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香港赛马会图库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斗牛真钱 哪家网球拍好 500万彩票定位走势图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北京赛車pk10投注平台 福彩3d规律破解 沙巴体育足球开户 澳门电玩官网 体彩p3开机号今f天晚上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的 彩票投注骗局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开状
        高大人到了家里,没有进院子,就看到婆子站在院门边往牧场的方向望??吹礁叽笕似锪颂炕鹱吖?,婆子焦急地问道,“快说看没看到柳丫头?”

        高大人摇摇头,不知道她因为何事这样子。婆子道,“柳丫头出门时虽然笑着,但是我知道她心里有事,一准儿有事……你还不去找找。”

        高大人说,“我先回家看看,马上就去找,是不是樊莺和她在一起?哪会有什么大事,是你老人家多虑了!”高大人说着,把马拴到院中,看到院子里要婉清、崔嫣、思晴正在择洗桑叶,这是她们刚刚采回来的。

        见到了高大人,崔嫣和李婉清没什么异样,但是高大人看思晴的脸色微微地变了一下,不过很快掩饰过去。高大人问她,“柳玉如出门和你们怎么说的?”

        思晴说,“她说出去走走,没说什么,樊莺妹子也跟出去了。”

        高大人迈步上了二楼,看到谢金莲正在与丽容一起收拾原本高大人的那间屋子。以后这间屋子就再也不归高大人自己使用了。

        谢金莲人老实,心眼儿也不像另外几个细,她与丽容两个人的模样在这些人中也算是排到了最后的,因而对丽容有些格外的热心。

        高大人上来,两个人停下了手里的活儿上前来打招呼,谢金莲的手里还抱着一条被子,要往屋里去铺。谢金莲还说,“这下子高大人你再也不能独自躲到里面了,”言外之意是:你总得进到某一间屋子里去。

        高大人看了一眼东面柳玉如的那间大屋,见门敞着。柳玉如做事小心,人出去而敞门的事情,高大人倒是从没有见过。

        他不理会那两个人忙碌她们的事情,举步进入到柳玉如的屋子里。一边想着,丽容这么突然出现,而楼下那些人一幅见怪不怪的样子,难道是柳玉如她们真的没什么想法?

        他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柳玉如跑到旧村去,求高峪二哥重新搭起木柴的窝棚,这件事情的本身就大让高峻不安。

        旧村的村东曾经就有一架木柴搭建的窝棚,那是他和柳玉如初到牧场村时的落脚之地,不过已经让他亲手烧掉了。

        那时他们举目无亲,身份是两个千里之外而来的刑徒。这是大唐举国上下、三教九流里身份地位最低的一种人,连罗全之流的徒犯都看不到眼中。

        他和她曾经是一起由长安的侯国公府里走出来的,共同的命运让两人相依为命,一起面对来自各方各面的压力。

        他扒开了袍子的前襟,大夏天穿得少,高大人看到自己胸前,那片被柳玉如用烙铁烙过的痕迹。随着日子久远,疤痕已经再次消退,底下那片顽固的胎迹不甘心地又淡淡地显露出一层。

        高大人一边想着,一边打量柳玉如的屋子。一张宽大的床上边,锦被、枕头和几件衣物收拾得整整齐齐,褥子上一条褶皱都没有。边上的梳妆台上东西也摆得整齐、一尘不染。

        他想不起自己已经有多长的时间没有到这间屋子里来了,大概是那天深夜,被罗得刀从床上叫起去了焉耆解救郭都督,之后便一直没有进来过吧?

        梳妆台上边放着一页纸,是由郭都督、六叔高慎行、柳中县令莫少聪、牧监岳青鹤具名的两个人的婚书。

        婚书上边不是盖着户曹衙门的方印,而是盖着西州府的大印,比户曹之印大了整整一圈儿。下边每个媒、证在具名的基础上都用了印。高大人拿起它来,触手的质地坚实挺脱,比罗大人牛皮公事包里的婚书质地好上许多。

        自从两人的宴席过后,高大人就一直没有见过这东西,今天这样在如此明面的地方见到,显然是柳玉如以往妥善地保存在了什么地方,如今也是她再拿出来的。

        高大人拿着这页婚书,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想一想这件事情与柳玉如回到旧村去有着什么联系。他想往柳玉如的床上坐,又担心弄皱了床面,万一柳玉如回来之时就不大好了。

        高大人听着门外谢金莲两个人忙碌着收拾丽容的屋子,似乎这边的门大敞开着也没有人进来过。他在梳妆台的下边坐下来,手里托着婚书陷入了沉思。

        高大人想,他和柳玉如,他们拥有了眼下这样的身份不知让多少人羡慕。但只有彼此才知道彼此的底细,连樊莺也只知一半。

        他们还是刑徒。这样光鲜的身份其实都像是一团烟雾,连与这个身份紧密连接的李婉清、崔嫣,其实都是烟雾的一部分。

        高大人已经发过誓的,不能再让柳玉如回到那样无依无靠的悲惨生活中去。如果非回去不可,以高大人的性格,也绝不会自己鲜衣怒马,而把柳玉如抛开。

        那么柳玉如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那也一定是与婚书有关。

        他小心地把婚书要在什么地方放好,发现梳妆台下边的小门也是打开的,门上挂着一把小小的紫铜钥匙。

        他不知道里面都收藏了什么东西,拉开小门一看,里面空空如野,只有半截烧糊了的筷子。他一瞬间想起了两人在风雪之夜分吃那只烤老鼠的情景,似乎能回想到柳玉如唇边沾了锅烟灰的样子。

        ??!时间过得怎么这样快,一切都像发生在眼前,而世事早已变化了许多,这么长的时间,柳玉如却只留下了这样两份东西?婚书和筷子!高峻以为她光鲜的外表和温婉的笑容下一定是一颗同样的心。

        高大人胸中百味杂陈,把婚书小心放回到小门里去关上门、上了锁,再把钥匙小心地收在身上,由柳玉如的屋里走了出来。

        “谢金莲,”高大人坐在二楼客厅的椅子上,“过来一下。”

        谢金莲从丽容的屋里走出来,在高大人的身边坐下,“高大人。”

        高峻看到丽容还在屋中忙碌,便朝了丽容的方面努了嘴低声问,“她们是怎么回来的?”

        谢金莲也同样轻声道,“就是崔妹妹和婉清两个人拉了上楼来,然后李婉清她们就拉了见过柳姐姐。柳姐姐也没说什么。但是我却有些不明白……原本担心高大人只要出去一趟便会领回一个来,这次去了白杨河那么久,却空身回来,觉得不大正常。不知柳姐姐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