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七乐彩图表走势图表 澳门赛马会 新疆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六和网站曾道人 福彩3d开机号 3d今日字谜 欢乐斗地主腾讯官方版 草原卓玛图片 广西11选5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间抓牌方法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 电竞不等于打游戏 新疆喜乐彩中奖查询
        高峻可真要把“高”字打着滚儿写了。

        谢广居然在短短的时间里揪到了赤河金矿上失金的线索。高峻一次也没到金矿上来,派出去的陈小旺让谢广踹了,他也没管。陈*被捉后再逃脱了,他也没懊恼。他以为查清赤河金矿的问题是个棘手而又复杂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

        他让谢广去金矿上任职,可没期望谢广这么能干。他让谢广去搞乱,谁知他这么能搞事,不但顶住了美人计,还很潇洒地给对方使出了苦肉计。

        清晨,高峻在柳中牧场里见到丽蓝派出来的护牧队,马上就带着四十八名卫士赶来了。在经过旧村时,他看到正在学堂里张罗事情的曹大,又暗自发了一番感慨,不由得驻马片刻,人真不可貌相,老皇历也看不得。

        曹大跑过来,“高大人你有事?”

        高峻道,“二哥,干得不错!”说罢一踹马镫驰过去了。曹大等人走后,一拳击在掌上,“嘿,他又叫我二哥了,这可都是老子干出来的!”

        因为高大人的到来,侯圩村成了沙丫城最热闹的地方。而丽蓝的温汤池子院子大,伙计多,再加上丽蓝日常住在这里,这里便成了高大人的落脚地。

        中午,坐镇沙丫城的唐将阿史那社尔接报,带了亲随过来参见大都督。

        随后,驻守于康里城的郭待诏,也与夫人柳氏从后边追着过来了,待诏一个劲儿地埋怨高峻过城而不入不够意思。高峻连忙解释,吩咐池子上的伙计准备酒菜招待来客。

        丽蓝这里偏偏没有宽敞些的地方可供这么人入座,便临时停了温汤,将柜台、长凳之类全都撤出去、摆上两张大桌。

        虽然将就了些,但阿史那社尔、郭待诏仍然十分高兴。

        但是,在看到那些酒杯时,高峻就皱了皱眉,喝了,犯忌。不喝,无法面对阿史那社尔和待诏大哥,这可都是一起出生入死拼过命的人。

        郭待诏不知高峻已忌酒,往那儿一坐先给兄弟满了一大杯,再给阿史那社尔满上,举杯道,“两位都是上一次为替我报仇的兄弟,今天郭某与夫人必要敬你们的。”

        待诏夫人柳氏此时正与丽蓝坐在一处,闻言也将自己的和丽蓝的酒满了,在高峻家这些人里,她恰对丽蓝不熟,此时笑着问道,“丽蓝,是怪高峻来晚了吗?怎么我看你有些不高兴?”

        丽蓝正想着父母的事,他们身陷龟兹城,不知眼下什么情形。有心只当这是那利的诳骗之计,但那利留下来的这位亲信野利又让她不由得不信。

        听了大嫂的话,丽蓝遮掩道,“哪里,大嫂你看他忙得,连袍子也没换!但这里只有我知道峻是发过话要忌酒的,我正替他发愁呢!”

        阿史那社尔正是从上次康里城一战之后,才得到高峻赏识,从此一步跨入到西州重要将领的行列。今天他是打算着与高峻多喝几杯的。

        听了丽蓝的话,阿史那社尔道,“那不算数,既然高大人忌酒的事只有九夫人知道,九夫人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待诏也附和,说不喝不行。

        谢广也在座,极力在一边撺掇。

        高峻无奈,扭头问丽蓝,“那你倒是替不替我遮掩呢?”却发现丽蓝此时又走了神儿,听了他的话滞了一瞬才恍然回过神来。

        丽蓝道,“你正是因我而忌酒,那么我今天便不干涉。”

        高峻顺势瞥见丽蓝的身后有位伙计,精瘦,眼中精光一闪而逝,便问她道,“这位也是池子上的伙计?”

        丽蓝不回身,连连点头道,“新来的。”

        高峻举杯道,“那好,今天有丽蓝点头,高某能破戒了,几位,干!”

        桌上的气氛立时热烈起来,谢广一边喝着酒,一边向在座的说他巧施苦肉计的经过,于是众人转而敬谢广。

        谢广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大声道,“诸位大人,下官以为,金矿失金这件事,远不止这么简单!背后一定有人主使!下官决定一鼓作气,挖出他来!一定不负高大人的厚望!”

