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黑龙江快乐十分预测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记录 7星彩怎么看中奖规则 6个数复式三中三公式 新疆25选7号码统计 平特肖三期内必出 安徽11选5玩法 黑龙江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手机版 2019冬季转会汇总详细 安徽快三近五百期中奖号码 河北快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假不假 泡泡龙老虎机模拟器 足球直播室
        此人心狠手辣,二伐龟兹之后,龟兹十数城只剩了牛和羊,西域诸部闻之色变,各处屏气敛声,没有一处敢有异言。

        龙兴牧场多了几只羊,亦使盖苏文惶惶不安。

        新罗国边境有两国进犯,大兵压境、形势危如垒卵,只凭马王挂帅西征的消息,危险便一夜消散。

        一个干掉三万人连眼都不眨的人,此刻又眼都不眨地盯着她了。

        皇帝却放缓了语气,对他们说道,“创帝业者凭借的是实力和计谋,但恢复的却是人间公道。谁也不能乱法失信,即便你是西楚霸王,有拔山、举鼎之力,亦不可随性妄为——你得禁得起弱小凡人的衡量!你去看看,哪一个失了规矩的人能得长久呢?是秦二世?还是周幽王?”

        “你们把朕弄得,像个奸商一般,为了几亩地不择手段,视乞丐之命如同草芥,玩弄大臣于股掌之间,今后让朕如何取信于臣子!”

        武媚娘不由自主抖了一下,原来皇帝是这样看待此事的。

        “武媚娘,本来你对盛世的感悟还有些殊异。不错!盛世应该是每个人的盛世!这话连朕的德妃都记忆犹新,朕这才将你由感业寺解脱出来。想不到,你身处泥泞时,艳羡和痛恨高位锦食者,一旦离开了泥泞,便立刻无视一个曾经与你、在同一座井台边打水的僧人,轻飘飘逼其为丐、再谋夺其姓命!”

        “陛下……”武媚娘由跪而坐,一下子瘫倒在那里,她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低下头审视过自己。

        晋王李治哀求道,“兄长!臣弟求你,求你……缓作决断!”

        武媚娘伏地不起,肩头耸动,在感业寺的日子虽说生不如死,但毕竟算是活着。如今自己的一个主意,便将陛下变成了奸商,他不会再放过自己了!她可能连感业寺都回不去了!

        晋王在自己还没抖落清楚之时,便舍身、舍面为她求情,武媚娘惊惧、感动,只觉得举世满眼,只有晋王这一人。

        武媚娘看向晋王,恋恋地想道,“我在花开尚艳之时离开这个尘世,离开你,总强过这么温温吞吞被岁月消蚀、最终让你慢慢无视。只是不知你多久会将我忘怀!”

        金徽皇帝说,“朕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便冷了手足之情,朕可以不杀你,但你马上给朕滚回……”

        晋王李治腾地站起来,冲皇帝怒目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皇兄,武媚娘是给臣弟出过乞丐之计,但最终做与不做全在于臣弟!内侍虽然可恶却是被我差遣,厉某亦是为我所用,所有的担当全是臣弟的,削爵、去职全凭皇兄发落只求不要令她回感业寺!”

        慢慢的,徐惠就听出点东西来了。

        武媚娘脱口说过,皇帝对她与晋王有宽宥之恩,那他们是什么罪过?

        乞丐之事也是这两个人一起谋划出来的……而此时,一向温文的晋王先后两次为武媚娘求情,最后这次便有了逼宫的味道了!

        “你敢逼朕!话都不让朕说完,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兄长!”皇帝亦怒目道,“谁敢跟朕如此!”

        “臣弟做不得太子还可做个亲王,做不得亲王还可做个匹夫!李士勣当世虎将不可一世,但皇兄给过我勇气亲手打过他板子?;市执笸ス阒谥驴衔雒赏┥碜雎?,臣弟亦是贞观皇帝后人岂能让个女人瞧不起!皇兄要发落武媚娘,请先发落臣弟!”

        徐惠就更看出点什么来了,晋王若不敢开口、不敢为武氏求情、不敢为她放弃职爵,便会被武氏瞧不起!

        那么瘫坐在地的武媚娘,看起来不如自己风光,但却比自己幸运了,如果自己到了她这样的地步,有肯为自己舍出肝胆、来坚求的一个人吗?

