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中国七星彩直播现场 广东十一选五精选 香港特码开奖记录 同步开奖直播 新疆十一选五推荐号 中山快乐888男子组 8粒复式二中二多少组 青海11选5走势 玩极速快3的群 真钱假钱分变 黑龙江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六尾至一尾中特连准25期 学生中彩票 河北20选5前三组 七乐彩走势图模式
        &nbsp&nbsp&nbsp&nbsp她在东宫的玄福门弄了匹马,一直跑到玄武门,从那里下城来的。

        &nbsp&nbsp&nbsp&nbsp她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师兄……你快、快回大明宫,谢姐姐她……她悬梁自尽了!”

        &nbsp&nbsp&nbsp&nbsp皇帝听了,又差点没闭过气去。腾地一下跳起来,红着眼睛骂道,“这个娘们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

        &nbsp&nbsp&nbsp&nbsp樊莺道,“你快去吧,刚发生的事,人可还未解下来呢,再晚了可就要凉透了,只有你去,尚有一线希望。”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我哪懂那个玄奥?只有师父……”

        &nbsp&nbsp&nbsp&nbsp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把薅住徐韧,将他当胸提起来,喝道,“快说,那个老头儿走了几时了?!”

        &nbsp&nbsp&nbsp&nbsp徐韧结结巴巴地回道,“大约我从玄武门上报信回来,老神仙才走的,因为他说,要替我看住姐姐。”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看这字迹像是时间未久,唉!只看金莲的造化吧!”

        &nbsp&nbsp&nbsp&nbsp皇帝吩咐,“国公你亲自去做——速差太极宫内侍,分头去掖庭宫以西、东宫往东各坊区的客栈、驿馆,敲锣呼喊‘终南山周老侠客,听信速去大明宫、大福殿’!樊莺你在这里守着徐惠,可别再让她死了!”

        &nbsp&nbsp&nbsp&nbsp樊莺分明听出徐惠未死,暗道柳姐姐神算。她忍住好奇,说道,“我是再也跑不动了,但你怎么偏偏去这两处地方找师父?”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太极宫往南有宽阔的横街,北面禁卫更严,我猜他也不大好从那里出去。而掖庭宫、东宫方向却极好隐身,只求师父来不及出长安、跑去住宿了!”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连忙出去安排,本该躺下歇息的内侍们衣着不整,成群结队地跑出来,而皇帝出了安仁殿,跨上炭火直奔承天门,一阵马蹄声疾驰而去。

        &nbsp&nbsp&nbsp&nbsp樊莺到徐惠床前,探手摸徐惠的脉搏,叹道,“黄天不负有心人!难道谢姐姐专是为你腾地方的?”

        &nbsp&nbsp&nbsp&nbsp小太监隐约知道眼前这个淑妃念念叨叨的意思,但不知老神仙还有什么样的神通,只听淑妃自语道,“老头儿也真是有本事……只求他再施神威,去大福殿救谢姐姐一命,好让她与徐惠可以再死掐着玩……”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宫丹凤门,一匹快马飞驰而至,金徽皇帝一骑入城。

        &nbsp&nbsp&nbsp&nbsp长安北半城在宵禁时分都被搅动了,锣声嘡嘡,人形奔走,处处可闻内侍们的呼喊,“终南山周老侠客——听信速去大明宫——大福殿——”

        &nbsp&nbsp&nbsp&nbsp大明宫上灯火照如白昼,如临大敌,丹凤门大敞四开,此时已经迎回了金徽皇帝,人们又在等着终南山老侠客,但一直未见到人。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将事情安排好了,分派两拨儿人,一拨儿去了掖庭宫西面坊区,一拨来了东宫东面坊区。

        &nbsp&nbsp&nbsp&nbsp有樊莺在安仁殿,赵国公不必急着赶回去,他就坐镇在丹凤门。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一到丹凤门下便问守门郎将,“老侠客可到了?”

