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皇家软件 广西11选5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福彩开奖 体彩任选9场必须全中 搜狐彩票图表频道 中国竞彩网竞彩足球计算器 棒球游戏第二部 宁夏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500wan时时彩开奖最快 河北11选5任选4复式 江西快3网站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排行榜 期特码 吉林十一选五第十七期 足彩6场半全场
        有手下赶紧献殷勤地照办,他准备吃这一箸、喝这一杯,便移驾出去接一接。

        但房门被人“咣”地一声踹开,听动静连门扇好像都快震掉了。

        有五六个人护着一人大步闯进。不等唐季卿反应过来,那人便将马鞭子疾掷到唐大人的腕子上,把唐季卿一箸菜都砸掉了。

        来人骂道,“你个混帐!让你来做这个牧监,是让你干什么的?军情火上房,你还敢在这里吃吃喝喝,摸摸你项上的脑袋还在不在?。?!”

        唐季卿一看,吓得目瞪口呆,酒喝到嘴里也忘了咽,像在那里淌涎。

        ……

        永宁坊兵部尚书府。

        礼送走了吕大夫人,府上众人别提多出气了。吕氏一进家门便问她的“房间在哪里,”但凳子没坐热,就让人请出去了。

        谢金莲对崔夫人道,“母亲,但你是怎么想到的,来的这样快?我都看出吕氏要在这里用饭的,可我们连饭也不管她!”

        崔夫人苦笑了一下,柳玉如看到了,连忙再偷偷瞪了谢金莲一眼,这女子心直口快,哪壶不开提哪壶。

        崔氏看到了,笑道,“玉如,你不必怪金莲,吕氏那样脸皮厚的,拿了老爷的短,岂会轻松放过他?她本给马洇生过孩子、是马洇从黔州接来的,不想在子午峪再碰到了老爷。但她就敢再缠到老爷身上来!老爷复职,她一定又踢开马洇了!”

        “真是恬不知耻。居然还想做尚书夫人!若非母亲当着樊、褚两位叔父的面捅破,她几乎就要赖着不走了!”

        崔氏叹了口气道,“可我有什么办法?但黔州我是再也不会去了。”

        很明显,高审行在子午峪丁忧,崔氏届没来,那么她更不愿随高审行回黔州赴任。长安的高府她也不便去了,受不了那个尴尬。

        但一直住在高峻的府上,虽然有柳玉如、崔嫣等几位在家,众女子待崔夫人如亲生母亲,一天天热络无比,但崔夫人还是不大自在。

        但高峻总会回府,他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上次在子午峪阁老的陵前,吕氏说的那番话,崔夫人就有些吃心了,这对她简直就是个污辱。

        回来之后,崔夫人对谁也没有说,但细想一想,连自己脸上都挂不住。但她又能往哪里去呢?

        去清心庵,或是去另外的哪座庵堂?不但会凭添了不少的口水解释,女儿们一定不会同意的。

        去崖州找自己的丫环?但现在人家已不再是丫环的身份、也是一位刺史夫人了。她就算接自己去,自己也不能去。

        一位过去光彩夺目的高府五夫人,竟然操心起自己的去处了!

        柳玉如也看出来,崔夫人还是不大开心。

        她隔三差五地,便与家中的哪两三个人陪着崔氏出去散心。今天是柳玉如和樊莺陪着,明天是谢金莲和李婉清陪着,后天是思晴和崔嫣。

        在长安城西北,芳林门和景曜门外,便是一大片皇家园林,叫作芳林园。

        与芳林园东边不远处的、守卫森严的禁苑相比,芳林园的守卫有些松懈,这里山清水秀,地片广阔,说实话也把守不过来。

        除非皇家有人到园中来时,这里会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其余时候有好多王公的家眷也到这里踏青,连一般的老百姓也可进来。

        有爱好吹拉弹唱的艺人,在芳林园的一角辟出一片地方,唱戏奏曲,成为园内一景,因而招揽的人就更多。

        内苑监不管,因为不知道人堆里藏着哪位王公大臣的家眷。

        崔嫣知道了,便硬拉了母亲去玩儿。于是一家人七八位女子、抱着四位小公子、领着大小姐高甜甜、大车小辆地跑了大半座长安城去玩了一天。

        崔夫人玩得很开心,傍晚才回来时,有一名护卫正在府中等着。

        他风尘仆仆,是从营州赶来的,带来了高大人的亲笔信。

        柳玉如赶紧展开看,随后紧张地对崔氏道,“母亲,这要怎么做?我说他这么久了也不回来,原来是有大事!”