        皇帝看似余气未消,但立起的双眉之下,虎目中隐含着一丝惊讶、赞赏的余焰,不知不觉中,徐惠跪倒在龙书案边,开口道,

        “陛下,臣妾亦同晋王一样,要为武媚娘求情,”

        皇帝再度惊讶,转向了徐惠,“太妃,你,你怎么,”他惊讶于徐惠怎么跑到书案边来了。

        “陛下,武媚娘虽然有错,但她亦是为陛下的土地大政着想,再说我们女子的眼界怎么能同陛下相比呢!看在晋王的面上,求陛下开恩,只要武媚娘知错,便放过她这一回……”

        皇帝竟然无语,他又是个没想到,求情的是徐惠。

        徐惠道,“一个女子,正当韶华,陛下令其回到感业寺幽居,这与让她死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慢慢煎熬罢了。臣妾以为,当初的才人身份也不是她的过错,此次的乞丐未死,那她的错也不致幽禁。”

        晋王挺着脖子一动不动,此时更觉有底气,绝对是铁血皇族的气派。

        武媚娘抬着泪眼看向徐惠,徐惠短短几句话,一字不落的说到了她的心里,又一阵委屈上来,这个女子哽咽出声。

        太极殿中总共只有四个人,好像皇帝成了孤家寡人。

        他摊摊手道,“朕说过让她回感业寺了吗?朕何时说过?”

        徐惠怀疑地问道,“那方才陛下气势汹汹,让她滚回……哪里?”

        皇帝道,“朕想说的是,朕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便冷了手足之情,朕可以不杀她,但她得马上给朕滚回晋王府,去做她的侍读,朕哪里有错?”

        所有的人就是一愣,晋王李治喜出望外,争着说道,“皇兄,难道这是真的?这可太好了!”

        武媚娘俯伏于地,叩头,“媚娘感谢陛下隆恩??!”

        皇帝叹了口气,“晋王刚才的气魄,可真是给朕长脸了,那看在晋王的面上,朕便网开一面。徐惠马上给朕拟诏……让朕看看你能不能把事说圆满。”

        另二人一下子将目光盯到徐惠身上去,徐惠也很高兴,就站在皇帝的龙书案边,凝神想了想,开口道:

        “门下,武氏媚娘,门庭显著于勋庸,家世芳华于缨冠,往日以才行出众选入掖庭,名誉持重于淑闱,德行光耀于兰掖。朕昔日任尚书令,尝闻先皇有疾,武氏与晋王侍从驾前,不离朝夕。宫庭之内、嫔嫱之间,无人不知???,可……”

        不得不说,徐惠文采斐然,成章不慢,但前边这么一大段都是褒扬之语,还好说,后边才是最重要的,因而一下子顿住,去看皇帝。

        皇帝道,“徐惠,我说过你多少次,替朕拟诏,前边就不必带出‘门下’两字,你总是不听!”..

        让他这么一说,徐惠后边的句子一下子断开,更是想不起来了。

        皇帝道,“朕无此文采,那武媚娘你自己续一续,续好后由朕裁断。”

        武媚娘根本没想到,皇帝会来上这么一下子,与她自己有关的圣诏,却由她自己来接续,这事从来没有过。

        她内心激动,飞快组织词汇,颤着声音续道,

        “宫庭之内、嫔嫱之间,未有人不知……先皇知悉,每每赏叹,贞观二十二年四月某日,翠微宫有雨,先皇以武氏赐晋王别宫。今闻武氏卖弄机巧,以旧怨谋划同州乞丐命案,朕心震怒,擢罢去中书舍人职,仍回晋王府侍读。”

        徐惠早已提笔,先写上自己拟定的前半段,又将武媚娘接出来的后半段写好,然后呈予金徽皇帝。

        续完圣诏之后,武媚娘在下边,心中忐忑不安,不知行还是不行。

        皇帝看了看,问道,“四月之事,可是杜撰?”

        武媚娘道,“陛下,因那日有雨,臣妾记得很清楚,可察翠微宫记事或询问翠微宫侍卫。”

        只见皇帝提起朱笔,说了句,“朕岂会不相信!”

