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福建十一选五软件 加拿大快乐8开奖 江苏11选5高频彩 澳客让分胜负 内蒙古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3d试机号今天晚上试机号查询一1 吉林快3讨论微信群 中国竞彩网模拟 2019实况德甲65补丁 宁夏十一选五下载 彩宝彩票官方 nba篮彩在哪里买 安徽快三开奖视频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 三肖中特赔多少
        高审行道,“父亲一生谨慎,他也不会乐见高家有一个惹事精整天在西州折腾?!赐?nbsp;我估计他会好好考虑我的建议。”不但如此,高审行认为,除了父亲有八成把握会支持他,大哥高履行能不支持么?他力挺的可是高履行的儿子。

        也许,等不到高峻做好了那些牛皮铠甲回来,长安的信就到了,他等着那一天。

        樊莺回来之后,有些委屈地对柳玉如说,“姐姐我猜的一点不差,师兄一见到我就火,说你怎么敢丢下柳玉如出来?万一有人欺负她她能靠谁?有什么大事要你也跑出来,这信我不看,你赶紧回去。”

        她说,“我对高大人讲,柳姐姐非让送来的信,一定是要紧的。我也这样辛苦地送来了,你总得给个面子看一眼,我等着赶紧把你的回话给柳姐姐捎回去,他这才拆了信看了。”

        柳玉如道,“还有谁看了信?他看了信是怎么说的?”

        樊莺道,“除了高大人,谁都没看到信的内容。他看过信便扯得粉碎,说:老子倒是一直想做个好人,但什么缺德事都已经做过了,还在乎多做一件!”

        樊莺学完了舌,问柳玉如,“姐姐你信中写的什么大事,让他这样狂?”

        柳玉如听了樊莺的话,知道高大人在忙着这样没人支持的事情,也没有忘了自己,心里已是莫名的感动。她不便对樊莺解释,只是问道,“先不说这个,他那里牛皮甲做到了什么地步了?”

        樊莺说,反正那些牦牛是少了不少,都变成了护甲、肉丝和毛毡子了。不过没有杀的该不少于三百头,但是好多牛的牛毛都剃光了,好丑。除此之外,他就是训练那些护牧队,一刻也不得闲。

        那些甲樊莺去时已经看过,牦牛皮不同于普通的黄牛皮,厚不说,硬度和坚韧度也十分的好。大概是牦牛生于苦寒之地的原因,皮面上起着一层似油似蜡的东西。这种甲穿在身上不重、但透气性好,防护性能极佳。

        她已经求着高大人给她也做一副。高峻刚刚对着她过脾气,觉着不落忍,好言哄过了,又着人给樊莺量了身量尺寸,马也量了,要给她做个全套,说回来时带给她。

        已经做好了牛皮甲的一百人被高大人派去了白杨牧,他不让他们绕道柳中牧场,让他们插过勃格达岭的北麓走,大概是怕惊动了柳中牧场里的人。高大人是要把白杨牧那一百人替换回来量身定做人甲、马甲。

        十天之后,高审行盼得眼蓝的信就返回来了。

        他揣了信急匆匆地回到家拆开来看,崔氏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喜悦之色,忙问缘故。高审行道,“父亲对我的意思倒是支持的,但是他在信中说,这事他决定不了,皇帝陛下亲征高丽,现在是太子监国,他总不能把这样的事情拿去请太子定夺。”

        崔氏道,“那不是白写了?”

        高审行倒不这样认为,他也知道父亲的意思。太子李治是去年才立的太子,今年满打满算才十七岁。父亲也看出了太子的意思,皇帝不在,他不可能对一位天山牧的总牧监进行更换。

        再说高峻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些什么事迹,太子也是十分清楚的?;实郾菹虑鬃酝馓岚纹鹄吹墓僭?,他怎么好在这个时候拿意见?

