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重庆快乐10分规则 香港赛马会大楼图片 海南四码彩票賠率 重庆幸运农场长龙 山东十一选五任一规则 贵州快三快三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腾讯qq游戏五子棋 彩经网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178重庆时时彩 河北快3开奖结果号码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2019年四肖中特料 天空彩票开奖结果号码是
        柳玉如甚至担心,是不是高白在黔州的秘密行动被高审行察觉了,他这是跑过来兴师问罪的。

        不然高白和菊儿、雪莲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中午,兴禄坊将高审行抵京的消息送过来,永宁坊比兴禄坊差着一辈,高峻虽是两座高府中唯一的国公,但萝卜个再大、却站到垅洼里了,这边去晚了就是失礼。

        柳玉如等人心里再不愿意,也得立刻动身,四位穿开裆裤的少国公们也都得带着,不然人家祖父大老远地回来一趟,看什么来了?

        永宁坊八位少夫人、和她们每个人的帖身丫环,四位公子、和他们各自的看护保姆,车夫、护卫,呼呼噜噜总共不下五十人,一下子涌进兴禄坊。

        高审行一看,这里面没有他最想见的,尚书令没来。

        柳玉如上前拜见,问道,“大人,不知母亲大人一同来了没有呢?”

        高审行打量了一眼柳玉如,自西州一别,高审行发现她没有多大的变化,颜容如昔,更像是一位国公夫人了。

        这女子脸上是对黔州一无所知的样子,其他人连苏殷和丽蓝,也随着柳玉如的话看向他,像是都要听他的回答。

        刺史放了心,回道,“黔州的任期马上将到了,本官是回京述职带她们做什么,若是有可能移任,本官还要返回黔州交割公务、又要赶去新任所,带了她们岂不是往返折腾。”

        柳玉如问,“那么……母亲大人在黔州好么?眼疾可曾再犯?”

        刺史道,“她能有什么事!”

        为了不让她们再问黔州的事情,高审行将目光投到四个孩子身上,四名专职的仆妇将孩子一一抱到高审行的面前,少不了一番的逗弄夸赞。

        柳玉如等人则趁机脱离,与兴禄坊的女眷们聊成一片。

        府中的官员们陆陆续续都回来了,高峻此时也该回到了永宁坊。高审行暗想,用不了多久,这位牛气哄哄的鹞国公,也该跑过来参见我了。

        高履行、高至行、高纯行、高真行见到五弟十分高兴,简短问过他回长安的目的之后,居然也不约而同地问到了青若英。又被高审行依着前法、轻描淡写地掩饰过去。

        按着吏部的规矩,外任官员回京述职并非必行。不然一到年底,各方的大吏们全涌到长安来,地方上还不乱了套?

        但这些封疆大吏们如果能够安顿好治内的公务、不致因自己的离开而出现什么闪失,皇帝也不会挥着手、将跑过来述职的刺史、都督们立刻赶走。

        另外,凡是敢主动跑过来的人,都会在心里对自己有个掂量——你得在地方上干得不赖才行,高审行自认为他是在这一行列中的。

        不然,地方上搞得一团糟、摁下葫芦起来瓢,主管即便尽力地蒙头躲着,还怕落到皇帝和吏部的眼里呢。

        高峻升了尚书令之后,事隔不久又成了鹞国公,高审行惊讶之余,回京的打算就一日强似一日了。他觉着,在自己任期将满的时候,这是个契机。

        尚书令掌领百官,仪刑端揆,谁敢不给尚书令的老子安排个好差事???

        不一会儿,高岐回来了,他见了五叔十分的亲热,聊了两句便真真假假地对高审行道,“五叔,你是不知道,最近朝中的官员升得、像野草似的冒了一层,三哥升了临泾县令,而我还是个典膳丞!”

        高岐的这句话是晚辈对长辈开玩笑时才可说的,但也从侧面表达了不满——北方五牧一下子起用了上百名官员,山南道一下子任命了二、三十个县令,但高峻没有照顾到高岐这位四哥。

        府中的人微笑着看向高审行,看他的意思。

        高审行安慰道,“你这孩子,尚书令是当朝的首位宰辅,一举一动都有八下里盯着,我们是一家人,怎好再给他添乱?”

