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3d精英彩票心水论坛 体彩7星彩18061 pk10牛牛稳办法 0k000澳客网 湖北11选5最大遗漏号 辽宁快乐12选5选号技巧 三分彩是什么彩票 重庆快乐十分区间走势 刘白温三肖中特期期准 香港赛马会年资料 安卓11选5软件 闽乐游百人牛牛规律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技巧 云南11选5彩票控 nba球星高清壁纸图片
        雉临怒道,“你们城都丢了一座,人马死伤的数都数不清了,怎么还有心情取笑我们。”有人喝道,“大胆,看来得给你吃些苦头才肯服软!”

        奴必亚慌忙道,“大王……不可??!沙丫城危急,也许眼下已经落入了高峻手中,我们至少还可拿他换回沙丫城的……”

        雉临怒道,“枉我真心对你,不惜舍死跟你来,原来你都是虚情假意!你这恶毒的女人,在我身下时怎么不一刀插死你!”

        奴必亚被他辱骂,无法辩白,只是面红耳赤,低头不语,眼泪却流了下来。

        苏伐哼了一声,暗道,“我不但丢了康里城,还丢了一个得力的手下。”适值外头狂风大作,乌云铺了整片天空、又有雷声似要下雨。苏伐道,“把这只好斗的公鸡给我找个笼子关了,放到外头淋上一淋、给他降降火气再说!”

        屋外雨点子“啪啪”敲打起石板地面,落下来竟然裹了两成的沙子。有军士捂头躲避。奴必亚抬头道,“大王……”她见到苏伐严厉的目光,“大王,我愿意到外面看守,防止他逃脱!”

        “也好……来人,马上修书一封送给那个高峻,让他离沙丫城远一点儿,再退出康里城,不然我砍了浮图城这位少城主,到时看他怎么与阿史那薄布交待。”

        雉临一边被人往外推着,一边寻思,不知高别驾肯不肯拿城来换我,估计着不大可能。他被人推推搡搡到了王宫旁边一座小院儿,果真有个一人高的木笼。

        他被人冒着大雨推进去、再用铁链子锁了。人们飞跑着躲雨,一会儿一个不剩。雉临的身上一会儿就湿透了,后悔不该听信了奴必亚之言。他睁开眼,看到木笼边有个女子也同样淋得浑身湿透,是奴必亚。

        雉临道,“去躲躲吧,我又跑不了。”奴必亚没动,“你还担心我?”

        “我担心你做什么,只是恨你不起来,”他叹道,“都说我身为浮图城的少城主,什么女子没有!谁知我看上一个,就让高峻那小子搅黄一个??瓷弦桓?,就让高峻那小子搅黄一个。总算得手一个,却是你这个女奸细,害得我把命都丢了!”

        奴必亚说,“我必不让你死,不然我也不活了。”

        “谁还信你??!”

        奴必亚委屈十分,天黑雨住了还不走,她不知从哪里端了热水、饭团来让雉临吃喝。再拉了两片草帘,一片从木笼间隙塞进去给雉临,一片自己在木笼边贴着笼子铺盖了躺下。

        雉临若有所思,听她说,“龟兹城外高别驾也该收到信了,如果大王拿你去换城,你就死不了。如果高别驾不换、或是大王敢改了主意,我就拼死也放你走。”

        雉临相信了她,说道,“那么你也随我逃出去,我拿命担保高大人不杀你。”奴必亚嗯了一声,“大王不杀你,我就不与他翻脸。”

        两人隔了木笼,把手拉到一起。雉临感觉她将一把钥匙塞到了自己手里,“到时我去引开人,你自走就是。”

        “你不与他翻脸,是不是就不与我一起走?”奴必亚不说话。

        天亮后苏伐不知忙什么事,一次也想不起这里还关着个雉临,院子里偶尔有个人探下头,雉临找个机会再把钥匙塞回给她,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傍晚时她再把钥匙塞回来,对他说,“白城五千援兵到了,到时进进出出的人多眼杂,我们依计行事。”

        两人正说着,就见苏伐领了几个人,前呼后拥地进来,大声对笼中人道,“只拿你换座城就不划算了……除此之外,你还要给你爹写封信,只要他同意与我里应外合共谋大事,我必放了你!”

        哪知雉临在木笼里跳着脚地大骂苏伐,“你是我孙子,我就是你爹!”奴必亚吓得脸都白了,不住地以目示意他消停下来,但他就像看不到。

        苏伐大怒,何曾有谁这么骂过他!“把他给我拉出来、先把牙给他摘了!”几个人应了一声,恶狼似地扑过来。

        但又有人飞快地跑来,向苏伐回禀道,“大王不好了!不好了??!白城援兵在城外大营的粮草让人烧了!”苏伐大惊,与众人抬头望去,黄昏的城南天空里浓烟滚滚!

        连苏伐在内,一帮人跑了出去。城内城外一片混乱,黑下来的大街上,有许多人挑水、提桶赶去救火。

        身边再无外人,奴必亚想都不想,对雉临道,“机会难得,你快走吧。”她知道雉临刚才激怒苏伐,就故意的,他想让她也走。因为她说过,“大王不杀你,我就不与他翻脸”的话。

        但是,西州有她立足之地吗?她曾经在焉耆粮草场放起过冲天大火,曾经要谋取焉耆城、持着匕首要杀死西州高别驾的七夫人。

        雉临用手中的钥匙打开铁链,从木笼中跳出来,拉了奴必亚就走,“信我就与我走,要死死到西州去,总归我陪着你就是!”奴必亚被他硬拉着,身不由已出了院子。

        在院外的短巷里,一下子跳出来四五个手持铁刀的龟兹军士,“果然大王想的周到,看你们往哪里跑!放跑了你们,岂不是丢了一座城!”

        他们喊叫着围上来,把雉临和奴必亚吓得魂飞魄散。因为很快便会有更多的人涌到,他们再也走不了了。奴必亚一推雉临,“你走!”但雉临手抓着她不松,脚下也不动。

        忽然有个黑影从旁边的高墙上飞身跃下,落地无声,只是刷刷几剑便结果了这些人的性命。两人愣怔着,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

        那人开口正是樊莺,“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换上他们的衣服,也提上两只桶混出城去!”奴必亚有些不信,“还……还有我……我吗?”

        雉临已经伏下身去扒那些人的衣服,“当然了,这位别驾三夫人金口玉言,整座西州谁都知道,她都发了话还能有假,我们都不必死了!”

        ……

        两人走后,樊莺在龟兹王府再放起一把火,却不从正门出去。她趁着天黑蹿房跃脊,却是往城西,转眼上了城墙。这里是防守最松懈的地方,此刻原本不多的守军都跑下去救火了。

        她站在城墙上望了望龟兹王府方向,那里也是一片火光,到处人影晃动。

        她奔到一处城垛口处,探身看向城外,那里斜靠着一棵两丈高的树干,这是她和思晴好不容易才弄过来的。

        樊莺看到思晴在底下朝她招手,两匹马也在那儿。她施起轻功,跃出垛口、踏着树干转眼到了地下,与思晴两人翻身上马,驰入了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