        &nbsp&nbsp&nbsp&nbsp郎将道,“回禀国公,侠客还未到。”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便在丹凤门下耐心的等,总之,只要侠客到了,他要第一个迎住老侠客,亲眼看着此人进入大明宫,不然他不安心。

        &nbsp&nbsp&nbsp&nbsp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时辰都过去了,坊区间的锣声也安静下来,仍然没有老侠客的影子。到各坊呼人的内侍们陆陆续续回到丹凤门下,请赵国公的示下。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摆摆手,让他们各回各处。

        &nbsp&nbsp&nbsp&nbsp但他不想走,有人给赵国公搬了只凳子,让他在城门口坐下来等。但赵国公知道,这么个功夫如果还等不到人的话,那么接下来他所做的,也就是表个心意的事了。

        &nbsp&nbsp&nbsp&nbsp世事无常??!

        &nbsp&nbsp&nbsp&nbsp他感叹道,看皇帝临回大明宫时那副急匆匆的模样,抢救谢贵妃指定是火燎眉毛的事。这么一耽误,估计谢贵妃早该凉了!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坐在那里想,谢金莲救不回来兴许也不是什么坏事。接下来,他便有了个更为妥善的主意——通过掉个包儿,可以使太妃徐惠尽早地“入葬”,而“谢贵妃”也不必死。

        &nbsp&nbsp&nbsp&nbsp一念至此,赵国公的心里还有一丝不能言说的兴奋——估计朝堂上不会再冒出个女尚书令来了——不然的话,哪里还有庸人们的活路?

        &nbsp&nbsp&nbsp&nbsp他的这个愿望,在这些日子里被徐惠之死、被皇帝的气极败坏、被自己的愧疚之意淹没了。既然徐惠无事,他再想一想这个念头不是不可以。

        &nbsp&nbsp&nbsp&nbsp但赵国公并不强求如已之愿,即便真的有了女尚书令,他也会诚诚恳恳的接受。

        &nbsp&nbsp&nbsp&nbsp在赵国公的想象里,金徽皇帝不同于任何一位君主,其实他的施政主张同他的为人一样“简单”,带动底下的臣子们都变得简单起来。

        &nbsp&nbsp&nbsp&nbsp——像高审行一样曾对皇帝忤逆和不敬过的人,如果痛加改正、都有被皇帝原谅的可能,那还费那么多的心思干什么呢?

        &nbsp&nbsp&nbsp&nbsp——如果皇帝都不玩弄阴谋,那底下的人还玩个什么意思!关键你想玩也玩不过他??!硬要像程氏父子那么玩,都把自己玩死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朝堂上所有的倾轧和相互的攻谄,大都是缘于不安全感、以及对权利、名誉的占有。如果品端行正便不会有事,如果像高审行那样考虑些正事,便可以名利双收,谁会费那个心思琢磨人玩?

        &nbsp&nbsp&nbsp&nbsp这样的局面放在大唐前两位皇帝身上,那是绝无可能的!

        &nbsp&nbsp&nbsp&nbsp又枯坐了近半个时辰,丹凤门内终于传出皇帝命令:城门可以关了。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从凳子上直起身,跺跺已经发麻的腿,他不回府,一边感叹着谢贵妃的不幸,一边骑马赶回安仁殿,徐惠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

        &nbsp&nbsp&nbsp&nbsp延禧门、承天门在赵国公进入后缓缓关闭,长安城恢复了夜的宁静。

        &nbsp&nbsp&nbsp&nbsp在安仁殿,淑妃樊莺和小太监徐韧一见赵国公,便关切地问道,“国公,见到师父(老神仙)人了没有?”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摇了摇头,但他不沮丧,反过来安慰这两人道,“生死有命啊,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我们节哀顺便。但老夫明日早朝一定会向陛下提请,恢复谢贵妃的名号。”

        &nbsp&nbsp&nbsp&nbsp又说,“徐惠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三人尽心尽意地、按着老侠客留下来的“墨宝”行事,徐惠虽然不睁眼睛,但她口鼻处的气息很匀。他们用清水涂抹徐惠的嘴唇,不使它干燥。

