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足彩胜负彩天天开吗 江西时时彩玩法规则 2000班单机版梭哈 云南11选5任选5 美女六肖中特 内蒙古十一选五彩开彩结果 彩票开奖52期 大乐透开奖 456棋牌被黑 排球球探网 2元网杀号定胆双色球 福利26选5开奖结果今天 快乐赛车投注平台 众发娱乐_会员登录 五人制足球规则视频讲解
        崔氏呆呆地坐那里,不敢去看他的背影。

        回来之后,李引再度去二门上站着。站门的差事枯燥而无味,白天开荒累了一天,晚上时谁都想早早休息,而这些人多是黔州当地的人,谁都有家有室,他们的内卫队长永远没有自己的事情,此举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威信也好得很。

        丫环从外面回来,一见李引站在门上,头一低就快步走过去了,崔夫人已经把跟李引的谈话结果委婉地对她说了。

        看到丫环,李引的嘴动了动,人站在那里没动。

        高审行到黔州后所推行的头一件、涉关国计民生的重大举措,目前正在黔州各县全面铺开,十一月份,成就已经有目共睹了。

        他就此事再次向长安报送了奏章,汇报了黔州的政绩?;实塾质侵毂视?,勉励他的所为,同时也提醒他体恤民力,不可操之过急。

        对于陛下的勉励,高审行夜不能寐,回来后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的想法对夫人说起。

        为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也为了抓住十九年最后一个来月的大好光阴,高审行决定,从护卫之中超拔六名表现良好的手下,代他到黔州底下各县里充作垦荒监察官。

        能想出这样的法子,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摊子太大了,他不能总是自己去跑!同时也体现了刺史大人不拘一格选用人才的魄力。

        崔氏焉能不知这是个机会,能被选出来担任监察官,护卫也就顺理成章地由一名役、变成了一位官。

        崔颖听了,当即向他建议道,“老爷,我看那位李引不错,为人肯吃亏也很机敏……你看他每天都任劳任怨的,”

        高审行想起了这个人来,“是不错,给他赏赐也不受。不过……监察一事是个拉下脸子来的差事。但我看他太有些的面矮,对那些手下内卫们还不忍拉下脸安排他们差事,到各县里去面对那些精明过人的县令和县丞……哼哼!”他摇摇头。

        崔氏道,“可他却救过我的命。”

        高审行说,“夫人,你不在官场,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关节!所谓人尽其才,我断定他是不适合的。再说他们这些人下去后,是要充刺史府门面的……一个破相之人,出去后会让人说我刺史府无人的。”

        崔氏不再坚持,但扭过身去不再理他。

        选拔监荒官的事情引起了很大轰动,那些刺史府的内、外护卫们,谁都知道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名亲勋翊卫府的护卫是天下护卫之中等级高的,是个流外二等。而到了刺史府一级的护卫是流外五等,离着上品阶的官员还差着五级,如果盼上了这个差事,那无疑是鱼过龙门了。

        更何况天子护卫立功的机会少于州府护卫,柱国的孙子守大门就是这个道理。即便如此,高刺史提到的这个机会也是不多见的,内外卫者们几乎人人都报了名、都想被刺史大人挑选上。

        只有李引未报名。

        有他的手下道,“李兄,你不想做官吗?以你的能力和表现,正该报个名的。”

        李引笑了笑,淡淡说道,“我能看个大门就知足了,没有妄想。”他说这话时,正好崔夫人送高刺史出来。

        高审行一听心中也就释然,夫人的心意他是知道的,她想给自己的救命恩人谋个好差事可以理解。他曾想过,如果夫人再坚持一句的话,他就破一次例,但崔氏再也没说过这件事。

        此时高审行就看夫人,意思是,“怎么样,你看他自己都没这个想法。”

        因为选拔之事,护卫们都到正厅去集中,只有李引直挺挺地在二门上站着。崔氏回身对他道,“我们不等他们了,去开荒!”

        李引道,“夫人……这不妥当吧,小人一个人?;し蛉嗽趺茨苁と?,是不是再等一等他们……”

        崔氏有些赌气地对他道,“不必了,也许等他们回来,就有人跑到你上头去做监荒官员了,到时你怎么吩咐他们?”

        李引不动,面露难色。但崔夫人已经返身进去,与丫环出来上了车。只有一位车夫,车内一声吩咐,马车就丢下李引驰出刺史府大门。

        李引无奈,因为这里只有他自己,便去牵了马匹、带了弓箭、无声在后边相随。

        今天干活儿的地方已经不再是上次的地块,那里已经完工了。马洇见刺史夫人只带了丫环、王氏母女和一个护卫过来,便不再想给她们安排了。

        但崔氏坚持道,“开荒一日未完,刺史一日不发话,我们就得不停地干下去。”

        马洇听夫人这么说,便不再坚持,但他说,今天崔夫人带来的人比较少,就一定要给她们找一处好干的地方,这样会省些力气。

        但崔氏有些生气地道,“马大人,难道你瞧不起我们是怎么?我们按刺史大人的安排下来开荒,别人没有的点心、茶水给我们供着,好活儿给我们干着,我们是来做样子的吗?”

        马洇一下子愣了,他没想到刺史夫人会这么说,“那……夫人你的意思是……”。

        崔氏道,“哪里最不好干,我们就去哪里!”

        马洇小心翼翼地再看了看刺史夫人的表情,确认她说的是真的,他声情并茂地感慨道,“夫人,下官……下官佩服之至??!夫人都有如此之决心,都濡开荒大计定会成其大功!”

        盈隆岭,窄而陡峭,杂石遍布,下临深潭,是都濡县最后一块难啃的骨头。马洇本着先易后难的计划,本打算着等到最后集中些壮役上来开垦,他对崔氏道,“夫人,下官实是不忍……但又不敢违逆夫人的决心……”

        崔氏与丫环拉着扶着,与这些人爬上盈隆岭来,就已经出了一身汗。上来一看这里石多土少,遍生荒草,而且岭上连个纳凉的树荫都没有,她很满意,“就是这里了……不行不行,我还要往上走走。”

        他们这些人已经爬到了盈隆岭的半坡,再往上……马洇道,“夫人,你不知我的打算,再往上边,下官都没打算开垦……”

        崔氏倔强地问道,“为什么?”

        “夫人,上边的尽处是一道悬崖,没遮没拦的,风也大得狠!下官以为那里不大牢靠,犯不上冒险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再琢磨崔夫人脸上的表情,最后再次屈服,“好吧,崔夫人,下官的脑筋都转不动了!但你们一定要多加注意,”

        “注意什么?”

        “夫人,此岭本叫压龙岭,因怕犯忌,改成了盈隆岭。夫人请看这道险岭像不像一条抬头的大龙?岭头的崖边有块大石,你们小心些吧!”

        他提议再给他们派些人手来,但崔夫人道,“不必,我们刺史府的人来开荒,你们来人算怎么回事。”

        马洇再一次领教了刺史夫人的倔强,他低头下岭,直到看不到那些人了,这才敢摇头,刺史夫人大概在府上喝茶噎着了!

        李引一上来先看地势,心里也暗自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