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微信斗地主 十三水特殊牌型 秒速飞艇官开奖号码 任选3种了多少钱啊 海南环岛旅游最新消息 广东36选7开奖号 重庆时时奖开奖结果记录 777vip电玩城 牛牛挂先试用再付款 看电子书赚钱软件排行榜 海南体彩彩票论坛41 新疆时时彩历史上最大遗漏 河北快3最新开奖结果 体彩云南11选5历史开奖结果走势图 什么叫博彩运
        &nbsp&nbsp&nbsp&nbsp而有人说,“你可真差了,我们跑出这么远来就射一箭,撑的可是我们折冲府的脸面,说什么也须认真一些,不然排个老末回去,岂不挨将军骂?”

        &nbsp&nbsp&nbsp&nbsp“正是此理,再说,有大唐皇帝陛下亲任总牧监,我倒很想留下来!”

        &nbsp&nbsp&nbsp&nbsp随后,晋王李治亲自出面见这些人,对他们道,“诸位千里赶到,辛苦之至,好酒好菜必不可少的,人马集齐以前,你们也没什么事可做,只算放假,好酒好肉,好生休息!”

        &nbsp&nbsp&nbsp&nbsp随后,有各折冲府军士成队的赶到……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徐惠这些日子折腾苦了,太医说,过量的酒极度伤到了她脾胃。最初几天她什么都不能入腹,吃入便立刻吐出,人也消瘦了许多,脸色腊黄。

        &nbsp&nbsp&nbsp&nbsp在她卧床的时候,兄弟徐韧寸步不离地照顾,皇后第二次来安仁殿看望她时,恰巧见到了徐韧,直夸他懂事。

        &nbsp&nbsp&nbsp&nbsp皇后和淑妃来时,一位太医正在给徐惠太妃把脉,另有两人相陪。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不是什么难治之症,少顷便同皇后回禀说,徐惠太妃得的是脾气虚证,面色萎黄,语声低微,食少舌淡,脉相虚数,这是太妃前些日子刚刚患过风寒,体质很虚时便又暴饮,将脾气伤狠了。

        &nbsp&nbsp&nbsp&nbsp随后,太医们斟酌了方子,乃是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四味,研为细末和水煎至七分,加盐少许,每服两钱,但要坚持一旬,方可慢慢调理回来。

        &nbsp&nbsp&nbsp&nbsp皇后对徐惠病情极为关心,于是又问太医医理。

        &nbsp&nbsp&nbsp&nbsp太医说,人参甘温,白术苦温,茯苓甘淡,甘草甘平,三甘一苦四味药温和而不烈,都是中和脾气之佳品,正如人中君子,极适徐太妃虚弱的症状。

        &nbsp&nbsp&nbsp&nbsp皇后放了心,又看到了站于一侧的徐惠兄弟,便和蔼地对他道,“徐韧,本宫听说熬药的差事都是你在监做,这次更须仔细,好令你姐姐早日康复。不然陛下回京她拟不了文章,便不好了!”

        &nbsp&nbsp&nbsp&nbsp徐韧年纪不大,十分顽皮,见皇后并不讨厌他,便仗起胆子回道,“皇后娘娘,小人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nbsp&nbsp&nbsp&nbsp皇后笑道,“且说无妨。”

        &nbsp&nbsp&nbsp&nbsp徐韧面作难色,回道,“若说别的药,小人熬便熬了,但这一副药小人却万万熬着不合适呢。太医刚刚说了,里面四味药个个都是君子,而我一个小太监……”

        &nbsp&nbsp&nbsp&nbsp皇后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扭头问太医,“难道还有这个讲究?”

        &nbsp&nbsp&nbsp&nbsp太医心说,你小子就是想偷懒,却说的这般郑重其事。不过,太医们来时还见他牵条狗,东一趟西一趟的,料想这小子玩心重,若真不想做也做不好。

        &nbsp&nbsp&nbsp&nbsp于是,太医点着头,煞有介事的回道,“嗯……嗯……确是见些道理!”

        &nbsp&nbsp&nbsp&nbsp徐韧借机说,“皇后娘娘,小人知道宫闱局的叶内给做事使干净利落,是个把握人,可不可由她来做?”

        &nbsp&nbsp&nbsp&nbsp见皇后和淑妃一时想不起这个叶内给使是哪个,徐韧提示道,“就是那个叶玉烟??!”

