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二串一均注 金游世界为什么一直输 tc3分赛车官网 大热 三度白菜论精彩打造 2019年欧洲彩票大奖 中央少儿台播放急速赛车动画片 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彩票 2019法甲转会一览 梦迷解图七星彩梦册 新疆11选5数据 中彩网3d 14场胜负彩规则 特码都督二肖中特 吉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
        感谢罗威那,今天19:00加1更。

        于是,西州别驾吐蕃之行的筹备之事就紧张地开始了。

        这件事谁都信不过,柳玉如等人亲自操办,而且越快越好。因为时间越往后拖,雪域之上就越冷了。

        给郭孝恪和长安的信件,就由苏殷负责,高别驾就一个要求——把他的吐蕃之行说得越必要、越紧迫越好。

        这件事事关西州乃到大唐的声威,西州高别驾的除奸行为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另外再把高峻离开前对西州政务、牧事的详细安排也一并附上,让各方面放心。最后再写上大概的归期。

        柳玉如和谢金莲负责准备高峻和樊莺的穿戴。到逻些城去,一般的棉衣是不成的,风一打就透了,得要皮的。

        她们二人叫樊莺陪着,去了一趟柳中县,在一间皮货店里淘到了两件裘皮大氅。

        店主人对她们道,“这几位夫人们,两件大氅是我店里的镇店之宝,‘集腋成裘’知道吗?衬里都是用高原雪狐腋下那小块地方的毛皮拼接而成的。”

        柳玉如和谢金莲当时就看上了,连价钱都不问,店主说一件三十两金子,谢金莲“啪啪”两下就将金子甩在柜台上。然后再买了两双皮面、毛里的靴子,这才从柳中县回来。

        还有在半路上过夜用的铺盖,一路上不可能想休息了就有店,得做露营的打算。

        她们将护牧队露营所用的牦牛毯子,两件对扣着,将三面用皮线密不透气地缝了,只留一面往里钻人,开口处还加了盖子和拴系的皮带子。

        有人问要做几个,柳玉如说,“给他和樊莺做一个就成,山上风大,一人钻一个睡袋不暖和,两人挤着才行……要是被风刮跑了也有个伴儿!”

        然后再商量随从人员,开始时考虑到西州别驾的威风,说再少也要带十人。后来考虑到睡袋的个数,决定带五个人。

        但是一说到此行的坐骑,高峻就不考虑威风了,“这可不行,就是去拜望一下我义兄而已,去那么多人做什么……随从一个都不带了。”

        因为炭火不能去,樊莺的马也不成,得用骆驼。高峻的牧场里只有五对成年骆驼,算上驼犊子也不过十几,别驾大人舍不得。

        于是,她们给田地城驼马牧场大牧监王允达送了信,不久,王允达就亲自赶了两头体格强健的骆驼送过来。

        然后是路上的盘缠、干粮、水、引火之物,一一都在准备之列。

        高岷和罗得刀从西州赶过来,带来了通关的文书,一份吐蕃地图,一位向导?;勾戳税参鞔蠖蓟す〉目谛?,郭大人同意高峻去一趟逻些城,将西州的事务暂且委托高岷全权处理。

        高峻对大哥说,“此行总要一个月,等我们回来时西州也就入冬了,家里一定要做好马匹越冬的准备,厩房、草料都不能出差错。”

        他还对高岷交待了与刘敦行的相处原则:只要不是大事,就要以和气为上,但事关天山牧、西州利害的问题,就一定要行使长史的权利。

        高岷一一答应下来。

        十月二十日,高峻和樊莺骑上两头骆驼,前往逻些城。高岷、高峪、罗得刀、刘武以及别驾家中的人都到旧村边相送,连婆子也来了,大家挥手而别。

        ……

        黔州。

        刺史高审行最近忙得滴溜乱转,农忙已过,劳力也多了起来,而开荒大计才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严格地说,一入腊月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天寒地冻人过年,那么他还有一个多月的光景好用。

        他天天往下边各县里跑,亲自去看哪个县动作快、人到的齐。有时就宿在县里不回来,那样的话路上太耽误功夫。

        都濡县原县令刘端锐的遗孀母女,从来过一次刺史府之后,好久都未再来麻烦高刺史,她们被代县令马洇安排在崔颖主仆一起开荒。

        虽然马洇对此极不乐意,倒不是多准备几块点心的事,而是这件事太过的窝囊——代位县令,让一位前县令的夫人逼得改变了最初的安排。

        事虽小,但涉关颜面。

        有刺史大人的字迹,他不好有半句怨言,但背了人的时候,马代县令对王氏母女的脸色总是阴沉着的。

        但王氏母女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刺史夫人带着那么多的护卫,现在她们两个几乎用不着在山上干活儿。

        而且连上山的路也不须走了,崔夫人每次上山,都想着让车子在王氏门前停一下——她们连车都有了,这可是刘端锐生前她们才享有的。

        她们要做的就是陪着崔夫人说说话,有时讲一讲都濡县以前的往事。崔夫人也愿意听,感觉自从她们母女来了以后,山上的劳动也有意思多了。

        到了休息的时候,马洇依旧将点心和茶水派人送到山上来,而王氏的女儿此时会帮着丫环,给那些护卫们倒倒茶水、递递点心。

        有一次,在休息的时候,崔氏悄声对丫环说,“你去陪那对母女……再把李引给我叫过来……”

        丫环仿佛猜到了什么事,就愉快地去做了。

        李引走过来,向着崔夫人躬身一礼,“夫人,是你叫小人么?”

        地头上有一块大石,是那些护卫们从地心里推过来的,崔颖就坐在上边,不好叫李引坐,李引就站着。

        夫人道,“李引,我看你年至不惑,还孤身一人……有道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难道你就一直这么傻下去么?”

        李引喉头动了动,回道,“夫人,这事是强迫不得的,但李引仍旧感谢夫人的关心,如果没有别的事,李引告退。”说着就要走。

        “你等等,”崔夫人低声说,“也不听听下文,怎么变得这般急躁!”

        她向李引示意自己的小丫环,“你可不能糊涂了,我私下里问过她的意思,她是有这个心意的。若是你想好了,便给我个话,我替你与她说……”

        李引道,“多谢夫人,只是李引无房无产、无功无名,又大过她二十来岁,我不能害了一位姑娘……但小人还是谢谢夫人关心,此事就此做罢吧!”

        崔夫人停了一阵子无话,看看李引又要走,才道,“你只要踏实做事,功名田产都不是难事……而且你曾对我们有过救命之恩,即使以前你……但往事已矣!我也不想再追究了!”

        “多谢夫人!小人以前确是行径不端,小人脸上的刀疤便是我自己所留,提醒我是个什么样的丑恶之人!但此次到黔州从军,小人便决心改过从善,要以笃行弥补深重罪孽……但婚姻情感之事就不敢再想了。宁可错过,也不想将就。即使卑微,也不再做个蝼蚁。”

        “可是男子汉大丈夫,是有延续子嗣的权利的!”

        李引已经再度对夫人深施一礼,回到那些护卫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