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今晚福彩开奖号码预测 年香港赛马会资料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 平码二中二论坛 极速28的包盈利法819 篮彩258网站 快乐彩浙江快乐彩 丁俊晖斯诺克世界排名 大乐透追加中蓝球多少钱 北京赛车pk10 德甲球队关系 极限战神→三肖中特福天下彩民 手机pc蛋蛋预测单双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qq斗地主2019下载
        段正海道,“大人是要去烧他粮草?但郭大人正需我们冲到身边,我们却去烧他粮草!就算都烧光了又于事何补?”

        高峻知他救人心切,对他在言语上的冲撞也不以为意,只是耐心地说道,“将军想差了,焉耆的粮草事关他们长期固守的大计,这是对方的软肋。我混进城去尽力烧起大火,任是谁都不能放任不管。”

        “那又如何?”众人异口同声问道。

        “要管则必用水,城内那几眼坎井够用么?不够用的话,他们会到哪里来取水?”众人眼睛一亮,段正海道,“大人是想让他们主动打开城门!此计妙是妙,但我们由这里快马冲去,未到近前,恐怕对方早已关上了城门。”

        高大人心意已决,摆手让众人息声道,“不要再多问,听我吩咐。”这里只有高大人职位最高,众人听了一齐静了下来。

        高大人道,“一会,我自带了绳索绕到对方城下僻静之处,想法进到城中,拣对方要紧处放火。若是城内大火一起,我自会先去助郭大人。敌人有人出城取水的话,必然是用水车等物——十里远,傻子也不会用人来担——你们只须隐蔽妥当,待水车到后抓了取水之人,扮做他们的模样,带着满载的水车去骗开城门——我估计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他们连盘问都不大可能盘问。过吊桥时一定要挥刀砍断吊索让它再也扯不起来。要将水车拉至城门口,将大门掩住,让它不能很快关上。敌方必然来抢。因而去骗城的人,身手一定要好到能支撑到我们的骑兵冲过这十里的时间。”

        众人领会了高大人之意,高大人又道,“若是城中不见火起,有两种情况:一是我已遭遇不测,水车也就不大可能会出城了。你们可由护牧队带了马匹在城下招摇。对方若是出城来抢,诱敌的护牧人员就随他们进城,但到达城门口处就要发作起来。支撑到段将军的人马冲过这十里,这是中策了,不得已而为之。”

        “第二种情况,若是城中大火不起。也有可能是我找不到要烧之物。那么我会尽力潜行到南城门下,待你们诱开城门时大家共同坚守在城门处、等待段将军大队冲到。如果你们诱不开城门,只好我拼了性命自去开城,你们在城下诱敌的护牧队员耳朵要时时竖着,只要听到城门内喊杀声起。就给段将军发信号,大家一起冲近了来壮大声势、减轻我在城内的压力。”

        “若是不见大火,你们诱城不开,而城门内又听不到我的厮杀之声,大家就可拼命硬攻了,至少还能给城内的郭都督一些声援。不过这就是最下策了!”

        众人听清楚了,无不为高大人细密的计划暗自钦服。大家分头在树林里隐蔽了做准备。高大人背了一条长索,上了炭火,沿着淡河此岸迂回往西,再往北。在一片不算茂盛的丛林中穿行着飞驰。

        他的手无意在炭火的肩胛骨上一摸,掌心里是一片殷红!而它并无伤口!高大人在马上道,“炭火,想不到你真是一匹汗血马,”这次长途驰援郭都督,高峻的马速始终没有提起来,但他却第一次见炭火冒出血汗,心中有些不解,也不去多想。

        淡河在城西绕城而走,不过此处山路陡峭难行。敌人取水也不会选择这里,而一定会去城南的平坦开阔之处。

        在城北,高峻已经站在高耸的城墙下。虽然离得近了,但城中的厮杀声音却不是很激烈。他不由得心焦起来。

        在城墙上并无巡回走动的人影,大概是这里山势险要不适合大部人马行动,因而不是防守的重点。他并不知是落昭用人心切,急着要去围攻郭孝恪,从他认为最不要紧的地方将抽人走了。