        高岐尴尬地笑,高审行再道,“等他回来了,我与他提一提你也就是了,但千万不可在外面多言!”

        高岐满心欢喜,连忙应承。

        但高岐的妻子王氏笑着接话道,“你呀,这种事怎好拿来与五叔父讲,五叔身为黔州刺史一向刚正的出名,哪好给你徇私!还不如求一求玉如。”

        老三高峥的妻子安氏与永宁坊走得热络,府中人对高峥突然出任临泾县令心知肚明。但高岐的妻子这样明白地说出来,就坐在一边的安氏不大爱听,又不能辩白。

        柳玉如笑着道,“四嫂你可说差了,峻一向不许我们干预他的公事,我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眼睛就瞪起来了。我听说三哥的任用,是吏部侍郎郝大人提议的。”

        酒宴都摆好了,高峻还不见踪影。

        高审行寻思:柳玉如说的不错,吏部这个郝侍郎昔日多得父亲提携,对高府是很心近的,那么自己的事,大可去与他通通气。

        只要郝侍郎能提上一句,高峻再点头也就有个凭据了。

        但高峻迟迟不至,高审行酝酿了不少的话都没法儿讲,酒喝的也有些不畅快了。

        此时,有永宁坊的家人跑过来,将一封信交与柳玉如。柳玉如先是不看,将信放在桌边,但饭就吃不下去了。

        家人走后,她数次望向门边,不时瞟那封信一眼。

        高审行问,“玉如,那是什么信?”

        柳玉如道,“大人,这是……是峻的家信。”

        “家信?哪里来的?”高审行突然想到,这封信会不会是青若英从黔州写回来的,“既是家信,高峻不在你自可拆看呀,怎么本官看你这么意意迟迟的呢?”

        “父亲大人,这是从新罗国来的家信,我不便拆开。”

        整府的人一下子将耳朵支楞起来,上次新罗女王离京时,尚书令高峻带了六夫人独独送到最后的事,谁都有个耳闻。

        皇帝赐婚的诏书又没有放到明面上,只是给金善德锁在了纳宝金箱里了,但此时突然冒出一封新罗国来的家信,谁的好奇心都掩盖不住,因为连柳玉如都是如此。

        高审行道,“你是鹞国公府的掌家,怎么连家信都不能拆了?你给我拆!高府从来没有新罗的亲戚,本官倒要看一看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又把家安到新罗去了?”

        其实柳玉如的心里也很好奇,她与高峻两人一致对外不假,但在这种事情上,她比谁都急切。有高审行发话,那她拆了信,高峻也不会怪自己了。

        众人看她拆了信,低头去看,安氏问道,“玉如,是什么事?我猜是那个女王写来的吧?不然怎么单单新罗女王来了一趟,他就有了新罗的家信。”

        柳玉如红着脸道,“三嫂,你猜对了。”

        高审行问,“可不可念?让老夫看看他又是怎么招惹了女王!”

        柳玉如念道:“……长安一别逾月,妾百般思念,途中无趣,唯有君影时时浮现。今日已经海路抵国,但情神恹恹、食不甘味,已无心国事了。”

        大厅里鸦雀无声,都在听着,新罗一个无心国事、神情恹恹的女子不是女王是谁!

        “还有吗?”高审行问。

        柳玉如不念了,但人们还在等着,瑶国夫人说,“大人,不能再念了,下面都是两个人的私话,不好在这里念。”

        金善德在信中还说,“金相伊说,妾怕是已有身孕了,但须再看上两月方可确认。但妾已闻之数喜,如得大人之恩,则新罗有托了!”

        金善德说,她暂且不想将这件事公之于众,她担心,万一腹中真有了孩子,公布过早的话会有人谋算、令她不能安心养胎。

        金善德也没有在国内公布大唐皇帝赐婚的诏书,更不打算很快公布她与大唐尚书令的婚事。这两件大事,得在情形最为紧要的时机说出,而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呢。

        让新罗国内各方面手握兵权、且对女王有意的将领们在什么时候听这个消息,真是个技术活儿。但人言快如风,大海也挡不住,柳玉如知道不能在这里念了。

        高审行喝道,“他可真行,新罗女王来长安,老夫也听说了,但他怎么敢顺手牵羊呢!陛下可知道?万一怪罪下来,我们高府都要吃他的挂落……”

