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中国十大惜真钱 二分彩是不是真的 公式规律一码中特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六合彩马会开奖直播 西安体育彩票投注站 中国足球混合过关 湖北快三豹子统计 奥迅篮球比分直播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广东省36选7开奖时间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 排列三走势图2元网带连线坐标 信誉最高的真钱棋牌 2019斯诺克世锦赛
        下午时分,天空变得阴沉起来,山雨欲来。

        一片山坡上,杨正静静地观察着前方山谷,山谷不小,满眼都是罂粟,姹紫嫣红,鲜艳无比,开的正盛开,山谷有一条溪流,临水修建了许多木屋,简单的木桩为基,再用无数根树棍排放,扎捆在一起,为墙为地,简陋无比,勉强住人。

        外围是两个高高的瞭望塔,修建在两棵大树上,距离地面足有三十来米,也是用木头搭建而成,有武装人员在上面放哨,杨正大略数了一下,简易的吊脚楼有四十来间,呈椭圆形分布,围合在一起,中间是个大广场。

        “队长,看起来没什么防御?”魔术师在旁边低声说道。

        “或许觉得没人会来这儿,只是简单的防御猛兽吧,下面架空两米左右,毒蛇不会爬上去,猛兽也不会轻易上去,能够就地取材建造房屋,这帮人野外生存能力不差,你注意看房间格局。”杨正低声说道。

        “围合而成,没什么特别啊。”魔术师好奇地反问道。

        “还是很有学问的,如果直接进攻,瞭望塔能够提前示警,如果远程攻击,每一栋房间间隔不远,二楼有横梁为桥,可以通行,他们可以随时转移到任何方位,内部交通很方便。”杨正说道。

        “还真是,所有房屋朝里面有通道,我们从南面进攻,他们可以从二楼就窜到东西北三个方位,有房屋遮挡视线,我们不好攻击,他们则方便隐蔽,不需要下楼就完成调动。”魔术师说道。

        “更重要的是你留意看建筑群中间部位,修建了防御工事,有战壕,朝外面方向堆积了许多大木头做掩护,他们可以从二楼跳下去,藏在战壕里,利用木头掩护迅速反击,木头坚硬,层层叠放,不容易打穿。”杨正说道。

        “咦,还真是,我还以为建房子多余出来的木料,随便堆放,后面居然有战壕,果然看似简单,实则内有乾坤,如果强攻,他们就可以跳下去,躲战壕反击,而一楼架空,从外面往里面打,视野被吊脚楼受阻,他们躲在里面看外面则不受视野影响,有点意思。”魔术师说道。

        “所以说不简单啊。”杨正沉声说道。

        “咦,那些人返回了。”魔术师说道,目光落在远处。

        杨正也看过去,见一些人正排成纵队返回,男女都有,身后有毒贩看押,正是被抓来种植罂粟的本地土著,穿着单薄的衣服,光着脚丫,一个个看上去很瘦弱,一名上了年纪的人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这时,一名毒贩武装冲上来,大喝了几声,老人挣扎着爬起来,不甘吭气,继续往前走去,脚下蹒跚,杨正看到这一幕,内心一疼,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村寨,和这里何其相似啊,一股怒火涌上来。

        “一共三十人,女的十三人。”魔术师沉声说道。

        “我要把他们解救出来。”杨正沉声说道。

        魔术师一惊,解救可不容易,而且超出了任务本身,会给行动带来很大困难,但见杨正目光坚定,脸色凝重,知道劝不动,苦笑道:“那就只能等晚上才能动手了,现在动手,我担心敌人狗急跳墙。”

        “没错,先多观察观察敌情。”杨正忍着怒火沉声说道。

        “看起来确实是百来名毒贩武装,居住地方不大,击溃不难,想要全歼有些难度,他们随时可以从任何方向跑掉,钻进树林里就不好找了,我们人手不够,而且,我们的龙牙弹不能浪费在这里。”魔术师提醒道。

        “谁说要用枪了?”杨正沉声说道。

        魔术师一愣,满是震惊地看向杨正,不动枪就只能动刀,难不成仅靠四人就近战干掉上百人?很快,魔术师热血沸腾起来,生出一股强烈的战斗*来,想着真要是不费一弹干掉上百名毒贩武装,能吹一辈子。

        时间慢慢流逝,眼看着夜幕就要降临了。

        杨正停止了敌情观察,将大家召集起来,在地上用龙牙刀画了个圈,指着一个位置沉声说道:“白天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问题,毒贩武装都不太敢靠近这栋楼,而且这栋楼比其他楼房要稍微大一点,我估计是他们的首领居住。”

        “队长,交给我。”魔术师主动请缨道。

        “先别急,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除了外围一些放哨的,负责看押种植罂粟的,其他人都没有带武器,为什么?”杨正问道。

        “应该是觉得这里太原始了,没人会来攻打,所以犯不着太紧张,天天带着武器终归不太方便,白天我见他们打牌赌钱什么的,万一发生什么冲突,一怒之下动了枪就麻烦了。”魔术师说道。

        “不,天下毒贩本性都差不多,贪婪,怕死却又凶残无比,那些负责放哨,警戒的,都是首领心腹,值得绝对信任,将安全交给这些人首领会很放心,其次,这里是原始森林,这些毒贩因为利益纠集在一起,未必一条心,或许有些是绑来入伙的,一旦有枪,说不定会偷偷溜走。”高首说道。

        “溜走?没枪也可以跑???”魔术师说道。

        “不,这些人或许有丛林生存经验,但个人实力有限,遇到美洲豹,狼群就必死无疑,有枪壮胆就不同了,再说,这里太偏了,谁能耐得???同样是贩毒,同样是卖命,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更大的组织,何必来这里吃苦?”高首说道。

        “还有这种说法?”魔术师诧异地说道。

        “没错,他们这些人起码有一半是非自愿的,另一半是核心,但真要是打起来,那些非自愿的为了自保也会玩命,但他们平时不会接触枪,毒贩首领怕出事,那么,他们的枪藏在哪儿?如果找到,毁掉,这一半人就没了战斗力,我觉得首领住所附近房屋可能性最大,自己眼皮底下,放心。”杨正沉声说道。

        “有道理,队长,你们怎么对毒贩了解这么深?”魔术师好奇地问道。

        杨正不由想起了村寨,当时光头佬何尝不是用这种方式管理自己队伍,后来跟毒贩接触多了,耳濡目染,经历的多了,自然知道毒贩生存法则,高首更是和毒贩打了好些年交代,知道的也不少,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