        城北并无大门,城墙足有三丈多高。用大块的方石垒成。日久年深,有一颗种子落在两丈高的城砖缝里,竟然长出了手腕粗的一株小树。高大人有了主意,卸下背着的绳索,用绳索的一头把自己的乌龙刀拴结实了,一把将刀带了绳头甩过小树,乌龙刀绕过树干回落下来。

        高峻将刀解下,抓牢了两根绳子,他要爬上去。

        看到炭火还停在那里看着自己,高大人回来想了想,用刀将内衣削下一块,划开食指在上边写了,“我已入城、依计而行”八个字,将布几角系在炭火笼头边,拍拍它的脖子。炭火通人性,似是知道主人的用意,恋恋不舍地看了高大人一眼,扭身按原路跑入了树丛。

        高峻背好了乌龙刀,抓了绳索双臂用力,脚下踩住了城砖缝隙,不费什么力气就到了两丈高处。他丢了绳子,双脚一蹬树根,身子直飞而上,双手扒在城墙垛口上。

        马道上十几步远处只有两名军士看守,此时他们正伸了脖子往城内一个方向看着,并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高大人受他们两人的指示,很快看到了那座高大的焉耆王府。府院内匆匆的人影也看不真切,但是他在大街上看到为数众多、着了陌生装束的军兵。由他们的异动上高峻知道郭大人多半就在那座大院里。

        而距着那座院子一箭之地的范围内,许多的草垛、草房都有烧过的痕迹,但都已被人用水浇灭了,但还散发着熄火后的水汽柴烟。

        在另一个方向,高峻看到一处开阔的草场,垛了整齐的一垛垛些草,四周边的仓房门窗闭得森严。场内有不多的军士把了大门,他们似乎对不为远处的厮杀所动,看得出他们看守着要紧的所在。

        高峻正伸了脖子往城内看,城头那两名军士已然发现了他,举着手里的刀跑过来喝道,“哪里来的奸细!”高峻一跃上去,抽出乌龙刀“噗、噗”结果了他们,顺了马道直奔草场而去。离着老远就有人发现了他,在对方一片“站住”的喝喊声中,高大人挥刀冲了进去。

        这些人哪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当面拦着的人一眨眼倒在血泊里,把砍成两截的枪杆、刀尖刀把丢出老远。其余的人让高峻甩到后边仍紧紧追着。高大人也不纠缠,他的目的是放火。很快冲到一处垛草下,将草引燃。这些看守之人一见烟起来,一部分人继续挥舞了兵器来抓高峻,另一部分人立刻分出去,由一间仓房内拎了水桶水盆往这边跑来。

        高大人怕他们把火浇灭,点火后并不离开,砍倒了几个冲在最前面的不让他们接近,看看火势大了才往下一处垛草跑去。

        如此这般,高大人在众人的围追堵截之下,边打边放火,将三十几垛柴草隔一座点一座,点着了十多座柴垛,并砍倒一路上追得紧的三十几人后,那些人才领了落昭派出的援兵冲进草场里来。

        不过此时由北边山谷里吹来的罡风,已将火势无限漫延开去。

        焉耆城内很快浓烟滚滚,还在燃着的草灰、火屑被强烈的热流翻卷着冲上半空,借着突然猛烈起来的北风一直飘过半座城池,复引燃了远近的民房、草垛,远在南城城墙上守卫的焉耆军士也很快被包裹在滚滚的浓烟里不住的咳嗽,他们纷纷回过身来,看这城中吓人的一幕。

        不一会儿,三驾拉了大桶的水车由城内大街上飞快的往南门驰了过来,赶车的军士仍不住地挥起鞭子狠抽在驾车的马匹身上,嫌它们跑得不快。

        马车离着南城门还有段距离,他们便在水车上扯了脖子高喊,“快开门!丞相有令,出城拉水——”

        也不用验看什么手续了,有人手忙乱地打开城门,马车一阵风似地冲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