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okoo澳客网 排列五玩法游戏规则 澳门真钱 浙江快乐彩开奖记录 新11选5任五技巧 新浪新浪彩票竞技风暴 大额买彩票 体彩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14场胜负彩预测准确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图 万料堂波叔一波中特 浙江快乐12走势图表 经典诈金花代理 山东快乐扑克3任选 贵州快三的开奖结果和值走势图
        苏殷躺在那里没有动静,也不知她到底喝了多少。高峻站在床边,俯下身到她那里嗅酒味儿,也嗅不出什么来,甚至连一丝丝她呼出的气息都没有。

        高峻大惊,须知有的人喝过了酒、在睡梦里呛到了是有性命之忧的!他伸手去轻推她,嘴里唤着,“苏殷,苏殷。”

        高峻唤了两声,对方还没有应声,动也没动一下,便伸手到她的口唇处探试,一点呼吸都没有!他的手心还触到了苏殷凉凉的嘴唇,没有呼吸??!

        高峻有一种莫名的担心,这个苦命的女子总算生活可以有些起色、喝两杯酒,可不要再把自己交待在这里。

        跟了李承乾,李承乾倒了?;实鄹伊巳ゴ?,又被柳玉如抵抗了那么久。去黔州协助抗旱,官职还降了。她不是专门到人世之间来受苦的吧?

        高峻毫不犹豫地伸手,到她左胸下去探她的心跳。

        柳玉如和丽容送苏殷下来后,听说高峻回来时两人匆忙的出去,门都没来得及关,被子也只替她盖了腰里半截。

        高峻的右掌隔着她薄薄的衬衣,感觉到了对方一阵阵急促的心跳。他一怔,有些不解,纳闷方才自己怎么能看错了。

        他的脑海里一下子闪出与柳玉如、樊莺初到黔州、在李承乾那间小院子里曾经对苏殷做过的事,此时便抑制不住强烈的好奇,手在她胸上逡巡了两下,不由自主地往被子里摸索过去。

        苏殷喝了酒,在桌子上耍了丽蓝一痛之后,此时正躺在这里前思后想。丽蓝是丽容的姐姐,而丽容一直是与自己心近的,自己这么一耍,就连丽容的面子也没有了。

        那些女子们迎出去后的动静、此时在二楼上热闹着说话,以及谢金莲拉着高峻跑到隔壁育婴房去,她都在听着。想不到高峻却趁着黑摸进来。

        她本来屏着气,但他这里试一试、那里摸一摸,似乎一时间也没想过要离开、还要缠下去没完。房门敞开,隐约听柳妹妹在楼上问谢金莲,“金莲!峻呢?”

        苏殷吓得猛地倒抽了一口气,再也不装睡,用两只手胡乱去推他。楼上,谢金莲这个不会撒谎的女子,此时正吱吱唔唔不知说些什么。

        苏殷气极败坏地对他道,“你、你要害死我!”

        床边黑影子一闪,有一阵轻风,从苏殷的面庞上朝门的方向拂过去,他的手也抽走了。

        片刻之后,楼梯上出现了脚步声,有两三个女子从二楼上下来。苏殷听谢金莲说,“他看过了孩子,就站在梯口,后来我、我就上去了!”

        丽容说,“能去哪儿呢?”

        然后,苏殷感觉她们站在了自己的房门口,好像在寻思着进不进来。柳玉如说,“丽容,我们真大意,怎么连门也不替苏姐姐关一下……但峻哪里去了呢?”

        三个人进来,不知是谁点了灯,苏殷闭着眼睛不动,感觉有一片柔和的橘红透过了眼皮。柳玉如埋怨丽容,“一听高大人回来,你就连被子也不替姐姐盖好。”

        苏殷心道,一听到婆子在院门口喊峻回来,你不也是慌的和什么似的!

        转而,苏殷闭着眼睛又替自己担心起来,不知道方才高峻到底把被子弄成了什么乱样子。

        苏殷在床上翻了个身,背朝床里躲开了灯光,顺便偷偷用脚把被子狠狠踹了一下,谢金莲抢着上来替她重新盖好,也在狐疑着问了一句,“峻呢?”

        门房里,瘸脚老汉忙着给钻进来的高大人端凳子,他的小孙子早睡熟了,而婆子眼睛红肿,直勾勾地瞅着床下的某处。

        高峻坐下,问她,“郝妈妈,你莫担心,有什么都可讲出来,心中无私,日子才能过得平稳安心。再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总该知道我的为人,没有什么事情不能替你担待……”

        婆子看着高峻,未曾开口,两行眼泪奔涌而出。

        瘸脚老汉看她如此,上前撼了撼她道,“你倒是说呀,我与高大人素不相识,他去漠北吉凶不知,还专门替我治伤、安顿好我的去处,你对高大人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婆子对老汉喃喃道,“你可知,在你与孟先生之间,我为何单单选择了你么?”

        老汉想要抢白她,“你不说高大人的事,说我做什么!”但高峻以目示意他不要打断,只听婆子道,“只因为我的先夫……同样是个腿瘸的!”

        ……

        贞观九年六月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对于婆子来说是挥之不去的恶梦。在于潜县的紫溪岭上,狂风如怒,雨落如鞭,敲打在竹制车棚上。

        这位在当时不到四十岁的郝姓女子,正与刚刚用黄莲珠救了上虞客栈女主人一命的樊夫人坐在车上。这是员外夫妇收留他们,要带他们一同返回余杭。

        那颗珠子是她见所未见,光华闪烁、有如皎月。

        樊夫人只是把它由阴沉木匣中拿出来、放在出血不止的女人肚子上,她的血便奇迹般地止住了。

        车外,紫溪岭上道路泥泞,狂风像是要把马车掀到岭下的涧谷中去。车子走得十分艰难,两只挂在门柱上的灯笼早被大雨淋灭了。樊员外跳下了车辕、在前边拉着那匹毛色红白间杂的马匹前进,它体格健壮高大,但也筋疲力竭。

        她在车棚内,感觉着车子陷住了,因为她那位坐在车辕另一边的、瘸腿丈夫老曹也跳了下去,跑到后面帮着推车。

        他跳下去的时候,车棚外侧的门柱上发出“嚓”的一声,不知被大风刮坏了什么东西。

        她们夫妻两个,为了寻找在大业十二年丢失的一对双生儿子,由南到北穿州过府、历经两朝,早已耗尽了全部的积蓄。两天前赶到越州上虞县老店时,他们已经身无分文。

        是樊夫人好意,与樊员外商量后要带他们回余杭县的作坊上去,让他们有个着落。那么从今以后,两个儿子找不找得到,至少他们夫妻的生活总算能安顿一阵子了。她坐在车内想,等有了些积蓄,儿子还是要再去寻找的。

        车外,樊员外的一声惨叫惊扰了郝姓女子的思绪,她与樊夫人借着钻进来的亮闪对视,樊夫人脸色苍白,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抱在胸前。

        郝姓女子掀了车帘往外看,大雨立刻淋湿了她的头发,她看不到樊员外,只看到老曹一甩手,把车门柱上挂灯笼的铜钩子撇到崖下去了。

        她跳下去,浑身立时淋透、抓着车子对他尖声叫道,“你做了什么???这是我们的恩人呀!”

        老曹一瘸一拐,像一只雨林中被蛇咬伤发脚的鸟,面目狰狞地对妻子道,“为了儿子,我顾不得了!没有你说的那颗珠子,我身无一文,再瘸着腿,如何再陪你走下去!”

        “可你忘了,你的腿是怎么瘸的了?周侠客当时是怎么教训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