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网上投注北单彩票 澳洲极速时时彩官方 德甲球队标志 官方新快3下载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连珠五子棋的基本下法 彩客网北单 在大型小区开个彩票销售点如何 三分彩是骗局吗 今天3d试机号 香港六合彩彩色图库 四川快乐12大采鲸走势图 香港一诗两码中特 双色球和值走势图表中彩网大赢家 北京时时彩官方网址
        年前,丽容就有个想法,要让她姐姐丽蓝也把澡池子开到牧场村来。当时提起这件事时,不知怎么的让柳玉如三言两语就模糊过去了。

        那时高峻正在逻些城,丽容先把这件事压下,等高峻从逻些城回来后,丽容的这个念头就再一次冒出来了。

        凡事有相似才有比较,一旦两个人差得太多了,也就失去了比较的信心。

        丽容是看到谢金莲的两位哥哥又开牛羊肉铺子、又入了织绫场的大股份,人们一说起来时就会讲,“这是高大人二夫人谢金莲、她娘家哥哥的买卖……”无形中,谢金莲在新旧两村中的声望,好像都比自己高了。

        为什么谢广、谢大的买卖都围绕着牧场村来做,而丽蓝的温汤池子却只能越开越远?都开到龙泉馆去了!

        她看高峻每天回家的时间也比往常早了些,猜测他年前的正事也忙得差不多了,就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

        她在新村家的院子里和高峻说起这件事,高峻从院外一步迈进来,听了她的话,也没怎么寻思,就对她说:

        “这是好事呀,你看看那些牧场中的牧子们,每天侍弄马匹,弄得一身尘土、汗水,弄个池子让人们每天洗洗……我看行!”

        得到高大人的首肯,丽容很高兴,晚上一家人围桌吃饭时,为了再确认一下、也为了在一家人、重点是在柳姐姐面前把这事挑明,丽容就对高峻道:

        “那么我就去一趟交河,与我姐姐说一下这事,让她先做些准备。过年热闹过了,就让她把这件事操办起来吧!”

        柳玉如抬眼看了一下她,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她不等高峻表态,便说道,“这件事不是已经说过了,不大合适!妹妹怎么又提?”

        丽容先探了高峻的口风,心里有了底,便有些硬气地回道,“怎么不合适,那些牧场中的牧子们,每天侍弄马匹,弄得一身尘土、一身汗水的。”

        柳玉如说,“我没说在旧村弄个温汤池子不行,反而以为弄一个不如弄两个,那些女织工们难道不是更需要?要弄就弄两个……我是说,丽蓝来做不合适。”

        高峻一听,就知道她话里隐含的意思。

        他有些感激地瞟了柳玉如一眼,但想想自己在院子里刚刚答应了丽容,这事不大好转弯子,他转向丽容问,“原来你们早商量过啊。”

        这话说得若无其事,但意思已经到了,“既然已商量过,为啥还提。”

        谢金莲、樊莺等人都看出这件事是在柳玉如和丽容之间话。丽容不甘心,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儿默默吃饭的苏殷。

        高峻也问苏氏道,“你是什么看法?”

        苏殷道,“我……我也说不大好,总之高大人你定吧。在旧村开温汤池子,那些牧子和织工们一定是支持的。”

        丽容一听到这里,脸上的表情就舒展开,柳玉如抿着嘴唇不吱声。

        苏氏又道,“但是……牧场村有高大人的两个亲戚买卖越开越大了,一个是高峪二哥,一个是谢氏兄弟。若是丽蓝也过来,那就是过三成势,保不住真会有人说出什么闲话来……”

        丽容问,“能有什么闲话?要有闲话早该有了,还等到这时!”

        “比如会说高大人的亲戚借助高大人的权势,把持了牧场村所有挣钱的买卖。而且刘敦行因为许多事情、恐怕近期对高大人不大满意。再有他的两个马仔在牧场里,弄不好这件事很快就传到长安太子中庶子的耳朵里去了。”

        话说到了这里,苏殷的意见无形中就暗合了柳玉如的主张——开温汤池子没什么不好,但丽蓝过来开就不好。

        她有些歉意地看了看丽容道,“妹妹,事情就是这么个理儿,但在开办温汤池子这方面,我也知道丽蓝是最懂得的……但这件大事怎么分派,头一次提出来时,恐怕柳妹妹已经有个大致的主意……”

        高峻长舒了口气道,“那你们再商量,商量好了再找我,我来安排年后动工。”

        丽容已经明白这件事要怎么做、还得是柳姐姐一锤定音,自己在院子里与他说的,算是白说了。

        苏殷的话也让丽容不能反驳,如果高峻的事和姐姐丽蓝的事有了冲突,她当然知道该谁让路——只是心里仍不大舒服。她只吃了一碗饭,便放了筷子。

        等饭吃过,按以往的时候,苏殷就该回旧村去了。往常都是丽容起身陪着她去,但这次丽容一直不动身、也不说话。

        柳玉如笑着对苏殷道,“苏姐姐,你以后不必天大晚的回旧村去,一楼的房子我都收拾好了……让你住一楼我很过意不去……但谁让你是姐姐。”

        苏殷知道,这是柳玉如对自己方才那些话的回报。她很明白在这件事上就是柳玉如和丽容之间无声的较量,只是把自己掺和到里面来了。

        “以后旧村那里就是你的‘官衙’,白天去旧村办公,夜里回家里来。你每天往来也不大方便,我明天就给你找一位跟班,每天来来往往的也好有个坐衙的气派。”

        高峻不知柳玉如给苏殷找了个什么跟班,便笑着说,“男跟班就不大好……”

        哪知柳玉如把筷子一摔,起身回自己屋去了,把高大人扔在那里,脸上讪讪地,不知哪里惹她不高兴了。

        崔嫣翻着眼皮往屋话。

        丽容第二个起身,也回自己屋去。

        谢金莲从怀里摸了两把钥匙,隔了桌子冲苏殷“叮当”地抖着,“走吧苏大人,这回你真厉害了!还有跟班,越发是个县君的样子,小人这就领苏大人下去!”

        李婉清“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思晴连忙掏了手帕子,有些夸张地替李婉清抹胸前,被她狠劲地捣了一下子在身上,思晴挨了打并不恼、也笑了。

        苏氏感觉今晚开始入住新村的家中,又是柳玉如进一步接纳自己的表示。但怎么想,感觉都有些牺牲了丽容的情意。

        她随着谢金莲下去,谢金莲打开门、将两把钥匙分出一把来塞给她,捏着另一把对她道,“这一把,苏姐姐你当然知道我是要给谁的了!以后姐姐官做得大了、不要忘记我才好!”

        谢金莲能在柳玉如发话后、立刻从自己身上掏出钥匙,那么一楼房间的事,柳玉如和谢金莲一定早就准备好了。那么这个心直口快的女子与柳玉如是什么关系也就可想而知了。

        苏殷去过丽容的屋子,看自己屋中陈设比丽容的屋子还要好。而苏氏知道丽容的屋子与谢金莲她们都是一样的摆设,主要的家俱都是一起买的。而自己这里因为是后买的,就都好像上了一个档次。

        除了梳妆台、一只衣柜,还多了一张桌子,上边有文房四宝、还有一只做工精致的牛皮包……在一架屏风后边还是一张床,比她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床还好些,上边的铺盖也更好。

        那么第一张床一定就是她的“跟班”的了。

        可她就是恨不起柳玉如来。

        谢金莲临走前,苏殷一语双关地对她笑着道,“妹妹你那一把钥匙要给谁,可要想好了!”

        “你当我傻啊……这可不是给你跟班的,当然是给峻了。”她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