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安徽快3网上投注 360山东11选5 3D2019第294期开奖号码 江苏11选5历史遗漏 江西快3网站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结果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分分时时彩技巧 欢乐升级里面的找朋友怎么玩 nba98直播中文网 彩经网双色球杀号定胆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前3 欢乐生肖计划下载 电子游戏和电子游艺的区别
        &nbsp&nbsp&nbsp&nbsp醒了是醒了,可他并不起来,像是极为享受众人对他这般紧张,皇后如释重负,问道,“刚才怎么回事,陛下你可吓死我们了!”

        &nbsp&nbsp&nbsp&nbsp皇帝方才又是惊又是气,惊的是九嵕山方向突现的天象,本来那里一片晴好,突然间便堆积起一片阴翳、并且有雷声滚动——在恰逢假葬徐惠的关头,这吓不吓人?难道假葬徐惠这件事气得父皇显了灵?

        &nbsp&nbsp&nbsp&nbsp气的是刚刚在数日前,皇帝在大明宫故意提到对李士勣位于龙首原上的黄峰怜山庄有不满,李士勣马上便把山庄献出来了!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宫里一点秘密都没有!看来鄂国公的提醒不是空穴来风!

        &nbsp&nbsp&nbsp&nbsp连皇帝自己都不知怎么回事,自打从潼关回京、突闻徐惠死音,皇帝在朝堂上发过那通无名火之后,这已是他第二次晕倒了。

        &nbsp&nbsp&nbsp&nbsp一次是得知徐惠又活过来,另一次便是今日,正经说两次都同徐惠有关。

        &nbsp&nbsp&nbsp&nbsp因为在皇帝心幕中,徐惠真的是政务之上不可多得的良助。但他此刻不愿意承认,故意眨着眼说,“没什么,朕突然见到了父皇。”

        &nbsp&nbsp&nbsp&nbsp皇后急问,“父皇对陛下说了什么?难道说了……徐惠?算了,陛下你自己知道便可,千万不可泻露天机,不该我们听的绝不听!”

        &nbsp&nbsp&nbsp&nbsp皇帝摇了摇头,“在翠微宫,父皇临终之时朕便在他身边,他那时都只字都未提徐惠,何况眼下呢。”

        &nbsp&nbsp&nbsp&nbsp皇后道,“这就好!刚才昭陵上空那一片乌云甚是吓人,臣妾还以为父皇怪罪我们这样处置徐惠之事呢!”

        &nbsp&nbsp&nbsp&nbsp观天台上,此时正好有太史局的人在,樊莺示意那里,提议道,“听说他们善于占卜,师兄干嘛不叫他们来问问呢?”

        &nbsp&nbsp&nbsp&nbsp皇帝却不大乐意,“朕要怎么做,难道还要听他们咧咧!”

        &nbsp&nbsp&nbsp&nbsp皇后示意樊莺不要再提,她猜测皇帝一向自负,可能不愿意在妻妾面前表现得没有主见、还要向太史局的人问事。

        &nbsp&nbsp&nbsp&nbsp本朝严禁民间私自从事天象和星象的观察,因为这种强大、而且能够蛊惑人心的神秘力量,必须掌握在皇家手中。

        &nbsp&nbsp&nbsp&nbsp本朝立朝之初曾设有司天台,专门掌管天象,而且主官的品阶也不低,司天监为正三品。武德四年化监为局,将这类活动隶属了太史局,而太史局的主官——太史令,只是个从五品下阶的官职了。

        &nbsp&nbsp&nbsp&nbsp仅从这件小事上便可看出,为人君者,既不想彻底放弃参考天象和星象,又不想给予它过高的地位。担心它过分玄奥,会影响到自己的权威。

        &nbsp&nbsp&nbsp&nbsp——天子至高无上,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比正确的,岂容手下某些人,持着观象和星占之说来左右他的想法和行动?

        &nbsp&nbsp&nbsp&nbsp柳玉如像是知道皇帝的想法,这才示意樊莺不要再建议他了。

        &nbsp&nbsp&nbsp&nbsp直到下了宫城,皇帝仍在想着另一件事,他对皇后说,“朕以为大明宫是朕的内室,总可以说些体已话了,谁知消息还是传得这样快!朕前些日子才念叨过英国公的黄峰岭,今日李士勣便将他的山庄给朕送上来了!”