        &nbsp&nbsp&nbsp&nbsp徐惠嗔责兄弟,“你不要无礼,怎么直呼内给使的名字。”

        &nbsp&nbsp&nbsp&nbsp淑妃却一下子想到叶玉烟这个人,应道,“也好,那就是她了。”

        &nbsp&nbsp&nbsp&nbsp叶玉烟忽然听说皇后就在安仁殿,又专门派人来叫她去,她心中迫切,匆匆赶过来,认为多半是皇后知道了自己在掖庭宫侍奉皇帝的事,这一定是要让自己见见天日了。

        &nbsp&nbsp&nbsp&nbsp她赶到安仁殿,却听皇后吩咐她专替徐惠熬药。

        &nbsp&nbsp&nbsp&nbsp叶玉烟认为自己眼下的身份——不大适合侍候一位太妃,毕竟一个是侍奉过先皇,另一个侍奉着现任皇帝。

        &nbsp&nbsp&nbsp&nbsp但这件事情毕竟是皇后娘娘专门吩咐给她的,像是极为看重此事,这便是对她的信任了。

        &nbsp&nbsp&nbsp&nbsp叶玉烟知道,眼前这位倾国倾城的柳皇后对家中人还算大度,九妃的设置突破四妃之例,便是柳皇后的主意,那她更不敢怠慢的皇后的旨意。

        &nbsp&nbsp&nbsp&nbsp新罗的小德妃生皇子死了,叶玉烟知道这件事,谁又说得好皇后娘娘某一日不会将自己补上去?

        &nbsp&nbsp&nbsp&nbsp徐惠生病后,在归真观的禅房里辟出来专门的一间,垒好了炭火炉子用于熬药,因为这里住着有些来头的六七位女尼,大约可以借到些仙气。

        &nbsp&nbsp&nbsp&nbsp这里又紧临着徐惠居住的安仁殿,奉药很方便。

        &nbsp&nbsp&nbsp&nbsp叶玉烟从徐惠处出来,来到归真观,这里原来有奚官局专门负责熬药的两位女工役,叶玉烟到这里来,主要是监管她们别懈怠,动手是不必她动手的。

        &nbsp&nbsp&nbsp&nbsp她进来坐下,看着两名工役将药材滤水洗净、研末、也不怎么繁琐……

        &nbsp&nbsp&nbsp&nbsp然后,叶玉烟看到那个小太监——徐韧跑过来,站在门外边冲她挤眼,一脸的得计。

        &nbsp&nbsp&nbsp&nbsp前番洛阳宫裁撤鸡坊,以四忘之罪砍了一位县令,但主要的当事者徐韧却未受一丝波及,而且还入了太极宫陪伴她姐姐,不得不说皇帝对他很照顾。

        &nbsp&nbsp&nbsp&nbsp两日前,徐韧牵着狗在承庆殿外边遛,狗见了叶玉烟狂吠,叶玉烟没法子狗,便喝斥徐韧,不让他乱跑。

        &nbsp&nbsp&nbsp&nbsp徐韧不耐烦,意然撒开了狗绳子,狗追得叶玉烟尖声叫着狼狈逃命,徐韧哈哈笑着看她热闹,最后一刻才将狗唤回。

        &nbsp&nbsp&nbsp&nbsp“死太监,”此时,叶玉烟坐在归真观里只是低声地骂了这么一句,便扭头不理他。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徐惠只喝过两服药,便觉着好了一些,她支撑着爬起来,看着崖州供辞发呆。赵国公的意思,很显然是要连褚遂良一起匿下。

        &nbsp&nbsp&nbsp&nbsp但徐惠却有自己的主意。

        &nbsp&nbsp&nbsp&nbsp她知道楚庄王①绝缨会的典故,又拿定主意就是要在皇帝面前犯个大错,于是叫兄弟拿了火盆,十分大胆地将这部分证辞——焚掉了。

        &nbsp&nbsp&nbsp&nbsp焚掉了。

        &nbsp&nbsp&nbsp&nbsp连小太监徐韧都觉着不合适,“姐……这这……陛下杀几百人可就是动动嘴的事……我们俩人,扛得住么?”

