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电子竞技直播比分 马耳他的幸运飞艇 顶呱刮怎么看中奖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万能娱乐平台炸金花透视挂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的 6场半全场如何算中 排球网架 河内5分彩网站 英超积分 任我发六肖中特 双色球17051英豪红球 中超第一轮
        须知吐蕃松赞可是看在文成公主的请求上才派兵来助高峻的,高峻万一有个处理不好、被纥干承基钻了空子、两边发生了龌龊造成了伤亡,那又是一个怎样复杂的结局?

        可结果却是,吐蕃三千驼兵很快就被毫发无损地打发回去了,而纥干承基被擒了,此刻就拴在门外?!玖?uarr;九△小↓說△網】

        哪知高峻说,“大哥你多虑了,这不都好好的?胜败只看表面的兵力对比是不行的,还得看人心啊。苏伐盘踞丝路虽然得势,但他内心是惶恐不安的,早就是惊弓之鸟。沙丫城撒而柯不得人心,我们攻打此城时,城外百姓没有一人助他。但你再看看现在,人人踊跃参加筑城、做工、挖矿,不可同日而语呀。”

        郭待诏深以为然,高峻又道,“你再看看阿史那社尔,原来浮图城受气的时候他在哪里?也没见他跳出来一次给浮图城撑门面??赡阍倏纯凑獯?,我看他的表现不亚于你我兄弟,完全是大将之才!”

        “还有我夫人丽容,和苏夫人,大哥你可曾想到,就是她们两个女子,在焉耆城南门拼死守住了吊桥,不然我们岂能安心在前边开仗?”

        苏氏被高别驾夸奖,有些不大好意思,她想起当时的情形,捂着胸口说道,“可不是,那时我连个空吊桥都拉不起,丽容在城下对付奴必亚,眼看着龟兹五百马队就冲来,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但是我在城头,看到高大人的红马从黑夜中冲过来,就什么都不怕了!”

        丽容看着她笑,让苏氏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的有些多了,她止住不说,听丽容道,“谁又能想到原来使奴唤婢的一位太子妃,会手脚步麻利地从城上丢枪下来给我呢?”

        苏氏低声道,“这与什么妃没关系。”

        丽容连连道,“对,对,哪儿有关系!都是与峻有关系的缘故。只要他带着,人人都是好兵!”正说着话,门外有人通报,浮图城少城主雉临和奴必亚来了。高峻说,“快请进来。”

        雉临和奴必亚这次是随着高大人一起回来的,之前高峻忙着布置沙丫城防务,一直没有功夫与他们说话。奴必亚心里十分不安,想想自己在焉兹城放火夺桥之事,恐怕高别驾要找她后帐。

        奴必亚遇到雉临,便不再想什么龟兹,在城南的沙陵上,当雉临冒着危险独自一人、迎着新合城一千马队冲过来的时候,她就受到了极大震撼。

        能有个男人为她不怕死,有的人一生之中也遇不到一个。

        在龟兹城里,雉临被困木笼跳着脚地大骂苏伐,就是为了激怒他,一般的人也是不敢的。奴必亚知道,雉临当时就是想让她下决心跟着他走。

        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之下,两个人走得了么?生死还两说着呢!但是雉临就那样做了。

        东来的一路上奴必亚还在寻思,高别驾会怎么对自己呢?在城外看到了丽容和苏氏之后,她的这个担心就更强烈了。但雉临在前面走,她怎么能不跟着!

        雉临说,“你别怕,我会拼死保你的,我让我爹、让田地城驼马牧场的牧监王允达大人都去找高别驾给你求情,一定没事!我知道王牧监和高总牧监的关系很好,而我和王牧监像亲兄弟一样,他也会替你说话的。”

        就这样,奴必亚让雉临拉过来了。她看到高别驾、郭将军、樊莺、思晴、丽容、苏氏都在场,就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高峻道,“恭喜少城主,你不但冲锋陷阵、拔城夺寨,还顺带夺了我最好的女仆过去!以后你走在路上小心我那些护牧队打你的闷棍!”

        奴必亚一听,就放下心来,不好意思地道,“高大人,可我烧了焉耆城粮草,又险些伤了你七夫人丽容……”

        别驾笑道,“不妨事……反正都是自家东西,烧了也没妨碍别人!丽容你就算真伤了她,我看在少城主面子上也不计较。”丽容听了,假装生气。

        从酒桌上下来后,樊莺、思晴、丽容便和苏氏再回住处,一屋躺了两人,苏氏才想起道,“高大人喝完酒回来就没处住了,”

        丽容学着高峻在酒桌上的口气道,“不妨事……反正都是自家东西,好在不妨碍别人!”

        在对面屋中的樊莺和思晴听了不由得暗暗担心,因为她们都知道,远在山阳镇的柳姐姐是极力反对苏氏进门的,但是看丽容的意思,却是巴不得立刻把苏氏拉进来似的。

        两人叹了口气,对以后家中是个什么情形猜也猜不透。

        高峻一宿都没回来,与郭待诏一直喝到天亮后,才被人扶了、醉醺醺地进屋躺下,高峻人都动不了,还躺在床上说,“马…..马呢,该去山阳镇了!”。

        回到牧场村之后,高峻去山阳镇的想法再一次耽搁下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大事,他绝对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因为这件事是冲着他来的。

        浮图城的大汗阿史那薄布,手托着浮图城兵马大印到牧场村来了。雉临和奴必亚回城后,向阿史那薄布说了龟兹战事经过,阿史那薄布听罢,闭了眼睛想事,于是就有了这个决定。

        他的这些人马在浮图城,多年不打仗,每天还要操心他们的吃喝拉撒,原来有一万人早就让他不堪重负。前些日子在和天山牧的别扭中,一万人马被高峻削去了两千人,还剩下了八千,那时他还有些心疼。

        这次他派四千人出去援助西州,一连几个月家里只剩了四千人,这才显出了人少的好处来——心静了,原来那些人马吃一个月的粮草,够这四千人吃两个半月的了!

        舒心的日子才过了两三个月,又有两千人马得胜回城。这时阿史那薄布再看他们就止不住地心烦,这简直就是一群蝗虫啊,啃得人心尖都疼!再说与西州搞好了关系,这六千人都显得过于的多了!

        他亲自到牧场村来,一手交帅印、一边对高别驾说,“人我是不想再管了,再说以后还分什么你我,人马我不要、浮图城并入西州就算了。”

        他想明白了,自己已老,儿子胸无大志,得了奴必亚就是人生中的大胜。这种情况下手中握兵就不知道以后会招谁烦气。他想,怎么不是一辈子!识些时务、安安稳稳地过两年、再抱上个大胖孙子难道不好吗?

        高峻赶紧找郭孝恪,把郭都督请到牧场村来,因为这件事他可定不下来。

        郭孝恪一纸奏章送往长安,坐镇长安的长孙无忌估计也要速报并州太子李治,然后再往高丽前线转送。等奏章返回来、在时间上还得些日子。

        但是高峻就走不了了,因为郭都督让他至少先拿出个计划,这些浮图城的人马要怎么安排。樊莺、思晴和丽容听他坐在家里唉声叹气,拿不起精神,知道他在想山阳镇。

        可等着郭都督的奏章从高丽前线返回来,再按章落实,那又要等上多少日子!

        樊莺说,“你还不快点儿干正事,我估计着那边八成都已经生了!你早干妥贴了,我们好早些去山阳镇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