        &nbsp&nbsp&nbsp&nbsp众人惊讶道,“这还了得!得想个什么法子给宫人们个警示。”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朕正事还多的是,后宫之事全凭皇后裁夺。”

        &nbsp&nbsp&nbsp&nbsp皇帝急急忙忙去紫宸殿与另一个“贵妃”商量政事,柳玉如对姐妹们道,“陛下不好意思问太史局,但我们可不可问呢?”

        &nbsp&nbsp&nbsp&nbsp众人图新鲜,齐声说可以问,皇后道,“那还不速去观星台传话,让他们来个人见本宫。”

        &nbsp&nbsp&nbsp&nbsp巧的是,太史令李淳风就在观星台上,他接到皇后懿旨马上就下来了。这是个年纪约有四十六、七岁的人,中等身量有些清瘦,但人极为谦恭和蔼,不像刁滑之人。

        &nbsp&nbsp&nbsp&nbsp皇后请他坐,命人上茶,然后笑着问他道,“一向听闻太史令懂许多星象玄学,可知本宫今日找你有何事?”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想了想,回道,“小臣以为,娘娘忽然找小臣前来,大约是想问一问陛下之事,但小臣常常胡说,当不得真。”

        &nbsp&nbsp&nbsp&nbsp皇后奇道,“果然被你猜到了!难道太史令真能通晓天意?”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忙说,“娘娘不必新奇,这只是用来应景的微末小技,拼凑了一些玄而又玄的符号,再加上察言观色、说话模棱两可,并没什么神秘,娘娘没听说过‘瞎子算卦两头堵’么?”

        &nbsp&nbsp&nbsp&nbsp皇后笑道,“太史令还是谦虚了,既然这么不堪,怎么能一下子猜到本宫心中所想呢?”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道,“娘娘岂不闻有句话说得好——慈母多问子,贤妇总问夫,商人不问利,那才称特殊。”

        &nbsp&nbsp&nbsp&nbsp皇后想了想这几句话,果然很有道理,她问道,“方才我们与陛下在大明宫北城上,忽见九嵕山上风云突变,不知是何缘故。”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道,“回娘娘,九为阳、山为阳,九嵕山乃是极阳之地,但前后有泾河、渭水两河相夹,河水属阴,时清时浊,因而九嵕山上阴阳相袭是常有的事,只是今日有些突然罢了。”

        &nbsp&nbsp&nbsp&nbsp樊莺问,“作何讲?”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呵呵一笑,解释道,“娘娘们不必惊讶,男为实、女为虚,那么徐太妃灵柩岂不是个虚棺?有虚棺置入,山前阴气暂盛。但敌不过昭字纯阳,已将其平伏了。‘昭’字分开正是召,日两字,收集阳气啊。”

        &nbsp&nbsp&nbsp&nbsp众人暗暗惊讶,心说有虚棺置入昭陵石室也被李淳风猜到了!那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nbsp&nbsp&nbsp&nbsp皇后道,“本宫和妹妹们全凭着陛下而生,不能不时时担心着陛下龙体,太史令能不能为本宫和姐妹们释怀呢?”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说,“小臣哪有那个本事,无非持雕虫小技娱人罢了,娘娘若是愿听,淳风不胜荣幸。”

        &nbsp&nbsp&nbsp&nbsp皇后道,“须本官说些什么?”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道,“只须报一报陛下生辰,余者不用。”

        &nbsp&nbsp&nbsp&nbsp皇后道,“巧了!本宫正好同赵国公问过,因而记得很清楚,陛下是武德七年七月生日,”说着将生辰一一告诉李淳风。

        &nbsp&nbsp&nbsp&nbsp樊莺不用别人,亲自去取了笔墨递予太史令,太史令依据皇帝生辰,很快排出了皇帝八字,他大为惊讶,情不自禁说道,“果然不同常人!”

