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北京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下载 香港赛马会合法网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app 期超级特码 天津快乐十分钟基本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开奖结果 香港生肖时时彩 山东群英会任一技巧 陕西快乐10分遗漏 北京pk10雪球最稳计划 连珠五子棋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爆一波中特六合全集a 大乐透周六走势图表图2
        下午两点半,会议室。

        穿着笔挺警服的杨正和高首联袂而来,走进会议室,见会议室面积不小,中间,桌子围合而成个长方形,一边是投影仪,两边还摆放着一些桌椅,方便更多的人坐下,桌子上摆放着牌子。

        杨正目光一扫,看到了正在向自己招手的姚梅,旁边牌子上写着特派员三个字,那是专门给自己的位置,便示意高首一起过去,姚梅等杨正过来了,浅笑道:“来了,坐下吧,马上开始了。”

        两人坐下,桌子上放着会议安排,杨正翻开一看,上面有流程,什么时间谁发言,说什么内容,清清楚楚,还有长长的名单,名字,职务,一清二楚,只需要看到对方前面放着的牌子,就能够对应身份,倒也方便。

        杨正看到了魏厅,从位置来看,在正中间,算是首位,纪律部队最讲规矩,否则就乱套了,左手为尊,姚梅坐在魏厅的右手边,杨正不由看向魏厅左手边的人,是一名中年男子,五十上下,国字脸,目光沉稳,看上去不苟言笑。

        姚梅顺着杨正的目光看过去,反应过来,喊道:“黎厅。”

        国字脸男人看过来,姚梅继续说道:“黎厅,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两位就是特派员,特派员,这是黎厅,省厅的。”

        叫黎厅的男子有些诧异地看向杨正,没想到这么年轻,但还是礼节性地对杨正点点头,问了一声好,就和魏厅低声说话去了,并不太在意,杨正也无所谓,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被人忽视最好,不会被人盯上,可以秘密调查。

        姚梅轻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打开前面麦克风,看看正在交谈的魏厅和黎厅一眼,故意清了一下嗓子,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会议室瞬时安静,姚梅这才说道:“各位同志,下面开会。”

        所有人坐正,目视前方,杨正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有些好奇。

        “魏厅?”姚梅看向魏明轻声问道。

        “按会议安排走。”魏明说道。

        “好的,魏厅。”姚梅征求完魏明的意见后看向周围众人,继续说道:“各位同志,关于高局被袭击一事,情节之恶劣,后果之严重,难以想象,光天化日之下,而且还是在执行任务期间,居然有人袭击高级警官,这是什么行为?太不可思议了,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千千万万群众都在看着我们,我们必须尽快破案,给群众一个说法,更是给牺牲的高局,给西南省所有干警一个说法。”

        所有人神情一肃,默不作声。

        “下面,请市局介绍情况。”姚梅沉声说道。

        一名中年男子接过话题沉声说道:“魏厅,各位领导,同志们,我是市局局长廖子明,杀害高局的凶手还没有查明。”

        “什么意思?这多天了,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吗?”魏厅脸色一沉,打断道。

        “魏厅,请听我解释。”廖子明尴尬地说道。

        “好,你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魏厅不满地说道。

        杨正打量着魏厅,又看看廖子明,将两人的反应暗自记下,推测着,分析着。

        这时,廖子明继续说道:“魏厅,门童叫盘文波,男,二十三岁,是一名来我市打工的人,归华市人,家住盘家寨,这个盘家寨在边境线附近,是一个山区寨子,盘文波的尸体在出租屋内已经找到,被人扭断了脖子而死。”

        “你的意思是?”魏厅惊疑地说道,目光冷冽。

        “没错,有人假冒盘文波,并利用门童职务之便在酒店门口等候,趁机偷袭,凶手戴着硅胶面具,很高明的化妆,我们调查过,酒店方面没有一人看出破绽,是个老手。”廖子明赶紧说道。

        “盘家寨?”魏厅沉吟片刻,问道:“我记得这个地方,三年前盘家寨大规模制冰,被我们扫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制冰的消息了,是不是那个盘家寨?”

        “没错,就是那个盘家寨,三年前被我们清扫过后,这三年再也没有听说制冰的消息,寨子里很多年轻人都出来打工了。”廖子明说道。

        “说回凶手。”魏厅沉声说道。

        “是。”廖子明赶紧答应道:“魏厅,我们准备了行凶视频,你看?”

        “放出来。”魏厅沉声说道。

        廖子明答应一声,朝一个人点点头,对方马上敲击电脑,投影仪上马上出现一段监控画面来,先是一支车队呼啸而来,在酒店门口停下,车上冲下来大批干警,杨正一看,为首的正是大队长,不由目光一凛。

        画面里,大队长一马当先地冲在前面,有门童拉开了酒店的大门,大队长冲了进去,其他人也跟着往里面冲,大队长冲到大堂后停下来,发布命令,指挥干警行动,这时,刚才开门的门童进去,忽然开枪。

        监控画面里,三道火光闪烁,紧接着,门童转身就跑,冲出大门,直奔街道,一辆越野车呼啸而来,门童冲向越野车,毫不担心什么。

        正常而言,越野车应该贴着门童急刹停下,但没有,反而忽然转向,狠狠撞向门童,门童被撞飞出去好远,越野车呼啸而去。

        越野车从赶来接应,到撞人,再到离开,从始至终都没有减速,反而在加速,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般,开车的是个高手,杨正见高首脸色非常难看,浑身都在颤抖,但拼命忍着,赶紧伸手过去,抓住了高首的手掌。

        没人看到自己父亲被人射杀还能冷静,或许是感受到了杨正的安慰,高首渐渐稳定下来,嘴角抖动,欲言又止,杨正用眼神示意先别说话,高首会意,低下头去,以免被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视频播放完毕,廖子明沉声说道:“魏厅,凶手的手法之残忍,令人发指,这是对我们市局所有干警的挑衅,而从接应车辆的行为来看,显然是个老手,彼此很熟悉,否则凶手不可能不提防,不躲避快速冲过来的车辆。”

        “车找到了吗?”魏厅沉声问道。

        “还没有,是套牌,车离开现场后直奔边境方向而去,出了城就是山区,而山区公路没有监控,又到处都是分岔,连通不同的村寨,沿途还有各种陡峭的山崖,峡谷,植被茂密,空车推下去,也不好找。”廖子明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