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吉林11选5官方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八位 香港平特肖 重庆幸运农场最长遗漏多少期 河南11选5走游戏规则 500彩票网股票走势图 360双色球ac值走势图 玉环电子游戏厅 广东彩票开奖网下载 微信十三水群免押金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 一尾中特mn7rhcom 洛阳福利彩票中心电话 p3试机号后专家定胆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这个柳妹妹一向反对高峻染指八夫人,在后期,虽说她的这个态度有了些松动,但也没有什么明话啊。

        高峻忽然当众说“事已经做下了,”柳玉如当然不悦。

        不过在这样时候,柳玉如竟然还能顾及着这个,又让苏殷极为奇怪。

        苏殷对柳玉如当初的坚持就有些佩服了,好像她除了女人的私妒之外,还有什么别的预感似的。

        高峻说,“褚大人,这便是本官错解了陛下的意思,我以为陛下就是想将苏殷许给本官。”

        其实为了这件事,当时赵国公曾专门去了一趟西州、转达皇帝的意思。

        只要高峻将长孙大人搬出来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但他偏偏不说。苏殷欲开口,发现高峻也在用眼色暗示她不要说。

        柳玉如生着闷气,半晌不再吱声。

        她们从黔州回到长安后,高峻的皇子身份也没有告知她们,樊莺倒是想说,但高峻不让,樊莺见柳姐姐脸色都变了,但师兄仿佛没有看到。

        褚遂良对李士勣道,“这件事是英国公提起,那么英国公若有弹劾鹞国公的本章上奏,本官一定会算上一份!”

        因为高审行指证鹞国公身份有假,至少褚遂良和李士勣这两位大员,已经自己走到前台来了,连往后退一退、隐一隐的可能也不会有。

        高峻不倒,他们没有好果子吃。

        李士勣在杜六六一事上还可以狡辩,但颜麻子去永宁坊栽脏,反被太子和赵国公捉个正着,这件事无论怎么讲,都不能自圆其说。

        皇帝万一问起这件事来,李士勣根本无法应对。唯一的法子,是让颜麻子把一切都揽下来,说成是他的自作主张。

        但是,现在李士勣连颜麻子的面都见不到。

        案子到了今日,任何的口舌之利都于事无补了,而他们对高峻私纳太子妃的指证,极有可能被皇帝的一句话销于无形——这是朕同意的——可褚遂良还在给自己鼓劲儿。

        看来褚大人也是走投无路了。

        这边,高峻讨好地去牵柳玉如的手,却被她不大明显地甩开了,过了一会再去牵,又被甩开了。

        李士勣看在眼里,终于说道,“既然褚大人有这个意思,李某明日便上本!”

        褚大人对其余会审官员说道,“那么后晌我们不必再聚齐了,本官要等英国公的奏章写出来过过目。”

        ……

        太子东宫,李治刚刚接见了一名从温泉宫偷偷跑过来的内侍。

        他只对太子效忠。

        李治听到他带来的消息,一下子像五雷轰顶,呆呆地半天都未动一下。

        皇帝、赵国公、鹞国公在温泉宫深夜见面了,见面的结果便是诞生了又一位亲王——马王爷。

        皇帝这样的安排在李治看起来,就是为了不惊动他这个太子。

        鹞国公如果拥有了亲王的身份,最切切实实感到威胁的便是李治。

        鹞国公绝对与那个脐王不同,如果彼此都是亲王,又都是文德皇后的儿子,李治处于绝对的劣势。

        如果再加上永宁坊所掌握的、武婿娘出宫一事的把柄呢?