        崔夫人接过来一看,原来是高峻在信中简要叙说了营州形势:卢国公程知节的儿子程处立、莒国公唐俭的兄弟唐季卿,在幽、营牧场任大牧监……此二人正像是豆腐落在灰堆里,拍拍不得,吹吹不得。

        高峻让崔夫人带着柳玉如,去拜访一下两位国公的夫人。

        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柳玉如是瑶国夫人,以她眼下的小小年纪,到长安之后,去拜访一下身份相同、但年长她许多的卢国夫人和莒国夫人也是应该。

        但高峻的意思也就很明白了:不是让她们去低声下气求什么,只是礼尚往来……“顺便”把幽州、营州牧场的事情对两位国公夫人提一提。

        小的不懂事,那就让老的知道知道。

        柳玉如虽然不知这样的拜访要怎么进行,但她知道这样的事高峻从来没做过,想来也真碰到难题了。

        也许这样再不行的话,从来不知后退的他,也就该大打出手了。

        这样撕破脸皮的结局,柳玉如是不想看到的。因而她有些急切地对崔夫人道,“母亲,我们一刻也不能耽误,马上就去!”

        崔氏道,“那好,我们马上去。”于是,崔夫人、柳玉如、樊莺回府后,水也没喝一口,便先往卢国公程知节的府上来。

        有关新任兵部尚书高峻的大夫人柳玉如,和三夫人樊莺,卢国夫人早就在她们畅游芙蓉园后不久就听说了。

        下人们传得神乎其神,说高峻的柳、樊两位夫人国色天香见所未见,把卢国夫人的好奇心早勾得足足的。

        卢国夫人已经五十五岁,年轻时也是够看,心说还能美上天去?!

        不过她早就打算着,找个什么由头到永宁坊兵部尚书府去看一看,重臣私交甚厚可能会有不妥,但国夫人之间有些走动却是正常。

        没想到,人家先来拜访了。但是程老夫人、卢国公程知节都有些意外,连忙说请,并且夫妇二人亲自到府门外迎接。

        他们发现来的不是两位,而是三位,还有黔州刺史夫人。

        卢国夫人笑着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全长安最美的三位夫人一齐到我府上?”

        来前,崔氏已与柳玉如、樊莺讲过一些细节,两人连忙上前见礼。

        宾主落座,由卢国夫人先说道,“先前不知瑶国夫人什么人物,但夫人的美貌早已如雷贯耳。今天得见,倒觉着先前的雷声还是小了,那些传言怎么也描画不出瑶国夫人的神韵……当然还有樊夫人,简直神仙人物……当然还有崔夫人,我们总有三年未见了,但夫人还是这般光彩夺目!”

        柳玉如、樊莺当然也大大恭维了卢国夫人一番,几人谈得忘年,相见恨晚。倒是程大人在边上插不上话,悄声提醒夫人道,“夫人你且问问,人家三位夫人不会这么晚无故登门的……”

        卢国夫人见多识广,当时会意,便和蔼地问柳玉如道,“兵部高大人上任伊始,听说便出去公干,一次朝都未上过。我家老爷说,还是上回高大人到长安来见过一次,高大人前来拜访,他二人相谈甚欢,时间一久,我家老爷已有些想念他了!”

        程大人连忙“哦哦”着表示同意。

        柳玉如道,“伯母你有所不知,我家高大人去营州了……”

        程府中下人们以为,接下来一定是大排宴宴,少不了山珍海味。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国公爷急吼吼地吩咐着,说快些备好车马要去营州,而且是连夜动身。

        崔夫人偷偷向柳玉如使使眼色,瑶国夫人起身道,“伯父不必这样急,一来晚辈也想去往营州一趟,总得回去准备;二来,还有莒国夫人府上也要去拜访一次,不然觉着失礼。”

        听柳玉如这样说,程知节才作罢,知道也不便留人家用饭,便恭恭敬敬地与夫人一起,再送她们出府、往唐府去了。

        回来后坐在府上,程老国公气得胡子半天没有理顺下来,骂道,“这个畜牲!我打下的家业,就要这么给我败光!去叫四夫人来!”

