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2012网上买彩票 青海快3必出号 官方有没有快乐时时彩 宿迁中彩票17亿 天天十三水有修改器吗 3排列三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心态问题 山东老11选5前3遗漏 福建体育彩票 4场进球12161预测 平码有几种买法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软件 王中王六肖中特准王 香港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新11选5万能公式
        谢金莲从旧村回到家时仍记着高峪二哥的话,把从饭桌上听来的话只对柳玉如说了。柳玉如听了之后不由地替高大人和思晴担心起来,她有心立刻让樊莺去一趟西州请郭叔叔拿个主意,又怕高大人两人在大漠里没有事,庸人自扰不说,还惊扰了公务缠身的郭大人。因而与谢金莲两人商量再等等。

        对高峻有关交河牧场的官员安顿方案,郭孝恪第二天就回复了——照此办理。刘武回到家,把自己人要去交河牧做副牧监的事对武氏一说,武氏再去学堂里送两个孩子的时候,感觉腰杆子就比以前还硬了。

        刘采霞知道此事后,首先想到往后大白天自己再也看不到刘武在牧场里转悠,倒说不出十分的高兴。刘武去交河上任的第一天,刘采霞靠在柳中牧场马厩的门框上,看着山坡上以前刘武忙忙碌碌走过的地方,现在都变成了一排排的新厩房,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但是晚上回到家,刘大人就用火一样的热情填补了她的空虚。

        新任西州别驾李袭誉上次当众甩了高大人一顿脸子,之后一连几天都不见高大人的面。他总觉得是这小子对上次的事耿耿于怀,是故意这样怠慢自己的,李大人肚子里的气就有些足。

        回到寓所再看女儿李婉清那幽幽怨怨的样子,李大人心里就没有底起来,隐约有些后悔,不如一开始就亲亲热热些也许后面的事还好说。李大人有心自己去一趟牧场村探探风声,可又放不下身架。

        郭孝恪知道李大人想的是什么,他请李大人代自己到牧场村看一看旧村改造情况,而他正在考虑焉耆今后的管理事宜,局势稳定之后不总让郭待诏在那里,正规的官员还是要派出的。于是李袭誉带了女儿立刻到牧场村来了。

        出乎李大人意料的是柳中牧最高官员高大人并不在家,只有岳青鹤在,李大人在旧村里转了一圈儿,提出去新村看看,岳青鹤亲自带路。到了新村以后李大人问。“高大人家在哪里?我们这么进去不大好吧?”

        岳青鹤心说,“你这是想去。”忙道,“有什么不好,高大人家美女不少。正好与李小姐做伴儿,今后熟悉了不是正好。”岳青鹤领了李大人、李小姐进到院子的时候,楼上正传出一阵嘻笑声和琵琶声,这些女人除了柳玉如和谢金莲,都以为高大人只是去看望病人。因而还像往常一样快乐着,一点都不担心。

        李别驾一到,柳玉如等人就迎了出来。樊莺和崔嫣看到李婉清之后一起打量她——年龄比崔嫣大、比思晴小,身材就像崔嫣刚来的时候有些清瘦,现在看上去崔嫣就比她丰满些,但是李婉清清秀又有些任性的眼神又不同于别人。

        只有柳玉如知道她的底细,因此揣摩李婉清的心思也更准。柳玉如心想,与其等高大人回来再费周折,不如来个主动。

        等李大人告辞的时候,李小姐跟着站起来。但是目光还在四下里偷偷流连。柳玉如拉了她手道,“妹妹回西州干嘛,一个人没意思,就在家里住些日子,家里也有收拾好的屋子……你就住崔嫣边上这间!”

        崔嫣一面之下与李小姐很投缘,也在挽留。李袭誉心说,“这就算是硬塞了!”他出门时,李,“不如让人把我带的蚕种送过来,我在旧村看了。过些日子那些桑叶便老了。”

        高大人的女人们就齐声说,“太好了!大家正闲得没个正事做。”李大人步出了院子,心里说,“这不算完!”回到西州还是让人马不停蹄地把女儿交待的事办了。

        再说谢大。晚上从饭桌上跑出来后,回家把听到的话原原本本对媳妇和大嫂一说,“你们给我准备干粮,还得带上劈柴的斧子!带一盘绳子、五两碎银子——都要碎碎的。”

        两个女人立刻分头准备。谢大媳妇怕斧子别在丈夫的腰里划了肉,找条布带子连斧头带斧柄一起缠了,第二天一大早谢大就出了家门。

        他本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但是他听酒桌上的人讲。连大漠中的人都往勃格达岭跑,那大哥出发时并不知道北边骚乱,他和陆尚楼这么些天不见回来,被裹挟到逃难的人流里极有可能。

        他准备先到勃格达岭,找不见大哥再往大漠里寻他。因而一出门就雇了辆车,先把他载到交河县,然后独自一个背了东西要翻越大山。

        一开始还有山道,谢大边走边寻思路上的花费要怎么和大哥说。在半山腰上他遇到了三位结伴下山的猎户,人人拎了野兔山鸡。他朝猎户打听道儿,猎户中有个人说,“你穿成这样,在山上不把你冻死!以为去避暑呀?”

        说着一人脱下身上的皮坎肩,一人摘下腰上挂着的皮耳朵,教他怎么箍在耳朵上,另一个人与谢大换了鞋子,三人才下山去了。

        谢大按着这些人的指点往山上走,后来就没有现成的路了,路边的青草野花也慢慢绝迹,只有些生得歪歪八八的松柏,再往上时空气就冷冽起来。

        谢大小时家境还算好些,所有的事情都是大哥出头,砍柴担水这类事一次都没做过,更不要说独自爬这么高的山了,路上的艰苦不必细说。

        天黑时他按着猎户的指点找到了一处半山腰的山洞,洞内还有不少猎户们烧剩下的干柴。谢大在洞口点了两堆火,就着水壶里的冷水吃了干粮,然后在火堆边倦缩着躺下。

        半夜的时候,谢大被不知哪里传来的狼嚎声吓醒,忍了好几忍才手忙脚乱地把尿尿到了裤子外边。再躺下后,谢大就看到洞口外被火光映出的一对对亮萤萤的狼眼睛。

        他毛骨悚然,嘴里一阵阵发苦,不知是不是苦胆裂了。谢大心眼儿是不少,可经验不多。大哥是一定要找,狼也怕,他一边哆嗦着往火堆里加柴,一边咧了大嘴狼狼哇哇地哭开了。那些狼蹲在洞口半宿,都跑了。

        天一亮谢大就爬起来,头顶上就是雪顶了。

        黑达轰走了帐篷门口的两名军士进了思晴的帐篷,进去后先把谢广摊在地上的手掌狠踩了一脚,谢广一点反应都没有。来侍候思晴的小丫头不知去了哪里。

        思晴仰面合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想是药力发作了。她的头歪在一边,一缕乌发遮了半边脸颊,双目紧闭,一条毯子掀到了一边,只盖住了她的一只手,一条腿横在床沿上,另一条腿伸到地面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