        柳玉如道,“陛下当然知道,”

        高审行就不说话了,兴禄坊这么多人,从这封新罗来信中,总算将心中的疑问落在了实处。如果是陛下允许,那便是高府无人能比的另一份荣耀。

        酒至半酣,高峻还是未到场。

        高审行虽然心有不快,也不能过多的表现,高峻毕竟是尚书令,掌管着六部,那么日理万机是一定的。

        但是,中书令褚遂良、兵部侍郎李士勣来访。

        高审行不顾几位哥哥发不发话,吩咐,“快,快请进来。”

        又是一番寒暄,请二位大人入座。褚遂良道,“审行兄在黔州混的风声水起,连陛下和太子殿下也是知道的。”

        李士勣刚刚在兵部得知,尚书令高峻不知听到了什么事,逃跑似的匆匆赶去了子午峪。他出来时遇到了褚大人,一打听才知是黔州刺史来了,于是就也跟过来拜访。

        李士勣说,“刺史大人的政声举国皆知,前些日子太子殿下、多位重臣在议政时还提到,有意由高大人出任太子中庶子之职呢。”

        一位中书令、一位英国公,听到黔州刺史到京的消息便立刻赶过来,这个面子真是不小。

        更让高审行心花怒放的,是李士勣说出来的这个绝项内幕,那便是有七成的把握了!

        太子中庶子,储君理所当然的文胆,那可是从三品的职事,地位清高而且尊崇。如果再加上个“同中书门下”,便也是个挂名的宰相。

        那么阁老离世之后,高府又一次的繁盛,就算是货真价实地由老五家来承担了。

        高审行谦虚地对两位来访的大人说道,“这些言传还是不便多说的,高某可不像那些晚辈,想些功名之事在所难免,但勇于任事还是做得到的。”

        吃过了饭,褚大人和李士勣告辞离府,尚书令仍然不到。

        永宁坊的女人、孩子们乱哄哄地回了永宁坊,兴禄坊的官员们也都回衙做事,高审行想了想,起身往吏部而来。

        他来找侍郎郝处俊,要再核实一下李士勣所说的到底有几成真实。如果在这里能碰上高峻,那就更好。

        郝大人对高府来的官员十分的热情,拉高审行到他的房间私聊,还亲自给黔州刺史沏茶、回忆阁老在世时对他的照顾之情。

        郝侍郎说,他将尽快将高审行回京的事传递到内侍省,由内侍省安排外官入京的奏报,兴许皇帝陛下会亲自接见他。

        另外,吏部考功之事,他请高审行放心,“以高大人在黔州的政绩、政声,考察一个上上等不会成问题。”

        几句话,高审行便问到了中庶子一事,“难道兵部李侍郎说的都是真的?本官有些不信呀。”

        郝大人说。“早朝上的确说过此事,为此太子殿下还夸奖过刺史大人。”

        高审行饶有兴趣地问,“殿下能夸我什么呢!”

        郝侍郎道,“太子殿下夸高刺史高风亮节,不以功名为重。”

        “看来还是太子最了解在下了,但太子具体是怎么说的?”

        郝侍郎吞吞吐吐地说,“鹞国公说……刺史大人无意入京任职,而且身体听说也不大好……但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

        从吏部出来,高审行气得无疾六兽,感觉连北都找不着了,原来极力阻挡他升入从三品太子中庶子之位的不是别人,是高峻!

        郝大人说得委婉,难道他听不出来?!本官身体不好么?本官都不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你个小子倒先知道了。

        他从郝大人处得知,高峻不回府上相见,原来是躲去子午峪了,那他就也赶过去。

        不然,一位从黔州大老远赶过来刺史,到长安之后不去祭扫亡父的灵柩、只知往吏部跑,这不太像话。

        黔州刺史带了随从,马不停蹄地又赶去了子午峪,但他在子午峪只见到了六弟高慎行夫妇,高峻前后脚儿,又溜了。

        这事有点奇怪,仿佛高峻预知到与黔州刺史的见面可能会有不愉快似的,成心与高审行捉迷藏。

        老六高慎行看出了五哥脸色上极力隐忍的不快,高峻突然跑过来,也委婉地对高慎行讲过他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