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黑龙江时时彩shama 双色球2019103期大奖地区 湖北11选5走势图牛 中彩网双色球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计算 辽宁快乐12任3预测推荐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结果 七星彩排列五走势图 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广西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体育舞蹈 千禧p3开机号试机号查询 香港六彩特码资料大全 新疆十一选五体彩彩票 第六平码加一减一
        崔夫人似乎主意已定,反过来与他商量何时迎娶刘小姐入府,高审行扭扭捏捏,不知夫人何以如此通情达理。

        娶个侧室的事,最大的阻力也就算不存在了。随后,高审行发现,夫人崔氏开始打点行装,准备衣物、盘缠,要带甜甜出远门。

        “夫人,你这是要去长安,还是……崖州?”

        夫人嗔道,“老爷,为妻去崖州做什么,那里只有我一个丫环在,我去算怎么回事!长安我也不去、去西州,那里又添了四个孩子,女儿们也没什么经验,我去帮着照看。”

        高审行忽然有些不舍,紧紧拉住崔氏的手道,不,我改主意了,不纳什么狗屁侧室了,有夫人你,我就知足!

        但崔夫人已经拿定了主意,反过来劝他,“老爷怎么总与我相拧。”

        ……

        十月底,支援灵州的白叠草垫、驼绒毡、牦牛毯共六百件如期送达完成,刘武升到天山牧副总牧监,从五品下阶。

        随后柳中县升格为中上县,介乎于中县与上县之间,县令莫少聪升至了从六品下阶,品阶也介于中县和上县县令之间。

        而牧场村新村、东村、西村各增补了村正,谢广虽说忙着往西州跑,这也不妨碍他成为牧场旧村里新一任的村正,头上也戴了员外巾,出现在令史家中时,神气上再添了些威严。

        刘敦行对上次谢大嫂闹剧的处置极为符合谢广的意思,直到现在,谢大嫂也没被放出来。

        谢广奇怪,高峻回西州后对这件事居然也不闻不问,谢金莲明明看到过他,也放任他大白天的出入令史之家而不管。

        令史的女儿开始在谢老爷跟前,数说隔壁陈小旺一家的不是:“老爷,陈小旺明明知道这是你要隔三差五过宿的地方,还帮着到这里来砸。我猜你老婆能知道这个地方,就是他家告的密。他说你到这里出出进进带走了他家的财气,一身的牛膻味儿却把苍蝇都招来、飞的他家碗架上都是,天天晚上还狼一样叫,吵得他睡不好觉。”

        三拱两拱就把谢广的火气拱上来,谢广挽起袖子、跑到陈兴旺家咣咣踢门。陈兴旺出来与谢大老爷相见,满脸陪笑。

        谢广指着陈兴旺的鼻子道,“妈蛋,敢惹老谢家!再不识抬举,就拆了你家大门!”

        陈家父子缩回去不敢吱声,谢广大获全胜回到这边儿来,见他的准丈母娘、也就是令史的妻子要将一堆择下来的烂菜叶、剁下来的碎牛骨往街外扔。

        他一伸手将垃圾接过来,隔着院墙“哗”地一下子扬到陈小旺家去。

        然后听着对面的院子里,陈小旺的火气上来说要去报坊正,他爹陈兴旺拼命阻拦也没拦住,仍让儿子跑出去了。

        令史的妻子内心害怕,怕再招了是非,她女儿也内心惶惶。要知道,令史生前也不敢这么霸道、招摇。

        谢广叉腰站在院子里,硬挺着腿不打颤,心说是不是自己玩大了?

        不久,有人仔细而谨慎地敲令史家的院门,令史女儿听了听,然后悄声对谢广说,“是坊正。”

        谢广大吼一声,“给我进来??!”

        坊正进院来,比谢广大约年长十五六岁,说话却像谢广儿子。

        此时谢广已捏着茶壶,坐在那里连身也未起,他感觉到对面陈兴旺正将耳朵贴到墙上、听这边的动静,便慢悠悠说:

        “原来是坊正老爷,在下在牧场村也是村正。牧场村你知道吧?”

        村正连声说知道,谢广道,“在牧场村出出进进都是带品阶的官员,他们不论几品,与我说话都是直来直去的,你也直说吧,有何事。”

        坊正连忙说没事,上次令史家被被被砸,这是来看看有没有要他帮忙的,一家三个女人,说不定就被什么邻居欺负。但他看到有谢老爷在就放心了。

        坊正退出去后,谢广一扬手,茶壶飞过院墙,在陈兴旺家院子里碎开。这次,对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在西州府,谢家只须跺跺脚,整条大街都得颤上几颤,上次我就把西州府衙砸了,怎么样?放在别人那便是大罪,可我不还好好的!刘敦行把我怎样了?他若没有这点儿眼色,明天我妹夫就让他走人!”

        令史女儿一脸的被征服,腻上来道,谢老爷,你可真是个男人!又对她祖母和母亲说,老爷天天操劳,为我家动力动气的,你们别舍不得掏些钱。

        像是证明所言非虚,谢大老爷再进令史家时,便撇了嘴道,“看,是不是让我说中了?刘敦行果然走人了!”

        家中最老的婆子惊讶地问道,“不会吧,他去了哪里?”

        “去雷州!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流放犯人的!犯人比兔子都多!”

        ……

        接到长安的诏书时,高峻就有些惊讶,根本就没想到长安要再从西州拉出一位长史,去雷州任刺史。

        他与刘敦行的磨合刚刚告一段落,这个人有些门道,思维敏捷灵活,安排些事有板有眼。有他坐在西州,高峻才敢带樊莺跑到余杭去。

        惊讶归惊讶,但这总算是件好事,刘敦行得按时走马上任。

        刘敦行是太子中庶子刘洎之子,而刘洎在岭南曾有过骄人的战绩,刘敦行总会得到些传授。

        最近,高峻感觉事情很多,虽然都不大,但也够闹心的。

        新村的家中进了偷儿贼、沙丫城金矿管事陈*的失踪、谢广与奸细一家的勾扯不清、郝婆子身份确定后又出现了她早年失踪的两个儿子的线索。

        为了确认这个线索,他又糊里糊涂地把丽蓝给上了,柳玉如看到他剪了一半的脚趾甲时,那副看过来的、狐疑的眼神才是最要命的。

        而丽蓝说,谢大明明白白是五个趾头。听到她这样说时,高峻只失望了一小会,因为谢广和谢大两个总算不是“草上飞”的儿子了。

        他拉刘敦行议事,把诏书给他看。刘敦行有些不敢相信,父亲倒掉了、又刚刚与大都督高峻缓和了关系,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轮到自己头上。

        由上县令至上州司马,在父亲中庶子未失势时说起来还有些可能。但再往上升到一位下州刺史,这个台阶许多人一生都没能迈上去。

        这样的职位,只有与权力中枢搭得上边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有时,皇族中那些步入成年的年轻皇子、亲王们,也会被成批地分派到各地州府,去出任刺史之职。

        高峻说,刘大人你放心去!到那儿稳扎稳打,让我看看刘大人你还有没有中庶子大人的勇力,别给刘府一门丢脸。

        高峻见刘敦行沉吟着,欲语还休,知道他这是要说些感激的话。高大人说,马步平有些本事,就把他从白袍城调下来,也给你带去做个先锋。麻大发除了有些小气,能力也有,在后边操办些事也信得过,也让他去。

        刘敦行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不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