        &nbsp&nbsp&nbsp&nbsp他像做贼似的,端着一盆纸灰跑出去埋了,回来后又挥着袄袖子驱散屋中的烟味,但徐惠一点都不怕,反正已经烧了,后悔没用。

        &nbsp&nbsp&nbsp&nbsp万一皇帝动了怒,她便以楚庄王的典故应对——上边所录的人太多了,她这么做是为了不使皇帝为难。

        &nbsp&nbsp&nbsp&nbsp她还相信赵国公会暗地里帮她。实在不行的话,她还记住了证辞中的这些人,以她的记性连每人的数额大致都不会错,那么她只须忘掉两个也就成了。

        &nbsp&nbsp&nbsp&nbsp随后,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徐惠再坚持着将崖州恶钱的事思索起来、揣摩皇帝对于这类涉众的事要如何处置。

        &nbsp&nbsp&nbsp&nbsp总之她坚信,皇帝绝不会拿那些花过恶钱的普通平民说事,那么要禁绝恶钱,得想个什么法子呢?

        &nbsp&nbsp&nbsp&nbsp这一日,徐惠让兄弟帮着研了墨,铺开纸,想一点写一点,不知不觉,等写完时竟然已是后半夜了。

        &nbsp&nbsp&nbsp&nbsp徐惠一宿未睡,早上又让徐韧扶着,姐两个出了两仪门。

        &nbsp&nbsp&nbsp&nbsp她将上次给樊大人和赵国公看过的、江南茶酒各业兴办法案、和刚刚写好的禁绝恶钱之法一起送到门下内省,让他们将两份东西给皇帝送到潼关去。

        &nbsp&nbsp&nbsp&nbsp这样,等皇帝从潼关回来时,估计已将两份文案的内容了然于心,有什么不妥之处,回来时便可立即修改,而那时估计她的病早好了。

        &nbsp&nbsp&nbsp&nbsp因这两日进食很少,徐惠很虚,再由兄弟扶回安仁殿时身上都湿透了。她躺下休息,直到午后,徐韧的狗在外面充满敌意的吠叫起来。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皇帝在潼关稳坐但耳朵却灵得很,五天过去了,三十九座折冲府里仍有六个府的人没有出发。

        &nbsp&nbsp&nbsp&nbsp除去传令兵路上耽搁的时间,很显然这些人拖沓了,薛万彻在皇帝面前显得极为不得劲儿。

        &nbsp&nbsp&nbsp&nbsp又过了一日,皇帝说,“行了,朕已令晋王起程回京,传令这六府不必再派人去了。六府裁撤,临近并入他府,原军府之将,自上至下每人自降一阶,随并入军府任副职。军屯十三府完成移驻后,洛阳所剩二十军府重新布局。”

        &nbsp&nbsp&nbsp&nbsp江夏王和薛万彻无话可说,连替那些被裁撤军府讲句情的勇气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长孙无忌冷眼看着江夏王和薛万彻难受,连他都有心事出言安慰两人几句。但皇帝并非拍脑壳,弄得有理有据,真的无话可说啊。

        &nbsp&nbsp&nbsp&nbsp幽州集兵之事,说大则大、说小也不小,假使这次在幽州方向有重大战事呢?军中可以有小事,但军令却没有大小之分。

        &nbsp&nbsp&nbsp&nbsp也许这些年洛阳周边人马很少被拉动,就连大唐几次讨伐高丽也没动过这里的一兵一卒,承平日久了,有些人脑袋里的弦儿已经松了。

        &nbsp&nbsp&nbsp&nbsp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弄不好会地动山摇的,但在金徽皇帝亲自指挥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定下来了。

        &nbsp&nbsp&nbsp&nbsp洛阳三十九座军府中,有共十三座折冲军府,在幽州集兵过程中行动迅捷军士训练有素,经综合评定名列前茅,他们将成功移驻古上郡之地,以步军升格为骑军屯田。

        &nbsp&nbsp&nbsp&nbsp这些军府是:轩辕府、武定府、永嘉府、慕善府、政教府、怀音府、伊川府、千秋府、同轨府、通谷府、原城府、宝图府、钧台府。

        &nbsp&nbsp&nbsp&nbsp有六座折冲府至集兵结束时人还未出动,被皇帝金口一开就地裁撤,六府将官层,自都尉往下各降一阶,原来任职的军府不存在了,他们将被安插在幸存下来的二十个军府之中,任副职。

