上是,李淳风观天象只是,他担心着皇帝。听说皇帝自初五后一直,他只能坐在大明宫东北角的观天台上打探一下子。

        &nbsp&nbsp&nbsp&nbsp东北方为“艮”位,利于长男和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