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时政要闻--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6-15
  • 人民的需要与发展的不平衡的矛盾,社会主义追求公平正义的要求与现有的发展方式、分配方式的矛 盾不断加大,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研究解决。 2019-06-15
  • 和平安全的基石 共同繁荣的纽带——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上合组织促稳定谋发展 2019-06-13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5-31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5-29
  • 国外看中国科技:中国隧道技术发展迅速享誉世界 2019-05-29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麦小吉无意发现了墙内的尸体,打乱了杀人凶手的藏尸计划,担心会被报复。等石有志的消息传来,却发现,还真有一定关联!

        接下来的几天,麦小吉很关注这个案情的进展,当然,石有志得到的消息更是外界看不到的。

        方山镇的这家风俗旅馆,原本为民宅,随着古城镇的建设,后来成为家庭旅馆,也赚到了钱。就在一年前,为了提高收费标准,房屋主人,也就是民俗旅馆的老板,将这里进行了改造。

        目前,包工头已经被警方抓获,还在审讯,与此同时,参与的工人们也都被带到警局。

        但众口一词,都说不知道。尤其是包工头,天天喊冤,说自己从来没有碰触过那面墙。都是在原有基础上改造的,只是拆了几面墙增大空间,根本没有垒墙。

        民俗旅馆老板却坚持,为了建造整体浴室,拆了原来的墙不假,这面新墙,就是他们垒的,施工图老底他都还留着。于是包工头又改了口风,当时他们为了偷懒赶进度,就用的原来的墙,整体挪过来的!因为涉及藏尸,他不敢担罪名,这才撒谎的。

        双方僵持不下,案件还要深入调查,仅凭包工头和民俗旅馆老板的说辞不能破案。

        而就在昨天晚上,石有志又给麦小吉发来信息,“给我打电话过来。”

        最牛手机号拨通了石有志电话,麦小吉问道:“石大哥,说吧。”

        “小吉,我觉得这里面问题大了!”石有志说道。

        麦小吉的心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这个女孩子跟我有关系?”

        “这倒不一定,但她跟袁猛有关!”

        “怎么说?”

        原来,这名女孩子的身份已经核实,就是方山镇本地人,家境比较贫寒。

        前面说过,方山镇为富豪的度假区,那里的百姓都发了财,怎么还会贫寒?这要追溯女孩子的身世了。

        女孩儿叫曹小鱼,地地道道的方山镇人,还是镇里街上的住户。父母早年出意外双双过世,由爷爷抚养,和叔叔一家同住在一个院子里。

        对于失去父母的孙女,爷爷更是心疼,对曹小鱼宠爱有加,把她养大,还供她念书,常引来叔婶抱怨,说老爷子偏心,从没给亲孙子塞过钱。

        曹小鱼刚高中毕业,呵护她的爷爷突发疾病去世,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叔叔婶子倒是给曹小鱼留了一间房子,但警告她说,她是女孩儿,没资格分家产,赶紧嫁人滚蛋。

        因为断了资金来源,曹小鱼没有读大学,也受不了叔叔婶子的冷嘲热讽,这些年一直在外地打工,生活经历很波折。

        之后,随着方山镇旅游的发展,曹小鱼爷爷的房子被征用,叔叔和婶子选择资金赔偿。

        因为叔叔是代领,法律意义上,这笔钱还有一半儿是曹小鱼的。叔叔答应很好,但几次交涉都应付了事,后来干脆不露面,不知上哪里当城里人去了。

        曹小鱼一个年轻女孩子,状告无果,也没了家,还是去打工,也很少回来,街坊邻居几乎都把那个腼腆的女孩子给忘记。

        “真是可怜,这什么世道,黑心叔叔现在过着好日子,侄女死了那么久都没人找。”麦小吉感慨道,他对孤儿有着超乎常人的同情,更何况,他叫小吉,女孩叫小鱼,都是小字辈,感觉关系更近。

        “曹小鱼在外面受了不少委屈,我也打听过她工作过的超市和面馆,大家都夸她挺文静的,话也不多,一心想攒钱买个小房子。”石有志说道。

        “打工能赚多少钱,买房子的梦想太遥远了。”

        “是啊,为了多赚钱,后来曹小鱼就去了暗香夜总会!”石有志说到关键之处。

        “是袁猛杀的?”麦小吉立刻敏感起来。

        “还不能这么说,在里面工作的女孩子多了,而且曹小鱼在出事儿前两个月就辞职不干了,袁猛完全可以推卸。小吉,我想着,曹小鱼最后的工作地点就是暗香夜总会,跟里面会有些瓜葛的。如果能从这条线索下手,或许还能找到袁猛的其他罪证,如果是他的手下干的,他也脱不了干系,即便夜总会停业整顿,也能挫他的锐气。”石有志咬牙道,对袁猛恨之入骨。

        两个人商量一会儿,之后石有志又给麦小吉发来曹小鱼的照片。

        瘦瘦高高的,长相很清秀,还有些含胸,挺拘谨的样子,反而显得清纯可爱。照片上的曹小鱼穿着还挺时尚的,色彩艳丽,笑容灿烂,看不出生活的晦涩艰辛。

        说实话,有点眼熟。

        以前的麦小吉,常去夜总会这种地方,但陪酒卖酒的女孩子很多,或许就打过照面,但应该没有深入沟通,所以没留下太深的印象。

        叹息一会儿,麦小吉心想,警方即便找到曹小鱼的叔婶,也于事无补。说句难听点儿的,他们巴不得曹小鱼死了,那样就没人再来跟他们要家产了。

        在夜总会上班的女孩子,总会被先入为主的背负一些污点,比如作风随便之类。

        惹上风流债,然后情杀之类。又或者是,急于赚钱的曹小鱼做了谁的情人,事发后被当事人的老婆雇凶杀掉?

        可是,既然要杀人,为何从曹小鱼的家乡动手,在这里认识她的人还是很多的。

        但不管怎样,这种死法太残忍,麦小吉怎么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将这个女孩儿的照片发给麻衣道长,跟上二十克红包,“道长,看面相。”

        “已故之人,看了何用?”麻衣道长没收红包,回复一句。

        厉害,凭照片这么快就能看出是故去的人,麦小吉解释道:“是我一位好朋友,无缘无故死了,挺难过的。”

        一条信息提示,麻衣道长收取了你的红包!

        等了十几分钟,麻衣道长先是发了个叹气的表情,后面跟上一句话。

        本应掌上珠,终归陷尘土。平生实堪怜,玉影催青天!

        “谢谢道长!”

        这两句话意思不算深奥,认真琢磨下,还能看出大概的意思。麻衣道长认为,这个女孩子本应该是父母的掌声明珠,过着衣食无忧的好日子,可惜却成为尘土。

        对上了,和曹小鱼身世一样,即便失去爷爷的庇护,那套房子分一半儿,也是富人,哪用去夜总会打工。

        下一句,这辈子过得很可怜,玉影催青天?麦小吉就是从手机里发现了她的影子,也许是她这件案子一定能破获,凶犯伏法,还世间一个朗朗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