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回到1396年的波斯街头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9-14
  • 端午假期全国迎客8910万人次 传统文化活动受青睐 2019-09-05
  • 捏一把汗!实拍“高空英雄”夜间高空走钢丝 2019-09-05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湖北十一选五定位走势图 河南十一选五大少走势图 北京赛车pk 百人牛牛 曾道长二肖中特网 奖多多彩票网 乐透码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记录 篮球规则大全图解 发三张牌比大小 帮别人投注快乐十分有危险吗 大乐透胆拖中奖规则图 中原风彩22选5最近30期 彩票北京快乐8预测软件 网赌庄家放水的前兆
        丽蓝给陈捕头使过了眼色后,陈捕头也就会意,从此一路上顺顺贴贴。另两位手下也不敢梗脖子,一行人到了四十里外的这家唯一的小店,叫做“接济客店”。

        店主人正是选定了此处道路由宽变窄,往来过客不方便,便开店赁驴、赁车,倒把不利化作了有利。几人进店时正该吃午饭,雉临心情好,便要了满满一桌子的酒菜,而陈捕头也似乎就是仆人一般,忍了身上的痛楚往来进出地端菜倒酒。

        一开始雉临还有些提防,几次过后便只顾了喝酒。丽容不陪着喝,筷子也不拿。而她姐姐知道要给陈捕头创造机会,就一起陪着吃喝说话。

        最后一次陈捕头出去便没有回来,丽蓝道,“他是舍不得交河县捕头的差事,大油水没有,但是吆五喝六的还不在话下。”

        雉临也不在意,手下要追他也不允,说道,“跑了就跑了,我在意他?”

        丽蓝又故作担心地说道,“就怕他跑回去再找那个高大人。”

        一位跟班说,“再往前走上几里路,你们以为我们少爷会怕他!”另一位随从也跟风说道,“两位夫人是不知道我们少爷的真本事,到了马上,那个穿红袍子的还不一定是对手。上一次若上在马上比划,我们少爷便在你的旅舍里也不惧他。”

        雉临听了,也撇了嘴道,“要讲马上的功夫,不是我吹牛,我让他两个。这是我的铁槊不在,在时,就不让他在我的马前走上两个回合。”

        丽蓝听他们这样子说,心里也暗暗担心:一是陈捕头跑回去也要容些时候,能不能立刻找到高大人还不一定。找到高大人时高大愿意不愿意来冒这险还说不定。就算他来也来了,说不定她们姐妹两个早出了这家店往北边去了。听这些人这番言语,丽蓝暗想,看来她们想从容地逃脱,把握真没有多少。

        这样一想,丽蓝的心情便沉重起来,也不再殷勤地陪着喝酒,脸上的笑意也显得僵硬起来。雉临看在眼里,猜个大概,心里却十分的放心。这次一下子尽得姐妹两个,个个称心如意,回去之后回禀过父汗,择吉日就可成亲!

        于是她们不喝,雉临便与四个手下一杯一杯喝起来没完。丽蓝听他们说话,知道浮图城能驻守一万人马,在庭州附近的厥越失、拔悉弥、驳马、结骨、触木昆等部附属于雉临的父汗。

        因而她的心里几近绝望,想到自己与妹妹不得不被强迫了去浮图城不说,还把几年来在交河县积攒下的家底都白白地扔掉,心里一阵悲意上来,就差当了雉临的面掉眼泪了。

        而这几个人却浑然不觉,越喝越高兴,不一会其中一个跟班说要去方便,捂了肚子跑出去。剩下的四人接着喝,又一个跑出去方便。

        又喝了一会儿,第三个人说,“咦?这两个怎么不回来?”雉临对他二人道,“去看看,别栽到道上睡着了。”说着哈哈一笑,正好趁着跟班的不在,就与丽蓝调笑了两句,丽蓝哪里有心思理他。

        雉临觉得无趣,又当了丽蓝、丽容姐妹饮了满满一大杯,“他们的酒量,四个也不及我一个!”

        门外,高大人说道,“这么说,你便是最大的酒囊饭袋喽?”姐妹二人听了,心头的喜意真如从天而降。

        而雉临听了,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叭地放下了酒杯,也不顾得丽蓝和丽容姐妹在屋里,从桌边抄起自己的佩刀冲出门去。

        小店建得有些简陋,又时值正夏,除了正门挂着一道布帘之外,三个窗子的窗扇也用一根根棍子支起来。雉临刚刚跳出去,丽蓝姐妹就看到中间的窗口红影一闪,高大人手里提了黑刀,落地无声站在二人的桌前。

        丽蓝惊喜万分,捂了嘴巴不敢大声,怕把雉临再引回来。而丽容却不管这个,叫道,“高大人!”言语间似有久别重逢的味道。

        高大人看了看桌上的残羹剩饭,捏起一只鸡腿放在嘴里扯嚼着,说,“不就着脚丫子味道,真吃不下去,”说着把半只鸡腿丢在桌上,又抠了酒坛的口,递到嘴里喝了一大口,问道,“雉临可曾为难你们?”

        丽蓝从他的话里已经知道高大人已经在门外偷听了许久,不然哪里知道那人叫雉临?看他还有心思开玩笑,显然并没有把这主从五人放在眼里,自己也就心下心来。而此时的丽容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似乎有许多的话一齐堵到了嗓子眼里。

        雉临跳出去,没见说话人的影子,却看到自己的四个手下已经让人五花大绑,吊挂在店边空地上的两棵歪脖儿柳树上,个个鼻梁、眼圈乌青,低着脑袋似乎都晕过去了。

        他知道这位高大人的厉害,上一次自己有四位帮手,高人还是匆忙间从池子里跳出来,只凭了一只木衣架便把他们打败,这次没有帮手,自已一个人绝对是不行。

        他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人就在屋里说话,也不敢再冲进去。连解救手下的跟班也腾不出功夫,只想速速的逃走为上。他一眼瞥见了店边拴着的炭火,就奔过去解马缰。

        谁知道炭火甩过脖子来就是一口,他一缩手、往边上一跳,谁知炭火啪地翻起后腿,正踢到了雉临的肚子上。雉临一下子被炭火蹬飞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下不动。他要是再往前滚上两尺,便是绝壁悬崖了。

        雉临也是粗心大意,自己和随从的马就在边上不去解,偏偏来解炭火,也是忙中出错,正撞到冤家的手里,要是这一蹄子踢在胸口,他便没命了。

        此时高大人已经带刀出了店门,见了此景笑道,“我还以为你在马上的功夫有多好,原来连马都上不去!”他也不必再自已动手,又与店主找了一段麻绳,结结实实的把雉临捆了。

        陈捕头骑了马在后边紧赶慢赶,还是让高大人丢到了后边。他身上刚刚挨了狠打,马上一颠,只觉得腰腿等处骨头要散了架,还在咬牙坚持。到望见了小店的影子时,许多多与冯征的先头已经远远地缀了上来。

        众人到了店前,看到高大人正陪了丽蓝丽容两姐妹说话,而五个人个个晕迷、捆得跟粽子似的。陈捕头心中大奇,始信丽容在旅舍内所说的“闭着眼睛打”与“打得闭着眼的区别。”

        高大人道,“去让店主打两桶凉水来,我要让他们醒醒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