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六合图库资料网站 广东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体彩快中彩 2019北京pk10官网网址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 3d直选组三选号法 一块十三水微信群 江苏e球彩胜平负走势图 三肖中特期期准铁算盘 pc蛋蛋QQ群账号 快乐十分开奖结 彩票娱乐城百家乐 快速赛车3 排列五走势图(2019年) 杭州卡维尼电子游艺有限公司
        关于蝴蝶琴,褚遂良还真没听皇帝多说过什么,也没有察觉到皇帝有什么不高兴。  这架琴是怎么到了皇帝手里,褚遂良是清楚的。既然高阁老相问,褚大人说:

        “陛下对这架蝴蝶琴说过的话,都不如针对高别驾抢走他的那把琵琶多。蝴蝶琴是高别驾送给他五夫人的,又被审行大人抢下来送了陛下。这就是一抢还一抢,陛下的气早消了!”

        他既没说实质性的问题,也没说得轻描淡写,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蝴蝶琴的来历,高阁老的那些儿子、儿媳妇们,甚至是柳玉如和崔嫣都是第一次听到。高审行的几位兄弟们暗道,“原来如此,居然抢了儿子的东西到皇帝那里买好,难怪去了黔州。”

        而柳玉如和崔嫣听了也寻思,“原来如此,如果不是褚大人无意中说起,峻在疏勒所做的这件事情就被他给埋没了!”崔嫣虽然没有见过这架蝴蝶琴的模样,但是心里也是一热,原来峻在去疏勒的途中还在想着自己,她在席间就想念起高峻来。

        又有人道,“阁老,长孙无忌大人到了!”阁老再也坐不住了,与褚遂良、樊伯山、以及屋中的所有人同时站起身来。

        西州牧场村。

        高峻这些日子只是被李弥的出现吓到过一次。一是惊讶江夏王居然又把他放了出来,二是李弥居然半夜里闯到了苏氏的内室里去。

        苏氏的身份能让柳玉如第一次见面就大闹一痛,这对高峻的触动已然是不小了,因为柳玉如从来没有像这样对他拉下脸来过。

        苏氏的身份是废太子妃,她的际遇先就事关了皇家的脸面。万一她在西州有什么闪失,那么自己无论对谁都是不大好交待的。

        苏氏是来西州投奔自己的不假,但是他还没有胆子大到没有旨意便朝她下手的地步。再说,谁会无缘无故地下这旨意。现在,苏氏只要在牧场村不出什么闪失,也就谢天谢地了。哪天她在西州呆够了,自已回哪里去才更让他省心。

        李弥夜里闯进去的用意,经婆子一提醒,高别驾就更吓了个不用说——他就是想让自己抖落不清楚。

        眼下夫人们都去了长安,而牧场村也一下子走了不少人,苏氏在旧村里独自生活是不是不大安全?他想过把她接到自己的家里来,至少有婆子出出进进,晚上时她在一楼,自己在二楼,有事能够及时性照应。

        但是这主意马上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黑达离开后,护牧队的力量一下子削弱了不少,他想起在雅州海眼收服的鲁小余。他的身手是不错的,稍加指点就是一员悍将。

        而且,鲁小余这人很衷心。第二天,他就让人在苏氏院门边建了一座门房,把鲁小余派过去。又再三叮嘱菊儿和雪莲,每天必得有一人陪着苏氏,再加上旧村巡视的护牧队,他这才放了心。

        高峻没有想到李弥能复出,江夏王能放过他,如果他不再招惹自己,那么自己也不大可能盯了他不放,一个身败名裂的长史就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现在,他一面加紧训练丝路巡护力量,一面派人打探李弥的下落。

        李弥被人从旧村追出来以后,夺路跑到牧场里,看到高峻的炭火就与另一匹马拴在一起。他早就学乖了,胸口上挨过的那一蹄子让他没敢去动炭火的缰绳,直接解了另一匹马飞身上去,经牧场到新村、不辩方向往交河县跑来。

        一直到新村时身后还不少的人在追赶,李弥哪敢停留,没命地打马。到了交河县时已经腹中辘辘,街边不是没有小店,但此时已经不是他在成都府城外的裁缝小店,可以用五两银子买一件袍子了。

        他从樊大人的随从那里偷来的银子,一文不差地都扔给旧村的客栈老板了。李弥在饭店的门外直咽唾沫。有心趁黑闯进去抓两块白花花的蒸饼就跑,怎奈里面的人还不少。

        正好又有四位交河县的差官从里面打了饱嗝出来,听一位手下道,“捕头,我听说你妻妹丽容去了长安,那样的话高府少夫人的身份就得到确认,连你这位姐夫的脸上也增色不少。”

        捕头道,“我妹夫是堂堂的西州别驾,白纸黑字的婚书在那里,还要怎么确认!”又说,“走,我带你们去丽蓝的旅舍去泡个澡!”

        李弥暗暗随着他们,见他们进了温汤旅舍的大门,看得出在交河县也同样少不了高峻的耳目。他无奈地骑上马,出了交河县。

        没有银子,在城里寸步难行。

        凌晨时分,在交河县北八十里的龙泉馆生了一起入室抢劫的案子,一家由夫妻二人所开的面馆被人踹开了房门闯进去。男主人拼命挥舞了菜刀抵抗,被对方一招制伏。

        来人不但抢走了柜台里一天的、总共五十四枚大钱的收入,还把锅里的剩面吃了个干净。所幸没有人员伤亡。龙泉馆地处三不管处,这夫妻二人也没有报案。

        天亮时,在去往浮图城途中、金沙岭上的“接济客栈”也生了抢劫,店主人的一盘蒸饼被抢走,另有散碎银子三、四两被抢,店主人被打伤。

        ……

        连日来。高府在西州的八位新妇回到长安的事情被街谈巷议,那些家丁们出去后,对这些女子们容貌的、添枝加叶地描绘让人们心痒难耐,兴禄坊的大街上,那些走来晃去的人更多了。

        褚遂良回去后,不可能不与皇帝说,皇帝都有了到高府上去看看的想法。虽说他印象深刻的西州别驾没有一同回长安来,但他的家人到底长得什么样子,皇帝的好奇心还是有的。

        不过,他听说这些日子,朝中有些好大臣都去拜望过高俭了,但是能够一睹芳容的人除了褚遂良和长孙无忌之外再也没有,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按理说,皇帝对于底下的大臣过从甚密是很敏感的。但是这一次,皇帝却没有什么表示。反而在朝堂上,对那些去过高府的手下会问上一句,“看到没有?”

        皇帝不信,高峻的七位夫人会都是那样的出色,褚遂良和长孙无忌所说,多半是添加了水分的。这天,太子李治来给他请安?;实鬯?,“高俭身为太子少傅,你有些事要多多问一下他的看法,就是到他家里去也是可以的。”

        这又是件不同寻常的事情,太子结交大臣历来被人诟病,皇帝也不喜欢,但至少这一次分明就是在鼓励。李治回到东宫,左思右想、右思左想,最后决定到高府中去一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