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全国唯一审定机收品种 “陕油28”油菜已推广36.7万亩 2019-05-04
  • 成都一小区交房半年电梯坏50余次:曾有8名学生被困 2019-04-23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4-23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小萌们自认为能达到计划经济的要求么?你们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就是想跟着混! 2019-05-20
  •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05-19
  • 只有黑社会才会拉帮结派, 2019-05-19
  • 2014首届丝绸之路经济带国际论坛现场 2019-05-12
  • 军刀已出鞘 今夏胜负见分晓 2019-05-12
  • 路桥:提升新桥镇颜值 浙江在线环保新闻网 2019-05-11
  • 打喷嚏、擤鼻涕,这些小事大部分人都做错了 2019-05-06
  • 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上合八国”将凸显组织影响力 2019-05-06
  • 打造共同发展繁荣的强劲引擎 2019-05-04
  • 全国唯一审定机收品种 “陕油28”油菜已推广36.7万亩 2019-05-04
  • 成都一小区交房半年电梯坏50余次:曾有8名学生被困 2019-04-23
  • 南昌未来三天有连续性降雨 最高气温均在30℃以上 2019-04-23
  • 2018年端午节——亚心网专题 2019-02-22
  • [大笑]精神心理科医生在等你…… 2019-01-24
  • 里约奥运变化与机遇并存 充分准备迎接挑战 2019-01-24
  •     夏新发现自己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

        生活不止远处的黑暗,还有眼前的苟且。

        就像他,不仅仅面临远处的难关,其实更面临近处的问题,比如住处。

        之前就是因为,冷雪瞳那房子住不了这么多人,夏新才去买栋大别墅住的。

        但现在的情况是,忆莎肯定要回冷雪瞳的房子,那对她来说才像家。

        但那个家显然容不下这么多人,那么其他人怎么办?

        所以,这里面临着一个很直观的问题就是,刚下飞机,一行人就该分道扬镳了。

        夏新只能让夏婠婠,夏初妍等人去别墅,他带着忆莎回租房,而夏朝宗要先带着夏诗琪回家。

        夏诗琪坚持要回来,夏朝宗也就跟她一起回来了。

        夏新觉得夏朝宗是很紧张她的。

        毕竟一个儿子已经昏迷不醒,就剩下这唯一的女儿了,自然心中是很宝贝着。

        只是,他脸上永远是那么一副威严,冷酷的模样。

        然后,一行人就分开三队。

        虽然夏婠婠在夏新耳边小声耳语,要跟夏新回去照顾他,不过夏新还是摇摇头表示,“就几天,没事。”

        夏婠婠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然后肥遗开车接了几个女生去别墅,男的则生活自理。

        夏朝宗接夏诗琪回家。

        夏新则跟忆莎,叫了辆滴滴打车,回租房。

        其实去不列颠也没几天,前后加起来也就十多天,可却是给人一种历经浩劫的感觉。

        夏新甚至有种唐僧取西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错觉。

        这次不列颠之行,真的是九死一生。

        多少次打的命悬一线,多少次的死里逃生。

        尤其是当夏新在面对强大的亚当,面对统治一国的伊丽莎白的时候,他更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家门口。

        忆莎来到一边,静静的等待。

        夏新摸索了下,掏出钥匙,刚打开房门,一股灰尘气息就扑面而来。

        而且,就在门里边,还结了个大大的蜘蛛网。

        夏新都被惊到了。

        他伸手抓了下,把蛛网抓了下来,顺带抓下来一只大蜘蛛,“这也太快了吧,才多久没回家啊。”

        “你自己多久没回家自己都忘了吧,还好意思说。”

        忆莎走进玄关口,本准备脱鞋,但地板上的一层灰,让她止住了动作,她伸过食指抹了下,手指上顿时染上厚厚一层,再抬头仔细一看,发现整个房子里都灰暗暗的,任何东西都跟抹了层黑灰似的。

        夏新提醒道,“别脱鞋了,进去吧,一会还得擦。”

        “嗯。”

        忆莎首先来到沙发边看了看,“我心爱的水枕呢?”

        “在你房间里呢,话说,……我第一次见人回家先找水枕睡觉的。”

        “……要你管吗。”

        那水枕还是夏新送的呢,方便忆莎整天赖在沙发上。

        忆莎伸过白嫩的小手在沙发上拍了拍,掸落些灰尘,然后直接一屁股坐上去,很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唔,离开之后发现,……果然还是这里最舒服,有家的感觉。”

        这个挺胸伸懒腰的动作也让她小蛮腰之上的饱满双峰,显得越发挺拔陡峭了。

        夏新觉得她喜欢的是那种每天赖着,无所事事,既不吃力,也不用为未来担心的感觉吧。

        “东西很脏,你最好别乱碰,我来收拾吧。”

