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六肖中特记录开奖 26选5好彩2中奖概率 时时彩怎么看走势图 2018年世界杯八强竞彩奖金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_导航 台湾60秒赛车彩票开奖 赚金牛app 免费的足球经理网页游戏 牛财神棋牌官网 时时彩软件方案怎么加密 湖北快三走势图基本走势快三走势图 排球传球教案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玩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中奖助手下载 彩33app
        迎面正碰上一人往船坞方向走来,他见这些人扎堆,押着一男两女三个人,便停住脚步问道,“窦大人,你们不在码头上督造船只,都聚集到一起要做什么?难道你这个七等的津史干烦了不成!”

        被打的那人把手从脸上拿下来,让说话的这人看他脸上血呼呼的伤痕,“张大人,卑职不敢,只是刚刚有人在船坞上妖言惑众,扰乱木材卸船?;勾蛏肆讼鹿?。非但如此,他们还冒充正五品的官员,我已经把他们抓来请大人落。”

        那人四十多岁,在沔州津渡上做个录事,也不过算是个流外三等,连品级都未入。他听了此话,不禁打量高峻,看他年纪轻轻,不过才二十几岁的样子,哪里会做到什么正五品?官场岂是那样好混的!

        不过,他看这三人的打扮气质,也不会是普通的平民。敢在码头上把姓窦的打成这样子的人,不是巨骗,便是真有什么来头。他比窦津史要老成的多,当下道,“把他们交给沔津丞,”便往码头上去了。

        唐境内所有的官营码头都有正式官员管理,最高为令,次者为丞,再次者有录事、史。姓窦的便是码头上最低一级官员,是个流外七等的沔津史。

        张大人是录事,比他整整高出四级,见他话,窦津史乐得去向津丞大人邀功,指挥着一群人呼呼嚷嚷地向沔津渡小小的衙门走来。

        一边走、一边听他们说话,高峻等人就明白了大概,他低声对柳玉如和樊莺说道,“一个流外七等的小官,当真是不大容易,我们不好再为难他们。”

        身边的军士听到他的话,便道,“我们窦大人年轻有为,才有上面的拨,你怎敢轻漫!一会儿有你的苦头,老实一点!”说着话从后边狠推了高峻一下,高峻唯唯而喏。

        津渡衙门内正碰上沔津丞,那人先独自跑上去,冲着津丞一礼道,“大人,捉到三个扰乱造船的奸细,卑职按着张录事的吩咐押来了,交大人落。”

        沔津丞是个从九品下阶,在大唐官员序列里头算是刚刚入品,听了此话上下打量高峻,看他眉清目朗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完全没有做坏事让人捉了现行后的恐慌,津丞大人不禁暗暗称奇。

        再看随着他来的两位女子,一个堪称国色举止雍容,另一个见所未见,只一眼便令人气短心跳加,如若……如若……

        正在想着词汇,那年轻些的女子柳眉一竖,说道,“少来这些繁琐,你是个多大的官?跟你也不会说清楚,不行就往上送,我们当家的要见沔州刺史说话。”

        那人听了,哼了一声,看来确实不能小看了他们,大多数的大盗巨骗不都是在气势上压人一头。他笑道,“沔州刺史大人在长安街头也没人敢这样叫板,依本官看你们真是有些可疑了。”

        柳玉如道,“大人贵姓?不知你上头该是哪位官长?事有不决,你总该往上送我们才是正理。”

        津丞道,“不才姓郑,你不提醒我也要将你们上送,只是本津的津令大人此刻正被沔州刺史大人召去有大事相商,他怎么会为了你们单独跑回来一趟?说不了你们要先委屈一下了。”

        高峻问,“不知津令大人有何重要的事情,能否透露一二?”

        津丞警惕地看了看他,料想说说无妨,也该压一压他们的嚣张气焰,便道,“江夏王爷封邑便是在鄂州,他奉了皇帝之命到江南督造大船,此刻刚刚抵达。所有与造船有关的官员都要去迎接王爷,我们津令大人也在迎接之列!岂会有时间搭理你们!”

        他认为说出此语,这三人指定会压气敛声,却想不到那个年轻些的女子听了,先叫起来,喜形于色地对那男子道,“师兄,这样就好了!你不是与江夏王有交情,我们快快去见他!”

        另一个女子也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道,“峻,果然让你说对了,王爷会不会给我们安排一顿丰盛的酒宴压惊,再安排上等的客房让我们休息?”

        她们旁若无人大说特说,津丞心中说道,“果然是巨骗,我若是敢说出皇帝,他也一定说认识。”想到此,他沉声喝道,“我都无缘相见王爷,你们倒说认识。押去沔州狱,看一顿板子过后他们还认不认识自己!”

        江夏王李道宗刚刚抵达鄂州城,他是奉了皇帝陛下的旨意来督造船只的?;实墼诖舜纬稣髁啥氨阆铝钤齑?,他是为下一次讨伐高丽做准备。这次收了辽东,下一次要直达平壤,那么水6两面进击是少不了的。

        皇帝是在七月时一同下令,征调马匹和制造艨艟巨船同时进行。西州郭孝恪得令后,唐军出征所用的马匹很快征调齐备了。但是船务上的消息就不大令他满意,一直温温吞吞,总说正在抓紧进行,但又不见报完。

        从辽东得胜回来后,本来皇帝心中牵挂着高峻的事情,欲要派江夏王去西州传旨。但造船也是大事,鄂州地面又是李道宗的封邑,正好让他来办此事。因而皇帝传下圣旨,以道宗为钦差到江南来。

        江夏王脚伤未好,但大事当前也就不能多歇几天,立刻马不停蹄地赶过来。

        大唐少见的一位实力派的王爷驾到,在鄂州、沔州地面上不亚于刮了一场龙卷飓风?;实鄣闹燎妆热缍?,在三岁封王的也不少见,但那只是象征意义更多些。像江夏王这样的宗室封王,那是人家从十几岁起跟随皇帝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挣来的。

        两州沉睡了许久的官场立时骚动起来。沔州刺史吴迁秀、鄂州副刺史李琰接到信后马上召集全体的官员商量怎么接见王爷。

        如何只是鄂州副刺史出面呢?因为鄂州是没有正剌史的,正主正是江夏王爷。他长年在长安居住,鄂州日常的管理都是副刺史在做,虽然沾个“副”字,但是在品级上一点不低,他与沔州刺史都是正四品上阶。

        像郭孝恪这样一位都督,主政的西州面临的形势比鄂州不知险恶上多少倍,那里处于突厥、吐蕃、吐火罗、乙吡咄6各部的复杂环境之中,内部又有浮图城并不安份,那里地僻人稀、民风彪悍,事关大唐西部的安危与稳定,他身为一位大都督,也只不过是个正四品上阶。

        此刻,王爷刚刚到达,他携带皇帝授予的临机处置之权,有关造船的事宜,他可以指挥江南左右各道,可以调动任何可用的资源,可以罢黜任何一级怠慢之官。总之就是要造船、造船、再造船。造出足够数量的、可以跨海做战的大船来,这就是江南道目前一切政务的重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