        &nbsp&nbsp&nbsp&nbsp女子们往纸上看去,但见皇帝八字是:甲申,甲申,乙酉,乙酉。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解释说,此格清奇纯粹,煞是少见,天干甲乙一片木,地支申酉一片金,这是正官格,有如参天之木巧遇斧凿,陛下不成就参天之材,那就再也没有天理了!

        &nbsp&nbsp&nbsp&nbsp众人听得心中一时高兴,皇后自豪地说,“那自然是了,陛下若非参天之材,如何顶得起一国!”

        &nbsp&nbsp&nbsp&nbsp太史令又说,“此造官杀重叠,威风八面,可号令万马千军趋羊如虎。”

        &nbsp&nbsp&nbsp&nbsp皇后又极为自豪地道,“那自然是了,东边凤头城牧场只是养了群羊,哪天羊一见多,便将盖苏文吓的够呛了!”

        &nbsp&nbsp&nbsp&nbsp此时,李淳风已完全沉浸在探究命相、渊缘的乐趣之中了??际?,他在言语中还能加以注意、尽量拣一些中听的话来说,但慢慢的便沉溺其中,将他看到的都讲出来:

        &nbsp&nbsp&nbsp&nbsp“但以小臣细看,陛下此造喜水不喜火,水可沥斧、使之更加锋利,水也可生木、使之更加茂盛,令陛下之运好上加好。而火则不然……烈火熔金、焚木,正是一切错厄、?;赐?。”

        &nbsp&nbsp&nbsp&nbsp皇后一听,急忙问道,“太史令你快说说看,陛下这副命造里,到底有多少水呢,要如何多发水?”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摇摇头道,“天干无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天干见水则破坏了格局的纯粹,只能以后天来补救。”

        &nbsp&nbsp&nbsp&nbsp皇后道,“如何补救?”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道,“居须临水、座须背北,妻要九重,此生无悔!”

        &nbsp&nbsp&nbsp&nbsp从皇后至众妃,这些人眼巴巴地看着太史令,好像一时未能全部理解。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解释道,皇帝起居之处一定要接近池水、湖水。座位要面南背北,因为北方正是水旺。而妻妾属水,陛下妻妾一定要够多才行。

        &nbsp&nbsp&nbsp&nbsp太史令说,“有的帝王没有金徽皇帝这样的纯阳命造,偏偏仍要后宫三千,岂能不损寿?而金徽陛下则正好相反,妻妾越多他越结实。”

        &nbsp&nbsp&nbsp&nbsp听了最后一点,有人嘀咕道,“李大人你不是故意气我们的吧?那他就更有理了!再要沾花惹草我们也不能深管了!”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笑道,“娘娘们不必担心,岂不闻过三为众、至九为极?陛下后、妃之位岂不正好满足了九重?再多一个名堂,反倒破了这个‘九’,必损去一个才能稳当!”

        &nbsp&nbsp&nbsp&nbsp众人暗道,“可不是嘛!本来皇后、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婉妃、容妃、殷妃、蓝妃正好是九人,只因多了个小德妃金善德破了‘九’,金善德生个孩子便离世了,看来太史令随口一说,正经极有道理!”

        &nbsp&nbsp&nbsp&nbsp随后一想,有人又是一阵后怕,不禁脱口说道,“呀!金善德倒是走了,又来一个,这不又成十个了!差点将谢金莲给折损了!”

        &nbsp&nbsp&nbsp&nbsp皇后问,“太史令,只有九人的话陛下哪会知足,真就不能多出一个?”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道,“娘娘,多出来多少个人都成,只是名份最好就设九位为宜,再多一个位份也不成了!”

        &nbsp&nbsp&nbsp&nbsp皇后道,“怪不得……不瞒太史令说,前些日子,谢贵妃在大福殿,便差一些有性命之忧!”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道,“可是夜开丹凤门的那晚么?”