        夏新说着,首先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里边也没东西能吃了啊,你饿不饿?我先去给你买点吃的,飞机上你也没吃吧,饿了十二个小时了。”

        忆莎面无表情的回道,“吃不下。”

        吃不下的原因是夏新对于洛水仙的问题装死,还企图转移话题。

        忆莎就不想理他了。

        后来夏新让她吃点东西,她也不吃。

        其实夏新也不想装死啊,那问题他企图努力解决过,只是结局并不理想而已。

        夏新仔细检查了下厨房,然后走出来无奈道,“家里什么也没有,那些筷子,碗也有些腐烂了,得重新买了。”

        夏新看着忆莎略显疲倦的脸庞道,“不饿的话,我先把卧室给你收拾出来吧,方便你睡觉,我等会再出去大采购点东西回来,然后再把屋子大扫除一下。”

        夏新笑笑,“放心吧,你睡过一觉之后,这屋子就跟以前一样,焕然一新了。”

        忆莎咬了咬嘴唇,想说点什么,不过最后也只能无奈的长出了口气,“有时候真想骂死你,有你这样招惹一个又一个的吗,不过看你这样,又什么也骂不出来了。”

        哪有像谁家少爷像夏新现在这样,买菜烧饭,收拾房间,大扫除,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的,又不是普通人了。

        搁一般富贵人家那,这些都是最低级下人做的事。

        不过,也正是夏新的这份温柔,细心,与不变的初衷,让忆莎真是拿他没一点办法。

        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家里叫钟点工吧,你本来就累坏了,还有她说的那什么副作用,可别真累出病来,家里就靠你一个男人撑着了。”

        忆莎说着朝着夏新走来,道,“叫上钟点工让他们来打扫,门留给她们吧,家里也没什么东西能偷的,我陪你去采购东西吧。”

        “没事,你休息吧,我去就好。”

        “你累坏了我不心疼啊。”

        “额……那行吧,咱们看一下房间,有什么东西要补充,有什么老旧东西要换的。”

        夏新也确实是累了,留了门,叫了五六个钟点工,来进行大扫除。

        不然以前这种事,都是他自己动手的,因为他觉得这样更有家的感觉。

        然后是采购,光是这个就费了夏新大半天的功夫,一大堆东西要买,要换新。

        超市里,夏新推着手推车,走在前边,忆莎拿着正方形的便携纸,记录着要买些什么,走在后边,拿到的就在东西后边打个勾。

        “牙膏,牙刷,毛巾,浴巾,洗发水,沐浴露,卫生巾,祡米油盐酱醋茶,厨房也要换新,这个咱们买套装吧,比较方便,还有拖鞋都被老鼠啃烂了,家里为什么有老鼠啊,这个也要换,还有那个厨房……”

        “……”

        一直到某个转角口。

        夏新就这么站着没动,眼睁睁的看着忆莎低头看着便携纸,径直朝前走去,然后……一头撞上了前边广告牌上。

        “啊呜~”

        忆莎绅吟一声,捂着额头连连后退了几步。

        看了看前边可口可乐的广告牌,又看了看夏新。

        夏新微笑着指了指右边,“这边右转。”

        “你为什么不提醒我。”忆莎表示很气愤。

        夏新微笑调侃道,“额怎么说呢,很久没看你撞头了,还挺怀念的,不得不说,你脑袋真是挺硬的,从大一上学期开始,就撞了几十次教室门了,愣是一点事没有。”

        忆莎抿了抿嘴唇,鼓着个俏脸,快速来到夏新身边,然后一低头,“咚”的一下,一额头撞到了夏新额头上,“我让你也体会下痛苦,哪有看着我撞头,都不提醒下的。”

        不过说完,忆莎自己先蹲下了,一脸扭曲的捂着额头道,“好痛啊,为什么你脑袋这么硬啊,你石头做的啊,就这么对我啊。”

        “我什么都没做吧。”

        夏新是真的冤枉,从头到尾,他就只是站着没动而已。

        忆莎就这么蹲着,捂着额头,很是委屈道,“你不能让脑袋软一点啊。”

        夏新当时就被震惊了,“你当我脑袋是海绵做的啊,还能让它软一点?”

        忆莎气呼呼回道,“你……你看到我撞头不提醒,这是罪一,脑袋撞到我,这是罪二,还敢反驳我,这是罪三,像你这样的人,搁古代,是要被浸猪笼的。”

        “我……到底做什么了,已经是要被浸猪笼了吗?”

        夏新真是无语了,他松开手推车,也蹲下身,一脸关怀道,“有没有撞疼,我看看。”

        刚伸手摸上忆莎的额头,就听身后响起一道略带几分温厚的声音。

        “这位……难道是忆老师吗?”

        说时迟那时快,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就看到忆莎腾的一下跳起,一改刚刚疼痛的表情,挂上了一副公式化的灿烂笑容道,“啊,这不是王老师吗,这么巧啊……”