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昨天晚上双色球号码 海南七星彩走势图奇偶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11选5奖金计算器 3d彩票论坛贴吧 体彩在线河北11选5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500 中国竞彩网首页官网 大乐透11094期预测 湖北快三杀码 排球比分第一比分网 竞彩混合过关6串1错一场 36选7福建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 福建11选5即乐彩开奖
        &nbsp&nbsp&nbsp&nbsp皇帝赶到太极殿时,赵国公坐镇的清议班子正议论到福王李元婴?;实墼诤橹荻级饺搜∩暇谷蛔钕认氲剿?!有人不明说,但觉得匪夷所思。

        &nbsp&nbsp&nbsp&nbsp李元婴生于贞观四年,六岁时便封在了滕州,为滕王。这就是个典型的纨绔小子,他的那些突出事迹没有人不知道,人们对此大都持一种理解的态度。

        &nbsp&nbsp&nbsp&nbsp他出生那年,正是贞观皇帝经玄武门之变、占据并稳固了皇位的时期。

        &nbsp&nbsp&nbsp&nbsp唐高祖的无奈与愤懑也找到了最适合他发泄的出口,每日躲在后宫与一班宝林、美人们通宵达旦的极乐,皇子如雨后春笋般地破土而出,而李元婴便是其中的一根儿。

        &nbsp&nbsp&nbsp&nbsp养不教,父之过啊。

        &nbsp&nbsp&nbsp&nbsp李元婴封王的时候,也恰好是唐高祖将近油尽灯枯的时候,高祖能做的,便是在死前将这个六岁的儿子安排到滕州去。至于孩子以后的成长,高祖在这一年已无暇顾及了。

        &nbsp&nbsp&nbsp&nbsp李元婴在滕州为所欲为,城门夜开,什么宵禁之制根本对他不管用,他最大的喜好便是以弹丸射人,观其走避取乐。

        &nbsp&nbsp&nbsp&nbsp贞观皇帝驾崩时,李元婴大集下属官员,在福州宴饮歌舞,不敬之至。听说唯一能管得了他的,就是王府典签的夫人郑曼。

        &nbsp&nbsp&nbsp&nbsp等金徽皇帝一到,许多人都噤声,只有赵国公试探性地问道,“陛下,洪州都督一事,福州可有下音?”

        &nbsp&nbsp&nbsp&nbsp皇帝此时听到福州两个字,便有些不快,简略地说道,“嗯,朕估计着福王此刻正在养鼻子!不知国公对洪州都督人选有什么建议?”

        &nbsp&nbsp&nbsp&nbsp这个问题正中赵国公下怀,他提到了纪王李慎和越王李贞。

        &nbsp&nbsp&nbsp&nbsp皇帝看起来很感兴趣,赵国公知道今天的议题可以往下说了,他比较公允地向皇帝表达自己的想法,尤其提到了他们各自的母亲。

        &nbsp&nbsp&nbsp&nbsp韦贵妃和燕德妃此时都在太极宫中管理着女学,如果纪王和越王有谁能够去洪州的话,足可令他们安于本职。当然,这两个人还是有些能水的。

        &nbsp&nbsp&nbsp&nbsp皇帝认真地听着,不说同不同意,最后只是说,“越州都督管着那么大的地方,应该离不开吧?”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便转而推荐纪王李慎,他暗示皇帝,若能将李慎从纪州那块小地方一把拉出来,那么纪王敢不在洪州鞠躬尽瘁?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说,“陛下,不知你体会到没有,先皇有几个皇子起名字是有些讲究的——比如这个纪王慎,蜀王愔,蒋王恽,名字中全以‘心’字为边,有别于众人。”

        &nbsp&nbsp&nbsp&nbsp皇帝暗笑赵国公的意会之能,也不点破,谁不知道这个蜀王李愔和蒋王李恽是什么货色!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父皇为皇子命名是很有讲究,比如朕名中峻字便从‘山’,而晋王治字从‘水’,不得不说大有深意……但朕闻吴王李恪亦是有‘心’的,此时在安州也无职事。”

        &nbsp&nbsp&nbsp&nbsp看来皇帝猛然提到李恪,不会是无心之说,弄不好在排除了李元婴这个人选之后,李恪已经进入皇帝视线中了——按着赵国公的说法,这个恪字岂不是也有个竖心偏旁?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连忙道,“可是陛下,吴王在安州任着都督时,与其乳母的儿子作博塞之戏,惹的先皇动怒,他便是因此被罢的安州都督之职!”