        马王爷的四、五两位王妃,可是专门在夏州看住了那个“武媚娘”、随时都可能将她抛出来。

        午后,李治起身往温泉宫,去看望皇帝的病情,皇帝没有对他说马王的事,太子故做不知,但心中一片冰凉。

        此时他再看父皇的眼神,怎么看,其中都含有深深的忧郁。爱怜中又有无奈,举国相托,有时真的不能顾及亲情。

        如果皇帝直截了当地说到马王的事,甚至说出另立太子的主张,李治打算满怀欣喜地接受,因为他不是马王——他的兄长的对手。

        马王年纪长过李治,在同等身份的条件下,马王更具能力,朝中那些主要的大臣们也一定会更倾向于马王,只是他们还不知道马王的身份罢了。

        但皇帝只字未提这件事,李治知道,原来一眨眼间,他便被逼到死角里来了,而他一向是把承乾和李泰都逼到死角里去的。

        回到东宫,往日里也曾被李治抱怨过的低潮宫室,此时在李治的眼里也是一番依依不舍的意味,因为这里严格昭示着居住者的身份。

        李治不找太子妃,而是将武媚娘叫过来。

        两人私处时,武媚娘已很随便,热切地问太子有什么事。两句话之后,武媚娘便问太子,传的连宫里都知道的鹞国公一案有什么进展。

        李治呆呆地看着武媚娘,心里想象着,如果这就把两只手掐在她的脖子上,那么只须一会儿,这个威胁着他的一个最重要的证据便不存在了。

        武媚娘严肃起来,她被太子眼睛里的神情吓到,垂手而立,不觉间离开他的桌案两步。

        “不……即使没有你,寡人也照样是劣势……”李治颓废地说。

        武媚娘在瞬间里明白太子的用意,也明白他已经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靠前一步问,“殿下,是什么事?兴许媚娘会替你出出主意,殿下不找太子妃商量,却叫了我来,媚娘高兴。”

        “鹞国公是寡人同母的兄长,父皇已封他作马王爷,只是未对外公布。”

        武媚娘呆了一呆,听李治又道,“你未出宫的事,马王已经掌握,但也未公布出来,但寡人想也快了!几位大人揪住马王与马王妃的身份不放,谁知道最逃不掉的却是我们。”

        武媚娘道,“殿下,人在墙角里,不反击便是等死,而陛下恰恰没有公布马王身份这件事,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

        李治看着这个美貌的女子,像是没有理解。

        武媚娘道,“人有选择的时候才会犹豫不决,你父皇也是,他认为现在有更好的人选,因而有时间可怜你!但鹞国公可不是个等闲的人物,以往他与殿下也没有什么龌龊,这便是殿下先发治人的利处,等他公开获得更高的身份,我们斗不过他。”

        “怎么斗?”

        武媚娘说,“重新让陛下没有选择。”

        她说,“即便事后陛下什么都知道了,也会选择沉默。”

        李治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总算凝聚起心思,吃透了她的话。

        武媚娘又说,“最近宫中有硕鼠出没,太子妃吩咐在宫中各处置放了鼠夹子,但是殿下为何不洒些鼠药呢。”

        太子殿下李治,和单纯的李治是不同的,单纯的李治要考虑亲情,而太子首先要考虑的是政治,以及从太子宝座上跌落下来后天翻地覆的后果……

        他望着眼前这个女人,被她的主意所吸引。

        他与马王的君臣之谊倒有一些,但要说到兄弟之情,这不是强拉的么?

        两个人如果共同谋划过什么坏事,那种你知我知、心照不宣的对望,也能增近彼此的情谊,一转眼,李治与武媚娘便回复如初。

        而且眨眼间,有可能进一步增加情谊的队列当中,居然又添上了褚遂良和李士勣。

        李治重重一拳击在武媚娘身上,说,“你居然敢给寡人出这样的主意,害寡人于不义!但宫中是从不允许放置鼠药的,再说,那样的死相很不好看。”

        他不能像父皇那样,在玄武门公开地以武力抗衡,皇帝也不在太极宫中,而且还有薛礼把守着玄武门。

        但像武媚娘说的那样谋灭了马王,真的可以重新让皇帝没有选择,也不敢声张——父子两辈异曲同工的狠辣举措,除了映衬李氏皇族的无耻与无情,还能说明什么?

        如果成功的话,说不定还会令皇帝无奈、且放心的将皇位传给自己。

        太子连夜秘密召见大唐兵部尚书李士勣、中书令褚遂良,随后杜六六、颜麻子秘密释放……

        大理寺狱。

        今天晚上可是鹞国公最开心的时候,柳玉如、樊莺、苏殷都陪在身边,这是多少日子都没有过的事了。

        樊莺喜上眉梢,数次忍不住、要把有关马王爷的好消息告诉柳姐姐,但师兄偷偷对她挤眉弄眼,仍然不让她说出来,但这让樊莺显得有些憋闷。

        高峻当众说,与八夫人“事已经做下了”,这让苏殷也承受了不白之冤。

        看着柳玉如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苏殷又不能专门拿这件事来解释,一解释,仿佛就成了不该把事做下似的,因而苏殷也有些不安。

