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记录 大乐透11选5怎么玩法 打牛牛小游戏 黑龙江省福彩十分开奖结果 3d黑彩中直选多少钱 极速飞艇开奖记录下载 北京pk赛车免费计划手机软件 博亿堂B8手机官网版 网上什么可以挣钱 买高频彩能赚钱吗 足球让球胜平负怎么 国际快乐赛车 腾讯分分彩刷流水方法 大头十三水安卓手机版图片 11选5爱彩乐北京
        柳玉如说,“夫人,此事着实是蹊跷得很,这是由旧村搬过来多少日子都没有生过的事。[(   今天出了我们也不怕搜,但是必须让我们跟着两个人,也好两方面放心。”

        崔氏同意,柳玉如对樊莺和思晴道,“就由你俩陪夫人到各屋里看一看。”二人会意,随了崔氏、菊儿到各屋中察看。

        菊儿不等崔氏说,就率先上了二楼。先到了柳玉如的大屋,就冲楼下喊,“柜子为何上着锁呢?”柳玉如掏出那把紫铜的小钥匙,步上二楼将柜子打开。崔氏一看,里面只有一页婚书和半截烤糊了的筷子,不禁有些失望。

        因为柳玉如昨晚百般的推拖,就是不想把丽容的屋子给丫环住,因此今天丫环一上到二楼,搜察的重点就是柳玉如的屋子。

        她把柳玉如的被褥从头一一抖开,连那些叠好了的衣物都不放过,衣柜、梳妆台、连床下的板缝都伏下身子看过,又到套间里仔细地看了一遍,结果一无所获。

        此时岳青鹤从院外进来,向柳夫人说了昨天护牧队的事情。早上时,连夜去大漠中找王允达的牧子有回来的,其中一个说确实碰到了柳中牧野牧的队伍。

        但是王允达说五百匹马在外边,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不能把护牧队说抽走就抽走,不然万一马队出现个什么闪失,谁负责?

        柳玉如听岳大人这样说,便问岳青鹤,“那他们往回走没走?”

        岳青鹤摇摇头,“王副牧监说,好容易出动一次,怎么能听风就是雨?要按着既定的安排走。”柳玉如一听,知道就算再由思晴去了,王允达也同样不会放护牧队回来。

        她上楼对樊莺和思晴说,“护牧队回不来,你们现在就去白杨河牧场,兴许能帮上高大人。”她让崔嫣和李婉清接替二人,陪了崔氏和菊儿继续在各屋中查看。

        丫环听了对崔氏说,“夫人,这不大好吧,事情没有查个清楚,怎么好就放人走呢?这不是先就说不清楚了么?”

        崔氏明白了丫环的意思,知道她是怕柳玉如借这个引子放人走,不由得就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樊莺和思晴二人。万一东西就在她们的手里,不是正好直接送到了高峻的手里?

        她说,“你们去两个女人能帮上些什么?再说我们在家里这样大张旗鼓地搞,就是为了让家中水波不澜、安安定定的。谁说这么做就不是为了让峻儿放心?”她不同意让樊莺和思晴就走,但是可以先看她们两人的屋子,看过才可以走。

        此时柳玉如的心里已经像是起了火,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夜时间过去了。以她对高峻的了解,不到情况紧急,他是不会传这样的信的。

        于是耐心地等着她们搜察过了樊莺和思晴的屋子才放两人下来。思晴见到柳玉如嘀咕道,“她们可真行,搜过了屋子,还要搜身,逼着我们把身上的衣服都抖了一遍才放下来!”

        正说着话,却见丫环急急地出来往这些人的边上一站。柳玉如知道她是不放心这些人私下里有什么传递。

        柳玉如也不理会,对樊莺和思晴说,“高大人在白杨河没什么顶用的帮手,只能让你二人去了,一路上不要耽误,见到高大人要紧。”

        樊莺说,“柳姐姐,高大人临走时只是说让我们陪着你,我们去了,万一高大人没什么急事,我们俩不是找骂?”

        柳玉如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说了,你们就往我身上推。”看到二人还在迟疑,柳玉如急道,“快去吧,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二人这才急急地收拾一下,各带了兵器,骑马往白杨河去了。

        二人走后,崔氏接着把各屋搜起,柳玉如从她们那副焦躁不安的神情中看出,今天的事情绝不是一幅春宫画的缘故,但是又实在想不出是因为什么。不过,那幅画的出现像是给她们今天的事找个借口,而她们要找的东西绝不是这些,这一点柳玉如是看得出来的。

        剩下的人都在院子里,李婉清和崔嫣又上去,陪了崔氏和丫环在各屋中细细地搜看??熘形绲氖焙?,因为正搜到了谢金莲的房间,去接甜甜的事情就由柳玉如代劳了。

        甜甜背了书包,跟在柳玉如的身后回家来。一上二楼,现自己的屋子里让丫环翻得鸡飞狗跳的,什么都不在正地方。她先就不满意了,嘟了小嘴,把书包在丫环的面前摔了两次。

        菊儿打开了谢金莲的床板,一眼看到暗格中的两片金子,便随手拾起来道,“夫人你看,一块金元宝却是两半的。”

        甜甜一直以为压书的两片金子是丢了的,此时猛一看到十分的高兴。她跳着从丫环的手里抢过来道,“这是我舅舅给我压书的,你少见多怪。”

        丫环对这小姑娘却是没什么好办法,看看也没有什么现,就到别的屋中去了。

        崔氏和丫环坐在客厅中,哪间屋子都搜过了,什么现都没有。崔氏甚至都以为,上午离开的樊莺和思晴已经将她要找的东西带走了也说不定。

        谢金莲坐在她们的边上,从书包里掏出一册书,问甜甜的功课。甜甜看她掏出来的不是自己夹了字条的那本,就放了心。她不想谢金莲这么快就现,不然以后就算学好了字也不新鲜了。

        谁知谢金莲问过一册,又掏出一册,还不是那本。甜甜暗道,“你问来问去,早晚把我的秘密看到,”因而问到这一本时,明明知道也说不知。

        谢金莲让崔氏和丫环把屋子搜得乱七八糟,见她们一无所获还坐在二楼不走,眼睛不时地往甜甜的书包上瞄。

        她心里本就不大高兴,如今一见甜甜的功课这样糊涂,不由气从中来,用手掐了甜甜的耳朵骂道,“天天像祖宗似地送你去学,你就学得这样糊涂?学而时习之连我都知道你却不知,莫不是也学了谢地,整天画些不着调的东西!”

        又说,“我看你早上上学就磨磨蹭蹭的,非要看看有没有。”说着抓了书包的底,将其中的书本一股脑倒了出来。

        甜甜生怕字条从书中掉出,这下挨了掐,正好借着由头大哭起来。并伸手去收拾散落的书本,先把那一本按住,再一本一本往回装。

        崔氏道,“你心里不快,就不要拿了小孩子出气!”说着冲丫环一使眼色,主仆二人下楼去了。一上午的时间一无所获,两人相对无可奈何。

        崔氏让丫环在一楼各处留心察看,而她进到屋中,在床上躺下,只觉得浑身乏力,想不出晾个被子的功夫,那张纸条去了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