        &nbsp&nbsp&nbsp&nbsp皇后惊讶地点点头,问他因何猜得这样准,李淳风说,他日常除了观测天象、星辰,最近正在琢磨着给风定一定等级。太史局在大明宫西南角竖有一根高大的木杆,上有风标。那日他再去时,却发现风杆已于前一晚被人砍倒了。

        &nbsp&nbsp&nbsp&nbsp“这又有什么玄妙?”淑妃问。因为木杆正是她亲手砍的。

        &nbsp&nbsp&nbsp&nbsp“淑妃娘娘你有所不知,西南方为坤位,而坤卦正是类象妇人,坤属土,风标木柱竖于西南城头,无形中便克制了坤位之土,但此杆恰巧被砍倒,因而贵妃那晚才有惊无险。”

        &nbsp&nbsp&nbsp&nbsp“明明知道风杆克制西南方,为何还要竖在那里?”

        &nbsp&nbsp&nbsp&nbsp“娘娘,非是太史局故意,而是先皇在位时,皇后之位长期空置,可以不必考虑呀。如此一来,娘娘你想,大明宫宫墙四角均有观天台,春夏季节东南风强劲,秋冬季节西北风强些,风杆置于哪一角才更合适?”

        &nbsp&nbsp&nbsp&nbsp女子们就去想,嗯……将风杆置于西北角或东南角,那么总有两季、风杆没有观天台掩护,要直面劲风。

        &nbsp&nbsp&nbsp&nbsp而置于东北角的话,则无论哪一季,风杆都没有高台掩护,真的只有置于西南角合适。再说这样高大之物,总不能舍弃角落、偏偏竖在城道上吧?

        &nbsp&nbsp&nbsp&nbsp这就更玄乎了,李淳风一个小小的太史令这通胡咧咧,将所有女人说得心服口服,不由她们不信。

        &nbsp&nbsp&nbsp&nbsp贵妃寻死那晚,樊莺不砍风杆,便不能抄近路赶去见皇帝——也许就真把事情耽误了!

        &nbsp&nbsp&nbsp&nbsp让李淳风这么一说,仿佛淑妃夜砍风杆之举、恰巧触动了冥冥之中的某个神秘机关,将大明宫惨淡的结局一下子扭转过来。

        &nbsp&nbsp&nbsp&nbsp事后,谢贵妃得知了当时全部的经过,如果不是樊莺临去太极宫前、特意叮嘱一句“不要动她”,兴许她早被人手忙脚乱地卸下来了!

        &nbsp&nbsp&nbsp&nbsp真正令谢金莲感动莫名的,是樊莺冒着强劲的夜风,从高逾三丈的独木杆上踏过去。没有深厚的姐妹情谊,谁肯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谢金莲由衷地感激道,“樊莺,姐姐这就要为你立个纯金的长生牌位!”

        &nbsp&nbsp&nbsp&nbsp皇后意犹未尽,问道,“李太史令,那你为本宫细讲一讲,什么才算陛下格局里所忌的火呢?”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说,“陛下命造纯而不燥,甲是阳木、乙是阴木,申是阳金、酉是阴金,因而外方之火对陛下的妨碍并不大,就怕陛下内心里的火气??!”

        &nbsp&nbsp&nbsp&nbsp柳玉如后怕道,“可不是嘛!徐太妃过世这件事惹出陛下多大的火气,连金莲都狠挨了……”

        &nbsp&nbsp&nbsp&nbsp她不能再往下说了,当着李太史令,皇后要照顾贵妃颜面,但就是从徐惠这件事过后,皇帝极为少见地在城头晕倒了一次,看来是真不能惹他生气了!

        &nbsp&nbsp&nbsp&nbsp“还有么?”皇后再问。

        &nbsp&nbsp&nbsp&nbsp但李淳风忽然谨言起来,摇摇头说没有了。

        &nbsp&nbsp&nbsp&nbsp“李太史令要知无不言,”皇后说。

        &nbsp&nbsp&nbsp&nbsp李淳风不得不又挤出一句来,“娘娘,比如这个‘乙酉’,如果写的连一些,是个什么字?”

        &nbsp&nbsp&nbsp&nbsp“酒!”

        &nbsp&nbsp&nbsp&nbsp众人在手心里比划了一下,不约而同地说道,“陛下因为喝酒,倒是给我们惹了多少事!可不能让他再多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