        他要做的是稳定,不要在父皇不在的时候弄出乱子。不过父亲也把太子的话婉转地传递过来了:太子不希望西州有什么新的枝节生。

        有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这不正是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高审行来了精神,把侄子高岷叫过来,叔侄二人头顶着头地商量。

        高岷虽然对长安不清不楚的回信有些失望,但总归是对自己有些利处的,他出主意说,“不如派个人去大漠,先制止高峻的行为。既然长安不希望高峻有行动,我们就该有些行动。”

        高审行极以为是,但牧场里没有人比高峻官大,那高审行就只能再以老子的身份说话。他写了信,严令高峻立刻停止手中的一切活儿,马上带了牛群回来。为了以示郑重,信的落款处他请别驾也签个名,但是别驾拒绝了。

        去长安送信的家丁再次去了大漠送信,不久垂头丧气地回来。他向高审行说,信送到了,但是他连高大人的面都没有看到。

        高岷问,“那边情况如何?”

        家丁说,“我都说了,连高大人的面都没有看到,就别说什么情况了。”他到了颉利部,远远的便叫在部落外训练的护牧队给拦住了。他们只把信接过去,但不许这人进去,说,“高大人如有回信,我们自会去送,你回去吧。”

        高审行气得点指着家丁道,“你真是废物!蒋干大黑的天还能看两眼呢!”

        谢广和谢大拉了两车肉回来,还没出牧场旧村,销路就订出去了。先一个,高峪的几家酒馆就订走了一车半,剩下的被旧村中的住户一抢而光。谢广本打算着给妹妹家留一些,到最后连这一些都让人抢买了。这两车牛肉足足有一千六、七百斤,刨除脚力和本钱一趟赚了三十两。

        谢家大嫂二嫂一见,对于男人们提出来在旧村建一座门面的想法大力支持,两家集中了所有的积蓄,从高峪那里买了一座临街院子,肉铺就开起来了。

        于是忙着打点人、车,要再往大漠里去。临走时妹妹谢金莲来了,她带来一只信封,说是柳玉如让带给高大人的,谢氏兄弟忙揣了立即起身。

        高大人先见了父亲的信,他采取的是置之不理的态度,他认定的事情是不会回头的。随后又接到了谢广捎来的信。他不知道柳玉如又有什么事,忙拆开了来看,却见里面是一页过所。

        这是柳玉如见着了罗得刀,让他去西州办回来的。高大人看到这页过所上只填写目的地是鄯州,出行人、出地都是空着的,这是让他随意来填的。罗大人专管过所这项,他做起来也不难。

        高峻立刻就明白了柳玉如的意思,她这是在提醒他,抽个时间去郭待封那里问一下信的事情。上一次的信让人不能相信了,要是去个人好好地问一下郭二哥,不是就真相大白了么?

        高大人深感柳玉如想的周到,其实在高峻的心里,对崔嫣身份的关心已经强过了崔氏。崔氏爱跟过谁、跟过谁,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是崔嫣就是高大人的一大块心病。

        他马上修书给郭二哥,派人送到鄯州去。他在信中说,上次的信没来得及看,在白杨牧遇袭时损毁了,看郭二哥能不能再回忆一下。

        他还对送信的人说,实在不行的话,也要婉转地请郭待封说出上一封信有没有拼接过。把信送走后,高大人坐在那里呆,他想起柳玉如的上一封信。

        其实现在她在家里也不好过,身份被崔氏当着郭都督的面说破,那种尴尬就是自己在当场也不会有多好受??墒撬瓜胱糯捩痰氖虑?。

        他不知道要怎么对郭孝恪解释,但是实话实说总不会错。

        当时形势所迫,不这样做,他和柳玉如就面临着又一次的流放。他想,郭都督能够先想出办法,让他冒名顶替进入高家,那么对他的前途是很在意的,他一定也不希望自己刚刚有了新的身份便再获罪。

        也许他听了之后,除了埋怨他的隐瞒,大概不会有其他的说辞。

        再说,他对她什么都没做。但是郭都督会相信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