        &nbsp&nbsp&nbsp&nbsp博塞,一种棋类游戏,可以以胜负押钱物。

        &nbsp&nbsp&nbsp&nbsp以金徽皇帝看来,父皇因为李恪和乳母之子耍耍小钱这件事便罢了李恪的都督,真的有些小题大做了。

        &nbsp&nbsp&nbsp&nbsp又不是同外人赌,传出去怕影响不好,如果换个说法也未尝不可——吴王李恪不忘乳母哺养之恩,亲近乳母的后人。

        &nbsp&nbsp&nbsp&nbsp只能说贞观皇帝对待这些庶出儿子们,并没有史官记载的那样好,多半亦是受到了他们母亲出身的影响。

        &nbsp&nbsp&nbsp&nbsp尤其这个李恪,母亲是隋炀帝的女儿,身上有先朝皇族血统,皇帝估计这个因素多多少少、会影响到先皇对李恪的看法——哦,朕枪里来箭里去,九死一生总算换了天下,原来被朕打倒的人余魂不散。

        &nbsp&nbsp&nbsp&nbsp而这个“恪”字,正是谨慎自律的意思。

        &nbsp&nbsp&nbsp&nbsp当着些人,皇帝已经听出了赵国公的喜好,反正又不须在这里拍板确定谁去洪州,皇帝便不再提这个李恪,但他心中却给李恪留了个预选的位置。

        &nbsp&nbsp&nbsp&nbsp随后,有太极殿内侍站在门口禀报,纪国太妃韦泽听说陛下到了太极殿,此时正在殿外请求谒见。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连忙起身道,“韦太妃到访,微臣等先行告退!”

        &nbsp&nbsp&nbsp&nbsp步出太极殿,赵国公看到太妃韦泽带了几名女学学生,在殿阶下抬了两只食盒,他拱拱手,还未曾开口呢,韦泽便争先道,

        &nbsp&nbsp&nbsp&nbsp“韦泽得知国公正与陛下在太极殿议事,见时已近午,特为陛下及国公带了些酒食来,是不是有些唐突,没有影响到国公与陛下议事吧?”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低声笑道,“没有,没有,微臣恰巧同陛下谈到了纪王殿下,洪州缺职,微臣倒有这个意思举荐纪王,正好太妃你便到了。”

        &nbsp&nbsp&nbsp&nbsp话说到这里,也就不必多言,有内侍出来传皇帝的话,请太妃进见,韦泽只来得及向赵国公投去感激的一瞥,便往殿内去了。

        &nbsp&nbsp&nbsp&nbsp太极殿内。

        &nbsp&nbsp&nbsp&nbsp皇帝后悔道,“若知太妃是这个来意,朕便不放赵国公他们走了!”

        &nbsp&nbsp&nbsp&nbsp韦泽说,“陛下何必自责,往后,陛下同赵国公在太极殿议事一定还少不了,下一次,臣妾再准备了送来也就是了!”

        &nbsp&nbsp&nbsp&nbsp说着,韦泽示意手下学生将酒菜在案上排好,又道,“请陛下品尝一番,看看这次女学的手艺可比上一次有些进展?”

        &nbsp&nbsp&nbsp&nbsp皇帝往案上看,一盘盘菜品精雕细琢,很逗人的食欲,再等女学生们将酒坛开封、清冽的酒香溢出,皇帝才发觉自己饿了。

        &nbsp&nbsp&nbsp&nbsp他喜笑颜开,对韦泽道,“多谢太妃想的周全……只是赵国公他们也太没个口福了!”

        &nbsp&nbsp&nbsp&nbsp他提箸尝了一口,赞道,“果然比上次还见长进,太妃你执掌了女学,看来贯彻皇后办学的初衷是很不错的。”

        &nbsp&nbsp&nbsp&nbsp说着还客气道,“不知太妃吃未吃过?”

