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北京快乐8提前预测号码 北京赛车pk10牛牛打法 福彩3d字谜 内蒙古快3中奖号 新疆35选7规则 11期平特一肖 买彩票倍投对中奖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最近30期 彩经网走势图大全旧版 陕西十一选五前二走势图 娱乐电子游戏平台 天空网tk今晚特码 新疆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天津时时彩购买时间
        柳玉如这一次由鄯州出来真是收获颇丰,不但弄清了父亲与崔夫人的关系、害父亲的凶手也初步锁定到江夏王府长史李弥的身上。ω 81δ中文 网更重要的是,她与高峻的关系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飞跃。

        一直以来她就像一抹浮萍,在水面上动荡起伏、身心不安。这下好了,她可以不再当自己是侯门隐藏着的、苟且度日的罪人、不再是有名无实,而是实实在在的西州别驾、天山牧总牧监、丝路督监高大人堂堂正正的夫人!

        她要急着赶回西州去,要在西州的家里面好好的体会一下,今后的生活,在心安理得的情况下是个什么样子。她要好好地对待崔夫人、还有妹妹崔嫣、还有家中那些其他的姐妹们。

        西州牧场村,并没有因为高总牧监的不在而停下脚步,牧场中收购越冬牧草的事情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高岷领着黑达等人去乙吡咄6部之后。刘武按着周谯转达的高总牧监的吩咐,叫万士巨代管了柳中牧牧草收购一事。

        这在贾富贵和王允达的心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按理说,万士巨在去年因为这个差事已经让高峻狠削了一顿,那么今年他再被安插到这件重要的事情上来就有两个原因:一个说明这是高岷临走时的意思,他毕竟比高峻更为老成持重,不得不考虑到岳青鹤的因素。另一个也说明,有关高峻总牧监下落不明的事情,八成也就这样了,随着时间的久远一定会成为定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那么,一个刘武又有何惧?一切还不是重回到老路上去了!为此,贾富贵再依着去年的法子,三番两次地请万录事赏脸,要在一起聚一聚。

        万士巨来者不拒,有请必至。他酒量似乎见涨,但是胆子却小得很了。贾富贵在桌子底下给他塞过去的硬货,都被他不动声色地推了回来。不过万大人的态度却没多么坚决,总是说:好好把住牧草的质量,本官不会亏待你的——都是老熟悉的人了。

        刘武也没闲着,太仆寺公函到西州,要将辽东战场上缴获的一万匹战马扩充到大唐各地的牧场中,而天山牧分到了五千匹。郭都督接到分函后立刻到了牧场村,但是刘武大人在这件事情上十分的坚决:他不要那么多,只要上一次从蒲昌牧调走的那些马匹。他对郭都督说,战场之上有些损耗也不大紧,有多少再送回来接着养起来就是了。

        郭都督不解,刘武大人悄悄说,“这是高大人的意思。”

        郭孝恪问,“高大人……据本官所知,这五千之数正是高岷的意思,怎么又不要了?”刘武道,“是总牧监、而不是代总牧监……”

        郭都督手点指着刘武道,“我就知道,高峻一定和你有过交待!不过我也不深问,由着你们闹去。”他知道高峻不想拣这个人人可见的便宜,那也不算什么本事。不过,要回蒲昌牧原来的马匹就理直气壮,而且那可都是品种纯正的好马。

        于是,原本由蒲昌牧拉走的三千匹马回来了两千四百匹。刘武召来了蒲昌的两位牧监,让他们领马。厩房不够用,就将原来充进去的马匹拉回到柳中牧场来。这样,柳中牧所有的马厩都暴满了,牧草的事情急在眼前。

        高审行这些日子像是个可有可无的局外人。高峻杀去乙吡咄6部之后,长史的表现真是一大败笔。他写去长安的两封不大沉稳的信件,对于父亲的判断力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不然事情不致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有时静下来时也想,若是那个时候自己坚决地支持一下高峻,那么今天他在西州会是一个什么体面境况?

        高审行猜得出父亲在长安,此时心里也不会有多舒服。因为他们父子的所为,高峻的成功越显得是他高峻自己的事情,与高府关系并不大。这从皇帝陛下对高峻大加封赏,而对在西州的高府其他人不闻不问就能看得出来。

        李袭誉荣升凉州刺史,那是高峻的老丈人,按理说他这位西州的长史正该顶替上去任这个别驾的。但是没他什么事,反倒是高峻越他而过、顶到别驾的位置上去了。有时高审行一想起来,内心之中除了有一丝丝的不忿之外,还会解气地说,“怕什么,别说他做了别驾,哪怕做到了刺史、都督,不还是我儿子!”

        崔颖照例对高长史客客气气,在人前的礼节上面面俱到。但是在高审行看来,在她的客气之外总多了些什么,那就是漠视。

        崔颖和她的女儿崔焉一样,认定了一个男人就轻易不会转向,但是当这种人感觉到受了欺骗之后,冷陌就是由心而、绝不是装出来的了。

        高审行在处理这类事情上,与处理外边的事情是同样的毫无办法,感觉家中的那几位儿媳们对自己的态度也是如此——客气中透着疏远。在他看来,这些女子们当着他的面规规矩矩,估计一转身就撇嘴也是可能的。

        他无心政事,想到过求父亲活动一下,让自己再回长安,随便到什么衙门里有个不大显眼的职位就成了,但又不大好开口。

        有一次对崔颖提起来一次,崔颖说,“可以啊,老爷你官场上的事情我不该多嘴……但是眼见着家里这么多儿媳,高峻又下落不明,我就不好也走,要走你走吧。”

        高审行恨恨地,不再提走的事情。这天傍晚,他从牧场中出来没有立刻回新村的家里,而是踱到了旧村村头,站在那一片已经郁郁葱葱起来的桑林边呆。

        他在思索一直以来都没有个正解的问题:他由一位初到西州、风风光光的长史,走到今天狗都不理的这一步,与高峻形成了明显的对比。那么在二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丫环菊儿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在长史的身后。她虽说新婚,但是现在的样子在长史看起来就像一个怨妇。她站在早已经路静人稀的树丛下对长史说,“老爷……菊儿多日不见你,不知道可不可以到我家中一坐?”

        高审行的腿像是不再是自己的,他“哦”了一声,又心虚地问,“高白……可曾回来过?”见到菊儿幽怨地摇了摇头,高长史鬼使神差地就随着她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