        这句话令武媚娘突生感动,猛见皇帝用朱笔,在底稿上大开大合地接连划了两三下,最后又添加了几句。

        武媚娘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念念,朕再听听顺溜不顺溜!”皇帝对徐惠道。

        徐惠拿过来一看,‘门下’之词又让皇帝划去了,她读道,

        “武氏媚娘,往日以才行选入掖庭,朕昔日任尚书令,尝闻先皇有疾,武氏与晋王侍从驾前,不离朝夕。先皇每每赏叹,贞观二十二年四月某日,翠微宫有雨,先皇曾以武氏赐晋王别宫。今晋王任事吏部,案椟劳形,擢罢去武氏中书舍人之职,仍回晋王府侍读,以助晋王。”

        武媚娘仔细听着,被皇帝划去的,几乎是全部的褒奖之语,但武媚娘仍然心花怒放,只听皇帝道,“嗯,这才顺溜多了。”武媚娘连忙跪倒谢恩。

        晋王以喜悦的语调问道,“皇兄,你不察阅一下翠微记事么?去年四月某日的原封翠微记事。”

        皇帝撇着嘴道,“朕识谎之能,天下能及者寥寥,武媚娘未骗朕。”

        看着晋王惊讶的神情,皇帝心想,朕又不是赶她回感业寺,武媚娘此时此刻能主动说出来的四月之事,当然会有了。

        再说,朕既然肯放过你们,岂会管你有没有记事!但兄弟,朕为了你,胆子已够大了,你若再敢同朕离心离德,朕岂能容你!

        他慢声拉语,对武媚娘说,“明日,你与晋王去昭陵,一同祭拜父皇和母后,便可同去晋王府,不必再到中书省来了。”

        金徽皇帝已经不再计较晋王和武媚娘两人之间的事了,但皇帝能有这样大的转变,仍是武媚娘没能想到的。

        她想,这也可能是徐惠的说情起到了作用,心放到肚子里后,武媚娘向徐惠投去了感激的一瞥,发现徐惠正看向自己,目光中的些矛盾。

        从此,武媚娘将是晋王府名正言顺的侍读!明日,她将以全新的身份与晋王同去昭陵,祭拜金徽皇帝与晋王殿下的父母!

        想想今日赵国公等人走后太极殿上揪心的每一幕,武媚娘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晋王挺身而出打断皇帝之语、徐惠再从中说情,谁又说得好皇帝接下来要说的,会不会是“滚回感业寺”呢?

        而恰恰从这件事上,武媚娘,徐惠都看到了皇帝对兄弟的感情。

        尤其是徐惠,她看得更真切,她发现,当晋王以极其强烈的逼宫味道说出那番话时,皇帝表面上是气愤,但眼中闪出的却是惊讶、和赞赏的神色。

        在徐惠看来,晋王当时不管不顾、挺身而出的表现,真的有些像金徽皇帝了,这兄弟两个原来在某些方面很有些相似啊。

        推人及已,徐惠暗道,“哼!你不让我替你拟诏时写‘门下’二字,今后我倒要偏偏写上,看你如何!”

        皇帝吁了口气道,“今日,朕本要亲审东宫内侍和厉某,没想到小小的插曲,竟然有这样的罗索!”

        他吩咐,“来人,提东宫涉事内侍和上正坊厉某,到太极殿来!”

        太极殿外其实一直有皇帝禁卫听令,他们马上去提人。不一会儿,涉事东宫内侍和同州上正坊厉某押到。

        皇帝只问厉某一句话,“告诉朕,五月初五日至五月十日,你可曾卖烈毒一瓶给东宫内侍?”

        厉某是第一次见到金徽皇帝,虽然害怕仍坚持道,“陛下,未卖。”

        皇帝不再理他,再问一直从中联系的东宫内侍,“五月初五至五月十日,你可曾从厉某手中买过一只小瓷瓶装的烈毒?”

        内侍知道不能欺骗,老老实实答道,“回陛下,小人恰在期内、从厉某手中买过一瓶,是晋王殿下吩咐的。”

        “这便有出入了!”皇帝道,“总有一个人骗朕,这是死罪??!”

        他伸出手,冲殿内一名禁卫道,“将你的刀给朕拿来。”

        侍卫上前,解下佩刀呈上来,徐惠接刀,再转呈皇帝,不知他要干什么。

        皇帝接刀在手,掂了掂,拔出腰间的乌刀,去削佩刀的刀刃儿。

        有如热匙切凝脂,侍卫的刀刃无声卷曲着、卷曲着,“叮呤”一声掉了。

        皇帝将没刃儿刀扔还侍卫,吩咐道,“就用此刀,给朕砍掉厉某一条腿,看他说还是不说!再若不说实话,再砍第二条,朕看看他能挺得过几条。”

        侍卫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手中提着没刃的刀下来,心说这可不是砍,力道砸小了可别被陛下小瞧。

        他走到厉某近前,用没刃的刀比量厉某的膝盖,心说这可要砸得准些,不然不能露脸。

        然后,使足全力将“刀”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