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七乐彩走势图近二百期 河南22选5开奖今日 3d试机号与开奖号的关系 江苏体彩网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假的 腾讯欢乐斗地主免费下载 福彩3d跨度走势图连线 14场胜负彩开奖结果奖 天津快乐十分中七个号 甘肃泳坛夺金玩法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死灵象棋 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免费试料一一码中特 内蒙古11选5快选走势图基本
        高尧奔着柳玉如而去,当了众乡亲的面在她脸上亲了几下,笑道,“嫂子,长孙大人陪我来的,有哪个大胆敢欺负到你们头上,长孙大人一定会替你们出气。”

        柳玉如、谢金莲、樊莺,释珍纷纷与长孙大人见礼。长孙无忌已经知道事情的头尾,当时沉着脸道,“乡亲们正好在这里,你们帮着算算,重起这座院墙和院门花费了多少?当真要一文一文地让邓州程大人赔过来。不够就罚他俸禄!”

        柳玉如偷偷一推谢金莲的腰,谢金莲站出来道,“大人,这事事关我家,小妇人从头至尾都见着的,让我说。此院起于大业元年,到此时已经四十二年了。柳姐姐的祖上因跟随文帝有功,受了许多的封赏,晚年时在这里起屋养老,这院子很不平凡。”

        长孙大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谢金莲,他认得这是高峻的二夫人,看她年纪二十几岁,跟了高峻才有几年,怎么就知道别人家四十几年前的事情。

        柳玉如本来是有这个意思,知道谢金莲的帐目上要比她们这些人清楚,正该好好讹程公子一些。谁知她一下子扯出去这老远。柳玉如也不制止,任她胡说下去。

        “柳姐姐的祖上是不缺什么钱的,我听姐姐说,当时这两扇大门用的是上等的百年檀木,一扇便值十两金子。门上的两支环子也是足金做成的,每支又值十两金子……”

        程公子一听,她这扇门还未说完、就说出去了四十两,他有些急眼,叫道,“你吃蒸饼还是怎地,不怕金子硌了牙口!”

        长孙大人的手下喝道,“住口,让你吱声了吗!”程公子一下子禁声。

        长孙大人也笑着道,“我早听说高别驾的家里有极能管帐的,原来是你。你只管说,不必有什么遗漏。本官定要他从头赔给你们。”

        谢金莲接着道,“门轴下边各有一只金碗子、为防虫蛀了门轴,也为的是图个吉利、开门见金,一只也正好是十两。这道大门总共六十两,图的是六六大顺。多年以来镇中人谁人不知?只是乡亲们和善、也兼着柳姐姐的祖上与人为善,虽然这里多年不住人,但我们姐妹们来时特意看过,金子一点不少的。”

        丁大哥、丁大嫂起头回应道,“正是实情!小人们做证!”其他人也纷纷说是。

        金莲又道,“但这些人一来,明为要帐,却故意一齐挤到门上不走,把大门一下子推倒了。天黑,我们姐妹吓得躲到了屋里去,但是再出来时,这些东西一件也没有了!”

        丁大哥又道,“正是,后来我们替柳夫人帮忙时,发现两扇门早不见,别说门上面的金环子了,金碗也没有。只好随便找两扇门顶上。”

        谢金莲又道,“门框也是上好檀木,也没有,总值得了十两……金子。”柳玉如示意她,够了,已经超出了十两来,别太过分。

        谢金莲会意,再说,“连夜有左邻右舍共十二位大哥帮忙,从亥时到卯时,四个时辰、每人每时辰工钱十钱,共四百八十文。砖石费用有三百文。点灯两盏,耗灯油三文。我们烧水柴草两文、泥水钱就无法算了,但我们总该办上三桌,请这些好心人们喝些酒,少不了每桌又要二两银子……”

        长孙无忌回头看他手下,早有人把总帐递上来,“大人,总共是金七十两、银六两,大钱七百八十五文。”

        长孙大人对释珍道,“在当阳县的地面上谁敢寻西州高别驾家里人的晦气,绝不能饶过他!你先将程刺史的公子请到县衙去,让他派人回去拿钱,只要一文不少地送到柳夫人的手上,我便不再追究他滋事之责。你要见钱放人,不得有误!”

        程公子叫道,“可她们还欠了我六十两呢,是不是可以抵消!”

        樊莺道,“我和柳姐姐什么时候欠过你的,欠据有没有?难道是谁在邓州的酒店里吃个蟹、吃出来金子都是你家的?”

        谢金莲也道,“我们抽个时间去凉州时,一定告诉李伯父,就说邓州是个好地方,那里的蟹黄都是金子……长孙大人你帮人帮到底,把我们的李伯父派到邓州去吧!”

        樊莺道,“不方便的话,就把俺公爹派去也成,在黔州那个穷地方做刺史怎么比得上邓州,怕是他干到致仕、怎么也凑不齐六十两金子……”

        程公子脸上一片蜡黄,这二人话里话外就是在向长孙大人说,他爹程刺史在邓州为官不良。他只求着早早清帐,别在这里耗着了。此次去长安,程大公子的黄白之物带了不少、但花费也不少,不知道在这里凑一凑还够不够。

        长孙大人乐得不花钱卖个人情,而今天的事,很明显的,那些乡民们都瞧不惯程公子的做派,他就是匿着心眼子拉偏架,也不会有人有意见。于是喝道,“拉他下去找钱,三日为限,过一日、一两金子打他一鞭!”

        释珍此时还怕什么,喝令手下上前,链子一锁将人拉起就走。程公子嚎叫道,“大人,我这就去凑足了,请求免打??!”

        丁大哥和那些乡亲们哪里见过这阵势,往常在当阳县一个看门的下来,跺跺脚恐怕成片的门楼子都倒了。

        如今一位邓州刺史府的大公子,被高别驾的谢二夫人小嘴一阵编算,原欠六十两金子说没就没有了,反倒还欠了七十两,而且还有零有整!而自始至终,那位漂亮的柳夫人一个字都没有说呢!

        释珍带人走后,长孙大人对这些乡民们拱拱手,“列位,本官今天到山阳镇,是奉了散骑常侍褚大人之托,来看望柳、谢、樊三位夫人,也未带酒,只带了一坛……大家且回,柳夫人随后怎么酒饭答谢,就请听音罢!”

        众人听了也散去。

        高尧来的一路上得到了长孙大人的细心照顾,对他颇具好感。但她发现大嫂柳玉如似乎对长孙大人有些冷淡,不知道为着什么。

        她有心从中活跃气氛,待人们退去后,便拉了柳玉如的手问道,“大嫂,可知长孙大人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柳玉如道,“不会是又一壶醋吧?”

        高尧奇怪道,“咦?你怎么猜得这样准!只是不是一壶,而是一大坛!”

        此时,当阳县的县令听说赵国公长孙大人就在山阳镇,慌忙跑过来相见。来了一看,长孙大人一行人就在大街上,也没人往院子里请,便自作主张道,“大人远道而来,不如就到院中说话。”

        哪知柳玉如道,“太爷,只是我的院中只是姐妹三人住着,再无一个男丁,这么多的人进去多有不便……”她话中有很明显拒客的意思,又让高尧一阵奇怪,堂堂的长孙大人,连祖父对他都十分客气。

        长孙大人恍然道,“正是正是,随从人等不要进去了,只在院外面候着。但本官来时也受了阁老所托的,他一定要我代为进去看看,看院子哪里不完便,还要有劳县令大人代为修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