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麦小吉拿着手机,愣愣地坐在原地好半天,按照麻衣道长的说法,江文倩没有出轨,是自己冤枉了她。只是想起她拿走别墅和跑车,见死不救拒不归还,还很生气。

        唉!麦小吉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想通了,就算别墅和跑车还回来,也会被银行马上收走,相对于一亿欠款,杯水车薪。

        麦小吉按了江文倩的手机号,拨打了过去,响了十几声后,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请问是哪位?”

        “倩倩,是我,麦小吉。”

        “从哪弄来这么牛的手机号?!”

        “一个朋友给的,倩倩,刚才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你现在还有朋友?”

        “别跑题,回答我的问题。”

        “你要跳楼,打电话不就是想吓唬我,晚上来找我什么的,能不害怕吗?麦小吉,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男人,害你欠一个亿的才是仇人,你盯着我干什么???不过,我已经托人画了驱邪符,管保让你魂飞魄散!”江文倩还是那么毒舌。

        “想哪里去了,就是想跟你告个别。”麦小吉不承认,又追问:“是不是什么东西炸了,把你吓着了?”

        “哪个贱嘴的告诉你的?”

        麻衣道长看准了,麦小吉一惊,立刻说道:“倩倩,我马上回去一趟,记得给我开门。”

        “滚,你别搞错了,别墅写的是我的名字。”

        “我花钱买的。”

        “那是我的青春补偿费,再说,你有购买别墅的证据吗?”

        “行了!我混到这一步,万念俱灰,一心求死,不想跟你吵架,只想回去拿日记本,上面写满了对你的爱,现在想想,还真是傻缺。”

        “好吧,拿了日记本就滚!”

        兜里没钱,拦了一辆出租又下来,麦小吉步行赶往春光佳苑,一个半小时后,终于饥肠辘辘地来到滨江市最高档的别墅小区。

        门卫换了人,是个戴眼镜的老头,他很负责任地跟户主通电话确认后,这才放麦小吉进去。

        来到熟悉的别墅前,麦小吉按响了门铃,江文倩开了门,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睡衣,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玲珑,胸前的凸起很明显。

        “怎么穿成这个样子?”麦小吉皱眉道。

        “别假正经了,谁不清楚谁身上有哪些零件??!”江文倩不以为然,白了麦小吉一眼,让他进了屋。

        客厅里乱成一团,饮料瓶、酒瓶、彩纸碎屑到处都是,客厅里中间的双层蛋糕,切了有三分之一,还插着被吹灭的蜡烛。

        “这是庆祝我跳楼吗?”麦小吉没好气地问。

        “错,借着我的生日,庆祝你被人救下来了,没摔成肉饼。麦小吉,你可真能折腾,电视台都报道了,名人??!”江文倩道。

        “你以为我缺名气啊,不是活不下去嘛!”麦小吉说了句,脚步直奔厨房。

        江文倩也没多想,跟了进来,口中还嘟囔着:“刘丽那个夯货,竟然把普通玻璃碗放到微波炉里,差点……??!麦小吉,你想干什么?!”

        麦小吉根本没看已经炸坏的微波炉,而是拿起刀架上的一把长长的切肉刀,嘿嘿笑着,朝着门口的江文倩比划了几下。

        混蛋!

        刺破耳膜的嘶吼在麦小吉耳边炸响,江文倩怒气冲天,双手握拳,双肩微耸,脑袋左右摆动了两下,随后操起旁边的一把椅子,“要死一起死!来??!”

        “瞧你那熊样,咱俩打架我什么时候沾过光?”麦小吉鄙夷道,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慢慢走过去,小声道:“这屋里藏着人,准备害你,在我临死前,先替你解决了!”

        “呸!我这里哪有……”

        “嘘!嘘!”麦小吉抹了把脸上的口水,神色凝重,压低声音道:“是真的,跟在我后面,注意戒备。”

        麦小吉轻步朝着楼上的卧室走了过去,江文倩举着椅子跟在后面,其实是在防备麦小吉,他还是认为自己家里藏了男人。

        进入卧室后,麦小吉缓缓靠过去上前,猛然拉开大衣柜的门,里面根本没有人。

        “麦小吉,别装了,赶紧走!信不信我一下砸开你的脑壳。”江文倩恼火道。

        麻衣道长看错了?不应该,什么都说对了,麦小吉又想到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说了句我走,急匆匆地朝着楼下走去,方向正是车库。

        车库跟客厅相通,麦小吉果断推开角落里的门,点亮了灯,那辆价值不菲的玛莎拉蒂正停在里面,当他的目光扫过装工具的铁柜子时,瞥见一截男人的衣服。

        麦小吉立刻把房门给锁上了,焦急地催促道:“倩倩,里面有人,快报警!”

        咣咣咣!

        麦小吉的到来,惊到了里面藏身的歹徒,跟着传来激烈的砸门声,歹徒想要冲出来逃走。直到此刻,江文倩才真信了麦小吉的话,慌忙找来手机报警。

        这时,车库里突然没了动静,麦小吉想起了什么,问道:“倩倩,车锁上了没有?”

        “废话,自动上锁的!”江文倩回了一句,三步并作两步,在沙发缝隙里找到钥匙包,对着车库按了两下,确认听到了滴答声:“锁着呢!”

        麦小吉松了口气,要是让歹徒发动了车子,肯定会撞开外面的卷帘门逃之夭夭。咣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正是门锁的部位,证明歹徒还没来得及上车,正在用铁棍一类的东西试图弄坏门锁。

        “怎么办?”江文倩有些慌了。

        “不用怕,反正我也想死,为了你,可以壮烈一次。实在撑不住,我拦住他,你快跑!”麦小吉扫了眼她的薄睡裙,恐怕没换衣服的时间。

        “唉,我……”江文倩欲言又止,内心非常感动,关键时刻,还是这名曾经同床的男人更可靠。

        门锁终于被弄坏了,落了一地木屑,先下手为强,麦小吉运足力气,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门上。

        ??!只听一声惨叫,歹徒被屋门撞飞,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上。

        ?。?!麦小吉大吼一声,额头脖颈青筋暴起,做出拼死的气势。

        ?。。?!又是一声暴吼,压过一切声音,麦小吉只觉身边影子一闪,江文倩已经冲了进去,手上的椅子狠狠砸在歹徒的头上,当!听着就疼,顿时有鲜血从歹徒头上冒出来,想不昏死都难。

        呸!江文倩朝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敢打老娘的主意,也不掂量一下。”

        “倩倩,我就喜欢你的狠劲。”麦小吉竖起大拇指赞道,当初,要不是江文倩红着眼珠子跟他动刀,他也不至于落荒而逃。

        “小吉,还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早发现,晚上我睡着了,肯定会被他给害了。”江文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