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pk10技巧冠军稳赚五码 e球彩进球走势图 河南福彩幸运彩票走势图 腾讯5分彩开奖号查询 体彩竞彩票 足球的三种越位图解 22选5号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 吉林快3怎么看大小规律 彩票开奖号码 牛牛怎么玩 搜狐彩票足彩 500万时时彩开奖网 竟彩网站 安徽快3一码遗漏分析
        高峻步入院子,看到了一架马车、一匹马拴在车后边。≧ ≯ 另外在门前的树上还拴了两匹马,他一边暗自寻思着又是谁来了,一面迈步进院。

        先进来的是王允达副牧监和岳青鹤,他们是为了一件事定不下来,就大早起的跑过来请示高大人。二人进了院子见高大人一家正在吃早饭,而高大人不在,岳大人得知高峻是去送女儿,就想等着高大人回来再说。

        而王允达却不傻,他不等着高审行问起,就抢先着把事情对高长史说出来。

        王副牧监新官上任,又把野牧的事情提了出来。他说眼下进入了盛夏,正该是将这些马群拉到北部的大漠里,一为避避暑气,二为不致牧子们的业务生疏。

        岳青鹤对王副牧监的提议本无异议,但是王副牧监接下来又请岳大人亲自带队出去,他的理由是自己刚刚到柳中牧,对人员马匹不熟悉,即使是带队,也要等过些日子再说。

        岳青鹤却不认可,他说王大人,在柳中牧每名官员都要带队出去的,而且都有个由生到熟的过程,你这样说出来不是要让手下人看不起么?

        其实王允达这样提议并非他嘴上说的,一则他上一次带了交河牧的马匹到漠北放牧,是吃过一次大亏的,不但马匹尽失,还挨了一鞭子。要是再出去的话,他的心里总有些胆怯。

        更主要的是,他想借此把岳青鹤支开些日子,好让自己不受干扰地在柳中牧打打底子,不论是人事还是马事,都要慢慢地按着他的意思运作才行。

        但是,他的这个提议岳大人却不这样看。岳青鹤心说你一个副牧监,倒来安排起我,这事不是本末倒置吗?你刚刚过来连品级都未定便敢指手划脚的,我若应了,是不是有些软得不能再软了?

        高审行饭还没有吃完,听了王允达的理由不住地点头,斟酌着对岳青鹤道,“王大人说的还是有些道理。”

        话刚说了一半,院外有人停车驻马,柳玉如往外一看,原来却是郭待封拉了大姐高畅从门外走进来。她连忙带着姐几个迎出去,高畅见了柳玉如,只说了两句话便悄悄地问她,“你一定有什么事情,莫不是我兄弟欺负你了?他在不在,看我不教训他!”

        柳玉如不知自己哪里让她看出这些,连忙否认,匆匆拉了她进来与五叔、崔氏见礼。

        高畅想到又能见到柳玉如等人,一直在催促郭待封快行,他们是连夜赶来的。到了旧村时已经看不出村子原来的样子,便在村中央了人带他们到了新村来。高畅路上也没有吃什么,此时让崔氏拉着坐下来吃饭。

        而高峻此时回来,一见到待封和高畅大姐,他兴奋地小跑着进屋,与待封来了个大大的拥抱,还不尽意,又在待封的胸前咚咚地捶了两拳,问他的来意。

        郭待封对于高峻一见面的表现十分的受用,他在长安闹的那一出现在想起来还十分的不过意,也太显得自己心胸不敞亮。

        尤其是那晚高峻离开后,他看到高畅果然是处子之身,更觉得自己错怪了高峻。此时当了家中长辈让他捶两下,所有曾经的误解似乎都烟消云散了。

        但是高审行却不住地皱眉,心说你这里还有两位下属未走,这样里外不分,真是缺少了历练。他不想当了牧场中的人呵斥他,但自己又十分的难受。

        而此时高畅喝了两口稀饭,忽然干呕起来。

        高峻一见,又跳过去拉起高畅,上下打量着问道,“大姐,你这是不是有喜了,来来,快让我看看,”说着竟然伸手到高畅的肚子上去摸,并把耳朵帖到高畅的肚子上听,“说好了,要是儿子我就不与郭二哥争抢,要是女儿便算是我的,要姓高的。”

        高畅有些脸红地道,“这才几个月呢,哪会有这样快。”

        郭待封站在边上,笑哥呵地看着,连说,“我们正是这样定的,女儿就随她娘姓高,谁知还有个姓高的来抢。”

        崔嫣、丽容和李婉清这些人是头一次见到高畅和郭待封,她们没有想到高大人会这样随便,看似正经说事实则满不是那么回事,又见这位郭二哥笑呵呵的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心里都大为奇怪。

        她们不由自主地扭头看柳姐姐,要是平日里柳玉如总要嗔怪高大人两句来制止的,但是今天她们都看到柳姐姐老老实实在坐在那里。

        看到高大人在那里胡闹,柳玉如也只是十分得体地笑着并不说话,不由得更是奇怪。觉得从昨夜之后,柳姐姐是有些变化的,可是又都说不好哪里有了变化。

        高审行早就憋不住要火,看到妻子崔氏一脸厌恶地侧眼瞅着高峻,就再把心中的不快往下压了一压。

        哪知高峻又瞅了大姐的胸脯,似是在思考一件大事,“就是不知道将来奶水够不够,这可是大事……我要给你寻摸一头奶牛来,大姐你要先多喝,然后才自己有。”

        高审行再也控制不住,随手从桌上抓起一只卷子冲着高峻当面掷来,骂道,“气死我了,不知道这里有外人!”高峻一伸手接住,心说我不气急了你,怎么好处理岳、王的事情。

        他早就见王允达和岳青鹤站着不走,心说这二人一大早来家里,要不是王允达挑事,我这个高字翻着把式写。他看到岳大人的脸上期待更多些,知道是父亲刚才一定说过什么对他不利的话了。

        不由得对高审行已经有了十分的不满,心说你一个长史公私不分,总在这里冒充什么明白人!因而才有了刚才的举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