        &nbsp&nbsp&nbsp&nbsp这六座军府是:复梁府、宜阳府、王屋府、康城府、鹤台府、函谷府。

        &nbsp&nbsp&nbsp&nbsp这件事看起来挺麻烦,实际上动的只是编制——降了一阶的将领们换个供职的地方。

        &nbsp&nbsp&nbsp&nbsp而裁撤军府的府兵分拨起来也没有多难,只须按他们的军籍、将花名册就近具入新的折冲府即可。

        &nbsp&nbsp&nbsp&nbsp后续这些,就是李道宗和右武卫大将军薛万彻的事了,待兵部尚书薛礼抵达后,也将协助二人在洛阳周边重新布置驻地之事。

        &nbsp&nbsp&nbsp&nbsp比如函谷折冲府,撤的是原班编制,但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新的军府接管后,这里仍然是布防的重点。

        &nbsp&nbsp&nbsp&nbsp三十九个折冲府走了十三个、撤了六个,最后剩下了二十个。

        &nbsp&nbsp&nbsp&nbsp能走的上上下下欢欣鼓舞,忙着认准自己是去了哪一州。第一步,先期要按着皇帝的意思,对在册人员按着年龄、家中境况进行甄选。

        &nbsp&nbsp&nbsp&nbsp年老体弱的、家中确属离不开的就近移入当地军府,能走的都生龙活虎。

        &nbsp&nbsp&nbsp&nbsp除有马上成为大唐劲骑兵的喜悦感,有未婚者还惦记着传闻中所津津乐道的、新驻地上肤质细嫩得一把能掐出油水来的女子,这是皇帝陛下亲口说的。

        &nbsp&nbsp&nbsp&nbsp“你知道不?听说德妃娘娘便是出自那个左近!”

        &nbsp&nbsp&nbsp&nbsp“你算了吧,谁不知德妃是颉利部公主,而颉利部最近才迁入夏州。”

        &nbsp&nbsp&nbsp&nbsp有幸保留下来的二十座折冲府忙着收将、收兵,展望未来。

        &nbsp&nbsp&nbsp&nbsp被裁撤的一声不吭,他们除了私下里同右武卫大将军薛万彻发发牢骚,见到江夏王爷都吓得跟孙子似的,更别说敢到潼关去与皇帝掰扯了。

        &nbsp&nbsp&nbsp&nbsp反正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有人后悔说,都是传令兵骑的驴害了他们。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惦记着长安的事,便问皇帝,“陛下,我们何时回去?”

        &nbsp&nbsp&nbsp&nbsp皇帝手中早已接到了门下省送来的、徐惠拟来的两份文稿,前一份他先听过个大概,后一份完全是第一次见到。

        &nbsp&nbsp&nbsp&nbsp有关崖州之事的确切内容,皇帝直到今天才在潼关见到个详细,他大骂程重珞父子不干人事,居然敢铸恶钱。

        &nbsp&nbsp&nbsp&nbsp赵国公不知徐惠提没提崖州的另一件事,直到皇帝接着又盛赞徐惠扼制恶钱之法不错,他才放下心来。

        &nbsp&nbsp&nbsp&nbsp看来徐惠或是暂时将证辞压下了,或是已经有了处置。

        &nbsp&nbsp&nbsp&nbsp徐惠在文稿中,每一段的起始都端端正正地写上了“门下”两字,上一次这两个字是后加上去的,看起来尚有些拥挤,而这一次看起来,“门下”两字摆得很开。

        &nbsp&nbsp&nbsp&nbsp看来她对皇帝、以及对自己的主管——侍中樊伯山给她指出来的、行文上的毛病,一丝都未改,这是成心。

        &nbsp&nbsp&nbsp&nbsp但皇帝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因为他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

        &nbsp&nbsp&nbsp&nbsp徐惠说,恶钱一出,民众虽然识破了它,但宁可折价以七八文恶钱抵一文好钱使用也不拒绝恶钱,更不会去告发,因为各私已利也。

        &nbsp&nbsp&nbsp&nbsp一文大钱的利益损失在眼前、那是损在自身,长久之损损在众人,即便用了恶钱也法不责众,人们心无顾虑恶钱也便大行其道了。

        &nbsp&nbsp&nbsp&nbsp如果朝廷追究用恶钱者,那么他们会认定,是朝廷使他们损失了这几文之利,铸恶钱者大收其利,民间怨气却归朝廷接着,这样亏本之事朝廷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