        有关高峻的那些往事,程知节比别人知道的更多,只是他对家人都不会大说特说。

        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高峻在剑南道,面对着郡王李道珏、和江夏王府的长史、剑南道的那些都督、折冲都尉们,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客气。

        看来,人家是真给了面子了。

        高峻携横踏西州之威,皇帝钦点的兵部尚书,新官上任时,谁这么没有眼色、敢给人家使绊子?偏偏自己家小子就敢!

        柳玉如说的明白:李士勣的军报在催马、催粮,别说高峻以兵部尚书和总牧监的身份,让程处立拉空营州牧场所有的马匹,就算让程处立自己去扛粮包上前线,他也得去!

        谁知他竟然仗着卢国公府的背景、直直顶了这么多天!若是误了军情,高峻有的是理由把责任推到自己和唐俭身上去。

        人家派夫人过来送个信,是不想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

        但一匹快马从营州赶过来送信,总不致于跑这么多天??!

        程知节一想,这就更是可怕,摆明了高峻是耗到劲头上、才往程府、唐府通气的——这就是想让他这个卢国公觉也不睡地赶过去??!

        程知节认为,陛下的大事,历来至少在程府是不该这么儿戏的,他恨得牙都咬碎了,辗转反侧了一宿。

        天一亮,程府就做好了准备,等高峻府上柳夫人来了好同行。

        不一会儿,莒国公唐俭也急吼吼地赶到了程大人府上。唐俭今年六十八,见到程知节后还脸色发白,看来也被他兄弟气得不轻。

        但两位国公爷万事俱备,在府门处足足又等了一个多时辰,高府柳夫人、樊夫人和崔夫人才赶到了。

        崔夫人抱有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两位女儿出个门,打扮一下是必要的。”

        卢国公和莒国公忙说没事,但明明看柳、樊两位都是素颜、已耀人双目,根本无须打扮。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忙着赶去营州要紧。

        看得出高府的三位夫人也不急,像是要去游玩。连樊莺都不骑马,与崔夫人、柳姐姐共乘一架马车。

        只是把程、唐两府的两位国公急得够呛,恨不得一步飞到幽州和营州去。

        ……

        此时,幽州牧场,踢门冲进来的正是莒国公唐俭,上次与陛下下棋的事,帐还在皇帝心里记着,这次轮到自己的兄弟不知天高地厚了。

        唐季卿结结巴巴地问道,“兄、兄长你跑来做什么?难道是陛下让你你来的?”

        长兄如父,唐俭当着外人骂起兄弟来也一点不留脸面,“你他妈多大的来头?以前马政、军政不在一起,兵部要抽你几匹马,你也得应承着!如今兵部高大人脸对脸让你抽调马匹,你吃了豹子胆了是怎地?怎么敢不动?”

        他兄弟一见兄长到来,也意识到这回真闹大了。

        要知道礼部尚书一向是重礼的,但是这次连脏话都出口了,想是自己的娄子捅得不小。

        但他仍为自己辩解道,可可可是……向来没有人一下子抽到这么多马,牧场都都空了怎么办?再说,营州那里也没有动作!

        唐俭吼道,“你连自己都管不好,操心人家营州牧场干什么?是高大人委派你了?!我与卢国公……竟然让你们两个人给请到这里来!”

        唐季卿忙问,“原来程公爷也到了,他在何处?”

        他兄长道,“在何处!他与高府三位夫人们,已经打你牧场门口驰过去、直接往营州牧场方向去了!”

        随后,看着发愣的兄弟,唐俭再次高声叫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些动作!把马匹全拉上去营州,来人?。?!”

        唐季卿一个冷战,听兄长唐俭吩咐道,“把这小子给老夫捆上,捆结实一点!我要押他去营州,亲自向高大人请罪!”

        ……

        营州牧场,程处立一见到父亲有些惊讶地问,“母亲来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