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王水平当选宜春市人民政府市长 2019-07-01
  • 全国人大代表、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杨军:着力探索皖北乡村振兴之路 2019-06-27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6-27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周三大乐透开什么号码开奖 超智能足球第二部 蜡笔小新两码中特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公告 湖北新11选5宣传 安徽快3怎么玩 北单足球比分直播 体彩天津11选5 彩票中奖动态图 15124开头手机选号 围棋少年 重庆快乐10分苹果版 福彩3d和值走势图近300期 2019年79期开码现场 娱乐场所检查注意事项
        中午时分,大家在会客室叫了几个外卖对付一下,饭后,杨正抱着电脑仔细查看起来,胖子搜到了不少关于屠夫的资料,正看着,小颖急匆匆跑来,着急地说道:“我们收到线索,准备出发,组长让我来问你们去不去?”

        “什么情况?”杨正好奇的追问道。

        “有人举报,发现可疑人物。”小颖赶紧说道。

        “举报?”杨正诧异地将电脑交给了旁边的胖子,以屠夫等人的能力怎么可能会暴露?当然,世事无绝对,赶紧起身来,说道:“胖子,你留下,机灵点。”

        “明白。”胖子会意地答应道,将一个蓝牙耳麦悄悄塞给了杨正。

        杨正顺手丢口袋,示意高首和阿妹跟上,朝外面走去,大家走楼梯来到下面,见不少人正在上车,都是便衣,这时,小颖冲到一辆越野车旁边,拉开了车门喊道:“你们坐我的车走。”

        大家上车,小颖发动,但没有马上走,而是等了一会儿,走在车队的最后面,一共出动了六辆车,杨正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小颖打开了一个对讲机,就听组长的声音响起:“兄弟们,都注意了,拉开距离走,目标有可能有枪,一旦动枪,允许开火,都小心点。”

        “是。”大家应道。

        杨正见小颖也应了一声,笑笑,背靠着座椅沉思起来,屠夫生性狡诈,残忍,经验丰富,没理由暴露,难道目标不是屠夫,那又会是谁?未知的杀手?

        “小颖?”组长周智的声音响起。

        “到。”小颖赶紧答应道。

        “你的车必须在最后面,不许跟太紧,有需要我会呼叫。”周智叮嘱道。

        “是。”小颖赶紧答应道。

        杨正见周智并不和自己说话,而是通过小颖直接干预,笑笑,并不生气,这次来的重要原因是长见识,学习内卫安保的,至于重案组这点手段,杨正并不是很看重,也能理解周智立功心切,担心抢功的心情。

        这次事件重大,各方关注,谁不想趁机立功?

        小颖尴尬地看了杨正一眼,见杨正不在意,暗自松了口气,也不多说,免得尴尬,开着车跟在最后面速度放缓了些。

        车队一路往前,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一个工厂门口,工厂大铁门紧闭,门口杂草丛生,看上去已经废弃很久了,重案组的人下车后分成两队,左右散开警戒,周智打了个手势,一名便衣冲上去开门。

        门上了锁,便衣掏出一把万能钥匙轻松打开,拉开门栓,将大铁门推开,门背后一个东西掉下,便衣有些诧异的推开了些门,进去一看,顿时大骇。

        “轰——”的一声手雷爆炸巨响。

        冲天的火光将这名便衣吞没,大铁门被炸到飞了开去,狠狠的砸中一辆小车,还好大家散开在两侧,没有人受伤,周智看到这一幕大惊,怒吼道:“小李,王八蛋,都别动。”说着,自己冲了上去。

        便衣小李已经炸的不成人形,当场殉职,周智气的肺都炸了,脸色阴寒一片,拿着枪冲了进去,其他人赶紧跟上,也冲进了里面。

        杨正坐车过来,正好看到爆炸,看到大家冲进去,脸色大变,这里可是城市,不是战场,为什么会有手雷?赶紧说道:“通知你们组长,这是个阴谋。”

        “肯定是阴谋,但也得进去查。”小颖冷着脸说道,迅速将车停好,紧紧盯着前面废弃工厂,摸出一把手枪来。

        “你想去就去,我保证不下车。”杨正理解地说道,同事被杀,谁能淡定?

        “动了手雷,对手不简单,是不是该我上了?”高首提醒道。

        “没有命令,你们不许动。”小颖沉声说道,很想上去帮忙,但又不敢违背周智早先下达的命令,为难起来。

        “那就看看吧,已经进去二十几个人了,不差你一个。”杨正说道。

        “王八蛋,为什么会这样。”小颖气恼地说道。

        “建议你通知总部,找到举报人,把他控制起来。”杨正提议道。

        小颖犹豫了一下,但没有照做,杨正遗憾地笑笑,毕竟是重案组的事,自己建议一下就好,干涉太多反而不合适,耐心等待起来。

        过了一会儿,里面冲出来一些便衣,有人爆炸牺牲的同事上车,迅速离开,有人上来,小颖赶紧摇下车窗问道:“师兄,怎么样?”

        “跑了,已经通知鉴证科的人,王八蛋。”对方恼怒地说道。

        “我们可以下去看看嘛?”杨正问道。

        “不用了,鉴证科的人会勘察现场,有需要,我们会将勘察结果给你们一份,组长说让你们等着。”对方沉声说道,语气并不是很好,走开了。

        杨正理解对方心情,同事牺牲,谁能好受?拿出蓝牙耳麦戴上,打开,传来胖子的声音:“队长,是我,现场情况好像不太好?”

        “能不能弄到这个工厂三天内监控情况?”杨正问道。

        “不行,这附近都没有监控器,只能调查卫星监控画面,我正在尝试,已经提交了权限申请,但查起来需要点时间。”胖子赶紧说道。

        “明白了。”杨正沉声说道。

        “你们找到了什么线索?”小颖惊疑地问道。

        “没有。”杨正正色说道。

        “如果有线索,希望你们能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小颖叮嘱道。

        “行,没问题。”杨正笑道。

        “放心吧,地方上的治安归你们管,除非攻坚需要打手,否则轮不到我们上,对吧?”高首说道。

        “咱们有分工,毕竟我们是重案组,地方上的事处理起来比你们更方便,我也是秉公办事。”小颖尴尬地解释道。

        “行啦,我们没那么小气。”高首说道。

        “有人举报,然后你们组长带队来查,结果有诡雷,这明显就是个陷阱,针对你们来的,我想,大战已经拉开序幕,麻烦你告诉周智一声,对手不是普通的悍匪,而是国际佣兵,或者国际杀手,能力已经超出了重案组所能承受范畴,选择权在他,如果拒绝合作,可以说出来,我们走,别浪费时间。”杨正沉声说道。

        高首见杨正语气有些生硬,显然心里面有气,看向小颖,小颖脸色不太好看,想了想,说道:“你的话我会带到,至于怎么选择,那是组长的事。”

        “谢谢。”杨正说道,不再废话。

        高首打着圆场说道:“小颖,你别介意,他也是不想再看到无畏牺牲。”

        “重案组的人不怕牺牲,穿上警服开始,我们就预着了。”小颖倔强地说道。

        “好吧,当我们没说。”高首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