        弄来弄去,本来一家人在大理寺监房里团聚的好日子,就成了鹞国公在那里眉飞色舞,让人看着都是一脑门子气。

        柳玉如的不快,鹞国公也察觉了,在等待“牢饭”送来的功夫里,鹞国公就与她打听黔州的另几位,尤其是四个孩子的近况。

        柳玉如不好好搭理,还是苏殷从头告诉一遍。

        鹞国公可不是脸皮薄的人,伸手过去,扶在柳玉如的腰间讨好,随即发现了她后裙腰上的秘密,“这是什么东西?”

        他摸索了一下,从她裙后的暗袋里摸出了那把小刀,“这么小,也能防身?夫人真是大本事。”

        柳玉如不答,苏殷说,“那里藏了小刀,就算让人捆了绳子,她也能偷偷拿出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腕子割了!”

        高峻脑袋里嗡地一声,一下子愣住了。

        柳玉如说,“你怎么不去摸一摸苏姐姐腰里,也有。我们来时便想好了,事情真要无可挽回,死了总比去宜春院受辱强吧。”

        高峻不伸手,柳玉如道,“事都做下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正说到这里,监房外有人敲门,随后进来三名狱卒,两人抬着食盒,一人提了两坛酒。

        进来后一一在桌上布摆好了,盘子是盘子、汤是汤,大大小小的不下七、八样精致菜点,又将酒坛封泥拍开,一一给几人斟满。

        樊莺说,“好呀!今日正该有酒!与两位姐姐喜庆一下。”

        鹞国公问,“这是哪位大人破费,知道本官身陷牢狱,有些不方便,替本官招待夫人远归?”

        其中一人说道,“国公爷客气了,这些东西何劳哪位大人想着,小的几位管监的兄弟,知道国公两位夫人赶回来,凑了些钱是个意思。”

        高峻连忙到自己身上摸索,说,“这怎么好,本官堂堂的鹞国公,不能让你们破费。”但摸来摸去,一个大子没有,便去看苏殷。

        苏殷也没有,樊莺也没有,而柳玉如往常身上是不带钱的。

        鹞国公说,“本官先赊账,明日让高白来加倍抵还,但你们的好意本官心领了!”

        又说,“本官高兴,莫如坐下来陪本官共醉,如何?”

        但三人极力的客气,摇着手说不敢。高峻端起桌上的一杯酒,说,“那便只饮此一下。”

        但对方更是不应,“身份差着太多了,有三位国公夫人在场,小的们哪敢同国公共饮!”说着躬身出去,将门拉严。

        尚书令所居的监房,可不是东市偷瓜贼的待遇,门一掩,外边的人也只能把耳朵贴在门缝上,才能听到里面的动静。

        刚刚送过饭的一个机灵鬼,此时就附耳在门上,听监房中的动静,就听鹞国公大声道,“这些天夫人们辛苦了,今日本官借花献佛,与你们共饮此杯!”

        随后另三人纷纷响应,碰杯的“叮当”声不止,随后是饮酒入口的动静,滋咂山响。

        有人饮过酒,敲敲盘子说道,“姐姐,这道菜可是不错,你快尝一尝!”

        柳玉如说,“嗯!是不错,苏姐姐你也吃吃看,就比我们府上厨房中做的好吃多了!等事情完了,一定访一访这是哪家的厨子。”

        苏殷说,“真不错,若是谢金莲她们也在,那可就好了”。

        不一会儿,听着“噗通”一下,里面有个人躺倒,“头晕,恶心呢。”

        “师兄,怎么我也觉着不妙!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鹞国公说,“兴许近日有些担心案子,觉也睡不踏实、心情又是郁闷,高某也已不胜酒力。”

        又耐心听了一会儿,监房中再无动静,一片鸦雀无声。

        偷听的人往过道拐角后招招手,从那里前前后后冒出来六人,手里提着钢刀,个个是狱卒打扮。

        机灵鬼先进去看虚实,桌上一片狼籍,酒坛子也洒了,杯子也倒了,鹞国公一家四人东倒西歪,伏地不起,三位女人脸朝下,只有鹞国公仰面朝天、呈个大字摆着,看上去还有些神志。

        他往门外招招手,另外几人鱼贯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