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赛马会料六肖中特 二八杠压门怎么赢钱 河北福彩好运彩3基本走势 陕西中彩网 模拟开乐彩 游戏赚钱 弈城围棋 福建22选5奖池 香港最准的平特肖 网络彩票走势图电视机 新时时彩购买 河北快三遗漏号数据查询 1617法甲联赛冠军 澳门ag真人国际管免费试玩 今天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任何一个组织都会有核心圈层,wj集团太庞大了,由财阀投资而成,而财阀里面不止一家一姓,有很多投资者,还有各种参与者,政客背书等等,不可能每个都有问题,甚至大部分人只管出资,分红,并不关心经营。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查出所有股东不难,但如何甄别是个问题,目前,杨正只能顺藤摸瓜,从纪伯找到史蒂夫,再找到帕森,接下来呢?

        这个问题一直让杨正郁闷,无措,看到帕森震惊的目光,内心一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激动起来,紧紧盯着对方眼睛说道:“别想蒙混过关,我已经知道部分人,直接找到你就足以证明这点。”

        “你是东方人?”帕森继续追问道。

        “重要吗?”杨正反问道。

        帕森想了想,苦笑道:“确实不重要,只要是对手,哪里人对于wj集团来说确实不重要,具体名单我给不了你,不是不愿意,而是我也知道有限。”

        “谁知道?”杨正沉声问道,有些激动起来。

        “名单只有会长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会员。”帕森如实说道。

        杨正大吃一惊,有会长,有会员,这已经不是一家企业股东核心成员概念,而是组织了,那就可怕了,脸色一沉,追问道:“既然你是会员,应当知道其他会员吧,我需要一份名单。”

        “给不了。”帕森苦笑道,见杨正脸色一寒,就要动手,赶紧解释道:“杀了我也拿不出来,会员之间并不能联系,每次见面都戴着面具,彼此并不知道对方。”

        杨正隐隐感觉这件事不简单了,超出了自己以往的所有预料,内心大惊,追问道:“你们组织叫什么?”

        “说了你能放我走?”帕森追问道。

        “你可以试试。”杨正假装不耐烦地说道。

        “不行,如果得不到保证,我不能说,否则不是我一家人死,而是整个家族都得死。”帕森毫不犹豫地说道,脸色很坚决。

        杨正大吃一惊,泄密还有诛连的惩罚,这个组织恐怕不简单了,想了想,试探性问道:“史蒂夫是不是你们组织的?”

        “他只是我的下线而已,还不算,也不够资格。”帕森说道。

        “那纪伯呢?”杨正继续追问道,一来求证,二来提醒对方自己知道不少机密,不要耍什么花招。

        然而,帕森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好奇地反问道:“纪伯?什么人?”

        杨正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纪伯恐怕连让帕森这种人知道的资格都没有,地位就更低了,愈发觉得这个组织不简单了,想了想,说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如果属实,我可以放你走,如果有一点不属实,那就别怪我了。”

        “我知道的不多。”帕森说道。

        杨正示意魔术师摄像后继续说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你的组织叫什么?有多少人,在哪儿?目的是什么?”

        “我只知道叫死神社,有什么事都是固定的人跟我直接对面交代,地点不一定,每次都戴着同一个面具,不知道对方是谁,我只需要服从和执行,其他并不知情。”帕森满是无奈地说道。

        “什么面具?”杨正沉声问道。

        “有点复杂,我可以画给你。”帕森说道。

        杨正见对方很配合,丢个魔术师一个眼神,内心惊疑起来,死神社是个什么组织?没听过啊,看对方如此自信,难道很有名?

        没多久,魔术师找来纸和笔,割断了捆绑帕森双手的绳索,至于身体和双脚,还继续捆着,帕森也没提多余的要求,拿起笔和纸迅速画起来,先画了一只竖眼,眼睛下面勾勒了一些线条,像是代表光芒。

        紧接着,帕森在下面用线条画了一把剑,一把斧头,一个船锚,交错在一起,然后放下笔,杨正看着这一幕有些吃惊,帕森的画画水平不俗,几个图案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神秘,古老而又可怕的感觉。

        旁边魔术师看到这幅图案脸色大变,看向杨正,欲言又止,杨正不懂,问道:“这也是你们组织的标志吗?没有颜色?”

        “是组织标志,刻画在面积上,只是线条,不明显,只有近距离才看得出来,全世界除了我们,没听说过还有谁用这个标志。”帕森解释道。

        “这个标志代表什么?”杨正好奇地问道。

        “眼睛代表外星人,剑代表贵族,斧头代表战争,船锚代表航海,好像是这个意思吧,具体我也不清楚。”帕森说道。

        “还有呢?”杨正不甘心地追问道,隐隐感觉触碰到了一个巨大秘密。

        “还有就是曾经做过的事了,你既然能找到我,就能查到我曾经做过了什么。”帕森说道,瞳孔一缩,脸色一片惨然,恳切地说道:“放过我家人。”

        杨正一怔,什么意思?

        这时,帕森忽然用笔朝自己喉结部位猛刺过去,钢笔大半刺进去,然后猛地拔出来,气管被刺穿,空气灌入,脸色涨得通红,死死盯着杨正,眼睛里满是恳求之色,还有一丝疯狂和不甘。

        杨正大惊,这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反应过来,郑重地说道:“我答应你。”

        帕森眼睛一亮,头耷拉下去。杨正知道帕森只是昏迷,但不及时治疗,必死无疑,神情有些复杂,定定地看着对方,思绪沉重,对那个所谓的死神社多了几分了解,仔细一想,却又什么都不知道。

        魔术师见杨正脸色很难看,上前来,摸了摸帕森的脖子,低声说道:“最多一分钟就会脑死亡,他在忌惮什么。”

        “是啊,他看得出我会放过他,但还是选择了死亡,因为他在忌惮,害怕,这种死法传出去,会被认为是自杀,宁死不屈,家人能保住。”杨正沉声说道。

        “那他为什么还要招?”魔术师问道。

        “因为他希望我们给他保留这个自杀的现场,向他的组织证明自己,或许还有别的原因,谁知道呢。”杨正沉声说道。

        “这家伙是个狠人,自杀都这么狠,看来,他确实是在忌惮,甚至害怕,或许被俘后活着比死更可怕,那这个组织太可怕了,没听说这个组织对自己人也这么狠啊。”魔术师说道。

        “你知道这个组织?”杨正诧异地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