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豹子号 内蒙古11选5手机版 香港特码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吉利平肖平码论坛 3d开机号 3d历史开奖号及试机号 冰球视频比赛视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情 体彩竞彩 31选7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11河北选五 先看四张牌斗牛牛技巧 中央五台现场直播沙滩排球 竞彩足球安卓版安装
        她不要命地抓着高峻胸前的衣襟,身子轻飘飘的找不到归属,像是悬在云端,飘浮不定,她怕一撒手就再也抓不回来了。

        在夜色中,父亲柳伯余满面笑容地脸庞浮现在她的眼前,他还是那个样子??吹搅袢缟肀叩娜撕?,父亲瞬间变色,指着他问道,“女儿,怎么是他呢?”

        “不该是他吗?父亲?”柳玉如从父亲的表情上探察到了一个她不愿意接受的谜底,下意识地扭脸,看向手中抓着的人。

        那是一张早已因为高峻的出现而淡化了的面孔,她吓得撒开手,那人立刻被一阵狂风吹走。但是,她又忽然确认那是高峻,慌忙再伸手去捞,却离得远了再也捞不到。她不顾父亲在面前,失声哭了出来。

        高峻和樊莺被柳玉如的啜泣惊醒,天光微亮了,晨风强劲,撼动着三人栖身的大树不住地摇摆。高峻推醒了她,看到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你做梦了!”

        柳玉如定了定眼神,看到人还都在这里,于是就有些不好意思。她点点头,对高峻说,“我梦到了父亲,他好象要对我说,害他的是……是……”

        “是侯君集是不是?”高峻爱怜地扭头看着她。

        樊莺道,“姐姐,我知道,梦都是反的,这只说明你心里最不想要的答案就是这个。你是不是担心刚刚到手的好日子会飞掉???”

        柳玉如让樊莺说中了心事,梦境还有些清晰,她回想起自己在梦中极力去抓高峻的表现,不得不承认樊莺说得很对。不过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那只是个梦而已。

        她不知道从哪里涌上来的快活,对另两人道,“我们快些下去吧,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呢,要去办了雅州的事、然后我们还得赶回西州家里去。”

        高峻挟了柳玉如从树上跳下来,柳玉如嘀咕道,“我越发不信丽容是自己跳下来的了。”

        高峻并不理会她的嘀咕,大致辩认了一下夜里看到有灯火的方位,然后整理马匹,三人往乱树丛生的山坡下摸索而行。

        高峻夜里看到有灯火的方向现在看起来并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但他坚信只要往那个方向走,一定会找到个人家问问路的。

        他们慢慢地下到了山脚下,这里是一小片平展的山间洼地,四周被浓郁的树木遮挡着。迷失方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形——当你过久地专注于脚下的坑洼时,再抬头看觉着哪里都相似。

        他们已经在山中转悠了两个时辰,还是看不到一条像样子的山路。樊莺道,“师兄,你晚上看到的是不是鬼火?”这样一说连她自己都怕了起来,连声说,“呸呸呸!鬼火都是成片的。”本来是为自己的话作个解释,想不到更怕起来。

        她的话音刚落,天色忽然一暗,像有只大手猛地拉下了一张维幕。再看太阳已经被什么东西挡住半边,只露出了弯弯的一道牙边儿。它在慢慢地消失,在三人仰头的呆望中隐去了身影。

        四周的山峦笼罩在一片昏朦之中,不似深夜那样漆黑,天与地都被装在了一只黑色的瓶子里,柳玉如喃喃地说道,“不要大惊小怪……侯夫人曾经对我讲过的,这是日食,一会儿就过去了。”高峻看她在昏暗中的身影只有个大致的轮廓,而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塞到了自己的手中来。

        樊莺叫起来,“师兄你快看,灯光!”

        就在离他们不远处,树丛中再次显现出一点灯火。

        就在高峻三人在黑暗中摸索的时候,在汉江江面一条南下的大船上,船头站立的一个人的身影也恰好被日食的黑幕所遮掩。

        船上的艄公大声惊叹道,“李大人,日食可不常见,小人记得只是在贞观九年闰四月的时候出现过一次,那时候有人占卜说有边兵,果然在鄯州和吐谷浑正在发生着大战……”

        李弥摸着黑,小心地从船头走回到舱里。他听了艄公的话不以为然,因为鄯州大战在九年三月时就已经算是开始了,他却拿着闰四月的日食说事。

        不过,在他由长安赶去鄂州的半路上出现日食这种事,给他的预感总是不大妙。

        李弥由西州返回长安之后倒是踏踏实实地安稳了几天。他相信高峻和柳玉如、樊莺三个人已经葬身汉江江底了。他坚信,敢于挡在他面前的任何人,都必然会让他一脚踢开。

        江夏王此时已前去鄂州,他身为一位王府的长史就不能呆在长安不动。因而,李弥带着高白,翻终南山至襄阳,沿着汉江追下来了。

        他认为得了高白是他西州之行的另一个大收获。高白在高府多年,他的价值自不必说。重要的是,李弥从索要高白这件事情上再一次验证了高审行的软弱和优柔寡断,如果这件事情被高峻碰上,那么这小子当时不把眼睛瞪起来是不大可能的。

        他认为高峻死后,名压长安的高府也不过如此了!高佥年迈,高府的小一辈中除了老大高履行一支,因为东阳公主的缘故仍需关注之外,其余的人都放不在他的眼里了。

        这些人有的注重名利,在意门阀的等级高低,有的无所事事混吃等死。他们已经不在意抓握实权、在涉关帝**政根本的领域里占有一席之地。这些人不是压根没有这个想法,就是想到了却没有那个能力做到。

        李弥想,高峻倒是有这个能力,可他死了??!

        高白自日食一开始就紧紧地跟在李弥的身边,高白甚至还知道站在主人与船舷的中间,提防着主人在黑暗中失足落水。李弥举步回舱的时候,高白也是亦步亦趋不多一句嘴,这是个合格的仆从。

        李弥认为,崔颖挡下高白的新婚妻子菊儿一同跟到长安来的举动,有着暗中相助的意思。如此高白就有理由在某些时候再回西州去,有助于自己进一步地了解西州的动向。

        李弥在短暂的西州之行中,已经嗅到了高审行与崔颖二人之间貌合神离的苗头。他们保持着人前必要的礼节,但是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来他们之间的隔膜。无论他们掩饰的多巧妙,在细微之处都是有??裳暗?,她是不是对自己旧情复燃了?

        于是李弥就暗自想了一回他和崔颖之间的可能性,但是他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从江夏王那里就行不通。于是,他又把高峻丢在西州的那五位如夫人担心起来,不知道她们的将来是个什么结局。

        这样想着,猛觉得船身一阵剧烈的摇晃,舱外有人喊道,“我们仔细一些,船到荆州段了!”而李弥却感觉大船的晃动像是高峻阴魂不散。

        他不再想这些事,美美地在舱房里躺了下来,世间并非少了龌龊事,只是掩盖得好罢了。

        不久,舱外一下子放亮,阳光明媚涛声依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