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期神七是特码 计算器竞彩足球胜平负 河南风彩22选5号码走势图 快3出111下期出什么号 我一朋友破解私彩 北单总进球新浪爱 香港白小姐四不像彩图 澳门赌桌上限是多少 江西快三计划 浙江体彩6十l走势图原网页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九龙心水高手论坛网站 福建体彩31选7大星彩票走势图 乔丹打篮球比赛视频 体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坊正的声音极为不自在,话一出口也不那么硬气,他对坐在那里的高峻道,“他们都是坊间住户,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你为何叫他下这样的狠手?”

        高峻道,“不愧是个坊正……尽拣有理的说。告诉你吧,因为他们来意不善,打他们一顿是轻的!这家人正在暗处,你身为坊正不思相助也就罢了,为什么不辩是非来帮一个欺人的屠夫,难道是你背地里受了他什么好处?”

        不等坊正狡辩,高峻又对翟志宁说道,“翟卫士,以后再遇到这样不讲理的人,你就不要客气,总之不能让你的主人受人欺负。如有处理不了的事情,无论涉及到州、府、县、坊的哪一个人、什么样的官员,你只管写一封书信送到西州,两地再是遥远,高某一定会亲自赶来替你们出头。”

        坊正吱吱唔唔,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半晌才又问道,“你……你到底是谁?可知道他们的身份?”

        高峻道,“在下西州别驾、天山牧总牧监,大唐丝路督监,他们的身份我也清楚得很。但是我也要请你弄清楚——这家人由长安迁徙至此,便已经受了惩罚,有哪一份公文上说还要受你一个屠户的气!”

        坊正闻听大吃一惊,他知道对于李承乾这样的人,越是高官越不敢跑过来亲近,生怕引起风言风语、惹火烧身。而这个人说了一大串的名头,只有最前边说到的别驾一职是他清楚的,这是仅仅低过一州刺史的官职。不用说,他后说的那些职位更是自己仰着头都看不到的了。

        高峻又道,“本官正四品上阶的官职是皇帝陛下亲口封下的,那就更不能眼看着皇帝陛下的儿子在荒乡僻壤受人欺负。”他指着李承乾道,“殿下虽有错误,但仍然是皇帝陛下的儿子,这个难道你不知?”

        他对李承乾道,“殿下,你只须在这里闭门思过,其他人谁都不必怕。本官虽说不能时时在这里,但是我会每半个月派人到这里探视。你们只须把欺负过你们的人给我记下,其余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翟志宁道,“高大人你放心,以我们现下的身份绝不会招惹别人。有了你这句话,谁要想再找便宜,也断断过不了我这关了!”

        坊正知道,以黔州一座下州刺史的品级也不如这位高大人的品级高,人家在黔州地面上讲出这番话来就不是凭空吹牛了。再说,直到今天他才看到了翟志宁的真本事,不要说有一个西州别驾肯替他们出头,单单这个姓翟的就已经极为厉害,哪还敢再来招惹他们。

        他悄悄一拉屠夫的衣袖,对高峻作个揖道,“高大人,是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李殿下,这就告辞了!告辞了!”

        樊莺喝道,“那么以后呢?希望你们不要劳烦我家高大人亲自再赶过来!”

        坊正听了,唯唯而喏,就往院门外退去,但是有人在他的身后喝道,“不要走!”他惊讶地扭回头,看到有两个身着官袍的人站在自己的身后,在他们身后十步远的地方站立着几名亲兵。

        其中一人官职略低,问另一人,“别驾大人,不知留下他们做什么?”

        被称作别驾的官员是个老者,他并不理会手下的询问,而是目光望向了院中几人,拱拱手道,“黔州别驾沈洪,前来看望殿下。”

        高峻看他瘦削黑面,并无寻常官员趾高气扬的架势,心说今天真是巧了,怎么黔州的官员这么快就知道了消息。

        沈别驾又冲高峻拱手道,“下官在院外恰好听说是西州别驾高大人到了,我还以为高别驾也一定是像在下一样老气横秋,却想不到如此的年轻!下官沈洪这里有礼了!”

        李承乾、高峻连忙站起来,将二人迎到院子里,翟志宁搬来了两只凳子请对方坐下。沈别驾先不与众人说话,而是回头冲着坊正喝道,“你明天就要找些人,将这座院子的院墙垒整齐了,再将屋顶的瓦补齐。以后再敢惊扰了承乾殿下,我要你好看!滚吧!”坊正、屠夫不住声地应着,转过院门溜走了。

        沈别驾对高峻道,“实在是惭愧!承乾殿下到黔州已一年多了,下官只因公事繁忙,一次都没有来看望过。今天总算挤出些功夫说过来看看,却巧遇了西州别驾大人。方才在下已经听得明白,都是那些泼皮仗势欺人,让殿下受了委屈,这都是下官的失察了!”

        小小的院子里一下子坐下了两位别驾,李承乾此时的感觉极是尴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高峻道,“沈别驾不要客气,在下想不到在这座院子里还能遇到另一位别驾,真是大出意外。”他的话中意思是:李承乾是个戴罪之人,一般官员躲之唯恐不及,更不要说一位别驾了,我以为只有我敢来看看呢!

        沈洪笑笑道,“高大人这话更让在下惭愧,我身为黔州别驾,却走在了西州别驾的后边,不由人不想在下此来的诚意。”

        李承乾到了黔州,虽然州中大小官员都不露面,但是一年四季却从未间断了对这座小院子的监视。他来得这样巧,当然是有人报信。黔州刺史听到消息,按着对等的法子把沈别驾打发了来探探虚实。

        沈洪问,“高别驾可是奉了长安的旨意专程看望承乾殿下,还是有什么公干、顺便路过呢?”

        高峻知道对方这就开始探问了。这些官场中人,对于李承乾因罪徙来黔州这件事,并非像他们表现的那样陌不关心,今天的事情就说明他们一直没少了盯住这里。

        高峻有心说是奉了皇帝的旨意,这样一来,高峻敢说李承乾今后的日子马上就会有一个大的改观??烧馐遣豢梢缘?,假传圣旨的事情绝对过不去半个月,皇帝在长安就会知道。

        柳玉如也想到了这一层意思,听了沈洪的话,她也暗自想要怎么说才合适。要是高峻说偶然路过也不妥当,那会摆明了今天的事情只是高峻自己的意思。那么事情往后怎么发展就说不准了,弄不好真的会给高峻惹来麻烦。

        哪知高峻脱口就说,“偶然路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