        柳氏问,“不知谢大哥怀疑到了何人呢?”

        谢广伸臂往龟兹城的方向一指,意为失金的后台是在龟兹,却恰好指到丽蓝身后的野利身上,“便是他们??!”野利不自主地歪了歪身子,手捂在嘴上咳嗽了两声。

        丽蓝就觉着谢广正指向了自己,仿佛自己隐瞒父母和那利的事情让谢广说破了。她也有些心虚,脸上红了一红。

        高峻伸手压下谢广的胳膊,责怪事道,“大哥!我说过你多少次,不管什么场合,别人可叫我高大人,但大哥你却不必,让金莲知道了岂不会生气?太显得生分了!”

        高峻这样当人说,让谢广受宠若惊,一下子忘记了刚才的话,有些动情地说道,“妹夫!你是不知,我这些日子心里呀……一直在担心金莲,也不知她知道后要怎么看我!别提了!”

        高峻连忙单独敬谢广一杯,“英雄不问出处,莫说大哥你还是出身名门,金矿一役让高某刮目相看!大哥你可能不知,二哥在牧场村已接替你做了村正,做事也是有板有眼的,甚是令我满意!”

        郭待诏和阿史那社尔不明缘委,但也举杯敬谢广。

        高峻压压手道,“别只干喝,在下说个趣事助兴。”

        众人问何事,高峻说,“我来时在半路上接到一封龟兹城苏伐派专人送给我的信,让你们猜猜是什么内容。”

        说着,便探手入怀,摸出来一块小羊皮来在众人面前抖了,众人都看到上边用黑墨写着五、六行字。

        阿史那社尔隔了桌子伸手道,“不必猜,高大人你让我来看看,我是认得的龟兹文的。”

        高峻却把手抽回来,摇着头道,“你不算数,认出也不算本事,我是问在座的,除去阿史那社尔将军,还有谁识得,高某便服谁了!”

        有人道,“谢大哥识文断字,听说还能写出回环诗来,大哥八成认得。”

        高峻把手让过去,谢广看一眼却敢不接,“我不认得,惭愧了!”

        再举着在待诏面前晃了一晃,郭待诏也摇头。

        这是高峻从牧场西村经过时,在丽蓝父母院门前的地下拾到的?;坪稚娜崛硌蚱?,漆黑的墨迹十分显眼。院门上着锁,当时高峻有些奇怪,不知一向深居简出的两位老人去了何处。

        高峻得意非常,自斟了一满杯灌下肚,舌头有些打卷儿地请大嫂柳氏看,柳氏连看都不看,再让丽蓝看,丽蓝也不看。

        一直立于丽蓝后边的野利趁此机会探着脖子看上去,刚刚只看出那是龟兹文,高峻已经把手抽回去了,

        “这有何难!高某一直与苏伐打交道,岂能不识龟兹信件?告诉你们吧,这便是他专程送到牧场村、请我入龟兹城饮酒的,不然我岂会单跑一趟沙丫城!”

        众人当真,待诏便请高峻给大家念一念以助酒兴。

        高峻又饮下一杯,像模像样地两手举着羊皮信,念道,“西州高都督,一别满载,苏伐十分挂念,已备下美酒六个满葫芦,独角羊三只,三角羊两只,天山蝌蚪蛇六尾,均属美味,敬待高都督与九夫人到来,我们不醉不快。”

        众人坐在那里,眨着眼睛琢磨独角羊是何物,天山蝌蚪蛇又是何物。

        而丽蓝看他念的一本正经,也歪头去看,但见上面弯弯扭扭的,五六行字一个字也不认识。

        野利按捺不住好奇,先是奇怪苏伐大王怎会如此恭敬地请他的对头——西州大都督饮酒,二是信中所说的那些东西他一个不知。

        这次他看清了,上边根本不是高峻所念的那些,不知是写给谁的,满篇的脏话,但大意是,“两个废物,还不快滚过龟兹城来!”