        &nbsp&nbsp&nbsp&nbsp韦泽不好意思地回道,“陛下,臣妾尚未用饭,方才只是为陛下忙了!”

        &nbsp&nbsp&nbsp&nbsp皇帝便道,“让朕太过意不去了,太妃不如就坐下同饮几杯吧。”

        &nbsp&nbsp&nbsp&nbsp有女学生上前,再摆上碗筷,又为太妃满了酒,韦泽举杯祝道,“便祝陛下龙体康健,?;屎竽锬锘沼雷?。”

        &nbsp&nbsp&nbsp&nbsp两人共饮了,太妃又道,“纪王前些日子还给臣妾送过一封家书,他向臣妾问候陛下呢!纪王说身在纪州,但随时听候陛下招唤,不惜为陛下效些微末之力。”

        &nbsp&nbsp&nbsp&nbsp皇帝呵呵笑着,明白了韦泽这次谒见的用意。别看洪州正闹着涝灾,但洪州都督一职仍是个肥差。

        &nbsp&nbsp&nbsp&nbsp如果李慎能够一下子从偏小的纪州移身洪州都督,紧接着,他的一切都会变得截然不同——官职事小,使人人看到纪王被皇帝眷顾,这才意义非凡。

        &nbsp&nbsp&nbsp&nbsp韦泽太妃别看嘴上总说对纪王无所谓,也不随着她的儿子到藩地去,但那是还没到关键时候呢。

        &nbsp&nbsp&nbsp&nbsp皇帝比谁都明白这些太妃们的想法,如果没有柳玉如开办太学的提议,她们也就是逐步被时间淡忘的一群人——从儿子的亲王爵再到孙子的嗣王爵,再到下一辈的郡王,直至泯然于常人。

        &nbsp&nbsp&nbsp&nbsp此事未定,用谁不用谁极宜谨慎,皇帝也不可能喝上两口小酒、便大口地许喏韦太妃这件事。于是,他故意不往这上边引领话题,只是问纪国太妃一些女学中的事情。

        &nbsp&nbsp&nbsp&nbsp但韦泽记着自己的事,三言两语后又提到了李慎,太妃说,“纪王总说上阵亲兄弟,这个心情别人是不能比的。陛下,臣妾倒以为这话不假……”

        &nbsp&nbsp&nbsp&nbsp又有内侍回禀道,“陛下,越国太妃求见。”

        &nbsp&nbsp&nbsp&nbsp原来是燕德妃到了,越王李贞之母??吹轿ぴ竺媛兑馔?,皇帝眉头稍稍一挑,吩咐道,“回禀什么,还不快快有请!”

        &nbsp&nbsp&nbsp&nbsp人刚刚请进来坐下,内侍又报,“陛下,杨妃由女学过来拜谒!”

        &nbsp&nbsp&nbsp&nbsp皇帝脑袋嗡地一下,今天事儿要不好办,这个杨妃一定是为吴王李恪的事来的!皇帝吩咐,“快请!”

        &nbsp&nbsp&nbsp&nbsp越国太妃和纪国太妃还没来得及说些见面的客套话,便看到年仅四十四岁依然风姿绰约的杨妃,在两名侍女的陪同下款款进了太极殿。

        &nbsp&nbsp&nbsp&nbsp她们对望一眼,彼此心照不宣,心说这个杨妃才是劲敌!

        &nbsp&nbsp&nbsp&nbsp人少时,尚可话里话外点一点自己的来意,人一多,反而谁都不好意思再说了。最后赶来觐见皇帝的杨妃只是说,她偶然听闻皇帝来了太极宫,按礼过来看望一下。

        &nbsp&nbsp&nbsp&nbsp韦泽听了,暗暗撇了撇嘴,不知道一位先朝的妃嫔、赶着过来向本朝皇帝见的哪家子礼。

        &nbsp&nbsp&nbsp&nbsp随着杨妃入座,今天临时摆开的酒席,也就变成了一顿纯粹礼节性的便饭——先朝遗妃们聚齐到太极宫谒见金徽陛下,然后正好赶上了中午饭点。

        &nbsp&nbsp&nbsp&nbsp燕德妃先举杯,盛赞皇帝在关内屯兵垦荒之举乃是利国利民的大计,皇帝饮了满杯,觉着今日这样言不由衷的会见真是兴趣寡然。

        &nbsp&nbsp&nbsp&nbsp接着韦太妃又举杯,为太极宫女学的变化向陛下道贺,“陛下,皇后娘娘开办女学之举,真是极有远见!”