        &nbsp&nbsp&nbsp&nbsp到了亥时,淑妃对赵国公说,“舅父大人,你先去休息吧,我和徐韧守着她便是了。”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忙了大半夜,是有些熬不住了,便去偏殿里躺下,临离开时对二人千叮咛万嘱咐。

        &nbsp&nbsp&nbsp&nbsp谁知刚刚入睡,便一个激零醒了,长孙大人悄悄移步过去看,见樊莺和徐韧没人打瞌睡,这才回来躺下,心中祝道,“妹妹,你在天之灵一定保佑她,可再也不能有事了!”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一连几天,皇帝不举行朝会,赵国公也未听大明宫内传出谢贵妃的死讯。他暗道有门,估计这个掉包之计不必自己提出,大明宫里的人一定也想到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将是各方面都能接受的结局:“谢贵妃”不死,自己答应徐惠的话亦可成真,百官们不必向上仰望一位高高在上的女尚书令,而皇帝照样有人替他拟定文稿。

        &nbsp&nbsp&nbsp&nbsp这真是因祸得福。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因此事不止一次地想过,金徽皇帝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nbsp&nbsp&nbsp&nbsp皇帝虽然不组织朝会,偶尔会去安仁殿,但大唐所有的大事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nbsp&nbsp&nbsp&nbsp兵部接到了王玄策从鄯州传回的飞信,他已于四天前起身前往西州。

        &nbsp&nbsp&nbsp&nbsp薛万彻督办的、从洛阳含嘉仓往关内输送屯田粮的事,亦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十三座屯田军府已经各就各位。

        &nbsp&nbsp&nbsp&nbsp徐惠“生前”拟定的两份最重要的政令,在这些天里终于颁布下去了。

        &nbsp&nbsp&nbsp&nbsp然后又是西州都督高岷传回的飞信,王玄策带着八百名天山牧护牧队翻越了葱岭,已经去了碎叶城。

        &nbsp&nbsp&nbsp&nbsp第十天,皇帝早朝,他宣布已开始考虑徐惠的后事,并宣布恢复贵妃谢金莲的名号。满朝文武听了此讯,无不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这件事总算熬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天的早朝后,金徽皇帝和大明宫的皇后、妃子们起驾前往太极宫安仁殿,外人只有赵国公被允许伴驾。

        &nbsp&nbsp&nbsp&nbsp安仁殿四面戒严,内侍、禁卫们隔离了可以接近安仁殿的通路,只允许皇帝一家人在殿外停步。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在安仁殿外特意留意了皇后、诸妃们的车驾?;屎蟮?、贵妃的、淑妃的和德妃、贤妃、婉妃、容妃、殷妃、蓝妃的车子一套不少。连一向习惯骑马的淑妃和德妃也不骑马了,像是为了整齐和隆重。

        &nbsp&nbsp&nbsp&nbsp皇后与诸妃进殿,去与徐惠“告别”。

        &nbsp&nbsp&nbsp&nbsp皇帝并不进去,因而长孙无忌也不便进入安仁殿,他知道自己这次的露面只是为了史官好记载——有重臣见证。而安仁殿内有徐惠的兄弟徐韧见证,难道这还能有什么差错???

        &nbsp&nbsp&nbsp&nbsp不过,赵国公暗暗数着下车的每个人,这些人簇拥着进去,不带一个婢女和宫人,而且里面没有谢贵妃。

        &nbsp&nbsp&nbsp&nbsp谢金莲的车子里没有人下来。但他和皇帝两人心照不宣,料想内侍们一定也得了叮嘱。

        &nbsp&nbsp&nbsp&nbsp很快,皇帝的妻妾们与徐惠告别完毕,再一次簇拥而出。这一次赵国公又假装漫不经心地瞟过去,发现在出殿的人里面已经有了谢贵妃。

        &nbsp&nbsp&nbsp&nbsp她穿着贵妃的正服,头上金饰仅次于皇后的“丹凤朝阳”,名为“孔雀开屏”,看来是进殿的女人们亲手帮着打扮的。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几乎就相信了,因为这两个女子太相似。

