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2019-07-22
  • 太原小小少年 巧手变废为宝 2019-07-22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北京快乐8五行走势图 3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快三今曰开奖 彩宝网3d开机号试机号30列表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四川福彩快乐12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同步 体彩顶呱刮2019新票 两码中特期准免费资料 彩票微信群 26选51506 深圳风采具体开奖时间 七星彩开奖直播哪个 ag真人视讯的漏洞 江西快3开奖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就在我寻找这鳌鱼而不得的时候,便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一秒记住【 www..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再一看正是那些慕小云的随从们。

        他们过来是给慕小云开道的。

        这些人一路小跑,踩得这黄土山都瑟瑟发抖,也扬起一阵烟尘来。

        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难道就是为了得瑟一下,制造一下效果?为了突出这慕小云的身份跟地位不成?

        不对啊,慕小云虽然看上去有点张扬,但是并不是无谋的人。

        这憋宝一般都是悄声发财的活计。

        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呢?

        这原因嘛,我突然心中一动,猜到了她的想法。

        这应该就是为了驱逐这条鳌鱼的手段。

        而之所以这么做,原因也很简单,这鳌鱼已经不再能称为鱼了,它有一半是龙身。

        所以它也不限于在水中活动。

        易有云。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这见龙在田的田,可并不是真的是在田里之中,而是在打猎的时候碰到龙。

        也就是说这打猎的时候能碰到龙,意味着龙也可以在陆地上行走。

        又有龙战于野的说法。

        这龙是可以在陆上行走的,那么这半龙的鳌鱼,说不定也可以在这陆上行走。

        所以他们打算用这种方法把这鳌鱼给吓回水中去。

        等到这鳌鱼进入水中了,他们再想办法把它钓出来,这方法倒是可行的。

        可是如果这么赶就能把这鳌鱼赶回水坑之中,那为什么不在水坑之中放一张网呢。

        这样鳌鱼将无所遁形了啊。

        不对,还是不对劲。

        我虽然有羊倌的传承,但还真没有憋过鳌鱼的传承记忆。

        这也是因为鳌鱼本身就少,加上河洛门的人本来也少,虽然说一个个河洛门的人都是人中精英,但是毕竟人数有限,很难将世间万物都憋一遍。

        更何况河洛门的羊倌与大道亲近,在修行一道上有着很强的天赋。

        所以很可能河洛门的历代门人都跟我差不太多,一个个全都是修行的天才,估计也就拿羊倌的本事当成修行的一种途径,根本没有完全沉下心来憋宝。

        憋宝的手段对于当初那些河洛门的羊倌来说,很可能也就是一块敲门砖罢了。

        其实憋宝憋的是什么,还真就是知识。

        羊倌拼到最后竟然也是拼知识,拼文化,说出来还真有点怪怪的。

        庄不弃在一边问道:“师叔祖,咱们现在应该做点什么呢?”

        “不着急,咱们还是守株待兔吧。”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也没有底。

        现在我最强的底牌就是我的血了。

        可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用它。

        能够用一般手段解决的话,还是尽量一般手段解决,毕竟在这个世界之中,我的血也不能补充,用一滴也是少一滴的。

        而且作为一个羊倌,应该有羊倌自己的荣耀感,用超过自己憋宝手段太多的宝贝去憋一件远不值宝贝价值的东西,那就仿佛拿着金元宝去买窝窝头一般。

        所以我想了一想,虽然说守株待兔还是不变的策略,但怎么说也得有所准备才行。

        因此我让梨花回家去拿一杆秤,再拿一只吹火棍来。

        又让根宝从他那屋子里拿一顶帐子来。

        之后我对庄不弃说道:“你现在就去弄一点香来,还有弄一斤糯米过来。”

        庄不弃现在也是十分紧张,总觉得要做点什么才能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所以我这一安排,他马上去办了。

        而我还留在这水坑边上。

        闲着无事,我就从水坑里弄上来一些水,在一边和着泥,搓了十七八个小泥丸。

        我把这些小泥丸搓得溜圆,在太阳下暴晒,很快就给晾干了。

        而这时候他们都回来了,把我让大家准备的东西都带过来了。

        他们十分期待地望着我,等着我有所动作。

        我却还是一动不动,就在那里等着。

        这时候便看见慕小云带着小成过来了。

        看慕小云的那样子,一副志在必得的得意洋洋。

        我冷笑两声:“想不到慕会长也能找到这里来啊。”

        慕小云说道:“这里本来就是我发现的,当初这个池子都是我让别人凿出来的,后来又在这池子里放下那么多鳝鱼,为的就是不让这宝贝天灵饿着。”

        “这么说起来你知道这池子里的是什么?”

        “当然啊,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池子里有什么?那就是说你连这池子里有什么都不清楚,却想赢我?”慕小云带着轻蔑地笑了两声。

        “赢你是肯定的,只不过我觉得你心机实在太深了点,既然你早就谋划这一切了,而且谋划了这么久,那还拿这个来跟我比,摆明了就是坑人啊。”

        “所以就算你赢了也只是胜之不武。”

        “哪有那么多说道,胜之不武又如何呢?就算是我胜之不武,我也是胜了啊。”

        “这个世界上,一切都只讲结果,过程重要吗?”

        庄不弃听到这一句话不由叫道:“慕小云你卑鄙,这比赛根本不公平。”

        “不公平又怎么样呢?谁说这个世界就是公平的,所谓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儿孙多,八十老翁门前站,三岁儿童染黄泉。”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只有手段强弱,弱者就注定了成为强者的食粮,只有变强,才可以自保,而弱者没有努力,没有实力,就该成为强者的踏脚石,在我看来,这才叫公平。”

        她说着拿出一根钓鱼竿来,这钓鱼竿的上面有个轱辘,却是一柄海钓竿。

        这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凡俗世界上很多人都为了温饱而挣扎,还有一些先富起来的人也趁着改革春风吹满地的时候,努力赚钱。

        那时候钓鱼人更多为了吃鱼,也没有那么多讲究。

        后来扶桑倭奴把系统的钓鱼理论给传过来了,什么鱼钩型号,鱼线粗细,什么窝料饵料等等,再后来又有了炭纤维的鱼竿,加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生活大大得到满足之后,钓鱼热就兴起了。

        可是这重离界之中的文明程度还是要落后于凡俗世界二十多年的,因此现在能拿出一柄海竿来,很让人刮目相看。

        她拿出一只知了来,挂在钩上,对着我诡异地笑了笑:“抛下香饵钓金鳌,这位朋友,接下来就是见证我憋得这条鳌鱼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