        &nbsp&nbsp&nbsp&nbsp她示意席边侍立着的几位女学生,笑吟吟说道,“陛下看看这些学生们,个个知书达礼,既上得了厅堂、又下得了厨房!自徐惠走后,臣妾多亏了越国太妃襄助,不然都要忙不开了!”

        &nbsp&nbsp&nbsp&nbsp皇帝看得出,韦太妃借着女学推崇柳玉如,其实还是在说她自己的事,而且又在身边拉上一越国太妃。反倒显得这位后到的杨妃有些拙于辞令。

        &nbsp&nbsp&nbsp&nbsp皇帝从杨妃进来,便有些纳闷她与谁有些相似之处,此时才意识到,原来让她显得与人不同的,是她的步态。

        &nbsp&nbsp&nbsp&nbsp杨妃的一举一动虽与永宁坊崔氏不尽相同,但同样有着异于常人的、大家闺秀的风范,真不亏是从隋宫中走出来的先朝公主。

        &nbsp&nbsp&nbsp&nbsp皇帝留意到,从她一进来说明了来意,并敬了皇帝一杯酒之后,杨妃便不再说话了,韦泽和燕德妃说什么,在杨妃仍不乏精致的脸上也瞧不出喜恶。

        &nbsp&nbsp&nbsp&nbsp这不禁令皇帝有些好奇,但知道她今日赶过来,绝非见个礼那么简单,八成也是为儿子李恪来的。

        &nbsp&nbsp&nbsp&nbsp金徽陛下很少见地让一让杨妃,“朕同杨太妃却总不常见,今日大概是朕第一次见到太妃吧?太妃在宫中住的可还好么?”

        &nbsp&nbsp&nbsp&nbsp杨妃有些拘谨,微微在座上欠了下身子,“??!陛下,臣妾日常也没什么大事要做,不像韦太妃,还有些女学之事要回禀,因而不常露面。”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诸位太妃见多识广,正该按皇后的意思好好教导这些女学生,举指、坐卧无不可教,太妃你不必谦虚。”

        &nbsp&nbsp&nbsp&nbsp杨妃未答话,韦泽先道,“陛下所言极是!回女学后,臣妾便可为妹妹安排些事来做,请陛下放心。”

        &nbsp&nbsp&nbsp&nbsp越国太妃也笑着插话道,“杨姐姐是该也找些事做做了,既然陛下与皇后娘娘安排我们重回太极宫,我们便该各尽所能,为陛下和皇后分忧。但姐姐你看看你儿子吴王殿下,正在年富力强却终日无所事事,怕不是也学的姐姐。”

        &nbsp&nbsp&nbsp&nbsp燕德妃的儿子李贞,此时正是越州一座中州的都督,做母亲的说起这话时便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但这句话连韦泽听着也不大中耳,她瞥了瞥燕德妃,对方不说话了。

        &nbsp&nbsp&nbsp&nbsp但皇帝的心思却立刻转到吴王李恪身上来,对杨妃说道,“吴王……朕上次随先皇去拜谒献陵时,倒是见过王兄一面,王兄神采令朕记忆犹深!但那时来去匆匆,朕与王兄竟连一句话都未及说,真是遗憾!”

        &nbsp&nbsp&nbsp&nbsp韦泽插不上话,此时更不敢打断,便再一次偷偷瞥了一眼越国太妃,意思是,“看看,话头又让你引到吴王身上去了!”

        &nbsp&nbsp&nbsp&nbsp杨妃再度起身,举着酒杯道,“陛下同吴王仅一面之缘还能记起他来,臣妾在这里代他谢过陛下。”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皇帝又饮了个满杯,并示意道,“快为太妃满酒!”

        &nbsp&nbsp&nbsp&nbsp有女学生上来,替杨妃满了酒,又偷偷看皇帝,判断他方才这句话包不包含另两位太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