        &nbsp&nbsp&nbsp&nbsp淑妃和容妃一边一个,走在谢贵妃的身边,然后一直侍立在车边的侍女走上来两位,扶“贵妃”上了她的车子。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此时将心放在了肚子里,他想问一问,躺在大明宫里的那位何时、采取什么方式换进来。大白天肯定是不行的,因为谢金莲不可能像这边这个,能自己走进去了。

        &nbsp&nbsp&nbsp&nbsp但皇帝冷不丁问了赵国公一个问题,“舅父,你对朕说句实话——朕的母后在世时,可是敢打朕的父皇?朕是说在私下里。”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立时想到,这个内幕一定是“谢贵妃”告诉他的。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紧张地说,“陛下,万万不可多提此事!这事有倒是有,但你看正史中连提都未提,我们总得照顾文德皇后的贤淑形象!先皇也这样想!”

        &nbsp&nbsp&nbsp&nbsp皇帝很感兴趣,看来他今日也是极度的轻松,反正身边也无旁人,他要赵国公详细讲一下。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不想背后讲说故人,而且这两个人一个是先皇、一个是妹妹。他示意安仁殿、提醒道,“陛下,这件大事才做到了一半……”

        &nbsp&nbsp&nbsp&nbsp皇帝道,“这不算什么事,但徐惠竟敢诋毁文德皇后——她说,别看贞观皇帝后宫三千,但他想亲近哪位妃子之身,没有文德皇后点头是绝不敢的——不是偶尔,是绝对。”

        &nbsp&nbsp&nbsp&nbsp皇帝补充道,“徐惠说入宫近十年,一直被文德皇后排斥在——可以接近皇帝的行列之外——因而国公要说的话很重要,你须先顾着活人的感受。”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这才放下顾虑,觉着自己所知的这件内幕确实很重要,也许这才是金徽皇帝下决心、行掉包计的最终原因。

        &nbsp&nbsp&nbsp&nbsp他说,“老臣保证,徐惠对陛下所说的都是实情!但幸好这件有损文德皇后贤名的内幕也、也传不到别人耳朵里,我便说一件事。”

        &nbsp&nbsp&nbsp&nbsp有一次,在有几位重臣在场的私宴上,贞观皇帝不知哪句话惹到了皇后娘娘,文德皇后曾经当着几位重臣的面挥拳、狠命捶打皇帝,最后又令皇帝避无可避地、一个清脆的巴掌打到他的右脸上了。

        &nbsp&nbsp&nbsp&nbsp先皇陛下正襟危坐,虽然气愤,但面不改色,最后还哈哈一笑。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讲到这里,说,“先皇非要给房玄龄府中塞两个美貌女人,便是在这次私宴两天后——他是不甘心??!

        &nbsp&nbsp&nbsp&nbsp——都来看看,今后谁都别取笑朕,惧内的又不止我一个!朕的皇后在场面上举止还还是极为妥贴的!不信你们都来瞧一瞧、看一看房玄龄的夫人!”

        &nbsp&nbsp&nbsp&nbsp金徽皇帝听到这里,十分开心地哈哈笑起来,他也知道房大人的夫人大闹金殿,先皇极其大度地不予追究。

        &nbsp&nbsp&nbsp&nbsp长孙无忌解释道,“谢贵妃”不该将这笔帐都算到先皇后身上,贞观皇帝极重女子门第和出身、或者家世渊缘。那么徐惠的老子直到今日才堪堪做到果州刺史,徐孝德一介文官又能有什么渊缘?

        &nbsp&nbsp&nbsp&nbsp他对金徽皇帝说,“即便先皇某位妃嫔的出身只是个掖庭宫犯妇,但在她已经没落的门庭之下,必须、仍要有一大批在情感上念念不忘的追随者。”

        &nbsp&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