        野利不觉一愣,细思高峻所念,竟然与信中之意完全相反。

        上面那些骂人的话,在高峻的口中变成了苏伐极为恭敬之辞,而这位高大都督也把他自己和九夫人丽蓝比作了废物!这让他几乎忍不住要掩嘴而笑。

        刚刚想到掩饰,高峻却“啪”地一声将羊皮信往桌子上一拍,说道,“我哪里认得!但这上边两个一对儿、画着六个环子,想来是苏伐怕我不懂酒是用葫芦装的,特意画出来。”

        众人伏过来看,原来所谓的“天山蝌蚪蛇”,就是在弯弯曲曲的一团笔划上面、再单单地点着一只蝌蚪。众人这才知他开玩笑,纷纷举杯再喝。

        众人喝到将至半夜,意犹未尽。但阿史那社尔和郭待诏都起身说走,两人各有一城防务,不能彻夜不归。

        丽蓝客气地挽留大嫂柳氏,柳氏道,“我得走,看看高峻邋遢到什么样子了,袍子得换、胡子得刮,我也不耽误你了。”

        众人起身,丽蓝也扶着高峻起来,但羊皮信就被高峻搁在桌子上不拿。

        野利已看出这位九夫人投鼠忌器,不大可能当众揭开自己的底细,便大着胆子侍立在有西州高官、主要将领在座的席边,以为能偷听到一些重要的消息。

        但听到最后,也不过如此,这些人喝到近半夜除了开些玩笑、吹些牛,竟然什么有用的军国大事也没说。

        而此时,九夫人丽蓝已吩咐伙计,给醉意朦胧的高大人开单间,野利起身要进去,但丽蓝瞥了一眼高峻丢在桌上的羊皮信,对野利道,“你,去收拾桌子!”

        野利的身份是伙计,老板娘发话他只好留下,心说一会儿九夫人扶着大都督进去,不知她敢不敢下手,能不能得手。

        丞相那利走时,给野利留了一只鸽子,让他在丽蓝得手后,放出鸽子给龟兹城报信、再找机会干掉丽蓝,务必不让此事与龟兹城牵上半点干系。

        收拾完桌子上的残席,再有两三个伙计把柜台搬进来恢复原样,东挪西挪的比量了好半天,野利挂记着单间里的动静,也与他们帮忙,拖延时候。

        丽蓝这是第二次单独侍候着高峻泡池子,上一次是在旧村温汤,她给高峻剪了一只脚上的趾甲,惹了多大的麻烦,高峻酒醉中像暴风一样的发泄和冲撞,而柳玉如到现在也没回来。

        这一次,父母在沙丫城,丽容在长安,而她在侯圩村有个重要的抉择。

        高峻入池,在里面笑着对她道,“你不来一起泡泡?”听得出他很清醒,酒比上次喝得少多了,语气中有着十分自然的味道。

        丽蓝道,“哦,我、我想起还有东西没拿进来。”

        她匆匆地出去,到外单里打开一只小小的木柜子,里面整齐地叠放着白手巾,银亮的剔刀,剪刀,小锉,精致的木制皂角盒子。

        她穿着衬裙、匆匆由里面拿了手巾进去放在池台上。高峻坐在池中正对她的位置,目光有些贪婪。丽蓝逃跑似地再出去,把皂角盒拿进来放在池台上。然后站在池台边,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高峻仔细地看着她的脸,一乐,“丽蓝,还有东西要拿么?”

        丽蓝摇摇头,高峻问,“不拿剔刀进来?”

        丽蓝略带哭腔地摇头道,“还是等樊莺回来再说吧!我怕我手抖。”

        高峻道,“樊莺也没少在我下巴上拉口子,不妨事。要不你就拿进来!”而丽蓝已跨入池子里,进去后抱着肩蹲在水中,感觉两条腿在不住地打颤。

        高峻在池中“哗啦”一声平移过来,在水中扶住她,“你父母在龟兹城,我们慢慢想办法。”

        这一句话便给了丽蓝力量,腿也不颤了,放心地往他身上一偎。高峻坏笑着扒去她衬裙,蘸了皂角粉,在她身上涂抹,一会儿又让丽蓝失了力气。

        丽蓝问,“我正为此事发愁,但野利在那里盯着,我又不便说,你是怎么一下子就知道的?你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先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高峻退入水中,只露个头说:

        “你父母是田地城的本份住民,很少交往,也很少在大清早外出。我清晨从门前经过,便见门上有锁,已经有些奇怪,然后在门外的地下发现了龟兹羊皮信。你们没有亲戚,更没有龟兹城的亲戚,那么这信一定不是送给他们、而是别人丢在那里的。”

        “这样便出现一个问题,你父母不致于在早晨锁门后看不到地上的信,很可能两位老人家是连夜走的。有什么理由、让他们匆匆地、连夜出门?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